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圭武:“李约瑟问题”研究与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1 次 更新时间:2014-11-23 16:16:50

进入专题: 李约瑟问题   科技史  

宋圭武  
实现一生的穷奢极欲;二是维护社会的稳定。这里维护社会稳定的目的不是社会,而是统治者自身的利益。在集权统治下,经济的目的是消费,而不是生产。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是皇帝和国家对重要的生产和生活资源实行官方的完全垄断;另一方面,相对于国家而言,集权统治者总是希望并且采取措施促使社会生产结构小型化和分散化。而在这种小而分散的经济结构下,是很难产生工业革命和科学革命的,也就很难发展出资本主义的大生产体系的。

   由于缺乏诚信和理性,中国社会发展就少了两个轮子。由于缺乏需求,中国社会的发展就缺少了拉力。由于集权政府的贪婪,中国社会的发展就没有了好的导航者。所以,两千多年中国社会的落后和循环也就成了一种历史的必然,中国没有产生工业革命和科学革命也就具有了一种必然性。

   所以,笔者的结论是:西方由于有诚信和理性,又有市场需求的开拓,再加上政府的作用,所以,工业革命和科学革命的产生就有了必然;而中国是正好相反的,所以,中国没有产生工业革命和科学革命也是必然的。

  

   三、更进一步的讨论和思考

  

   更进一步的探讨是,在诚信、理性,政府、市场四大因素中,由于诚信和理性是社会发展的内因,所以在国家发展的条件和因素中,诚信和理性又是最基本的。而诚信和理性比较,诚信又是最基本的。因为诚信既是理性精神的基础,又是法治社会的基础。所以,在所有社会发展的要素中,诚信是最深层的基础条件。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西方有诚信精神而中国又缺乏诚信精神?对此笔者的回答是:宗教文明是关键。也就是说,中国和西方最大的差别就是宗教文明,也正是宗教文明的差异,才最终为中国与西方走向分岔提供了一个最关键和最主要的一个解释变量。这里宗教文明主要是指宗教文化中所体现的对人类社会发展有益的积极因素,而非一切宗教现象。

   中国有宗教和宗教文化,但没有宗教文明。早在轴心时代,中国文化就呈现出与西方文化不同的特征。在这个时期,希腊人发展出了以商品关系为基础的自由文化,它的基本因素是个体私有制、商品经济和城邦民主政治制度;而中国人则发展出了以“人伦”为基础的文化,基本因素是家族私有制、宗法人伦和社会国家制度的演进。在这个时期,反映在宗教方面的差异也是明显的。譬如:西方(希腊)是神人同行同性,这种神话思维具有拟人化、形象化和叙事性的特征;同人一样,神也有办不到的事情;各神各司其职,在其所管辖的范围内,他是独尊的自由的,而其他神则无权管制。而中国的神是神秘的;中国的神系是具有森严的等级次序的。再如就信仰层面来看,赫西俄德的《神谱》统一了希腊神话,使众神有了统一的谱系——奥林匹亚神系,因此,人们的虔诚度非常高。而中国至始至终是祖先崇拜优先于神系崇拜,加之各种图腾崇拜,土生宗教的介入,人们往往无所适从,临时抱佛脚。在古希腊宗教中,虔诚是一种神与人交易的学问,它关于请求和给予,并且经常明确地提到神与人相互的责任和利益。向神献祭使崇拜者感到他可以合身建立盟约的、持续性的、双方的关系。因此,神处于一种易于理解的被接受的状态之中。而在中国,虔诚是单方面的,若达不到你想要的目的,则是“心不诚所致”,神是高高在上的,拒人千里之外的。并且,中国人在宗教上的虔诚总是要受到家族制度的影响和制约。

