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寅:对王维“诗中有画”的质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10 次 更新时间:2014-11-10 09:37:36

进入专题: 王维   诗中有画  

蒋寅 (进入专栏)  

   一、问题的提出

   “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书摩诘蓝田烟雨图》)自苏东坡发表这一评论后,“诗中有画推王维”遂成定论(注:王芑《题金心兰摘句图画册》,《茶磨山人诗钞》卷八,光绪十年刊本。),申说者不乏其人。叶燮更直接说:“摩诘之诗即画,摩诘之画即诗,又何必论其中之有无哉”(注:叶燮《己畦文集》卷八《赤霞楼诗集序》,康熙刊本。)。今人也都将诗中有画作为王维诗的最大特色,一再加以肯定、推阐。据我的不完全统计,自80年代以来,以“诗中有画”或绘画性为核心来讨论王维诗艺术特征的论文已多达60余篇(这是古典文学研究中课题重复和陈陈相因的又一个典型例证)(注:主要有文达三《试论王维诗歌的绘画形式美》(《中国社会科学》1982.5)、金学智《王维诗中的绘画美》(《文学遗产》1984.4)、袁行霈《王维诗歌的禅意与画意》(《中国诗歌艺术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马惠荣《诗是有声画 画是无声诗》(《徐州师院学报》1987.2)、毕宝魁《试论王维诗中的“画境”》(《广州师院学报》1988.3)、杨文雄《诗佛王维研究》(台湾文史哲出版社1988年版)、赵玉桢《王维诗“诗中有画”的审美蕴含新探》(《社会科学辑刊》1991.1)、雷晓霞《浅析绘画技法在王维山水诗中的运用》(《佛山大学学报》1993.5)、陈红光《王维山水诗中的画理》(《王维研究》第二辑,三秦出版社1996年版)等。),而结合“诗中有画”来分析作品的鉴赏文章更不啻倍蓰。若从美术学的角度说,早出的文达三、金学智二文已对这个问题作了透辟而充分的分析,以后的论文很少新发明。在海外的研究中,韩国柳晟俊教授《王维诗之画意》一文,也从经营位置、选材、对比与烘托等方面分析了王维“将画境融入诗境中,而表现诗中独特之美感”的艺术特征(注:柳晟俊《唐诗论考》第81页,中国文学出版社1994年版。)。看来,“诗中有画”作为王维诗的主要特征,已是中外学者的共识。

   然而我对此一直持有不同看法,觉得以“诗中有画”来论王维诗,值得推敲。几年前也曾与王维研究专家陈铁民先生交换过意见,陈先生对以文、金二文为代表的“诗中有画”论是有保留看法的,曾在《王维诗歌的写景艺术》一文中提出不同意见,又补充了“景中有我”的见解(注:陈铁民《王维新论》,北京师范学院出版社1990年版。)。但他的意见似乎未被倾听,同时我觉得这个问题在学理上还有进一步展开的余地,故再提出加以讨论。

   就诗中有画的命题本身看,“画”应指画的意趣,或者说绘画性,据邓乔彬先生概括,它在诗中的含义有三重:其一,重视提供视境,造就出意境的鲜明性;其二,以精炼的文字传视境之神韵、情趣;其三,“虽可入画却难以画出的东西,入之于画为画所拙,入之于诗却为诗之所长、所胜,因而非‘形’所能尽,而出之以意。”(注:邓乔彬《有声画与无声诗》第233、235页,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3年版。)第三重含义又分为两个类型:一是动态的或包含着时间进程的景物;二是虽为视觉所见,但更为他觉所感的景物,或与兼表情感变化有关的景物。我想不用我指出,读者也一定会注意到,这里的界说在一般艺术论意义上已出现了漏洞:历时性的、通感的、移情且发生变化的景物,实际上是不能充任绘画的素材,而且根本是与绘画性相对立的。但它们却是最具诗性的素材,我们在杰出的诗人笔下都能看到成功的运用。由此产生一个问题:当我们将这重与绘画性并不亲和的含义从“诗中有画”中剥离时,“诗中有画”还能葆有它原有的美学蕴涵,还能支持我们对王维诗所作的审美评估吗?看来,首先还须对“诗中有画”的“画”的意义和价值作一番探讨。

