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学勇:融贯性的概念分析:与一致性相比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5 次 更新时间:2014-11-16 21:26:02

进入专题: 融贯性   一致性   法律体系的融贯   法律论证的融贯  

侯学勇 (进入专栏)  

   摘要:一致性,一般是指两个命题之间没有逻辑上的矛盾,与此相比,融贯性则有着更多、更为严格的要求。两者既相互区别、又相互联系,并在不同的层次上呈现出不同程度的内在联系。在本体意义上对一致性与融贯性概念的清晰认识,有助于我们在法律论证框架下进一步研究融贯性概念的作用。

   关键词:融贯性 一致性 法律体系的融贯 法律论证的融贯

  

   在法学领域关于融贯论,国外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起就已进行了较为深入的研究,并形成了较为丰富的成果。学者们对该理论的重视程度,足以说明融贯论在法学领域、尤其是法律论证领域的重要性。近几年,国内亦有学者开始关注该理论,也形成了一定的研究成果,但数量较少、且对问题的研究多是宏观上的梳理,少有细致深入的研究,尤其是对"融贯"或"融贯性"(coherence)概念的内涵、以及与另一相近概念"一致性"(consistency)的关系,并未有人进行详细考察。这将使我们在该问题领域的研究缺少坚实的基础,因为如果没有弄清楚某一问题的基本概念,则很难对该其做深入的理解与把握。

   一、融贯性与一致性的基本含义

   在法学领域,把coherence一词译成"融贯"或"融贯性"这一做法来自于台湾学者颜厥安。由张其山等人翻译的荷兰法律论证理论家菲特丽丝的《法律论证原理》一书把该词译为"融贯性",蔡琳在其博士论文中也将该词译为"融贯性",陈锐在帕特森的《法律与真理》一书中译为"融贯论",也有学者如姜峰在麦考密克的《法律推理与法律理论》一书中将其译为"协调性"。在哲学领域,通行的做法是将coherence一词翻译为"融贯",如真理融贯论、基础融贯论、知识证实上的融贯论等,也有人将其译为"连贯论"或"联贯论"。本文采用通行做法,把coherence一词译为"融贯性",有时为表述上的方便则为"融贯"。而对于consistency一词,学界几乎一致地译为"一致"或"一致性",并无太大分歧。

   对于"coherence"与"consistency"的含义,不少人常把二者等同视之。如日本学者市川繁治郎主编的《英语搭配大辞典》对"coherence"一词的解释是"(尤指说话、写作等的)连贯性,前后一致,条理清楚;一致(性);协调",对"consistency"一词的解释是"一致;符合;(言或行)前后一致;言行一致;坚持;状况;协调;连贯。"两者的意思差不多,都含有言行上前后一致的意思。又如上海译文出版社编的《新英汉词典》对二词的解释是,coherence指"(逻辑)连贯性,(前后)一致性",consistency指"协调,一致;前后一致,言行一致,连贯性",同样对二者并未做太多的区分。由李宗锷、潘慧仪主编的《英汉法律大词典》只收录了consistent一词,其义为:前后一致,对称,没有抵触,即没有矛盾。常用作指证供或论点前后没有不贴合之处。这一表述基本上阐明了"一致"一词的含义,即在逻辑上前后一致、无矛盾的状态。事实上,在哲学领域对于"融贯"的含义,传统的回答把"融贯"理解为"逻辑上的一致性"(logicalconsistency)。融贯论的传统倡导者如布兰沙德,就把融贯理解为信念之间的必然关系。依照他的观点,信念p与系统C相融贯,当且仅当:或者p必然蕴涵C中的每一个其他命题,或者p在逻辑上被那些命题所蕴涵。也就是说,一个融贯的系统在逻辑上必须是自我一致的,如果一个系统既包括信念p、又包括信念p的否定,这一系统就不是自我一致的,也就不是融贯的。

