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忱:日本新感觉派文学:在殖民地都市里的转向

————论横光利一的《上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46 次 更新时间:2014-10-05 19:05:23

进入专题: 日本新感觉派   横光利一  

王中忱  
但酒井同时认为,横光没有因此"放弃创造真正的'唯物论'小说形态的愿望,从这样的意义上说,他比当时的无产阶级文学更为马克思主义"。参见注18,第294页。

   [26]横光利一:《假说を作って物自体に当れ》,《東京帝国大学新闻》,1934年5月21日。另,横光在《早春》(1932)、《静安寺の碑文》(1937)等文章里,都提及这段逸事。

   [27]据中野重治《芥川龍之介のことなど》(东京,《文藝公論》1928年1月号)说:1927年6月,即芥川自杀前一个月,中野曾被芥川邀请到家里做客,后来还收到芥川的两三封信,但中野明确地说:芥川的信,已经和其他人的一样处理掉了。我不知道所谓芥川"遗言"的内容。

   [28]参见横光利一《蔷薇》,东京,岩波书店1938年。

   [29]引自中岛健藏《人间横光利一》,东京,《文艺》增刊《横光利一读本》,1955年5月。在《文艺时代》停刊后,新感觉派的主要成员片冈铁兵(1894-1944)和今东光(1898-1977)等都转向了无产阶级文学派。

   [30]赵梦云:《上海·文学残像-日本人作家の光と影》第102页,东京,田畑书店,2000年。

   [31]参见《横光利一致山本实彦》(信封印戳时间为1928年6月15日),横光利一在信中谢绝了山本实彦希望他写作游记《上海纪行》的约请,但表示自己将写关于上海的长篇。收《定本横光利一全集》第16卷第98页,东京,河出书房新社,1982年。

   [32]十重田裕一:《出版メデイアと作家の新時代-改造社と横光利一の一九二〇-三〇年代》,《文学》第4卷第2号,东京,岩波书店2003年3月。

   [33]横光利一:《上海·初版の序》,东京,改造社,1932年。文中所说的"上海事变",即1932年日军进攻上海的"一·二八事变"。

   [34]参见《横光利一致山本实彦》(信封印戳时间为1928年6月15日)。

   [35]比如,在上海这一场域里,中日新感觉派文学各自展开了怎样的路向,走向了怎样的结局?促成各自走向的动因是什么?这些无疑都是更值得追问的课题。

   [36]川端康成:《〈横光利一作品集〉解说》,初收创元社1952年版《横光利一作品集》,引自《川端康成全集》第29卷第151页,东京,新潮社1982年。另可参见川端康成:《〈横光利一集〉解说》,初收中央公论社1966年版《日本の文学》第37卷"横光利一集",引自《川端康成全集》第29卷第185页,东京,新潮社1982年。

   [37]保昌正夫:《横光利一·人と作品》,《昭和文学全集》第5卷第1117页,东京,小学馆1986年。

   [38]参见横光利一《解説に代へて(一)》,《三代名作全集·横光利一集》,东京,河出书房1941年10月;尽管横光此处所说的"初期",虽然主要是《文艺时代》创刊之前的写作,但实际也可以涵盖《文艺时代》时期的作品。川端康成曾说,横光在《文艺时代》创刊以前的小说里已经显露出"新感觉"的特点,《文艺时代》时期这些特点得到了强化。参见川端康成《〈横光利一作品集〉解说》,初收创元社1952年版《横光利一作品集》,引自《川端康成全集》第29卷第151页,东京,新潮社1982年。

   [39]参见栗坪良树《横光利一の虚構と体験》,《評言と構想》第1辑,1975年4月。同氏著《横光利一論》第7页,东京,永田书房1990年。

   [40]二战以后由改造社刊行的《横光利一全集》(总23卷)、岩波书店出版"岩波文库"《上海》单行本(1956),都以书物展望社的"决定版"为底本,遂使其得以广泛流传。在中国,叶渭渠主编的《横光利一文集·寝园》卷(作家出版社2001年)所收卞铁坚译《上海》流行较广,其底本也是书物展望社的"决定版"。本文引文主要依据改造社初版,引用其它版本时则加注说明。

   [41]这段文字的日文原文如下:満潮になると河は膨れて逆流した。火の消えたモーターボートの首の波。舵の並列。抛り出された揚げ荷の山。鎖で縛られた桟橋の黒い足。測候所のシグナルが平和な風速を示して塔の上へ昇っていった。海関の尖塔が夜霧の中で煙り出した。突堤に積み上げられた樽の上で苦力達が湿ってきた。鈍重な波のまにまに、破れた黒い帆が傾いてぎしぎし動き出した。

   参木は街を廻って帰ってきた。(横线为本文作者所加)

   [42]参见篠田浩一郎《小説はいかに書かれたか-「破戒」から「死霊」まで》(东京,岩波书店1982年)、前田爱《SHANGHAI1925》(收同氏著《都市空間のなかの文学》,东京,筑摩书房1982年)。

   [43]参见小森阳一:《文字·身体·象徴交換-流動体としてのテクスト『上海』》,《昭和文学研究》1984年1月。同氏著《構造としての語り》第509-511页,东京,新曜社1988年。

   [44]林少阳在分析《上海》的比喻结构时,曾提出应该把句子而不是词语"视为比喻理论的基本单位",但他当时的关注重心主要放在了汉字结构的隐喻意义。参见同氏著《"文"与日本的现代性》第130页,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4年。

   [45]据祖父江昭二《<上海>论-初出と初版本との比較を中心に》(伊藤虎丸等编《近代文学における中国と日本》,汲古书院1986年)说:《上海》里写到的土耳其浴"澡堂,可能在当时的日本还不存在,但在半殖民地中国的国际化都市上海,已经不算稀奇"。

