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齐勇 肖时钧:也谈《论语》“父子互隐”章——兼与廖名春先生商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0 次 更新时间:2014-09-24 12:34:47

进入专题: 孔子   论语   父子互隐   大义灭亲  

郭齐勇 (进入专栏)   肖时钧  

  

   摘要:《论语·子路》篇“父为子隐,子为父隐”之“隐”不能释为“檃”(矫正),它有两个含义:一是不公开告发、宣扬,“隐谓不称扬其过失也”;二是微谏,“几谏谓之隐”。孔子这里的本意不是“隐匿错误”。事奉亲、君、师的“隐”、“犯”与“无犯无隐”的区分,反映出儒家在伦理角色、伦理情境上的分寸感。对亲人的“寻常之过”,应当用“隐”,“几谏”,但如有“大恶”,则仍应犯颜,做“争子”。儒家在实践理性上强调门内与门外的区别,门内以恩为重,门外以义为重,私恩与公义有明确界限。“亲亲相隐”与“大义灭亲”这两个命题都是孔子、儒家提倡的,但他们从不盲目地鼓励“大义灭亲”,相反把“亲亲相隐”作为法律的根据。法应保护老百姓的私权,如强迫亲人互证其罪、“大义灭亲”,则对亲人心灵的伤害最大,乃至动摇人伦社会的系统。对复杂性的问题不能简单化,应避免直线式思考与非此即彼的方式。儒家伦理饱含着具体理性。

  

   关键词:孔子;论语;父子互隐;大义灭亲

  

   十多年来,我们特别重视“亲亲相隐”的讨论,发表、出版了相关的论著。[1]近来,廖名春先生发表了《论语“父子互隐” 章新证》的长文,从文献与义理两方面对此章作了详论。廖先生是我们敬重的古文字、古文献、学术思想史方面的专家,他列举的材料非常丰富。拜读了廖先生大文后,我们仍有不少疑问,在这里斗胆向廖先生请教。

  

    一、从古文字与文献的角度释“隐”

  

   廖先生同意将《论语·子路》篇“父为子隐,子为父隐”之“隐”读为“檃”,训为“矫正”,他首先从文字训诂与文献解读上认定:“将《论语·子路》篇的“父为子隐,子为父隐”读为“父为子櫽,子为父櫽”,训为“父亲要替儿子矫正错误,儿子也要替父亲矫正错误”,从古汉语的语言学规律看,是完全可能的”。[2]

   “父子相隐”中的“隐”字是否可以读为“檃”,训为“矫正”?我们的回答是否定的。

   “隐”与“檃”是两个字,并无实质性关联。从字源学的角度来说,“隐”与“檃”分别归类为不同的部位。在《说文解字》中,“隐”被归为“阜”部,而“檃”则被归为“木”部,二者并不属于同一字源。“隐”的本义以及第一义,就是隐匿。隐,蔽也。“檃”字,很少见单独使用的情形,绝大多数都是和“栝”字连用。

   《说文解字·阜部》:“隐,蔽也。”段玉裁注:“艸部曰:‘蔽茀,小儿也。’小则不可见,故隐之训曰蔽。”[3]“徐灏注笺:‘隐之本义盖谓隔阜不相见,引申为凡隐蔽之称。’《玉篇·阜部》:‘隐,不见也,匿也。’《广韵·隐韵》:‘隐,藏也。’……《广韵·隐韵》:‘隐,私也。’《论语·子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皇侃《义疏》引范宁曰:‘若父子不相隐讳,则伤教破义。’”[4]

   《说文解字·木部》:“檃,栝也。从木。隐省声。”段玉裁注:“檃与栝互训。檃亦作櫽,亦假借作隐。栝亦假借作括。《尚书大传》:‘子赣曰:櫽栝之旁多曲木,良医之门多疾人,砥厉之旁多顽钝。’《荀卿·大略篇》:‘大山之木,示诸櫽栝。’櫽栝者,矫制邪曲之器也。”[5]檃,意为矫正曲木的工具。绝大多数都与“栝”连用。例如:《荀子·性恶》:“枸木必将待檃栝、烝矫然后直者,以其性不直也。”[6]《淮南子·修务》:“木直中绳,揉以为轮。其曲中规,檃栝之力。”[7]

