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学勇:麦考密克论融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9 次 更新时间:2014-11-14 09:59:41

进入专题: 法律论证   规范性融贯   描述性融贯  

侯学勇 (进入专栏)  

   摘要:麦考密克对规范性融贯和描述性融贯的区分,启示我们在司法裁判或证立过程中不但要重视规范要素的融贯、而且要重视事实要素的融贯,规范性融贯与描述性融贯密不可分,法律方法领域不应忽视对证据融贯性要求的研究。努力在法律体系内确保价值融贯的原则论证方式,不仅是对司法证立的一种形式要求,而且含有正当性要求,它把司法行为限制在合法范围内,在约束法官判决主观因素的同时,增加了司法行为的机动性。

   关键词:法律论证 规范性融贯 描述性融贯

  

   引言

   任何决策都需要理由,就如人们作出正当行为之前需要进行理性思考那样,法律领域之内的决策或决定同样需要理由。在现代社会,法律所规范的个体是自治性的个体,尊重个体、让他们充分知晓由权威机构所确定的公共规则,是法治不言自明的基本要求。所以,当一项有关法律的决定做出之时,如何证立结论的正当性成为极为重要的事情。传统上,人们几乎完全依赖演绎推理证立判决结论。但是,随着对法律推理认识的深入,单纯依赖演绎推理就能够充分证立判决结论的时代已渐离我们远去,演绎推理不再被人们接受为自足的、自我支持的法律论证模式,演绎推理之大、小前提的选择正当性受到进一步的追问。这样,法律论证就成了一个不仅关涉规则、而且掺杂了许多不同的原则和价值的复杂过程。如此一来,规范命题和事实命题在整体意义上是否融贯,成为衡量法律论证之可接受性的一个重要标准,一个充分、完整的法律论证过程应当经得起融贯性标准的检验。在法律论证领域关于融贯性的论述,麦考密克的观点具有先导性,其他诸如列维布科、马默尔、维根斯、拉兹等学者关于融贯论的观点,都是对麦考密克观点不同程度的发展或批评,因此,梳理并分析麦考密克关于融贯论的观点对于相关论题的进一步研究有积极意义。

   麦考密克认为,在法律论证中,关于融贯性检验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类型:第一种称为"规范性融贯"检验,它所处理的是对裁判规范或更为一般的规范性命题的证立,该一般性命题从法律体系的整体来看被视为一个规范性规则;第二种称为"描述性融贯"检验,它所处理的是对事实发现和对根据证据进行合理推论所得结果的证立。[1](P.265)

   一、规范性融贯

   在讲述规范性融贯之前必然要涉及的一个概念是一致性。麦考密克认为,融贯性与一致性应当被区分开来。[1](P.266)所谓一致性,就是两个命题之间没有逻辑上的矛盾,如果一个命题能够被毫无冲突地嵌入与其他命题的关联之中,那么它们之间就是一致的。论证的一致性是比较容易检验的,直观地观察作为演绎推理大前提的裁判规范与制定法规则或先例之间是否存在逻辑上的矛盾就可以了。而融贯是指一系列陈述融合在一起,作为一个整体"产生意义"时表现出来的性质。因此,融贯具有一种程度面向:在最融贯和最不融贯的论证之间存在着其他可能情况,我们无法找到确定的规则说明一个论证比另一个论证更融贯。相对于一致性来讲,融贯性的这一性质就好比是由多个作者续写一部连环小说的最后一章,对于哪一结论最能和这一小说的先前部分相融贯,不同的读者会有不同的选择。

   在一组规范内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即使任何一个规范并不与其它规范产生逻辑冲突,但这一组规范的整体也可能是不融贯的,它们在制定合理行为规则的意义上毫无价值。想象在一个房间里,它的所有居住者在星期一、三、五尽可能使其凌乱不堪,而在星期二、四、六却把它整理成近乎完美的整洁状态,星期天作为休息日被严格遵守。制定和遵守这样的房间规则是可能的,因为规则之间并无逻辑上的矛盾,但是,这样的规则在整体上能够产生什么意义呢?我们无法使用一个统一的标准或原则来合理解释这样一种规则设置,这些规则之间尽管是一致的,但无法说得上是融贯的。同样是一个不融贯的故事,尽管它可以包含与故事中其它任何陈述没有直接矛盾的陈述,但在某种程度上却没有任何意义:一个英俊的陌生人进入房间,他在那里犯了一桩罪,看门狗没有吠叫,这是一个并不包含任何矛盾的故事;但是,我们发现它在整体上却没有产生意义--各个陈述并没有"胶合到一起"--这并不比那些奇怪的房间规则胶合到一起的程度高。

