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思危:论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下的发展计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1 次 更新时间:2014-10-16 19:35:31

进入专题: 发展计划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成思危  
一项一项的成绩是很大的。但是从整体上说,浪费太厉害了,效率太低了。这实在令人担忧。我们一定要治理整顿,深化改革,而这里最重要的是要从整体上考虑,而不是就个别的问题而言[18]。"1991年3月22日,他在全国政协科技委员会第二次全体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我觉得,对于当前我国的科技、经济、政治、国防,要统一起来考虑,要有长远的、宏观的、战略的眼光。现在是一些长远的、宏观的、战略的看法,得不到应有的重视。"1997年他又明确地提出:"中国的情况是部门分割严重,所以最重要的工作是向中央提供一个分析结果,报告由于部门分割所带来的损失,这也许是我们社会主义建设向前推进中的最大问题。如果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能够提出这样的一个报告,我想会有很大的作用,肯定能够得到中央的重视。因为他们也了解这些情况,但我们到底损失有多大,需要科学地估计一下才行[19]。"

   为了促使我国的社会主义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协调发展,钱学森同志早在1987年就提出了设立总体设计部的设想[20]。1991年他又对设立总体设计部提出了具体的建议,明确总体设计部的功能是为党和国家领导作咨询服务,它所依靠的是各行各业的专家、文献资料信息、电子计算机、统计数据信息、系统学和知识工程。

   笔者认为,钱学森同志的上述观点是很有预见性和指导性的。计划工作面对的是客观世界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主要来源于客观世界中无数个主体的运动,它们之间的相互影响和作用,以及它们和不断变化的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由于这三个方面都带有一定的随机性,再加上人们认识客观世界能力的局限,难以实时地把握每个主体的状态及变化趋势,因此人们只能从总体上大致把握客观世界发展的长远趋势,并据此策划应当采取的行动。

   综观世界上所有实行市场经济制度的国家,有些根本就没有设立计划部门,有些国家虽然设立了计划部门,但其职能也主要是策划国家的发展,而不是对具体问题进行决策。在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我国既不能还像实行中央计划体制时期那样依靠计划来管理全部社会及经济活动,但又需要尽可能准确地把握未来的趋势,并通过周密的总体策划来逐步推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事业。为此笔者建议按照钱学森同志关于总体设计部的构想,设立负责全面策划和统筹协调的总体计划部门。

   所谓全面策划就是协助领导者确定国家长远发展的目标体系及其优先顺序,并将领导者定性的价值观及对未来的设想转化为定量的指标体系。这时计划人员的主要职责是:(1)全面、系统、及时地收集并整理有关的数据和资料,并对其进行认真的分析;(2)用各种方法及手段预测将来国内外在政治、社会、经济、科技等方面可能发生的变化,并综合成几种情形;(3)根据领导者的意图及判断,清晰地表达目标体系及其优先顺序;(4)建立总体策划所需的模型,并进行反复的试算和修正;(5)提出定量的指标体系。

   所谓统筹协调就是协助领导者进行资源配置及政策制定,将经过领导者批准的目标体系及其优先顺序转化为可以执行的计划草案。这时计划人员的主要职责是:(1)预测可以获得的资源;(2)建立模型并进行反复试算,科学合理地配置这些资源;(3)提出重大专项建议,经领导者批准后负责制定重大的专项计划;(4)在计划制定及实施过程中处理各地方及各部门的矛盾;(5)提出达到目标的主要措施,形成计划草案。

   笔者认为,设立这样一个总体计划部门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更好地实现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观,促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

   (一)更有利于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

   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明确提出了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四项战略目标,还提出了各个方面的原则要求及重大措施,但对于这些目标能否完全实现及如何保证实现,还需要全面、系统、深入的论证和周密、细致、务实的策划。例如,为了实现到2020年我国的国内生产总值翻两番(达到约40000亿美元)的目标,各种资源需要投入多少,这些资源应当重点投向哪些部门和地方,环境、能源、交通运输、服务业等各个方面对达到这一目标的制约有多大,有多少农民将进入城市,随着城市人口的增加需要增加多少住房及公共设施等等。

   设立总体计划部门可以将执政党的主张转变为国家的20年长期发展计划,以及若干个对我国实现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有重大意义的专项计划,然后就可以按照"依法治国"的方针,通过法定程序将执政党的主张变为国家的意志。

   (二)更有利于合理地配置各种资源

   任何国家的发展过程,通常都会受到资源的约束。所谓合理地配置资源包含两个层次的含义,即可能性和最优化。在进行资源配置时,首先要确定为了达到预定的计划目标需要多少资源,这一问题通常可以通过运用投入产出分析等方法来解决,但一定要注意到计划期内技术进步的影响。其次是要确定对这些资源的需求是否能够满足,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通常需要运用各种方法来预测计划期间各种资源的可获得量,并与其需求量相比较。最后是要确定如何最优地配置这些资源,以便最大限度地实现计划预定的目标体系,这一问题通常可以运用线性规划、目标规划、可计算一般均衡等方法来解决。

   以上三个问题都是十分复杂的,而且是相互关联的。设立总体计划部门将有利于建立详细且尽量符合实际的模型,并吸收各方面专家的意见在计算机上反复试算,以便得出比较满意的结果,在预定的目标体系下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推动并引导国家的发展。

   (三)更有利于妥善处理局部与全局的矛盾

   由于资源的稀缺性,各个地方总是希望在资源的配置上争取到更大的份额,甚至出现只顾局部利益的部门分割、地方保护等不利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发展的现象。由于局部和全局在利益上的矛盾是客观存在的,需要妥善地加以处理。过去计划部门在解决这类问题时往往带有一定的随意性,由于计划人员具有能够根据"关系"来配置资源的权力,使得计划成为一种资源分配与资源需求双方个人之间的讨价还价的过程,这样就容易造成"跑部钱进"、"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柿子拣软的捏"等现象,而且还可能会诱发各种"寻租"行为,在一些政府部门中产生腐败现象。