   但现今多数的理论家认为,融贯性与一致性是不一样的,融贯性对命题之间关系的要求显然高于逻辑一致性对命题之间关系的要求,但对于更高的这部分要求是什么,却各有不同的认识。对于逻辑一致性,几乎毫无二致的认为,所谓一致性,就是两个命题之间没有逻辑上的矛盾。而对于融贯性,多认为应该有多于一致性的更严格的要求。如比克斯编著的《牛津法律理论词典》持有的立场就是,融贯性是一个比纯粹的一致性更强硬的(或更"原则性的")问题,但"某些更强硬的问题"是很难清晰地表达出来的。哈格认为,一般而言,融贯的含义包括三个方面:一个融贯的系统必须是前后一致的、全面的(comprehensive)以及它的各个构成部分之间能够形成相互支持关系。Kress说到,一个完整且有说服力的融贯认识论早已被证实是难以捉摸的,我们同意命题之间的融贯关系(therelationofcoherence)比逻辑一致关系(logicalconsistency)更为严格,但不如逻辑蕴涵关系(logicalentailment)严格。但融贯到底处于一致性与蕴涵关系之间的哪个位置,是不清楚的。Marmor也认为,融贯性含有比逻辑一致性更为严格的要求,但它额外的特征是什么并不明了。比如有两个命题:"一个人应当一直遵守法律"和"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两个命题之间并不存有逻辑上的矛盾,二者显然是一致的,但很难说它们是融贯的。对这一现象的一种解释是,融贯是一致性应用于理论时的一种要求。这一回答尽管没有错误,却并不充分,这一要求并没有指向两个命题之间的关联性,因为它们很难被共同归属于某一理论。所以这一解释在事实上回避了问题的实质,因为它没有回答,一种理论在什么意义上不仅仅是一组命题的一致?

   综上可以看出,这些理论家大都指出了融贯性与一致性是不一样的,而且认为融贯性要求强于一致性的要求,但对于二者之间的区别与联系,并未作更为详细的描述。在这一点上,麦考密克的论述显然更具有说服力。麦考密克认为,融贯性与一致性应当被区分开来。所谓一致性,就是两个命题之间没有逻辑上的矛盾,如果一个命题能够被毫无冲突地嵌入与其他命题的关联之中,那么它们之间就是一致的。论证的一致性是比较容易检验的,直观地观察作为演绎推理大前提的裁判规范与制定法规则或先例之间是否存在逻辑上的矛盾就可以了,如果没有逻辑上的矛盾那么就是一致的。而融贯是指一系列陈述融合在一起,作为一个整体"产生意义"时表现出来的性质。因此,融贯具有一种程度面向:在最融贯和最不融贯的论证之间存在着其他可能情况,我们无法找到确定的规则说明一个论证比另一个论证更融贯。相对于一致性来讲,融贯的这一性质就好比是由多个作者续写一部连环小说的最后一章,对于哪一结论最能和这一小说的先前部分相融贯,不同的读者会有不同的选择。

   在一组规范内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即使任何一个规范并不与其它规范产生逻辑冲突,但这一组规范的整体也可能是不融贯的,它们在制定合理行为规则的意义上毫无价值。想象在一个房间里,它的所有居住者在星期一、三、五尽可能使其凌乱不堪,而在星期二、四、六却把它整理成近乎完美的整洁状态,星期天作为休息日被严格遵守。制定和遵守这样的房间规则是可能的,因为规则之间并无逻辑上的矛盾,但是,这样的规则在整体上能够产生什么意义呢?我们无法使用一个统一的标准或原则来合理解释这样一种规则设置,这些规则之间尽管是一致的,但无法说得上是融贯的。同样是一个不融贯的故事,尽管它可以包含与故事中其它任何陈述没有直接矛盾的陈述,但在某种程度上却没有任何意义:一个英俊的陌生人进入房间,他在那里犯了一桩罪,看门狗没有吠叫,这是一个并不包含任何矛盾的故事;但是,我们发现它在整体上却没有产生意义--各个陈述并没有"胶合到一起"--这并不比那些奇怪的房间规则胶合到一起的程度高。