   可以看出,在一系列任意规则之间即使没有任何相互抵触的内容,但是当它们被集合起来的时候也未必体现某种明晰可见的价值倾向,一致性并不构成融贯性的充分条件。麦考密克举了一个根据颜色限制车速的例子,在这个例子中,很难用理性的原则使之解释正当化:一项规则规定所有黄颜色的机动车必须遵守最高时速20英里的限制,另一项规则规定所有的红色、绿色或蓝色的机动车必须遵守最低时速25英里的限制。两条规则并没有逻辑上的冲突,可以说它们在逻辑上是一致的;但是,对实际上都不影响交通安全的两种情形分别对待,看不出是出于什么理性原则的考虑,无法在整体上对这两项规则做出正当化的解释,也就是说,它们是不融贯的。麦考密克对这一现象的总结就是,如果这些法律的制定并没促进共同的价值,那么它们就没有产生意义。[1](P.267)我们可以设想限制车速的法令可能会促进的目的有三种,它们都是重要的社会价值:道路使用者的安全、使用燃料过程中的经济、以及防止道路表面的过度毁损。如果汽车颜色纯粹涉及使用者的兴趣问题,那么很多种颜色都是可用的,对不同颜色的汽车实行不同的速度限制是否能够有效地促进上述这些目的,好像是值得怀疑的。进一步讲,如果人们购买汽车的时间早于"颜色-法律"的颁布时间,他们必定面临根据他们所选择的颜色而受不同对待的事后追溯问题,这好像是不公平的。所以,根据颜色对汽车实行不同速度限制的规则并没有对道路安全法律体系中的某种价值产生促进作用,"颜色-法律"事实上以一种非常简单的方式对法律体系中另外具有重要性的价值--比如法律的体系性、稳定性等--形成冲突或者是破坏。

   法律是由一套应对各种事态的有效规则构成的,在最低限度上,这些规则必须满足一致性要求,至少,如果出现了不一致的情形,应当有一些适当的程序来消除。而且,法律作为确立社会秩序的一种方式,其自身首先应当是"秩序"的,也就意味着它的基本构成要素--规则--在整体上必须是可理解的和相互融贯的。从这意义上来说,无论规则的内容是什么,或者规则被人们理解为什么,或者无论更多的一般性原则所涵盖的具体情形如何复杂,制度都需要某种程度上的融贯。[2](P.107)

   对于一组规则来说,满足融贯性的要求如此重要,那么,一组规则之间如何才能实现融贯呢?在麦考密克这里,原则对于促成规则之间的融贯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麦考密克认为:所谓"融贯",对于一个成熟的法律制度来说,意指不同的规则只有联结在一起通盘考虑才"有意义"。[2](P.152)规则之所以被如此安置,在于它们都与某个更为一般性的规范相一致,并且被视为这一规范的特定或具体的表现形式。如果那个更为一般性的规范被人们认为是合理的,或者对于指导人类事务来说是正当的标准,那么人们会把这一规范视为一项"原则",那么,根据这一原则所延伸出来的规则行事也是合理、正当的。从这一意义上讲,原则解释并且证立与之相关的所有或某些更为具体的规则。

