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向梅:乌克兰危机中的俄罗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33 次 更新时间:2014-10-07 12:20:09

进入专题: 乌克兰危机   俄罗斯  

徐向梅  

    

   2013年,俄国内生产总值超过2万亿美元,人均14000多美元,国际储备5000亿美元,国债占GDP比例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失业率保持在低水平。俄罗斯经济总体上处于安全范围。政治上,俄罗斯人一方面承认普京独裁,另一方面又接受这种执政风格,认为普京在目前的俄罗斯无可替代。乌克兰危机爆发前,俄罗斯就处在这样一个状态。

    

   乌克兰与俄罗斯纠结不清的关系

   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是割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俄乌具有历史文化同源性,他们同属东斯拉夫人,共同起源于古基辅罗斯文明,在近代以来至苏联时期三百多年间同属一个国家。苏联解体以后,乌克兰成为独立国家,但在苏联加盟共和国中,乌克兰是地缘位置特殊、与俄经济相关性最强的国家。

   地缘上乌克兰作为俄罗斯与欧洲国家之间的“地缘政治支轴”,用布热津斯基的话说,“没有乌克兰,俄罗斯就不再是一个欧亚帝国”。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塞瓦斯托波尔是俄四大海军舰队之一黑海舰队主基地,俄力求尽量延长其租期。

   经济方面,俄罗斯是乌克兰最大贸易伙伴国,2012年对俄贸易占其国家外贸总额的29.6%,而乌克兰也是俄罗斯在独联体国家中最大的贸易伙伴国,相互间贸易占俄与独联体国家外贸额的34.6%,占俄外贸总额的近5%。

   乌克兰东部地区聚集了苏联国防工业遗留在乌克兰境内大量重要的军工企业,乌本国军工品的10%供应俄国,而其自身军需设备及配套用品的供货商70%位于俄罗斯。

   乌克兰本身对俄天然气依赖程度相当高,而且它又是俄罗斯天然气过境输往欧洲的重要通道,从乌克兰过境输往欧洲的俄气大概占了俄罗斯出口欧洲天然气的一半。因为天然气价格和债务问题,这些年俄乌之间纠葛不断。

   乌克兰独立以来经济发展不顺,政治局势不稳,特别是各派领导人在东西方之间摇摆不定,俄乌关系屡次面临挑战。

    

   克里米亚脱乌入俄

   克里米亚250万人口近60%是俄罗斯族人,其余为乌克兰族人和鞑靼人。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公投,结果,96.77%的公民支持脱乌入俄。之后俄议会上下两院迅速完成了克里米亚入俄的一应法律程序,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成为俄罗斯两个新的联邦主体,俄罗斯举国欢庆。

   收回克里米亚,一举解决了黑海舰队驻地问题,使俄罗斯重新拥有了从黑海进出地中海乃至大西洋的重要军事战略要冲。收回克里米亚,也对普京恢复独联体地区控制、实施其欧亚一体化计划具有重要意义。克里米亚回归,其实也是克里米亚当地人的愿望,公投的结果并不是因为受制于俄罗斯。笔者在克里米亚入俄三个月后访问过半岛上的雅尔塔和塞瓦斯托波尔两地,尽管也听到不同的声音,但可以感受到绝大多数人对回归发自内心的欣喜。

   因为收回克里米亚,俄罗斯普通百姓士气高涨,一扫苏联解体以后的自卑感,认为俄罗斯在未来的15—20年将重新成为世界强国。普京的国内信任度从2014年初的60.6%,攀升到3月末的82.3%,为6年来最高。统一俄罗斯党的支持率也创下5年来的最高,达到56.2%。

   但是收回克里米亚,恶化了俄乌关系,更严重的是惹怒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使俄罗斯面临冷战后最严峻的国际关系危机。

    

   制裁与反制裁

   随着克里米亚脱乌入俄以及乌克兰局势的逐步恶化,西方阵营针对俄罗斯出台了一波又一波的制裁措施。

   第一波制裁主要是克里米亚公投入俄后,美国、欧盟及其他一些国家宣布对俄罗斯相关人员个人的制裁,包括冻结银行账户、查封财产并拒绝其入境,两家俄罗斯银行被禁止使用维萨和万事达国际支付体系。

   第二波制裁与乌克兰东部局势激化有关,西方指责俄罗斯支持乌东民间武装,破坏乌领土完整。制裁升级直指普京圈子,将国家杜马外事委员会主席普什科夫、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伊戈尔·谢钦等高官和对俄经济发展有重要影响的商界人士囊括其中,而且制裁开始针对俄金融、能源和军工等重要经济部门。

