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知常:没有爱万万不能——从“构建和谐社会”反省“改革开放三十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69 次 更新时间:2014-10-08 12:50:00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三十年   和谐社会   改革开放  

潘知常 (进入专栏)  

  

  

   (这是我2007年7月在南京做的一次报告,在那前后,也还在其它的一些地方讲过)

  

   大家好!

   “和谐社会”已经是一个大家都很不陌生的词了。关于和谐社会,我想用一个比喻来说明它的重要性。我想,我们现在如果做一个统计,如果我跟大家说,我们改革开放三十年,如果找一个词组,或者说找大家最公认的一句话作为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流行话语的话,那么,它应该是哪一句呢?我想可能我都不用跟大家讨论大家就会赞成我的结论,就是——“改革开放”。也就是说,我们这三十年从1977年到现在,这三十年里,中国人说得最多或者说影响中国人的社会生活和精神生活 最深刻的,就是这四个字。但是,现在我要说,有四个字,它将会影响我们的现在和未来,那还是四个字,就是——“和谐社会”。实际上,随着我们改革开放进一步地拓展,我们中国当代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现在的当代社会的核心和关键词也在发生变化。现在,我们可以预料,将来我们说得最多的,可能不是改革开放,而是比改革开放要更为具体的和谐社会。比如说,我们最近中共刚刚开过十六届三中全会,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哪一个词是用得最普遍,当然是和谐社会。

   我觉得我们中国当代社会在这三十年里,“改革开放”和“和谐社会”是最重要的词,同时还有两次会议,将来可能会并列成为影响中国当代社会的最重要的会议,一个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一个是十六届三中全会。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是“改革开放”,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是“和谐社会”。所以,关于和谐社会,我想我们应该从这个角度去评价它或者说去关注它。这样,我们就不会对它的很深刻的内涵稍微地加以懈怠。

   但是,关于和谐社会,我觉得我们也有一个关注它的不同的层次。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从很多不同的方面去关注它。比如说,我这几年出去做报告除了美学与策划方面的学术报告不说,我每星期还经常总是要出去两三次,像——今天下午在这儿,明天下午我就还要在另外一个地方去作报告,我是讲什么呢?精神文明建设、文化产业建设,最近讲得比较多的,是和谐社会的建设,和谐社会与道德建设,和谐社会与统一战线的建设,我还讲过和谐社会与和谐文化,比如说在南京图书馆我就讲过一次和谐社会与和谐文化。不过,今天下午我想讲得稍微专业一点儿,所谓“专业一点儿”,就是想讲得稍微深一点儿。这就是:我们国家的和谐社会建设,它有没有更重要的问题值得我们思考,假设说有,它是什么?所以,今天下午我选的题目就是《没有爱万万不能——从构建和谐社会反省“改革开放三十年”》。我觉得,我们中国建设和谐社会最难的地方在哪儿呢?在和谐社会的精神基础。我甚至有时候有一个很不好的预感,当然我不是说这个预感一定要成为现实,我觉得我们将来的和谐社会建设,我们将来的改革开放,如果说碰到了很大的拦路虎的话,肯定是因为我们的文化建设跟不上。当然,我讲的“文化建设”不是指的建楼堂馆所,不是指的建电影院,而是指的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的内涵。我指的是这样一些东西。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现在讲的“文化”,它一般指的是和谐社会的精神基础。也就是说,我们要建设和谐社会,它的精神基础是什么呢?我们就要有一个与和谐社会完全对应的文化。如果我们这个民族没有这种文化,我可以断定,这个“和谐社会”是肯定会失败,肯定会半途而废的。这个文化,它作为我们民族,作为和谐社会的建设,它起到了两重意义上的保证,一重意义上的保证是我们日常工作里经常讲的,比如说我们要注重精神文明的建设,比如说我们要重视老百姓的文化的享受,比如说我们要重视老百姓的精神消费。从这个角度来说,应该说,当代中国,包括当代政府,它是引起了相当的重视的。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们今天想着重跟大家讨论,那就是,和谐社会的建设,它必然需要一种文化来保障它的长治久安。也就是说,我们这个民族要建设和谐社会,我们就要有一个文化精神来和它对应,来支撑它能够长期的、健康的、稳定的正常发展。我们这个民族有没有这种东西呢?或者说,我们需要一种什么样的文化来为它护航呢?这有可能是我们这些年所考虑的一个比较深入的问题,也是我今天下午想跟大家讨论的问题:和谐社会的精神基础。