   一般来讲,在司法过程中接受演绎推理对于判决结论的证立作用,是因为我们已经预先接受了某些假定成立的正当性理由,而演绎推理是在一个由这些假定正当的理由所构成的框架下进行的。比如说张三因故意杀死李四被判处死刑,接受这样一个结论,是因为我们预先接受了"杀人者死"的这一规则的正当性。从"杀人者死"这一规则,到"张三被判处死刑"这一结论,演绎推理具有无可替代的证立作用,但是,一旦我们质疑杀人者是否都必须死或者"杀人者死"这一规则是否适用于张三杀人这一事实时,演绎推理就无能为力了,它无法对这些判决理由做出正当、合理的解释。可见,若要证立某个具体的判决结论是正确的,必然关涉一些有争议的"普遍的"裁判规则,关于这些规则成立或选择的正当性就需要通过原则予以说明。比如对于前面这个"颜色-法律"的例子,我们也可以通过设想一定的条件使之在某个原则下融贯。如果所有的汽车必须根据它们的重量和燃料消耗喷漆,而且所有的不熟练驾驶者只能驾驶低速度颜色的汽车,那么,我们就可以把"颜色-法律"看作这样一个方案的一部分,该方案努力减少燃料消耗、降低道路损坏,同时提高了道路安全。这样,表面上看起来毫无理由根据颜色限制车速的规则,在"维护道路安全"这一原则下是为了促进一项共同的价值,那么,它们就是融贯的。

   在麦考密克看来,考量规则之间是否融贯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方式是看这些规则是否有助于对一种或一些相关价值产生共同的增进作用、以及与其他相关价值的可避免性冲突的减少;另一种方式是,如果一组规则总是能够满足或者成为一个单一的、更为一般的原则的例证或具体化,我们就可以说这一组规则是融贯的。[1](P.268)假如有一原则是人类生活不应该面临机动车在道路上通行时不适当的危险,这将有助于使限速法律和其他有关道路交通的法律胶合在一起而有意义,这样一来,原则或价值实际上是对规则的正当性起到了一个证立作用。

   总体而言,麦考密克言下的规范性融贯是法律规则通过技术上或内在的合理性联结在一起而"产生意义"的一种性质,这一联结要么是与某个或某些共同价值的实现相联系,要么是与某个或某些共同原则的满足相联系。[1](PP.269-270)所以,麦考密克有时在一定条件下将"价值"和"原则"视为是等值的。在这个基础上,司法过程中基于原则的论证,至关重要的就是努力在法律体系内保持价值上的融贯。这种融贯性要求,也可以被进一步理解为划定了一个界限,让司法造法的情形限定在合法的范围之内。法定司法活动的范围受到融贯性要求的限制:法官们必须根据法律来实现正义,而无权对他们自认为理想的社会公正模式进行立法。[2](P.107)这也是为什么融贯成为法律论证的一个要求或检验标准的理由之一。现行法律制度中的那些具体规则,其合理性应当或者能够通过更加一般的原则得到合理地说明,当然这些原则的含义可以超越那些现行规则所体现的内容,就这一意义而言,这些原则作为充足的法律理由,能够使某个新生裁判规则以及据此做出的判决得以正当化。

   二、描述性融贯

   任何法律判断必不可少的一个前提是法律事实或案件事实,而描述性融贯则是对所发现的案件事实以及根据证据进行合理推论的结果进行检验的一种标准。在法律判断过程中,所谓的"案件事实"大多是指过去的事实,并非是在裁判过程中法官能够即刻观察到的事实。对于过去的事实,无法通过即刻观察得到直接证明,法官只有根据一个标准筛选他手头所有的关联性证据,观察它们是否能够形成一个融贯的整体,此时,描述性融贯开始发挥作用。另一方面,即使是通过即刻观察得到直接证明的事实,也必须满足融贯性要求的检验,因为根据即刻观察得出的结论极易带有片面性。在麦考密克这里,描述性融贯和规范性融贯一样,在法律决定的证立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因为所有的法律决定都需要发现事实并应用法律,那么,几乎所有的法律争论、审判和诉讼都不可避免地涉及过去的事实,描述性融贯在法律决定的证立中事实上成为一种居于中心地位的、重要的检验方式。[1](P.276)

为什么描述性融贯在关于事实问题的决定中有证立作用呢?麦考密克认为,理性思维在这个过程中发挥着决定性作用。[1](P.279)我们创造的世界是一个可理解的世界,之所以可理解有两个假定:第一个假定是我们感受到的东西是真实的,第二个假定是这些真实的东西可以按照某种解释原则合理地与其它真实的东西联系在一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侯学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法律论证   规范性融贯   描述性融贯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05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