   二、历来对诗画关系的理解

   让我们重新翻开《拉奥孔》,温习一下莱辛(G.E.Lessing)对诗画特征的经典分析吧。对诗和画的区别,莱辛首先指出,诗和画固然都是摹仿的艺术,出于摹仿概念的一切规律固然同样适用于诗和画,但是二者用来摹仿的媒介或手段却完全不同。这方面的差别就产生出它们各自的特殊规律(注:莱辛《拉奥孔》第181页,朱光潜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就造型艺术而言,“在永远变化的自然中,艺术家只能选用某一顷刻,特别是画家还只能从某一角度来运用这一时刻”,所以除了选取最宜表现对象典型特征——比如维纳斯的贞静羞怯、娴雅动人而不是复仇时的披头散发、怒气冲天——之外,还宜于表现最能产生效果即“可以让想象自由活动的那一顷刻”(注:莱辛《拉奥孔》第18页,朱光潜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也就是“最富于孕育性的那一顷刻”(注:莱辛《拉奥孔》第83页,朱光潜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而诗则不然,“诗往往有很好的理由把非图画性的美看得比图画性的美更重要”(注:莱辛《拉奥孔》第3页,朱光潜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因此他断言,上述“完全来自艺术的特性以及它所必有的局限和要求”的理由,没有哪一条可以运用到诗上去(注:莱辛《拉奥孔》第22页,朱光潜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的确,艺术家通常是非常珍视他所从事的艺术门类的独特艺术特征的,就像德拉克罗瓦说的“凡是给眼睛预备的东西,就应当去看;为耳朵预备的东西,就应当去听”(注:《德拉克罗瓦日记》第316页,人民美术出版社。)。这种珍视有时甚至会极端化为对异类艺术特征的绝对排斥,比如像我们在泰纳(Taine)《艺术哲学》的艺术史批评中所看到的那样。莱辛也认为玛楚奥里和提香将不同情节纳入一幅画是对诗人领域的侵犯,是好的审美趣味所不能赞许的。而蒲伯则倡言:“凡是想无愧于诗人称号的作家,都应尽早地放弃描绘。”(注:莱辛《拉奥孔》第78页,朱光潜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在此,诗歌的赋性乃至从对描绘即绘画性的否定中凸现出来,诗真的就那么与绘画性相抵触吗?

   再检讨一下中国古代对这一问题的看法吧。一般地看,也许可以认为中国古典艺术论是倾向于诗画相通的。日本学者浅见洋二指出,这种观念可以追溯到《历代名画记》所引陆机语:“丹青之兴,比雅颂之述作,美大业之馨香”,刘勰《文心雕龙•定势》“绘事图色,文辞尽情”又予以发挥(注:浅见洋二《论“诗中有画”》,《集刊东洋学》第78号,1997年11月出版。),而至钱钟书先生《中国诗与中国画》一文征引的宋代孔武仲、苏轼、张舜民等人的议论,则可以说是理论形成的代表。我这里再补充几条后代的材料。泛论诗画相通者,有清代汤来贺言:“善诗者句中有图绘焉,善绘者图中有风韵焉。”(注:汤来贺《内省斋文集》卷二十一《黄伯衡诗序》,康熙五十五年三刻本。)近代张可中亦言:“诗为有韵之画,画乃无韵之诗。”(注:张可中《天籁阁杂著》,《寄寄山房全集•庸庵遗集》,民国二十一年刊本。)就创作动机论者,则有金李俊民言:“士大夫咏情性,写物状,不托之诗,则托之画,故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得之心,应之口,可以夺造化,寓高兴也。”(注:李俊民《庄靖先生遗集》卷八《锦堂赋诗序》,山右丛书本。)从艺术结构论,则有清人戴鸣言:“王摩诘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人尽知之。不知凡古人诗皆有画,名(疑应作古)人画皆有诗也。何以言之?譬如山水峰峦起伏,林木映带,烟云浮动于中,诗不如是耶?譬如翎毛飞鸣驰骤,顾盼生姿,诗不如是耶?譬如人物衣冠意态栩栩欲活,诗不如是耶?其各画家之笔致,苍劲雄浑,宏肆秀丽,峻峭迥拔,古雅精致,瑰奇华艳,奇逸瘦挺,浑朴工整,洒脱圆啐,不又皆诗之风格神韵欤?”(注:戴鸣《桑阴随记》,民国间铅印本。)从艺术效果论,则有王渔洋《分甘余话》卷二曰:“余门人广陵宗梅岑,名元鼎,居东原。其诗本《才调集》,风华婉媚,自成一家。尝题吴江顾樵小画寄余京师,云:‘青山野寺红枫树,黄草人家白酒篘。日莫江南堪画处,数声渔笛起汀洲。’余赋绝句报之,云:‘东原佳句红枫树,付与丹青顾恺之。把玩居然成两绝,诗中有画画中诗。’”然而这只是一面之辞,不同意诗画相通,而主张诗画各有其长的意见,同样也出现于宋代。那就是钱先生《读〈拉奥孔〉》已征引的理学家邵雍《诗画吟》:“画笔善状物,长于运丹青。丹青入巧思,万物无遁形。诗笔善状物,长于运丹诚。丹诚入秀句,万物无遁情。”(《伊川击壤集》卷十八)至于绘画在历时性面前的无能,晚唐徐凝《观钓台图画》(《全唐诗》卷四七四)诗已道出:“画人心到啼猿破,欲作三声出树难。”此诗不仅印证了沈括“凡画奏乐只能画一声”(《梦溪笔谈》卷十七)的论断,同时也对上文王渔洋的说法构成了质问:“数声渔笛起汀洲”的图景如何表现?即使不是数声而是一声,又如何画出?

