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世雄:西方国际关系理论的新发展——学派、论战、理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57 次 更新时间:2014-09-25 19:52:09

进入专题: 西方   国际关系理论   学派   论战  

倪世雄 (进入专栏)  
增加谈判各方之间信息和机会的交流;3.维护国际协议的一致性。 (注: Robert Keohane,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and State Power:Essays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p. 2.)落实上述机制或制度安排的基本形式是:政府间组织或跨国非政府组织,国际机制和约定俗成的共识或协定。基欧汉强调说,新自由主义对国际关系的分析"更为全面和精确"。他提出的"新自由制度主义"不是单纯地替代新现实主义, 而是希望从内容和形式上涵盖它。 (注:RobertKeohane,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and State Power:Essays inInternational Relations,p. 15-16.)基欧汉从制度分析而不是结构分析提出的这一新自由主义理论的主张,把第三次论战引向了深入。

   三、第三次论战的深入

   进入90年代后,一批北美、西欧、北欧的中青年学者脱颖而出,给第三次论战带来了新的理论思路。于是,除了新现实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之外,还出现了相对主义、后实证主义、新马克思主义、后现代主义或建构主义等研究理论和方法, 有人总称之为"批判理论"(注:JohnMearsheimer,"The False Promise of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International Security, Winter 1994/95,p.7.),并将其与"自由制度主义理论"相提并论。在对两个主流学派进行评析和批评的过程中,"批判理论"把第三次论战再次推向深入。

   1992年,三位青年学者巴里·布泽、查尔斯·琼斯和理查德·里特合著出版了《无政府状态的逻辑:新现实主义到结构现实主义》。该书对新现实主义和新自由制度主义理论进行了综合分析,并提出"深度结构(deep structure)理论"。其涵义是:1.除了权力分析之外,国际政治结构的界定还应考虑"规则、准则、机制和国际制度安排"。他们批评华尔兹的结构现实主义太囿于体系单位的实力分配。2.国际政治结构应包括无政府状态和等级制状态。新现实主义认为,只有在国家结构内才存在等级制;而"深度结构理论"认为,只要存在享有主权的单位,国际等级制状态就会延续。3.布泽、琼斯和里特指出,华尔兹在分析体系层次和单位层次时偏重前者,而他们提出,国际关系理论应象对体系结构层次一样,对单位层次倾注热情和关注,并密切体系和单位两个分析层次之间的"联系"(linkage)。4.布泽、 琼斯和里特还"力图扩大新现实主义的研究范围, 以能包括竞争和合作。"(注: MargotLight & A.J.R. Groom,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 Handbook ofCurrent Theory, p.85-87.)

   这期间,由于受到欧洲、北美流行的相对主义(relativism)、后结构主义(post-structuralism)、 后实证主义(post-positivism)和解释学(hermeneutics)等思潮的影响,在第三次论战中出现了两场交锋:理性主义对反思主义(rationalism vs. reflectivism)和建构主义对解构主义(constructivism vs.deconstructivism)。这两场交锋的结果,使后现代主义,即建构主义占了上风。笔者最近一二年在美访问期间,见到斯坦利·霍夫曼教授和罗伯特·杰维斯教授时,他俩均提及,研究第三次论战,除了新现实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以外,还应注重建构主义。日本独协大学的星野昭吉教授也专门提到,从90年代起,新现实主义和新自由主义正逐步相互靠近,而作为一种批判理论,后现代主义或建构主义与其形成了新的论争。该理论思潮的代表人物有亚利山大·温特、约翰·拉吉、埃蒙纳特·艾德莱、麦克尔·巴纳特和彼得·卡特赞斯坦恩,其中影响较大的是耶鲁大学亚利山大·温特教授。温特在1992年《国际组织》春季号上发表的关于强权政治的社会建构的论文中,最早提出建构主义的理论主张。他指出,建构主义虽反对新现实主义和新自由制度主义的理性主义核心,但却认同它们的科学方法。建构主义的哲学基础是客观唯心主义,它认为,对社会生活和国际关系最终起作用的不是物质本身,新现实主义所说的国际体系的结构最终是由赋予这些结构以实际意义的"社会意义的结构"(   structure ofsocial meaning)决定的。这种社会意义的结构不是某一个人、团体、国家的主观臆断,而是举世公认的一种社会事实。由此,均势不再有意义,有意义的是威胁均衡(balance of threat), 即并不是实际存在的东西阻止政治家发动战争,而是政治家认为实际存在的东西起到了这一作用。也就是说,安全困境是否使国家间趋向于对抗,要看国家对无政府状态持何种态度,要看国家间的姿态和意图怎样。无政府状态脱离了国家赋予它的意义就无任何实质内容可言。而强权政治只是国家之间关系的一种可能,它不是无政府状态的本质属性,因此原则上转变强权政治的可能性并未被排除。(注:Alexander Wendt,"Anarchy Is WhatStates Make of It:The Social Construction of Power Politics",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Spring  1992; and"CollectiveIdentity Formation and the International State".  American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Vol.88, No.2, 1994.)

