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晖:汪晖谈后殖民主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7 次 更新时间:2014-09-28 20:14:46

进入专题: 后殖民主义   汪晖  

汪晖 (进入专栏)  
你要了解这个话,就要了解这个直通车是怎么回事。那从这一点来说,阿里夫?德里克(ArifDirlik)的批评是有一定道理。

   第二个,我认为是反映了整个一个潮流的重大变迁,不一定是由于这个。也就是说随着整个80年代,社会主义的解体,三个世界整个基础性的结构,发生重大转型。全球化时代的到来到冷战的结束,这一系列的重要的转变,对这个思潮影响特别大。帕斯?查特吉说的很清楚,象斯皮瓦克这样、霍米巴巴这样的,今天在中国流行的几乎全都是第二代后殖民,而不是第一代的庶民研究者。那么第一代跟第二代的区别是什么?我们只要看一看就知道,就知道某一种区别。第一代象古哈等人,古哈本人是共产党员,用文化斗争的形式参与过当时从非洲农民运动、民族解殖运动,这个意义上他直接的参与。那么为什么斯皮瓦克的《庶民能否说话?》这篇文章变成一个分水岭,或者说变成从庶民研究到第二代后殖民主义的转折点?原因很简单,这就是从庶民研究到后殖民,对早期运动(农民运动)的解构。因为这段历史不再存在了,才会提出,说这些知识分子对于农民的需求和对第三世界的再解释,到底他的合理性和代表性能否成立这样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到底有没有道理?我觉得是有道理的,尤其放在后89以后的语境当中,它就显示了出来。因为在这个时候,并没有把各种不同社会力量整合在一个革命运动当中的浪潮了。这样我曾经在一篇文章当中,我说你问毛泽东会不会提出庶民能不能说话?毛泽东不会问这样的问题。毛泽东问得是: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那个我们是把所有的社会力量整合成一个运动,从里面生成出一个社会诉求和政治主体性的一个过程。这个浪潮,到了80年代,甚至以前,随着整个社会主义的衰落,导致整个浪潮过来去了,知识分子再也不能诉诸于那个有机性,来叙述这个问题了,只好来自我追寻,说我们能不能代表他们说话呢?这个时候对于政治运动的转化成为对于知识的质询。这场争论,其实基本不会争论的,都发生在马克思主义者和后殖民主义者之间,为什么会发生这个转向,为什么会马克思主义者和后殖民主义者之间的这个转向?基本上来源于20世纪历史遗产的不同的评价。因为我们怎么去看待20世纪的政治遗产,还存不存在民族解放运动?至少像詹明信,德里克这些人,都是68年一代,一定是非常支持民族解放运动的一代,所以他们很大程度上到了这个地方是不能退让的,而后殖民论述在这一点上完全解构了。

   另外,后殖民论述在历史研究上也提出了一系列动摇19世纪到20世纪的基本范畴,这些范畴到今天是有争论的。

   举个例子:帝国与帝国主义的关系问题。帝国和帝国主义在20世纪的理论里面,是很清楚的要区分两者之间的差异的。但是,我们读一读,由于后殖民主义者把帝国主义问题逐渐演化成文化霸权问题,文化的帝国主义成为它的中心,使得帝国主义范畴普遍化了。所以他们可以去研究希腊的帝国主义,这就使得象何为亚这样的学者,会去讨论鸦片战争时期,两个帝国之间的,英国和清朝之间。这个很难,如果还存在第一世界第三世界的抵抗,存在民族解放运动的模式,是不能这样叙述的。这个叙事已经变成帝国之间的冲突了,这个冲突很明显对19世纪到20世纪政治经济学、对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基本分析,提出了许多新的问题。这些问题在早期理论里面有没有?其实列宁的书里早就谈过这个问题,为什么不能把帝国普遍化?早就在马克思主义内部(讨论过),可是它没展开,所以它产生的这些问题,到今天留下了许多值得我们重新思考的问题。我觉得这套书给我们一个可能的思考空间,不仅是熟悉和了解后殖民主义,而是通过它去理解20世纪到今天理论变迁脉络背后的更广阔的社会政治图景。我已经说了很多了,抛砖引玉。

  

进入 汪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后殖民主义   汪晖  

本文责编:gouwany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421.html
文章来源:当代文化研究网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