   至于“隐”被假借为“檃”的情况,我们先说一说假借的一般情况。假借字的一类是本无其字,依声托事,借完后,字形上仍然只有一个,属于一个字范围内的使用问题。假借字的另一类是本有其字的假借。文字当中本来有表示某个词义的书写形式,但是在使用当中不用约定俗成的字形,而写为另外一个意义不相涉而音同或音近的字。这一类在秦汉以上的古书中较为常见。如借“汤”为“荡”;《诗经·豳风·七月》“七月食瓜,八月断壶”,借“壶”为“瓠”,这些都是本有其字的假借。前一类可以说是不造字的假借,后一类是在用字当中的假借。

   廖先生文所指出的“隐括”实际上是后一类假借,是本来有“檃栝”的字,但却假借音相同的“隐括”,这种假借,它的含义其实还是“檃栝”的原本含义。

   战国后期,由于“檃栝”被假借为“隐括”,“檃”被假借为“隐”,被借为“檃”的“隐”字有了“审”“度”(隐核、审核)的意涵,但我们不能不加区分地把“檃”与“隐”之本字、本意混为一谈。

   廖文多列举《荀子》中“檃栝”的例子(见于《性恶》《法行》《大略》《非相》),但这几处的“隐括”,均是二者连用,大体意思都是指矫正歪斜的木材,进而引申到以君子人格为表率,矫正人的恶行与恶习。

   但是廖文并没有把《荀子》一书当中其它“隐”的例子也列举出来。事实上,《荀子》当中有不少“隐”之本字,作为“隐匿”“隐蔽”“隐遁”“微”(与“显”相对)的涵义来用的例子,这远远多于“隐”被假借为“檃”的情况。这是廖文的另一不恰当之处。

   我们且读《荀子》的几条材料:

   昔者瓠巴鼓瑟而沉鱼出听,伯牙鼓琴而六马仰秣。故声无小而不闻,行无隐而不行。(末句梁启雄释为“行为无论多么隐蔽,未有不显露出来的。”)(《荀子·劝学》)[8]

   是故穷则不隐,通则大明,身死而名弥白。(王先谦云:不隐,谓人不能隐蔽。)(《荀子·荣辱》)[9]

   布衣紃屦之士诚是,则虽在穷阎漏屋,而王公不能与之争名;以国载之,则天下莫之能隐匿也。(杨倞:载,犹任也。)(《荀子·富国》)[10]

   而无所避之,则崇其美,扬其善,违其恶,隐其败。( 王念孙:违,读为讳。)(《荀子·臣道》)[11]

       与时迁徙,与世偃仰,缓急嬴绌,府然若渠匽檃栝之于己也。(王先谦引杨倞并云:渠匽所以制水,檃栝所以制木,君子制人亦犹如此也。)(《荀子·非相》)[12]

   此外,我们在《荀子》的《王制》《君道》《致仕》《议兵》《正论》《性恶》《大略》诸篇还可以找到更多的材料来证明,《荀子》一书中用“隐”与“檃”是有区别的,一般把“隐”作为“隐匿”“隐蔽”“隐微”“避讳”讲,一般用“檃”则连“栝”字,作“矫正”讲。

   “檃栝”多见于《荀子》《韩非子》等战国后期的著作中。墨子与孔子时代相近,墨子稍晚于孔子。《墨子》一书中却多见“隐匿”二字连用的情形。

   我们再来读《墨子》的几条材料:

   隐慝良道而不相教诲也。(孙诒让注:“《尚同》上中并作‘隐匿良道’,毕[沅]云:‘慝即匿字,异文,隐匿之字亦写从心。’”)(《墨子•尚贤下》)[13]

   隐匿良道,不以相教。天下之乱,若禽兽然。(《墨子•尚同上》)[14](按:《尚同中》还有一处“隐匿良道”,还有一处“是以皆比周隐匿,而莫肯尚同其”。)