   [46]犬养健:《我が「横光利一論」》,《改造》1929年2月号。

   [47]参见林少阳:《"文"与日本的现代性》第110-111页,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4年。

   [48]参见林淑美《昭和イデオロギー》第438页,东京,平凡社2005年8月。

   [49]参见関忠果等编著《雑誌「改造」の四十年》第133-138页,东京,光和堂1977年。山川均:社会主义活动家、理论家,1922年曾参与创建日本共产党,但不久脱离,1927年创办马克思主义理论刊物《劳农》,由此被视为"劳农派"的代表人物。据関忠果等统计,《改造》自创刊的1919年至1937年间,发表山川均的文章"整整两百篇,几乎每一期都有其撰稿"。

   [50]《新感觉派与共产主义文学》(《新感覚派とコンミニズム》),《新潮》第25年第1号,1928年1月1日;《关于文学的唯物论》(《文学的唯物論につい》),《創造月刊》第1巻第1号,1928年2月1日。在这一系列文章中,横光利一把无产阶级文学统称为"共产主义文学"。

   [51]引自《定本横光利一全集》第13卷第100页,东京,河出书房新社1982年。这篇文章最初收入论文集《書方草紙》(东京,白水社1931年)时改题为《唯物論的文学論につい》,《定本横光利一全集》据此收录。

   [52]参见《定本横光利一全集》第13卷第101页,东京,河出书房新社1982年。

   [53]参见小森阳一《文字·身体·象徴交換-流動体としてのテクスト〈上海〉》,《昭和文学研究》1984年1月。同氏著《構造としての語り》第516页,东京,新曜社1988年。

   [54]横光利一:《静安寺の碑文》,初刊《改造》第19卷第11号(支那事変増刊号),193710月10日,引自《定本横光利一全集》第13卷414页。

   [55]横光利一《支那海》,《东京日日新闻》1939年1月5-8日、10-13日连载,引自《定本横光利一全集》第13卷439页。

   [56]参见井上谦《評伝横光利一》第231页,东京,櫻楓社1975年10月。

   [57]参见村松伸《上海-都市と建築1842-1949年》第76-81页,东京,PARCO出版1991年4月。

   [58]参见费成康《中国租界史》第160-166页,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1年10月;日本NHK取材班编《魔都上海十万の日本人》第38-40页,东京,角川书店1996年5月。

   [59]有关租界排斥华人参与市政管理和租界华人争取参政权的斗争,费成康《中国租界史》有清楚描述,见该著第190-197页。

   [60]参见日本NHK取材班编《魔都上海十万の日本人》第38-40页。

   [61]井上谦《評伝横光利一》第231页。

   [62]加藤周一《日本文学史序说》下册第399-400页,叶渭渠、唐月梅译,北京,开明出版社1995年5月。

   [63]据《改造》杂志1928年11月号《風呂と銀行》译,在1932年改造社初版本里,此段文字有改动,如"竞相吸吮支那富源"(支那の富源を吸ひ合ふ),便被改为"竞相吸吮过剩的土货"(余りある土貨を吸い合う)。引文中的"支那"无论在当时的一般日语表达还是横光的小说中,都隐含着对中国的认识和态度,故保留原来的表记方式。

   [64]据《改造》1928年11月号载《風呂と銀行》译,杂志初刊本上被删掉的字句据改造社初版本增补。

   [65]参见横光利一《支那海》,引自《定本横光利一全集》第13卷439页。

   [66]在卞铁坚的译本里,删去了高重的这段议论。

   [67]此处据《改造》杂志1929年6月号载《掃溜の疑問》译,日文原文是这样的:「......高重は再び日本語で、彼(参木)に向かって力をつけた。『君、この工場を廻るには、ニヒリズムと正義とは、禁物だよ。ただ豪快な悪だけが、機関車なんだ。いいか。勝てば官軍、負ければ賊軍。押すんだ』。」但在改造社初版本里,划横线的文字改为:「鋭さと明快さとは、禁物だよ。ただ朦朧とした豪快なニヒリズムだけが、機関車なんだ。」(敏锐和明快,都是有害的,只有朦胧而豪爽的虚无主义,才是火车头。)而到了书物展望版"决定版",「勝てば官軍、負ければ賊軍。押すんだ」一句又改为「ぐっと押すんだ。考へちゃ駄目だぞ」(不动声色地去干,思前想后是不行的!)

   [68]此段引文据《改造》杂志1929年6月号载《掃溜の疑問》译,横线为引用者所加,日文原文是这样的:「しかし、ふと彼は、彼自身が、その工人達と同様に、資本の増大を憎まねばならぬ一人であることを思ひ出した。と彼は機械の中に崩れ出した。何を自分は撃たうとするか。撃つなら、彼らの撃たうとするそのものだ-所詮、彼は母国を狙って発砲しなければならぬのだ」

   [69]上海内外棉纱厂,日文名称为"内外绵株式会社"。

   [70]参见小田切秀雄《横光利一〈上海〉》,《岩波講座文学の創造と鑑賞》1954年11月;《〈上海〉解说》,《上海》岩波文库本,1956年1月。

   [71]前田爱《SHANGHAI1925》,同氏著《都市空間のなかの文学》第381-382页,东京,筑摩书房1982年。

[72]参见滨田胜彦《論考横光利一》第5章(和泉书院2001年)、广重友子《横光利一<上海>中的空间表现》(收《中国的现代性与城市知识分子》,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日本新感觉派   横光利一  

本文责编:gouwany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外国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638.html
文章来源:《区域:亚洲研究论丛》第一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