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邦和:日本国家生命线的殷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6 次 更新时间:2014-09-27 23:35:08

进入专题: 日本   国家生命线  

盛邦和 (进入专栏)  

    

   日本人常把“生命线”这个词儿挂在嘴上。遇到紧张的时候,会脱口而出:“一所悬命”。意思是:这条性命就挂在这个地方啦,务必多加关照。把性命挂起来的那条线,就是“生命线”。那么什么是你们的生命线呢?每当此刻,以含蓄着称的日本人毫不含煳,几乎异口同声:日本是海洋国家,海洋是日本的生命线。

   国家的能源依赖海洋输入。国内的生产制品拜托海上航道输出,依靠海外市场销出,离开海上航道与海外市场,日本的生命机能就会被堵,进不能输入能源,岀不能输出生产制品,“东京沉没”演成事实。

   由港口、海洋航线、海外市场连成的国家经济命脉,也叫海洋生命线。说是生命线,是因为国家利益因其而生,民族性命因其而存,百姓饥饱与其相关。对于海洋国家而言,这条生命线是如此重要,它是大动脉,不可堵塞,它是呼吸道不可切断。假如这个民族还是病体待治,那么拿掉这条生命线,无疑是拔掉了输氧管,御除了呼吸器,后果不堪设想。

   就是这个“生命线”概念,让日本人开了窍,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因此走出尊王攘夷的旧观念,走向海洋,开通航道,联结世界。把海洋航道叫做“生命线”,原本是表达珍重、珍贵的含义。然而,日本的右翼却违背历史,以保卫与开拓“生命线”为借口,发动战争,到头来遭到世界人民迎头痛击,“生命线”化为死亡线。

   北一辉是日本军国主义的精神鼻祖。他写《纯正社会主义》和《日本改造法案大纲》,一开始关心的不是国外,而是国内“财阀横行、官僚腐败、人民怨恨”的实情。他加入过辛亥革命,追随过宋教仁,给人一个错觉,仿佛他发动的2·26兵变,乃是武昌义举的再版。

   结果大家都是知道的,北一辉被日本天皇政府枪毙了。226兵变与北一辉的死,对于日本朝野是一场极大的精神刺激。山雨欲来风满楼,无论政府、军部与民间都预感到一场疾风暴雨就要席卷日本。有人甚至提出要继承北一辉“遗志”,把日本“革命”进行到底。就在这时候“保卫生命线”理论走到前台。

   这个理论指出,北一辉的“忧国”精神是“伟大”的,但不能沿用他的蛮干方法。“斗争”方向也要调整,把全体国民的注意力,从国内引向国外,掠夺外国的土地财宝,舒缓国内的阶级冲突,避免“革命”,维持“国运”。这个理论宣称:美英“西方”力量,是残压日本与亚洲的罪恶势力,日本的责任是打起“大亚细亚主义”旗帜,“提携”亚洲,赶走西敌,创建“王道乐土”。日本最终决胜的战场在海洋,与日本人抢夺“生命线”的“英美鬼子”将消灭在海中。

   在此保卫“生命线”理论的指导下,日本占领中国大部,又把目光投向海洋。当时日本称得上是海洋大国,航空母舰的数量堪与英美国家比肩。它终于发动太平洋战争,去保卫它的“生命线”。

   它取得过胜利,横扫东南亚,并攻占了日本生命线的“咽喉”一一新加坡。装备精良的英国军队败在手下,投降受辱。然而最后还是美国人控制了这个地区。“咽喉”还是被牢牢掐住。

   历史已经证明,如果想要打仗,打的是大仗,而且是海洋战争,那么就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第一,你的输入线,即能源线有没有可能被切断。第二,你的产品输出线有没有可能被阻塞。第叁,你的海外市场有没有可能被吊销。说白了,就是一旦受到全方位经济制裁,你的承受度。

   我们再次讨论太平洋战争的“经典”一仗,即珍珠港战役。局部利益看这是胜仗,从全局利益看却是败仗,激怒美帝,促其摊牌宣战,向战局逆转走出关键的一步。然而,珍珠港战役不打也得打。“咽喉”被掐,能源告急,打是自取灭亡,不打是坐而待毙,结果还是冒死求生,选择了后者。

   日本海上输入线被切断,接着尝试开拓陆上输入线。我们在电影“桂河大桥”看到的就是日本人如何拼命挣扎,全力投入,以求云南、缅甸道路的打通。然而美军回过神来全力阻止,又因中国军队的积极配合 ,日军在这方面的努力也最后失败。

   战争结果,也因航道的被切断及以欧美为主的海外市场的被取消,造成以制造业为主体的日本经济极度滞胀与瘫痪,从而加速了帝国的灭亡。可以说,日军是被真枪实弹打死的,也是被切断生命线堵死的。

   如果它不再“男耕女织、自给自足”,而成为一个商品市场国家;如果它不再闭关锁国,已经融入世界市场体系;如果它资源极其贫乏,人口极端“富余”,非将百姓“血汗”转换为生产制品输出海外而不得其生;如果老天有眼,偏偏让它座落在汪洋大海之畔,良港多无数,航线接无际,正从“陆缘国”转化为“海洋国”。那么这个国家就天生命定地具备了一条海洋“生命线”。

   这样的生命线,那些大陆中央国家没有或者不显着,一方面它们没有或缺少海洋资源,一方面它们是石油国家,海港、航线及海外市场,对于它们并非那么生死相关。譬如俄国、伊朗等石油大陆国家,不需从海洋输入石油,因为这个“黑色金子”自己用不完。也不需海上航道,因为主打商品一一石油,其输出方式可借助管道而不一定依赖海运。同时也无需专设一个海外市场,因为世界对于石油求之难得,不怕卖不出去。

   学俄国吧,改换成大陆中央的“石油生命线”,那是多么自由洒脱,“肌肉”强硬;或者干脆煺回到古老的“亚细亚生产方式”,坚决地与资本市场决裂,那是多么田园牧歌,美丽曼妙!然而因为大家明白的道理,亚欧大陆板块上与“西欧”对称的“东亚”,唯有走入市场、奔向“海洋”,方是活路一条。守护海洋生命线终成东亚“宿命”。

   问题在于如何“守护”生命线。凡海洋生命线在身的国家,慎言战争,尤其是牵动全局的海洋战争,在天时地理人和多方不备的前提下,鼓动舆论世情,开动战争机器,其言不逊,其行不智,后果不测。日本在错估自身经济与文化状况,高唱“攘夷反西”,“解放亚洲”的口号,侵略中国,占领大陆,接着发动指向美英及世界主流市场的太平洋战争,结果切断了“一所悬命”的国家生命线,自取其咎,殷鉴不远。

  

进入 盛邦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日本   国家生命线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388.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