   是故子墨子曰:古者有语:谋而不得,则以往知来,以见知隐。(《墨子•非攻中》)[15]

   无敢舍馀力,隐谋遗利,而不为亲为之者矣。(孙诒让注:“隐谋谓隐匿其智谋,犹《尚同上篇》云‘隐匿良道不以相教’也,《荀子•王制篇》云‘无隐谋,无遗善,而百事无过,非君子莫能。’”)(《

   墨子•节葬下》)[16]

   今击之则鸣,弗击不鸣,隐知豫力,恬漠待问而后对。(孙诒让注:“毕[沅]云:‘隐其先知豫事之识。’”)(《墨子•非儒下》)[17]

   由此可知,《墨子》所载早期墨家思想语言的篇章中,多处用“隐”或直接用“隐匿”,均隐匿之意。以上“隐”字不能释读为“矫正”。

   成书年代与《论语》相近的《左传》一书中有更多材料:

   公问名于申繻。对曰:“……不以国,不以官,不以山川,不以隐疾,不以畜牲,不以器币。”(《春秋左傳·桓公六年》)[18]

   震夷伯之庙,罪之也,于是展氏有隐慝焉。(《春秋左傳·僖公十五年》)[19]

   [介子推]对曰:“言,身之文也。身将隐,焉用文之?是求显也。”其母曰:“能如是乎?与女偕隐。”遂隐而死。(《春秋左傳·僖公二十四年》)[20]

   孔子曰:“董孤,古之良史也,书法不隐。”(杜[预]注:“不隐[赵]盾之罪”)(《春秋左傳·宣公二年》)[21]

   仲尼曰:“叔向,古之遗直也。治国制刑,不隐于亲。三数叔鱼之恶,不为末减。曰义也夫,可谓直矣。”(《春秋左傳·昭公十四年》)[22]

   此外,还有《文公十八年》的“掩义隐贼”,《成公二年》的“无所逃隐”, 《襄公二十七年》的“言于晋国无隐情”,《 昭公十三年》的“盗贼伏隐”,《 昭公二十五年》的“隐民多取食焉”。凡此种种,足见《左传》所用“隐”字一般都是“隐匿”、“隐藏”、“隐微”、“私下”之意。以上“隐”字也不能释读为“矫正”、“规正”。

   其他先秦文献,如《老子》《孟子》《庄子》《诗经》《周易》《礼记》《商君书》《韩非子》《吕氏春秋》等对“隐”字的用法,我们都查过,均同上。限于篇幅,兹不赘引。故我们坚持认为应区分“隐”与“檃”,不能把“隐”字都讲成“檃”及被假借为“檃”的“隐”。

   我们认为,从《论语》自身找内证最为重要。现在我们来看看《论语》一书中所有的“隐”字及其用法:

   子曰:“二三子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吾无行而不与二三子者,是丘也。”(《论语•述而》)[23]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论语•泰伯》)[24]

   孔子曰:“侍于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论语•季氏》)[25]

   孔子曰:“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吾见其人矣,吾闻其语矣。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吾闻其语矣,未见其人也。” (《论语•季氏》)[26]

   子曰:“隐者也。”使子路反见之。至,则行矣。(《论语•微子》)[27]

   虞仲、夷逸,隐居放言,身中清,废中权。(《論語•微子》)[28]

   以上涉及六章共七“隐”字,意思大体相同,即隐匿,微,蔽,不言。我们讨论的核心章是《子路篇》第18章,这一章的两“隐”字呢?

   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论语•子路》)[29]

刘宝楠《论语正义》对此章作了很长的注释,此注总结前贤的释读,引证相关文献中对这一故事的论说,应是比较完整、准确的。“攘”是“有因而盜”之义,即“凡六畜自来而取之曰攘也”。“证”是告发。“直躬”是楚人,以直闻名,但此人是沽名钓誉,买直名的人。据《韩非子•五蠹》,因攘羊事,直躬向官府告发其父,楚令尹要杀他,认为他“直于君而屈于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郭齐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孔子   论语   父子互隐   大义灭亲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22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