王霄:开会记二:领导讲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168 次 更新时间:2005-08-10 00:01:40

进入专题: 众生诸相  

王霄 (进入专栏)  

  

  开会最主要的内容,是领导讲话。我从上幼儿园时起,就知道领导讲话很重要。上小学后,就经常列队于操场上,在太阳底下听校长或教导主任讲话(严格讲叫训话)。文革中工宣队、军宣队进驻学校,我最佩服他们的,是他们的讲话,永远高屋建瓴,滔滔不绝,充满哲理,对毛泽东思想活学活用的水平绝对超过臭老九。后来到农村劳动锻炼,晚上开会时生产队长的惯用开场白“老少爷们、婆娘们、娃们”也让我感到了领导讲话的亲切。我最怀念的,是我参加工作、当了一名建筑工人后,我所在的连(那时实行军事化管理,工程队叫做连)的先后两任连长的讲话。第一位是东北人,说话风趣,文词儿和东北疙瘩话混用,富有鼓动性。他原来是公司劳资科长,管卡压工人很厉害,文革初期受冲击。后来下基层当领导,接受教训,对工人十分体恤。办事好,说话漂亮,深受工人爱戴。第二位是同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上海人,说话口音在北方人占大多数的连里不占优势,性格也内向,但有学问,再加上经常和工人一起劳动,说话有条理,简明扼要,关键是感情真挚,特别是有一次严厉地谈到一起质量事故时竟让责任者当场流泪认错。他的讲话大家也爱听。

  其实我们连指导员也擅讲话,为人极厚道,他讲话的次数比连长多得多,但他讲话时底下就老有嗡嗡声。后来我才明白其中的道理。讲话最基本的要求是“言为心声”,真诚,第二条是尽量正确,有道理,第三才是技巧。在那个“天天读”雷打不动的年代,指导员在会上能讲些什么?无怪乎只讲生产和管理的两任连长,在讲话的吸引力上超过了讲政治的指导员。

  后来,我从听领导讲话,进步到给领导写讲话稿,又进步到自己一边听、一边写,一边也开讲了。对领导讲话的体会,总的感觉是它越来越重要,越来越成为领导的根本指挥方式、基本价值体现和全部水平反映。有一个笑话,说是一日某领导对办公室主任说,好长时间没讲话了,找个地方去讲讲。办公室主任说所有的地方都去讲过了,只有二龙山医院还没去过(按:二龙山医院是精神病院)。于是领导同志就去此医院讲话。医院召开全体医护人员及病人大会,请该领导作报告。领导抑扬顿挫地念了半天稿,悄悄问办公室主任:“怎么没人鼓掌?”过了一会儿,听讲的一位精神病人恍然大悟说:“啊,我听明白了,原来又进来一位病友。”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根本不了解领导讲话的意义。只有一点是真的:现在的会多,而且越来越多,领导者又逢会必讲,讲话当然也就越来越多。我的经验是,一件事如果特别重要,引起普遍重视,它就会成为一门学问,形成理论。而一旦一件事已形成理论后,就很可能走向反面,也就会有了程式化的东西。

  比如,讲话当然是可以分类的。开大会,主持会议的领导应当如何讲,作主题报告的领导应当如何讲;研究工作的会议,不同的领导应当如何讲;还有一些会,领导到场以示重视,应景的话应当如何讲,这些都很有讲究,很有学问。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场合不同,身份不同,讲话当然不同。过去我老不明白一些稍大规模的会议为什么还有伙食补助,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还有新奇特商品卖,还有礼品送,还有文娱活动,后来才想通,开会实在是咱们的命根儿,开会又牺牲了领导和与会者大量的脑细胞,确实应当从精神和物质上给予象征性的补偿。

  领导的重要在讲话,水平在讲话。所以领导都重视自己的讲话。这种重视,一是体现在谁讲谁不讲,即资格,二是讲什么,怎么讲。一般说,谁讲谁不讲和听众没关系,如果非要听领导讲话,那我就关心领导讲什么,怎么讲。

