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霄:中国人如何说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19 次 更新时间:2005-08-06 20:23:00

进入专题: 众生诸相  

王霄 (进入专栏)  

  

  有几个消息是可以放在一块阅读的:

  ――汉语成了世界强势语言。最近召开的世界汉语大会上,国家对外汉语办公室称,除中国人外,目前世界上通过各种方式学习汉语的人已超过3000万,100个国家2300余所大学在教授中文。

  ――中国大学生的中文水平不如外国大学生。最近在上海复旦大学举行的汉语大赛上,中国学生队竟然输给了外国留学生队。这个结果引起各界热烈讨论,专家担忧未来的文化传承问题。据香港报章报导,大陆大学生中文水平滑落已是普遍现象。在今年的高考中,广州考生在古文翻译题中考零分有一万多人。在一道要求采用比喻的手法仿写句子的试题中,有四分之一的考生,即十万多人得了零分。天津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马庆株认为,外国人在汉语比赛中战胜中国人,显示汉语在世界受到重视,在本土却陷入困境。

  ――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指斥官员不会说话。据人民日报2005年6月报道,中共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近日在“省委专题学习会上”说:“在开展群众工作方面,我们有的领导干部甚至不会说话。(他们)与新社会群体说话,说不上去;与困难群众说话,说不下去;与青年学生说话,说不进去;与老同志说话,给顶了回去。”“很多场合,我们就是处于这样一种失语的状态,怎幺能使群众信服呢?”他坦言,如今一些领导干部在做群众工作方面“确实比较欠缺,不懂得如何积极主动地维护好群众的合法权益,切实做好宣传思想工作,甚至不会说话,语言表达苍白无力”。

  ――连战、宋楚瑜在北大、清华的演讲震动大陆。连战在台湾被认为是最拙于口头表达的政党领袖,但他在北大的演讲完全没有或不看讲稿,高屋建瓴,温文尔雅,条理清楚,感情真挚,旁征博引,机智幽默,引起了在场的北大师生和全体中国人的热烈反响与丰富的联想。连陈水扁都跃跃欲试地说:“两次选举的输家,都可以让大陆人民印象深刻,如果两次选举的赢家陈水扁,能有机会到大陆演讲,不晓得北京领导人他们作何感想”。

  ――而接待台湾客人的北大、清华、人大校长,无不在众目睽睽之下闹出笑话,引来国人无数讨伐之声。

  从以上的消息引出我的一个话题:中国人怎样说话?

  中国人当然要说中国话。汉语的魅力和优势虽然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以汉语为母语的中国人,要说好中国话已是一个普遍的、重大的、现实的难题,套用一句不太准确的术语,就是出现了不会说话的“公共危机”。不但中国的青少年们大多说不好写不好中国话,特别是中国的官员们普遍“不会说话”。除了习近平先生的批评外,龙永图先生也痛感中国的市长们在世界市长论坛上的发言千人一面,全是官腔套话。

  青少年中文水平的滑落,与官员的“不会说话”,原因有同有不同。不同的是青少年的问题在于应试教育、英语热和电脑时代,官员问题的要害在于没法说真话,不敢说实话,也不屑于说点有用的话。相同的一点,就是“文化断裂”。

  中国“五四”新文化运动的负面作用之一就是全面否定中国的传统文化,其遗害至今不绝。后来中国共产党以农民起义的方式坐上了龙庭,其领袖人物对知识和文化尤为深恶痛绝,不但对知识分子反复追杀围剿,杀得他七零八落,而且对所有文化(不分中外)一律拒绝之。弄到“大革文化命”的年代,全国只剩下八个样板戏和一部小说。毛泽东自称他比秦始皇厉害,从“焚书坑儒”这点来看,此话并非诞言。同时,中共在建国后,实行了重理轻文的教育方针,那些少年英俊,自然也就选择了理科。到了文革后选拔知识分子干部,上台的中年领导干部也就几乎都是科学家和工程师。这些科学家和工程师,虽然有科学基础和理性思维,但缺少文化知识,缺少人文素养和关怀,在“科学主义”下,其偏执狂妄甚至超过了老一代革命家,其机会主义和人格缺陷了也超过了历史上许多的的统治者。

  但是,五四运动的干将们如胡适、鲁迅,虽然对旧文化全面否定,但他们自身的传统文化修养浸润,却使他们不能与传统文化隔裂,如同鲁迅自己所说,不可能“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而这种传统文化不但影响着他们的世界观,而且主导着他们的说话写字的表达方式。我们看鲁迅的文章和诗歌,从形式上看,那是多么优秀的中国特色!即令是必欲摧毁中国传统文化而后快的毛泽东,又是多么喜爱中国的典籍,不但读书破万卷,而且说话写文章,处处可见成语典故,而且信手拈来,运用自如。毛泽东的诗词与书法,也创造了当代的顶峰。而共产党培养的知识分子就不同了,其文化的缺陷是太突出了。