   一

   首先,我想我还是要跟大家来讨论一下“和谐社会”。因为我们现在只有知道了我们当代社会所说的“和谐社会”是什么,我们知道了和谐社会给我们带来的新的时代因素是什么,我们就会知道,这种和谐社会的建设,它呼唤着一种什么样的文化。我们现在所说的“和谐社会”是什么意思呢?我知道我们现在外面有很多、很多的报告,这些报告应该说都是很有水平的,但是有些报告确实也不太理解和谐社会。比如说我现在就想跟大家说,我们现在所说的和谐社会肯定不是建设一个团结的社会,我们不能简单的,我看在座有些同志年纪也比较大了,那我们可能中国人用我们的政治思维经常会想起来,比如说文革的时候,毛泽东说“要团结不要分裂”。然后我们就会想到,这是一个政治的术语。我们现在有分裂的倾向,有拉帮结派的倾向,有社会上的不稳定因素,然后我们要团结,我们就会以为现在说的和谐社会是不是指的这个意思呢?我首先要跟大家强调,肯定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我们在这个方面去想象和谐社会,我们就跟不上胡锦涛和温家宝的执政思路。

   其次,我一定还要告诉大家,建设和谐社会的原因肯定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太大、太大的,极大、极大的不和谐了。我们还不能想:噢,建设和谐社会就是一个理想目标,是我们从胜利走向胜利,是从和谐走向更大的和谐。我想一定不是。它肯定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出现了很多很多的不和谐。所以,我想这两个东西我们一定要知道。否则我们就会弄不清楚和谐社会到底是为了什么。那么,我就接着第二个问题讲,第一个问题是建设一个团结的社会,大家肯定能想到,因为我们现在早就不是“文革”时候的那种政治头脑了,我们就会想到,或许潘某人说的是对的。那么,建设一个和谐社会是因为这个社会不和谐呢?我觉得我要接着这个往下讲,可能大家就会有点儿容易理解了。我简单地说,我们现在之所以要建设和谐社会,是因为我们过去的社会是单一的,一元的。也就是说,过去我们社会的利益分配,我们社会的政治力量的对比,我们社会的所有因素,都是单一和一元的。那个时候我们不要 建设和谐社会,我们就是一个和谐社会。因为它从上到下是“一刀切”的,它怎么可能不和谐呢?我们现在之所以要建设和谐社会,一个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没有办法再做到“和谐”。没有办法做到和谐,我们就一定要找到一个“和谐”之路,让这个社会能够尽可能地减少摩擦,让这个社会能够尽可能地平稳地运行,让这个社会能够尽可能地不走向危险的、失败的边缘。其实我们现在所说的和谐社会,最简单的说,它是这样一个意思。从这个角度来看,我想我们就会知道,其实和谐社会最需要做的工作,不是我们简单说的:解决思想矛盾,团结起来向前看。而是怎么想办法把那个多元的利益要求把它整合成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政治的现实和社会的现实。当代社会,,为什么要建设和谐社会呢?因为在传统社会里,我们是用是非和对错来判断事情的。这个事情你对了,这个事你错了,然后我们就可以很简单地去判断。而现在,我们这个社会,因为它多元化了,就不存在“是非”和“对错”的问题了。而只存在“两害相权”如何去“取其轻”,“两利相权”如何去“取其重”。我们现在变成了一个这样的社会。变成了一个这样的社会之后,如果我们的执政能力跟不上,如果我们的文化理念跟不上,我们这个社会就怎么也过不了这一关。最简单的说,这就是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跨越,我们就没有办法跨越过去。