   当然,王渔洋此处不过是借现成的说法随口夸奖一下门人而已,他何尝不知道画在表现听觉上的局限。宋琬《破阵子•关山道中》词云:“六月阴崖残雪在,千骑宵征画角清。丹青似李成。”渔洋评:“李营丘图只好写景,能写出寒泉画角耶?”陈世祥《好事近•夏闺》“燕子一双私语落,衔来花瓣”一句,渔洋也说:“燕子二语画不出。”(注:孙默编《国朝名家诗余•二乡亭词》,康熙间留松阁刊本。)绘画对视觉以外诸觉表达的无能,并不是什么深奥的道理,稍有头脑的人都会理解,所以古人对此的指摘独多。自顾长康的“画手挥五弦易,目送归鸿难”(《世说新语•巧艺》)以降,钱钟书先生已博举了参寥、陈著、张岱、董其昌、程正揆的说法,这里再补充一些材料。叶燮《原诗•内篇下》论杜甫《玄元皇帝庙》“初寒碧瓦外”一句之妙,说:“凡诗可入画者,为诗家能事。如风云雨雪景象之虚者,画家无不可绘之于笔。若初寒、内外之景色,即董、巨复生,恐亦束手搁笔矣。”显然,“初寒”作为包含历时性变化的状态,“外”作为以虚为实的方位说明,都越出了绘画性所能传达的限度,使画笔技穷,叶迁琯《鸥陂渔话》卷五云:“‘人家青欲雨,沙路白于烟。’江右李兰青湘《江上晚眺》句也。余尝为序伯诵之,序伯极叹赏,谓有画意而画不能到。”(注:叶廷琯《鸥陂渔话》,清刊本。)

   陆蓥《问花楼诗话》(《清诗话续编》本)卷一云:“昔人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然亦有画手不能到者。”潘焕龙《卧园诗话》卷二亦云:“昔人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然绘水者不能绘水之声,绘物者不能绘物之影,绘人者不能绘人之情,诗则无不可绘,此所以较绘事为尤妙也”。(注:潘焕龙《卧园诗话》,道光刊本。)

   这已不光是指出诗画的差异和绘画表达的限度,更着重在强调诗画艺术相位的高下。也就是说,诗歌所传达的诗性内容,不只在信息传达手段的意义上为绘画所难以再现,其无比丰富的包蕴性也是绘画难以企及的。所以,诗中有画虽是诗家一境,但古人并不视之为诗中的高境界。清代成书《多岁堂古诗存》卷四评陶潛《归田园居》“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四句,曰:“昔人谓摩诘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若此四语,诗画之痕都化。”这不明显是将陶诗的高妙无垠视为高于诗中有画的境界吗?张岱曾说:“诗以空灵才为妙诗,可以入画之诗,尚是眼中金银屑也。”(注:《琅嬛文集》卷三《与包严介》,岳麓书社1985年版。)清初乔钵更直截了当地说:“诗中句句是画,未是好诗!”(注:乔钵《海外奕心》,康熙刊本。)这让我再次想到莱辛的论断:“诗人如果描绘一个对象而让画家能用画笔去追随他,他就抛弃了他那门艺术的特权,使它受到一种局限。在这种局限之内,诗就远远落后于它的敌手。”(注:莱辛《拉奥孔》第96页,朱光潜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诗毕竟有着画所不能替代的表现机能,这是诗最本质的生命所在。苏东坡观王维画,固可以付之“诗中有画”的感叹,但后人一味以“诗中有画”来做文章,是不是从起点上就陷入一种艺术论的迷误呢?现在让我们回到王维“诗中有画”的问题上来,对现有的看法作一番检讨吧。

   三、王维诗对画的超越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蒋寅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王维   诗中有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9875.html
文章来源:《文学评论》2000年第4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