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兴:灾疫政治伦理学的一般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0 次 更新时间:2014-09-24 13:01:41

进入专题: 灾疫政治   伦理   环境软实力   生境文明   可持续生存式发展  

唐代兴 (进入专栏)  
就展开了全球性合作:1992年,围绕温室气体问题,150多个国家参与制定出第一部具有约束力的国际气候法,即《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为此,国际社会为如何落实这一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而努力,1997年2月,联合国在日本京都召开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第三次会议,通过了《京都议定书》,该议定书制定出了为抑制全球气候变暖、限制发达国家温室气体排放的具体减排种类、减排目标和减排的时间表。尔后,为如何全面实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而展开不了的利益博弈,这就是一直坚持到今天的一年一次的世界气候大会。

   在国际社会围绕不断加剧气候变化而展开旷日持久的气候利益博弈这一大背景下,不少国家根据自己的国情并按照自己的方式展开了探索低碳社会的实践道路。创建低碳社会的实践理念和社会行动,始于英国。2000年提出"低碳"概念并开始实施低碳经济。其后、法、德、美等国家积极响应为。2008年7月,日本内阁出台《建设低碳社会行动计划》,"低碳社会"(low-carbon society)理念和行动不胫而走,并逐渐形成一种全球化运动。

   由此不难看出,面对当代灾疫这一世界性难题,必须打破地缘化的政治、经济、科技、文化、教育模式,重建全球生态化的经济、经济、科技、文化、教育模式,以此去探索当代灾疫防治与灾疫后重建的新政治伦理道路,新政治伦理方略,这应该是灾疫政治伦理学的根本使命与责任。

   共生互生原则根据上述,灾疫政治伦理学实质上要肩负两个任务:一是要为切实解决当代灾疫防治与灾疫伦理后重建中所面临和出现的各种政治问题、政治难题,提供切实的政治伦理方案,以引导灾疫防治与灾疫伦理后重建朝着生境化方向顺利展开。二是要为如何将灾疫防治及重建与创建低碳社会、提高国家环境软实力、建设生境文明纳入整体,重构力量整合型和资源型的新发展战略,提供宏大的政治伦理视野和切实可行政治伦理方案。为此,灾疫政治伦理学的探索与创建,必须遵循共生互生的伦理原则。这一原则必须从两个层面得到表述与实施:一是展开灾疫防治与灾疫伦理后重建,必须实现自然、生命、人、社会的共生互;二是展开灾疫防治与灾疫伦理后重建,必须实施创建低碳社会、提高国家环境软实力、建设生境文明的整合战略。

   普遍利益原则无论是从地区、国家方面看,还是从国际社会和全球生存角度审视,灾疫防治与灾疫伦理后重建,其实都涉及利益问题,并且利益同样构成了当代灾疫防治与灾疫后重建的本质问题。进一步看,当代灾疫防治与灾疫后重建所蕴含的这一利益本质的生存论表达,就是权利;其实践行动表达就是权利与责任的对等。而利益问题恰恰是当代灾疫防治与灾疫后重建的动力问题。灾疫政治伦理学的构建,要真正能够实质地肩负起如上两个任务,必须遵循普遍利益原则,并以此为动力机制,来探讨如何解决灾疫防治与灾疫后重建中的利益冲突、矛盾,把灾疫防治与灾疫后重建引向生境化的广阔道路,提供一种全新的政治伦理智慧与方法。同时也为行之有效地把当代灾疫防治及重建与低碳社会、环境软实力、生境文明四者统合起来予以整合设计,提供全新的政治伦理思路与方法。

   3、创建灾疫政治伦理学的生境化价值体系

   以全球生境原则、共生互生原则、普遍利益原则为规范,灾疫政治伦理学的首要任务,就是以创建低碳社会、提高国家环境软实力、建设生境文明为三维目标,重建一种全新的社会价值导向系统,即创建生境化的灾疫政治伦理价值体系。

