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瀚:给吉林艺术学院负责人的一封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07 次 更新时间:2005-08-04 01:07:27

进入专题: 卢雪松  

萧瀚 (进入专栏)  

  

   吉林艺术学院负责人:

  

   你们好!我本要在上述称呼之前加上写信时惯用的“尊敬”两字,但由于卢雪松事件的最新进展,我觉得加上这样的字眼显得我很虚伪,所以就请恕我无礼了。卢雪松的遭遇表明你们治理学校极有可能导致学校当不起“艺术”两字,希望你们手下留情,至少不要把音乐、绘画、舞蹈这些真正的艺术教育全部改成告密之类的“行为艺术”。

  

   本来咱们八杆子打不着,但是因为卢雪松事件的最新进展,我不得不给你们写这封信,我总幻想人是有基本良知的,做了伤害他人的事会心中不安,相信你们也很难例外。

  

   8月1日,有人在世纪沙龙上以“吉林艺术学院发言人”的名义发表所谓的《关于吉林艺术学院卢雪松停课情况的公开说明》(不知道是不是从燕南转的),大致内容就是卢雪松被停课的真实原因是她练了”轮法功”,还因为她与学生私下交流时发表过一些让你们感到恐惧的观点。

  

   对于这份所谓的发言人公开说明,我不知道真假,也没有能力判断真假,不过有一点很清楚,无论真假,这份说明在内容上显然庇护你们,并且对卢雪松老师落井下石、进行政治性绞杀,甚至企图让社会噤声,不可谓不毒辣,看来有人要把卢老师往死里整——但愿真的不是你们,我想提醒你们,在所有的压迫中,借助政治权力及其背后枪杆子的压迫是最丑陋的。因此,我想你们有必要站出来,要么认领要么否认,如果是你们授意发表的,怎么连作恶也作得那么没品,离艺术是不是太远了点儿?

  

   对于这位发“公开说明”的人,我有个建议,既然是公开说明,那就公开自己的名字,不然什么叫公开呢?再说了你既然那么振振有词,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支持卢老师的人往往既无权又无钱,有的甚至还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与你们的势力相比,他们简直都是蚂蚁。你们既然可以随时动用政治权力绞杀他人,怎么连个名字都不敢署?

  

   现在我简单地分析一下这份《“公开”说明》对你们的影响,供你们参考。

  

   第一种情况,假定《“公开”说明》确实是你们授意的结果,我想你们早就有义务将停课真实原因告诉卢雪松老师,而不是跑到互联网上来“说明真相”。我相信你们学校对于处分教师之类的事情都该有具体的制度化明文规定,在动用这些制度的时候都该按照程序进行,没有一个学校会没有具体程序就办事情的,如果你们学校例外,没有具体办事程序,我很担心你们学校的各项管理状况会不会漏洞很大,这样你们作为领导,是否称职显然就很成问题;

  

   如果你们有程序规定,我就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不按照程序,而是喜欢用这种地沟里的手段去对付自己的教师,如果一直习惯了这么做恐怕很不好。

  

   你们明知“轮法功”是当今中国在意识形态上绝对没有言论空间的话题,却偏要在这份躲在地沟里发出的《“公开”说明》中谴责卢雪松练过“轮法功”,谴责她“卢雪松回避问题的关键,掩盖事实的真相,利用互联网公开惑众”以骗取同情。卢老师既然没有得到你们停课的正式说明,她自己猜测是不是因为上课内容遭到整肃,这合理得很,她没有欺骗社会。你们可以勒令一个教师走下讲台,剥夺她的饭碗和事业却不给出任何理由,现在还倒打一耙,说这位受害人是不道德的,你们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人间还有羞耻两字?

  

   因此,如果这份“公开”说明确实是你们发的,那就出来认领一下,你们平时喜欢在公开场合演讲,这会儿就不该躲起来。如果你们觉得丢人,那就别发,既然已经发了,那就大大方方地承认,作恶也得有点骨气,是不是?

  

   第二种情况,假定《“公开”说明》不是你们授意发的,是某些体谅领导的“贴心人”自生自发的“爱校”行动(主要还是爱校领导吧),我想你们最好也查一下,如果查不到,最好也发个正式的署名声明,表明这与你们无关。否则,这份声明气势汹汹、杀气腾腾,一副手上有尚方宝剑的得意忘形,一副以强凌弱、威胁恐吓的无赖嘴脸很损害你们形象。

  

   《“公开”说明》发表迄今已是第三天,你们一直保持沉默,我很担心这份说明真是你们授意发的,因为这样,你们就给学校的脸丢大方了。另外,我也希望你们好好管管你们那些千方百计要给你们热心帮忙的学生,别让他们帮了倒忙,因为卢雪松显然没有与你们平等说话的现实地位,现在这些学生急于助你们一臂之力,但又不敢亮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来谈什么真相,显得像黑道(有规矩的黑道也不这样),这样很不好。

  

   建议你们最好能查一下那些自称自己是卢雪松的学生并且匿名攻击卢雪松的人,倒也不必都亮出身份,我只是认为在卢雪松老师得到一个能够与你们公平对质的机会之前,你们闭嘴可能还真是一个能给自己留点面子的方法。如果你们既不想失去说话机会又不想丢人现眼,最好用具名的方式发言,就像卢雪松老师一样,以免人笑话你们是懦夫。

  

   最后,请你们转告那些紧密团结在你们周围的某类学生,希望他们活得开心,但最好不要将这个目标建立在告密的基础上。

  

   顺祝你们良心安宁!

  

   萧瀚

   中国政法大学教师

   2005/8/3

进入 萧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卢雪松  

本文责编:张鑫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936.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