  语言本来就是文化。虽然言为心声,但“言而无文,行之不远。”中国人有五千年的文化传统,有丰富的文化积累支持汉语的表达。不但在表达的方式上有诸多的研究与训练,如刘勰所说“或简言以达旨,或博文以该情,或明理以立体,或隐义以藏用”,更重要的是这种文化积累体现着思想的光芒,体现着人生的哲学本蕴。一个官员说话尽管说的明白,但没文化,可以看出他的思想贫乏,缺少人文素养。作为老百姓是可以的,做为领导,就让人担心。春秋战国时代,“不学诗,无以言”,不仅是说不学诗就不能准确形象生动地表达思想,而且是说不学诗,就不能有思想,有文化,甚至不能应对复杂的外交局面,也就不具有外交的资格。

  在最高领导层中,如果有个把无文化的,问题还不大,如历史上西汉王朝的周勃“厚重少文”,霍光“不学无术”,但都是社稷之臣,关键时刻起了扶倾济危的作用。但是,如果领导层整体无文化,在现代社会下,是极其可怕的。比如共产党对舆论的控制,可以说是超过了中国的历朝历代,其做法之荒谬,让人不可理喻。但是共产党高层还自鸣得意,甚至变本加厉。面对这样的执政者,你怎么和它讲道理?

  其实历史上中共领导人中,原来文化不高但好读书并有学问的人很多,比如胡耀邦。他只上过一年初中。但他酷爱读书,十分勤奋,即使在戎马倥偬、转战行军的年代,他也能利用作战间隙,坚持读书。延安时期,毛泽东就曾称赞过他读书刻苦,并推荐他担任抗大总支书记。在建国后,无论顺利时还是困顿时,他都不懈地读书。他通读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此外,他读过的主要书籍有《鲁迅全集》、《郭沫若文集》、《二十四史》、《资治通鉴》、《诸子集成》、 《昭明文选》、《四书五经》,以及古今中外文学名著和科技著作等等。 一些古文名篇,特别是毛泽东提倡高级干部读的几篇古文和诗词曲赋, 他差不多都能背诵下来。他还很喜欢读人物传记,世界各国主要名人传记,他都读过。有人回忆说,胡耀邦在中央工作期间,在一次会上要求那些高级干部读点书,马列主义、中外历史、政治经济学、文学等都要读一点。后来他曾提出:一个共产党的高级干部除了要读马克思主义著作外,要读六百万字的文化著作,其中包括二百万字的中国文学作品,二百万字的外国文学作品,二百万字的中外学术著作。胡耀邦认为只有这样,才具有领导的资格。

  胡耀邦自己果然读了,而且用得上。1984年李锐在中组部,讨论到广西“文革”中的遗留问题,胡耀邦主张宽一点好,他说:“柳宗元《驳复仇议》中有句:‘亲亲相仇,其乱谁救’。我们要向古人学习。”这两句话的意思是,如果大家都要报杀父之仇,出了乱子谁来解决呢。平反冤假错案困难重重,胡耀邦鼓励大家要像苏东坡说的那样:“古之立大事者,不唯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后来又说:“但丁在他的《神曲》中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们的说法是:我们不下油锅,谁下油锅?”他确实博览群书,而且用得上。

  中国在现代化建设中,与中国传统文化精华的接续承继,发扬光大,是一个关系到中国现代化建设事业成败的大事。人大校长纪宝成先生提倡国学,是十分正确的。虽然他在接待郁慕明时,引用诗经“七月流火”时出了点差错,但这更证明了学习中国传统文化的必要性。“七月流火”是一句不太常用的词,纪宝成先生知道这句词,已经不错了,比只会说说“春暖花开”、“春意盎然”这些老套强多了。纪先生的问题,在望文生义,不求甚解。他尚属“孺子可教”。如果我们对三位中国顶级大学校长的“事故”只是嘲笑和愤怒,而不从中引出必须重振中国文化的结论的话,那么,我们自己也太肤浅了。

  中国的领导人和青少年尤其要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前者决定了中国的现在,后者决定了中国的未来。

  我很奇怪中国许多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也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不屑一顾,对重倡国学冷嘲热讽。这也是我对中国所谓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不看好的原因之一。他们也不想想,中国人之所以是中国人,其根本是什么?而中国文明是人类所有古老文明中唯一没有中断的,其原因又是什么?现代化社会固然要遵循一些普适规则,但也会有不同的国家特色。更何况,这些普适规则和中国文化,有许多共通的地方。我认为,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会为一个更加合理、更加符合人性的现代化社会,提供新的营养和支持。全人类的文明进程,必然会有中国独特的文化贡献。汤因比说,二十一世纪,只有中国的文化精神和哲学智慧才能统一世界。虽然汤氏有过誉之嫌,但不能否认的是,中华古老的文化宝库是我们重建中国人文精神的背景和不竭的支持源泉,时时刻刻鞭策我们开辟中华文明的新世纪。我们既要承认、接纳、消化普世伦理和当代全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又要重新梳理重新阐释中国文化传统,在我们当下的生存环境下进行融合创新,才能够使中华文明对世界文明作出新的贡献,也才能重建中国人文精神和现代化社会的牢固根基。

  起码,我希望,中国人面对世界其他民族,说出来的话,是富有中国特色的、有文化的话。我也希望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赶紧进行文化补课,提高说话水平。万一陈水扁哪天来到大陆,中共领导人的讲话,不要比阿扁差得太多才好。

进入 王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众生诸相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98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