   你比如说我给大家举几个最简单的例子。最近,北京的市长和湖南的省长开始在社会上发出他们的声音。,北京市市长王岐山,他现在出来讲话讲什么呢?讲那个街头的“炫富广告”。他说,北京街头,要把所有的炫富广告拿掉。就是那些房地产的炫富广告,什么豪宅,什么成功人士的住宅,我们南京不也有嘛,“厅局级住宅”,当时我就说,这个不能弄。什么叫“厅局级住宅”啊?然后,有些专家也反对,最后我们南京倒是很快,就把那个牌子拿掉了。但是,全国这个就很多。后来,那个时候我正好要去什么地方出差做报告,然后,《中国青年报》就把电话打过来了,采访,说:能不能请你讲一讲,现在国内有两种声音,一种声音认为王市长这样讲是对的,还有一种声音认为王市长是多管闲事,说富人有钱就可以多买房子,我盖了房子我愿意卖给富人,我凭什么就不可以这样说呢?我就跟他说:这个地方不是一个你愿意买和不愿意买的问题,而是我们不能用我们国家的宣传机器去造成贫富的两极悬殊和两极分化,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富,也可能穷,但是我们不能“炫富”和“欺穷”。我们不能歧视穷人,我们不能炫耀富贵。炫耀富贵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它永远是应该被批评的。尤其是在当代中国的社会背景下。因为我们知道,现在为什么要提一个“和谐社会”呢?我们当代中国很多人在问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谁是获利者?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了,究竟谁是获利者呢?比如说我们今天在座的有没有获利者?当然个别人可能会有,但是从你们身份所代表的阶层来说,我可以断定,你们和我都不是获利者。也就是说,改革开放我们都没有获利,我们只是水涨船高,得到了别人的一点儿残羹剩饭。我们社会在它多元化以后,因为我们过去没有注意到多元化以后,我们怎么样重新调整利益分配。结果改革开放的成果主要是流进了20%的中国人的腰包。我们现在说,中国有80%的财富在20%的人手上,有80%的人掌握了中国20%的财富。你们和我,是属于80%的。然后我在很多地方我都强调,我们这个80%不包括老少边穷地区的所有的男女老少。为什么呢?我们如果去看过的话你就会知道,那很可怜。他们能算什么?能算一分子吗?一年才几百块、几千块,我们就没有办法把他们算进去。我们只能算我们这些人,我们也只能是占有国家20%的财富。

   那么,我们国家财富的流向是什么呢?我们国家从双轨制以来,到后来的股票,到后来的国有企业的改制,到后来的所有的国家改革,我们现在有一个大体统一的算法,就是:每一次国有资产大致流出来的有多少呢?6000万个亿。每一次流通出来有6000万个亿,然后我们就非常吃惊地发现,比如说在苏联,苏联很简单,他是“西医疗法”,一次就把钱分光。比如说国家说,我今天分钱,然后国家有多少钱,除以多少亿人,所有人拿走,这就完了。我们国家是“中医疗法”。中医很好,我们这个社会很稳定,但是在改革的过程中,国有资产每一次流失出来都没有到我们的口袋里。都是被少数先富起来的人拿走了。

我现在在很多场合我都说过,“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一句没有说完的话,我们现在一定要准确地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前提是“绝不能让更多的人再穷下去”。但是,我们现在呢?我们确实是看到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但是我们没有看到更多的人富起来。中国的炫富在全世界现在是赫赫有名。原因就在于,国有资产的流失,本来按正常渠道,应该是国民人均有份的,但是在中国很奇怪,流通到了少数人的手上,最典型的就是房地产。房地产我们现在算它有6000个亿的流失,现在很多学者都说,房地产这次无论如何应该是老百姓受益。但是很有意思,我们连房地产开发,老百姓都没有受益。大家知道,我们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商在全世界都是很奇怪的。全世界范围内,房地产开发商不成气候,而且,在全世界房地产开发商是不可能赚大钱的,我们中国的富人排行榜里,很多都是房地产开发商。全世界我们没有听说过谁靠房地产开发赚大钱的。房地产开发怎么能赚钱呢?你是市政改革的一部分,你怎么能拿它来渔利呢?而且,即使是渔利,也应该是人家被拆迁的人把钱拿走了,怎么会是你把钱得走了呢?最典型的是重庆那次。重庆的钉子户,我们说他是中国最牛气的“钉子户”,那段我是在南京电视台做节目,每天做一档“社会大广角”,做评论员,当时我就说了一句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潘知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三十年   和谐社会   改革开放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70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