   要处理好局部和全局的关系,最重要的是执政的中国共产党要充分发挥"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作用,进一步树立中央的权威,强调局部利益必须服从全局利益,并依法惩处那些为了局部利益而对全局利益造成严重损害的官员。同时也需要在不损害全局利益的前提下,尽可能照顾各个局部的利益。设立没有决策功能、不管具体项目的总体计划部门将有利于运用成本-效益分析、机会成本、影子价格等科学的方法,公平而妥善地处理好这一问题,也有利于减少在资源分配方面的贪污和浪费。

   (四)更有利于改善宏观调控

   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市场是配置资源和调节经济的主要手段,它要求每个企业都必须用最经济合理的方法为购买者生产市场需要的商品。但出于要满足低收入阶层对生活必需品的最低需求;弥补由于外部性、自然垄断、幼稚企业、制度性低效等原因所造成的市场失灵;防止某些人为追求个人利益而损害社会公益;以及缓和国际经济环境变化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影响等方面的考虑,还需要政府在宏观上对国民经济进行必要的调节和控制,适度地发挥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的作用。

   尽管近10年来我国在宏观调控方面取得了不少进步,也积累了一些经验,但是对于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下如何进行宏观调控,还需要继续探索和完善。设立总体计划部门将有利于在不违反市场经济基本规律(价值规律、供求规律和竞争规律)的前提下,通过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分析研究,及时制定出有效的政策和措施。

   (五)更有利于促进决策的科学化及民主化

   决策科学化是指要采用科学的观点、程序、方法及手段来进行决策,而决策民主化则是指在做出重大决策的过程中要具备论证、协商、审议及集体讨论决定等环节。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掌握全面情况、明确要解决的问题、充分权衡利弊(即把握好"度")、更好地将一般原则与具体情况相结合、选出最优方案并使其能为有关各方所接受,从而能以尽可能低的代价取得尽可能好的效果。由于决策者所面临的环境错综复杂而又瞬息万变,在进行决策时难以进行全面及时的分析判断,故必须采用科学化及民主化的方法来作为辅助决策的重要手段。

   决策的科学化和民主化是相辅相成的,只依靠少数专业人员用科学方法计算出来的结果做出的决策往往会有考虑不周或脱离实际之处,也不易被有关各方所接受,故需要通过民主的方式和程序来进一步集思广益,达成共识。但要使民主讨论和审议真正取得效果,就必须给参加的人员以通过科学方法产生的、准确的数据和信息。设立总体计划部门可以将各方面的数据汇集并处理,提供给有关方面的人员,再通过民主的方法与程序充分交换意见并反复试算,可以得到比较符合实际的结果,以尽量减少决策失误。

   总体计划部门可以在现有的发展与改革委员会的框架内设立,其核心成员除了要有优良的政治素质和丰富的实际经验之外,还应具备四维的知识结构,即既要有专业的深度,又要有学科的广度,更要有哲学的高度,还要有清晰的远见。我国"十一五计划"的编制工作已经启动,预计将在2005年内完成。笔者深愿本文能引起有关方面对改革我国计划工作的重视,从组织上和技术上采取有力措施,使我国的计划工作更加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参考文献】

   [1]邓小平.邓小平文选(第三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373.

   [2]成思危.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第一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1.94-102.

   [3]成思危.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第一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1.215-231.

   [4]Lewis W.A..Development Planning,The Essentials of Economic Policy,New York,Happer & Row Publichers,1966.(何宝玉译,发展计划[M].北京:北京经济学院出版社,1988.)

   [5]Kindleberger LP.,Herrick E..Economic Development,3[rd],Ed.,New York,McGraw-Hill BookCo.,1977.(张欣等译.经济发展[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6.)

   [6]Gills M.,Perkins D.H.,Roemer M.,Snodgrass D.R..Economics of Development,4th Ed.,W.W.Norton & Co.,Ltd.,1996.(彭刚,杨瑞龙译,发展经济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

   [7]成思危.软科学与改革[M].北京:民主与建设出版社,1997.

   [8]周光亚,夏立显.非定量数据分析及其应用[M].北京:科学出版社,1993.

   [9]成思危.中国管理科学的学科结构与发展重点选择[J].管理科学学报,2000,3(1):1-6.

   [10]成思危,胡清淮,刘敏.大型线性目标规划及其应用[M].郑州: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0.

   [11]Simon H.A.,Models of Man,John Wiley & Sons,New York,1957.

   [12]生野重夫.现代日本经济历程[M].朱绍文等校译.北京:中国金融出版社,1993.

   [13]日本经济企划厅编.国民收入倍增计划[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

   [14]金明善.现代日本经济论[M].沈阳:辽宁大学出版社,1996.

   [15]Hyde A.C.,Shafritz J.M.(Ed.).Program Evaluation in the Public Sector,New York,Praeger Publishers,1979.

   [16]Warner M..工商管理大百科全书(第五卷)[M].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9.738-751.

   [17]中欧科技促进网(www.ceco.org.cn).

   [18]钱学森.要从整体上考虑并解决问题[N].人民日报,1990-12-31.

   [19]成思危.发展管理科学首先要提高思想认识--钱学森教授访谈录[J].管理科学学报,1998,1(1):3-7.

   [20]钱学森.创建系统学[M].太原: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115-136.^NU1

  

  

    进入专题: 发展计划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969.html
文章来源:《中国软科学》(京)2005年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