   重建自然与人合一的认知方式重建生境化的灾疫政治伦理价值系统,其首要任务就是重构一种生境主义认知方式。

   客观地看,频频爆发的当代灾疫,来源于工业社会和现代化建设持续不衰的追求高经济增长,而对地球的地质结构生态和地球表面生态的高度破坏、以及高污染、高碳排放所层层累积形成的。概括地讲,以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为导向的现代社会是一个"三高"社会,即高破坏、高污染、高碳排放的社会。这个"三高"社会的整个价值体系是建立在机械论世界观和二元分离的认知方式基础上的。因而,以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为导向的社会,是两分自然与人的社会。当代灾疫防治及灾疫后重建,因其以低碳社会、环境软实力和生境文明为目标,而必须从根本上改变机械论世界观,必须从根本上改变二元分离的认知方式,重建人、社会、地球生命、自然共在互存、共生互生的生境主义认知方式,这是灾疫政治伦理学的根本任务。

   重建人、社会、地球生命、自然共在互存、共生互生的生境主义认知方式,其首要任务是重建"人是世界性的存在者"的整体存在观[2](P243-271),因为从发生学讲,每个人的生命都得之天、受之于地、承之于(家庭、家族、种旆、物种)血缘,并最后才形之于父母,所以每个人的生命诞生,都是天、地、神、人的共孕共创。每个人都来源于他者,每个人的生命深处不仅汹涌着自私、利己、自爱的冲动,更张扬着利他、求群、适群、合群的本性。因而,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流淌着亲生命性,每个人都与地球上的生物存在着本原性的血缘关联,每个人都与阳光、空气、水、大地、以及这大地之上的其他生命、所有的绿色构成多元的、网络化的生存链条,任何人都无法、不能和不有摆脱这一复杂而生机勃勃的生存链条,因为一旦这样,人就无法生存,无法存在。所以从本质上讲,在这个地球上,人类与其他生命之间构成一种互为体用的存在关系。当代灾疫防治及灾疫后重建,其实就是需要重建这样一种世界性存在的体用关系,灾疫政治伦理学就是为此而担当重任。

   如前所述,工业社会和现代化建设所依赖的这种分离自然和人的两分认知方式以及机械论世界观,是以惟人类中心论为信念基石的:惟人类中心论的信念基石就是"人是万物的尺度,是一切存在者如何存在的尺度,一切非存在者如何不存在的尺度。"古希腊的这一认知信念将人类引向了以自我为中心的探索与征伐之路,最后,这一惟人类中心主义的存在信念在康德的立法中获得了最后定格,这即是从的"知性为自然立法",人的"理性为自己立法"。康德的这一双重"立法"思想奠定了现代文明的认知基石,并以此为准则而构建起了大机器生产为基本范式的工业社会的生存法则。在这一社会生存法则的导向下,人类把枢机论世界观和二元分离的认知方法论推向极端,斩断了人与自然的血缘关联,创建起人与自然彻底分离的体用观念,这观念的简洁表述:就是人是地球的主人,是自然的主宰,自然世界包括生存于其中的所有生命、所有物都仅仅为人类而存在,都必须成为人类满足自己存在和生存之需的作用物,所以,自然和万物之于人类来讲,只有使用价值而不具备属于自己的存在价值。正是这种效用观念的鼓动下,人类展开了对自然的改造和征服、对地球资源的掠夺与浪费运动,这就是工业革命,具体地讲,就是人类的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道路,在这条没有阻拦的道路上,人类迅速完成了工业革命,并迅速走完了工业文明的历程,其标志就是低碳社会、生境文明兴起;这个尽头的反面标志,就是当代灾疫之难的源源不断、首尾相连的爆发。低碳社会是工业文明走向尽头的标志,也是生境文明得以开启的标志。灾疫防治及灾疫后重建,这是从反面出发,追求实现正面,即追求低碳社会和生境文明。生境文明、低碳社会的根本标志,就是生境化,这是当代灾疫防治及灾疫后重建的行动目标。基于生境化目标,灾疫政治伦理学必须为引导当代灾疫防治及灾疫后重建,去重建"自然为人立法,人为自然护法。"[2](P267)的人类生存信念。