   1993年,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戴维·鲍德温主编的《新现实主义和新自由主义--当前的论战》一书出版。撰稿者均是活跃在第三次论战中各流派的代表人物,包括罗伯特·基欧汉、罗伯特·阿克塞洛德、亚瑟·斯坦恩、查尔斯·利普森、邓肯·斯纳特、罗伯特·波威尔、约瑟夫·葛里格、海伦·米尔纳、斯蒂芬·克莱斯纳和麦克尔·马斯顿多诺等。这本书是迄今为止关于国际关系理论第三次论战最系统、最全面的总结。鲍德温在该书第一章里就言明:"在一定意义上,这本书是《新现实主义及其批判》一书的续篇。" (注:David Baldwin,Neorealismand Neoliberalism:The Contemporary Debate,p.3.)他撷取六个要点对新现实主义和新自由主义进行了比较分析:1.新现实主义过分强调"无政府状态"而忽视"相互依存"。相比之下,新自由主义并没有把无政府状态的程度和结果看得太严重。新现实主义认为无政府状态对国家行为有着很大的制约作用,而新自由主义则不然。2.与新自由主义者相比,新现实主义者认为实现和维护国际合作更加艰难,国际合作更加依赖于国家权力。该书的作者毫无例外地同意这一看法,并认为欧洲联盟的未来发展将成为国际合作论的一个重要验证。3.新现实主义强调从国际合作获得相对得益,新自由主义则强调绝对得益。葛里格指出,新自由制度主义者最大限度地追求实际或潜在的绝对得益,而忽视了相对得益的重要性。利普森认为,相对得益在安全问题上比在经济问题上显得更为突出。4.新现实主义注重安全目标,其代表人物葛里格指出,国际无政府状态要求国家更关注相对的权力、安全和生存问题;而新自由主义更强调经济问题,认为在经济领域比在安全领域更有可能开展国际合作。5.新现实主义强调实力而不是意图,认为"实力是国家安全和独立的基础。"而新自由主义则强调基于国家利益考虑的意图,基欧汉辩解道,一些国家对别国追求利益行为的"敏感性",从根本上来说是因为受了那些国家意图的影响和驱动。6.新自由制度主义代表人物基欧汉认为,国际机制、广义上来说国际制度,对国际政治具有重要意义。新现实主义并不否认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但认为新自由主义夸大了其作用。( 注: David Baldwin, Neorealism and Neoliberalism: TheContemporary Debate,p.4-8.)

   目前,虽然新现实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论战仍在继续发展,但已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以更冷静更客观的态度来审视这场论战及其两个主要学派之间的关系。争论双方的代表人物均强调,虽然新现实主义和新自由主义在一些问题上存在分歧,但是不应将其夸大。多尔蒂和法兹格拉夫说:"新现实主义和新自由制度主义要帮助人们懂得国际关系的话,它们就必须寻求共同之处。"(注:James Dougherty  & RobertPfaltzgraff, Jr. , Contending  Theories  of  InternationalRelations:A Comprehensive Survey,(Fourth Edition), p.62.)基欧汉认为两者可以寻求到汇合点。他承认,他的自由制度主义观点"就是同样多地从现实主义和自由主义借鉴过来的。 "(注:David Baldwin,Neorealism and Neoliberalism: The Contemporary Debate,p.11.)约瑟夫·奈则强调,这场论战"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国际关系史上代表传统理论的两个主要流派之争的再现。……事实上,这两种理论及方法可以互补。 "(注:Joseph Nye, "Neorealism and Neoliberalism",World Politics, January 1988.)

   50多年前,现实主义学派鼻祖之一莱茵霍尔德·尼布尔把理想主义者比为"光明的孩子"(Children of light), 把现实主义者比作"黑暗的孩子"(children of darkness)。这两类"孩子"的"后代"--新现实主义者和新自由主义者如今在国际关系理论领域里各自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起着不同的作用。面临21世纪的世界是充满着继承和变革的世界,因而,国际关系理论界的任务应该是使两者实现互补和综合。"这两派理论对我们理解变化中世界的国际政治都是有用的和必需的。"(注:Joseph Nye,Understanding International Conflicts: AnIntroduction to Theory and History, Harper Collins CollegePublishers,1993,p.5,p.195.)

   四、新的理论思路和模式

   最近几年,围绕冷战的结束以及大国关系的调整,西方国际关系学者对原有的国际关系理论进行了较为彻底的反思,并通过将第三次论战进一步引向深入,为理解后冷战时代的国际关系现实提出了一些新的理论思路和模式。如"软权力"概念、"地缘经济学"、"两枝世界政治理论"、"文明冲突理论"、"世界秩序理论"等,就是其中最集中的反映。

   "软权力"概念:

奈认为,在信息时代,"知识就是权力"。(注:Joseph Nye and William Owens,America's Information Edge,Foreign Affairs,March/April 1996.)谁能领导信息革命,拥有"信息权力"优势,谁就能在未来世界格局中占居领导地位。随着政治、经济、文化和信息的全球化,传统的权力结构开始发生变革。"软权力的新形式正在出现,特别是在文化、教育、大众媒介等方面,软权力的性质是无法用传统的地缘政治学来解释和评估的。 "(注:Joseph Nye, Soft Power,ForeignPolicy, Fall 1990.)在奈看来,"软权力"是一种"合作型"的权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倪世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西方   国际关系理论   学派   论战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305.html
文章来源:《复旦学报:社科版》(沪)1999年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