   第三波制裁是7月17日马航波音777坠机事件后,西方指责坠机罪在俄支持的乌东民间武装,从7月底至今出台了一系列针对俄金融、能源和军工部门重要企业的实质性的制裁措施,俄储蓄银行、外贸银行、俄罗斯石油公司、天然气工业公司等都榜上有名。制裁包括:禁止美欧的公民和公司向俄一些主要银行及其相关的法人提供长期贷款,禁止他们持有俄一些重要企业的资产和债券;禁止向俄能源公司提供先进的开采设备和技术;禁止向俄国防工业出售高科技产品及其部件等。

   针对西方的制裁,俄罗斯也采取了相应的反制措施。首先是禁止相关国家一些人员入境,积极建立自己的国家支付体系,探讨使用中国银联支付系统的可能性,要求维萨和万事达支付赔偿。按照摩根士丹利的估计,完全停止在俄业务,维萨和万事达每年将分别损失3.5亿—4.7亿美元和1.6亿美元的收入。针对乌克兰停止向俄供应武器和提供军事技术,普京表示,将寻找替代供应商,而且寄希望于俄罗斯自己的国防工业能够弥补。8月6日,针对7月底西方对俄重要经济部门最严厉制裁措施的出台,普京发布《关于采取保障俄联邦安全的特别经济措施》的总统令,禁止对俄采取经济制裁措施的国家生产的农产品、原料和食品进口俄罗斯,禁运种类包括:肉、奶、鱼、蔬菜、水果和坚果类。制裁范畴内的农产品和食品年度进口总额约90亿美元。8月11日,俄政府限制向除关税同盟以外的所有国家采购轻工业品。

    

   俄罗斯经济面临挑战

   在乌克兰事件发生前,俄罗斯经济由于自身的结构性问题增长受到制约,已经进入低速增长阶段。随着乌克兰局势的不断恶化,西方逐步加大对俄制裁,俄经济发展面临更大的挑战。

   随着制裁的深入,俄国内外投资者的观望和恐慌情绪有所加深,受制裁企业面临现实的困难。目前,与俄合作密切的国际金融机构已向俄政府提出合作方式问题,俄国内出口商开始要求政府提供政治风险担保,俄最大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也要求政府注资帮助其偿债。

   制裁带来的负面效应在俄宏观经济发展数据中也有所显现。2013年俄经济增长1.3%,2014年1—7月同比增幅降为0.7%,特别是6月、7月与上年同比增长分别为-0.1%和-0.2%。下降最为显著的是投资,同比下降2.6%。进出口贸易额同比都有下降。消费增幅继续下降。俄近年居民收入增长显著,可今年头7个月居民实际可支配收入增幅只有0.2%。卢布持续贬值,从年初到9月中旬卢布已经贬值18%。资本外流上半年达到746亿美元,超过去年全年。

   制裁对俄经济造成打击毋庸置疑,但是也谈不上是毁灭性的。宏观指标的下降既有制裁的因素,也是此前由于自身结构性抑制增长衰减的延续。经过普京执政的十四年,俄罗斯国力早已今非昔比。尽管2014年资本外流加剧,但是截至9月,俄依然保有4600多亿美元的国际储备。俄罗斯仍是世界上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国际油价也依然在高位盘旋,尽管担心能源销售在西方的市场受到影响,但短时间内国际市场包括欧盟国家对俄气的需求改变不了,更何况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市场向俄敞开。

   制裁并不是一个单向的行为,后果也往往不是由一个国家来承担。作为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集团,欧盟自身也将深受其害。乌克兰因为与俄罗斯纠结不清的关系,彻底割断联系也不可能,局势总要缓和下来。在这样一个日益开放和全球化的世界,制裁也不可能维持相当长一个时期。因此说以俄罗斯目前的国力,熬过一两年甚或两三年的艰难时日不是太大的问题。从政治形势来看,以俄罗斯人目前对普京和政府的支持率,保持社会的稳定应该也没有问题。

   制裁自然不是好事,但是客观上也给俄罗斯的经济布局调整创造了机遇。比如说,西方市场的限制,使俄罗斯天然气等能源企业开始关注面向东方,开辟更多元的销售市场。反制裁禁止西方国家农产品和食品的进口,给发展俄本国农工产业创造了机会。在反制裁禁运西方国家食品的同时,俄政府甚至开始限制从除关税同盟国家以外的所有国家进口轻工业品,意在刺激本国轻工业产业的发展。因为受到维萨和万事达支付系统的限制,俄政府开始推动发展本国支付体系。这些调整也许不能解决俄经济中存在的根本性的结构问题,但是可以成为其经济结构调整的开端。

   综上,西方制裁的确会对俄经济发展造成比较严重的影响,但是影响不是致命的,渡过危机期,调整得当,俄罗斯的未来依然可期。

  

    进入专题: 乌克兰危机   俄罗斯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658.html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