   重建生境主义价值导向    灾疫政治伦理学必须以"自然为人立法、人为自然护法"为生存信念基石,引导社会重建"人、社会、自然、生命"四者共互生存的生境主义价值导向,并引导社会以此价值导向为指南,去进行灾疫防治及灾疫后重建。因为人是世界性存在者,更因为世界中的万物生命都是世界性存在者,因而,在自然世界里,存在者与存在者、物与物、生命与生命、物种与物种之间原本是整体存在的、相互生成的。比如气候、空气、阳光、水、土壤,这些全球公共资源是世界上一切生命得以健康存在所不可缺少的条件,世界上的所有物、每种存在者和一切生命的存在和生存,都有赖于它们之间的共生互生的循环:水的存在,在于其不息的运动,然而水的运动却离不开气候、阳光。气候按其自身的时空韵律而变化,才构成了由天而地、并由地而天的流动不息的根本保证。然而,气候的变化却有赖于太阳辐射。所以太阳辐射穿越大气所形成的热能,恰恰构成了水由天而地并由地而天的流动的真正动力。以太阳辐射所形成的巨大热能为永动力,以气候有规律的变化为调节手段,水向上流动,是太阳热能对地球的强烈辐射所形成地面水的蒸发,产生太空中云雾状水气;太空中云雾状水气聚集达到平衡的临界点,形成对太阳热能的冲淡作用,温度降低,弥漫的水气以尘埃为凝结核,形成水滴降落地面而汇流成水。水向下运动,就是降雨。水的蒸发与降落之间是一个循环周期,水的不断蒸发与降落,就是其周而复始循环的展开。水不断蒸发与降落的临界点,就是太空所聚集的水气与地面上的水之间达到动态平衡,超过了这个动态平衡的临界点,水气就会较长时期的蒸发而产生地面的干旱情况;反之,就会产生较长时期的或过量的降雨而形成地面的洪涝水灾。所以,阳光、空气、水三者的互生运动,又构成了地球其他生命实体自生和互生的动力条件。同样,宇宙、自然、大地、生物世界的所有生命和一切事物之间,也是互生的,并因其互生而获得共生,更因其互生与共生的协调而自在与互在。

   重建生境化的行动原则       "人、社会、地球生命、自然"共互生成的生境主义价值导向必然要达向对实践的指导,因而,人类探索"人、社会、地球生命、自然"共在互存、共生互生的实践行动,必须接受"行动时想到全球"和"负责任地生活"这两个具体的实践原则的指导。灾疫政治伦理学的实践取向,就是指导当代灾疫伦理防治必须践行这两个原则,尤其是灾疫防治及灾疫后重建过程中去全面检验这两个原则。

   "行动时想到全球"这一生活原则教育我们在面对日益普遍化的灾疫和日益恶劣的生存条件,人类要拯救自己,必须要从根本上改变惟人类中心主义的存在信念,必须改变机械论世界观,并从根本上废除二元分离的认知模式,重构"人是世界性存在者"的整体存在观,重建"人、社会、地球生命、自然"共在互存、共生互生的生境主义认知论,以一种全球化的思维视野和生态整体的认知方法,来重新认知世界,重新看待人与自然的存在关系,并必须学会善于运用生态整体的方法来面对和处理一切需要我们解决的生活内容和事件,具体地讲,在面对需要解决的生活内容和事件而一旦要采取行动时,我们必须须要能熟练地运用动态生变、整体关联、转换生成的方法,惟有如此,我们才能将头抬得更高,将目光放得长远一些,即才可能以更为理性的姿态放弃实利主义追求,而将利益的考量置于更为长远的和更为整体的平台来展开。

生活永远是行动的敞开状态与进程,而因生而谋求活路、为活而探讨新生的行动要达到预想怕效果,则始终需要认知的指南,其认知的指南要正确,则必须遵循"行动时想到全球"的原则,惟有如此,我们的行动展开才可真正落实为责任的担当,才可真正才这种脚踏实地的责任担当的落实中学会负责地生活,构成人人必备的基本生存品质和行动能力。学会负责任地生活,需要主体能力的具备,其首要的主体能力,就是正确的选择与决断能力。因而,学会思考,学会判断和评价,学会选择与坚守,成为当代社会人人必备之奠基能力;在此基础上,还应该学会从自己开始在做中学,并通过学而做得更好。"做中学"和"学中做"的本质规定和根本要求,就是权责对等,即配享一份权利就担当一份责任,反之担当一份责任必配享一份权利。"做中学"和"学中做"的整体要求,就是凡事从自己做起。凡事从自己做起的基本要求和行动原则是:思考是实做的指南,学习是实做的动力。思考指南实做的首要要求,就是做任何事情都应该想到全球,都应该具备全球性视野;思考指南实做的基本要求:做必须担当责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唐代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灾疫政治   伦理   环境软实力   生境文明   可持续生存式发展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23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