   在一系列任意性规则之间即使没有任何相互抵触的内容,但是当它们被集合起来的时候也未必能够体现某种明晰可见的价值倾向,一致性并不构成融贯性的充分条件。麦考密克举了一个根据颜色限制车速的例子,在这个例子中,很难用理性的原则使之解释正当化:一项规则规定所有黄颜色的机动车必须遵守最高时速20英里的限制,另一项规则规定所有的红色、绿色或蓝色的机动车必须遵守最低时速25英里的限制。两条规则并没有逻辑上的冲突,可以说它们在逻辑上是一致的;但是,对实际上都不影响交通安全的两种情形分别对待,看不出是出于什么理性原则的考虑,无法在整体上对这两项规则做出正当化的解释,也就是说,它们是不融贯的。麦考密克对这一现象的总结就是,如果这些法律的制定并没促进共同的价值,那么它们就没有产生什么意义。我们可以设想限制车速的法令可能会促进的目的有三种,它们都是重要的社会价值:道路使用者的安全、使用燃料过程中的经济、以及防止道路表面的过度毁损。如果汽车颜色纯粹涉及使用者的兴趣问题,那么很多种颜色都是可用的,对不同颜色的汽车实行不同的速度限制是否能够有效地促进上述这些目的,这是值得怀疑的。进一步讲,如果人们购买汽车的时间早于"颜色-法律"的颁布时间,他们必定面临根据他们所选择的颜色而受不同对待的事后追溯问题,这好像也是不公平的。所以,根据颜色对汽车实行不同速度限制的规则并没有对道路安全法律体系中的某种价值产生促进作用,"颜色-法律"事实上以一种非常简单的方式对法律体系中另外具有重要性的价值--比如法律的体系性、稳定性等--形成冲突或者是破坏。

   在某种意义上,一致构成融贯的一个必要条件,但却难以成为后者的充分条件。佩策尼克也持有类似的观点,但他的论述却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进行的。他认为,要想细致地区分融贯与一致,首先要弄清楚另外两对概念之间的关系。

   第一对概念是理想的融贯与合理的融贯。逻辑一致对于理想的融贯来说是必要的,但对于合理的融贯来讲并不是必要的。例如,某人相信自己至少有一个信念是错误的,那么,他所拥有的就是一个不一致的信念体系。但是,如果说这一信念体系中没有任何一个信念能够被证立,这肯定是不正确的。如果有一些信念是能够证立的,他的个人信念体系就是合理融贯的,尽管存在着不一致。

   第二对概念是直观的陈述与通盘考虑的陈述。作为法律论证前提的成文法规定就是一种直观的陈述,针对这些陈述的字面意思来讲,逻辑一致的要求似乎不能适用于它们。如果陈述

   (1)A直观上应为H(AshouldprimafaciedoH)

   被简单地解释为

   (2)A应为H(AshoulddoH)

   那么,陈述"A直观上应为H"与"A直观上不应为H"在逻辑上就是不一致的,就像陈述"A应为H"与"A不应为H"之间的不一致一样确切。这些论证前提,包括那些不一致的直观陈述,能够获得意义的唯一方式就是应用于非单调逻辑之中。

   但是,也可能把"A直观上应为H"理解为

   (3)存在一个可能条件p,在条件p下要求A做H,以及存在一个可能条件q,在条件q下要求A不做H。

   这种解释在逻辑上是一致的。

   再有,"条件"能够根据整体论证的次序规则予以确切表述,那么,我们就会得到如下解释:

   (4)存在A做H的若干理由,当人们进行道德衡量和权衡时,这些理由应当被考虑;当这些理由的强度超过它的反面论证时,A应当做H。

   这些复杂的陈述"存在A做H的若干理由,当人们进行道德衡量和权衡时,这些理由应当被考虑"、"当这些理由的强度超过它的反面论证时,A应当做H"、"存在A不做H的若干理由,当人们进行道德衡量和权衡时,这些理由应当被考虑"、以及"当前者的强度超过后者时A应当做H"和"当后者的强度超过前者时A不应当做H"之间并非是逻辑不一致的。

现在,把"(1)A直观上应为H"解释为"(4)存在A做H的若干理由,当人们进行道德衡量和权衡时,这些理由应当被考虑;当这些理由的强度超过它的反面论证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侯学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融贯性   一致性   法律体系的融贯   法律论证的融贯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16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