  以前领导讲话,特别是那种应景式的讲话,要讲话稿的不多。我看伟人的文选,其中的一些讲话肯定是即席的,极有水平。于是我对伟人大敬佩。不过后来才知道这东西未必可信,因为讲话在收入文集时,多有加工,面目全非的也不少。比如毛泽东的著名讲话《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讲话记录稿和收入选集的文稿,据知情人讲,其内容的差别不可以道里计。对这一点有一个佐证,就是亲耳听了并在小范围传播了毛的这个讲话的人,后来被因此打成人民以外的分子的不少。不要讲话稿,可以较真实地看出领导者的一面。八十年代初我有幸听过一位高级别领导人的讲话,他除了全面否定在大学里的思想政治工作和辅导员制度外,在四十多分钟的讲话里,带出一百多个国骂。但后来,他又是反自由化最积极的一个。还有一次,我听省委书记在省环保工作会议讲话时,大谈环境卫生的重要,全场解颐。当然也有高明的领导。我跟随的一位老市委书记,每逢有重要会议,都嘱咐我和其他同志认真记录。在会上他侃侃而谈,会后讲话记录整理好,就是一篇思路高超、条理分明的绝好文章。

  不过这位老书记式的领导,现今已不多见,相反韩复榘式的笑话很多。于是领导就都谨慎起来,大小会议的各种讲话,都要有讲话稿了。其实中国古语说“君子敏于行而讷于言”,只要能干事,说的怎么样问题倒不大。但一搞现代化,领导也要现代化,自我宣传就成了关键的一条。在领导者当中有一个“老母鸡”原理,既不但要下蛋,而且要咯咯叫。从某种意义上说,咯咯叫比下蛋还重要。一位英国人曾说,领导是一门表演艺术。那么,开会讲话就是领导表演中最重要的一种,无怪乎领导是这样重视讲话了。

  我自己天生有一劣根性,最烦开会念讲稿。同样的话,用自己的话说出来,和照着稿子念,在我来讲,感觉有如霄壤。特别是如果这位领导一本正经地念的是官腔套话,那我就如同下了地狱。我经常自我批评,党和人民培养了你这么多年,可你连听会都不会。可一到领导念稿时,我又糊涂了。一般的表现是将早已准备好的另外的读物拿来读。因此我开会时尽量坐在后头。

  过去的一些小品文里,对领导讲话有很多讽刺,如念错字,念错稿,把括号内的话念了出来(如“接下页”)。犯这种错误的,我觉得那都是以前的领导。现在的领导都知识化了,起码大学毕业,念错别字的很少了,顶多也就是在一些冷僻字上崴下脚脖子,如将“恪守”念成“个守”。领导不是语言学家,不能苛求。不过秘书的悲喜剧色彩多年依旧,比如不但要给领导写讲话稿,还要写主持词,主持词中,哪个地方要停顿一下,哪个地方要加重语气,哪个地方要鼓掌,都要注明。后来发展到我的一位领导,要求在他的主题报告中,也需注明哪些地方要停顿,哪些地方要加重语气,哪些地方要鼓掌。我在会场看该领导摇头晃脑抑扬顿挫,猜想讲话稿中的提示,不禁大乐。

  我所见过的对讲话稿最重视最依恋的领导,是我曾经服务过的一位市委书记。仅举两例。一是常委会上的重要议题,他都要事先交代秘书准备好一个讲话稿。开会时待到大家讲完,他就掏出讲稿,认真地宣读。这时其他领导就互相挤眉弄眼。开始我也没弄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他是一个口才很好的人,虽然肚子里的干货不多,但过去当市长时,在众多公务私谊场合说点场面话,还是得体的。后来我才明白他这样做起码有一个好处,就是新闻单位在会后报道他的讲话时,会依据他的讲话稿说得头头是道而不走样。当然这种事先准备好的发言稿对要研究解决的问题有多少帮助,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二是他下县区调查,事先也要写作班子准备一个讲话稿,这个讲话稿,要将该县区近一年来的工作做全面的评价,对今后的工作做周密的安排,提出一二三四五具体要求。揣着讲话稿,他就率领一哨人马,浩浩荡荡开赴县区,上午视察,中午吃饱喝足,一觉醒来,就召集县区几套班子的主要领导开会,由他发表指导性意见。他将准备好的讲话稿拿出,侃侃而念。第二天报上登出他的讲话,果然是又有理论又有实践,又有宏观又有微观,又有数字又有实例,一条一条说得十分清楚。不知道的人看了,不能不佩服他的综合分析能力和理论水平。

进入 王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众生诸相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6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