   从历史长河的总体看,笔者认为,中国和西方在宗教上的差异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在方法上,中国的宗教更多是建立在感性基础上和实用基础上的,而不是建立在理性精神和逻辑基础上的。而西方的宗教,本质上是与理性精神纠缠在一起的,是用理性精神和逻辑基础来对待宗教的。其次,从影响范围看,中国的宗教是局部的,而不是整体的。而西方的宗教影响不是局部的,而是整体的。第三,从宗教派别看,中国宗教更多体现了一种零散性,而西方宗教更多体现了一种主导性。第四,从影响时间看,西方有中世纪的宗教时代,而中国在历史上就没有宗教一统天下的时代,相反,是集权专制统治维持延续了几千年。第五,从追求宗教的境界看,中国人是为生活而宗教,而西方人是为宗教而生活,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对待宗教的方式。第六,从宗教与政治的关系看,西方是宗教高于政治,而中国是政治高于宗教,宗教在中国始终是处于附属的地位。第七,在中国,始终是祖先崇拜要高于宗教崇拜,而西方则不是这种情况。第八,从解脱方式看,中国宗教追求现世的解脱,而西方宗教追求来世的解脱。第九,中国人对待宗教是态度是世俗的,而西方人对待宗教的态度是神圣的。第十,中国人宗教的最终落脚点和归宿是人,而西方人宗教的最终落脚点和归宿是神。

   由于中国和西方在宗教表现方面有着巨大差异,所以,笔者认为,中国存在宗教和宗教文化,但中国并没有将这种文化现象提升为一种文明状态,所以,中国是实际不存在宗教文明的。由于中国没有宗教文明,其导致的结果是:一方面是诚信与理性的缺乏;另一方面是集权统治的泛滥和世俗权力体系的膨胀与张扬。因为宗教文明对集权统治和世俗的权力体系毕竟也是一种制约,同时也有利于集权统治的改良。而强大的专制集权统治一经建立,又进一步加剧了诚信与理性的缺乏。所以,若从中国历史源头和历史长河看,是宗教文明的稀薄,再加上专制集权制度的浓重,二者在历史的长河中共同作用形成合力,最终导致了中国的落后,也最终使中国与西方在发展路径上越走越远,各有各的方向。

   反观历史,展望未来,中国发展必须要进行综合推进。一方面,要大力发展经济,深化社会化大分工水平,不断提高人民生活质量;另一方面,要不断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建立更加均衡的权力约束和制衡体系。同时,中国也要借鉴西方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尤其是宗教文明的有益成果,为我所用。这既对解决目前中国改革中所暴露出的一些深层问题及对未来中国的健康持续发展,意义重大而深远,同时,也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需要认真研究和思考。

   参考文献:

   [1]刘钝.文化一二三[M].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6.

   [2]贝尔纳.科学的社会功能[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

   [3]Joseph Needham.Science and Society in East and West[J].Science and Society,1964,(4).

   [4]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M].上海:科学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

   [5]王京安,许斌.“李约瑟之谜”研究述评[J].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4).

   [6]吴国东,汪翔.“李约瑟难题”研究述评[J].重庆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2006(5).

   [7]李世闻.理性精神:李约瑟难题的钥匙[J].南京师范大学学报,1997,(4).

   [8]赵显明.试析“李约瑟之谜”产生的原因[J].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1998,(1).

   [9]刘钝,王扬宗.中国科学与科学革命:李约瑟难题及其相关问题研究论著选[C].辽宁教育出版社, 2002,4.P297-325.

   [10]马克垚.中西封建社会比较研究[M]上海:学林出版社, 1997。

   [11]王询.文化传统与经济组织[M]大连: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1999。

   [12]陈平.文明分岔经济混沌和演化经济学[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00。

   [13]侯建新.社会转型时期的西欧与中国[M]济南:济南出版社,2001。

   [14]樊树志.中国封建土地关系发展史[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8。

   [15]林甘家.中国经济通史—秦汉经济卷[M]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1999。

   [16]古郎士,李玄伯译.希腊罗马古代社会研究[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0.

   [17]汤因比.历史研究[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59.

   [18]黑格尔著,王造时译.历史哲学[M]北京:三联书店出版社 1956.

  

    进入专题: 李约瑟问题   科技史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408.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