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平:论系统功利主义及其应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1 次 更新时间:2014-09-19 15:47:15

进入专题: 系统功利主义   行为功利   准则功利   公德   私德  

陈晓平(华南师大) (进入专栏)  

  

   五、对系统功利主义理论的例示

   拉兹洛在其《系统哲学引论》给出关于“价值”的系统,并称之为“规范伦理学的框架”。但在笔者看来,拉兹洛所给出的只是一个描述的系统,而不是规范的系统,因为他几乎没有回答“应该”的问题,更没有涉及如何解决道德冲突的问题。前面谈到,由于张华夏和盛庆琜的数学模型都是私德模型,对于公德问题的解决是无能为力的,因而他们的道德理论本质上也只是描述性的而不是规范性的;用张先生的话说,其道德理论是非本质主义的。

   与之不同,笔者的基本态度是,对于私德问题采取非本质主义的,但对于公德问题则采取本质主义的,其本质在于按照公德性较强的道德准则去行动;或者说,对于私德问题采取描述性的,但对于公德问题采取规范性的,即用公德性较强的道德准则去规范个人行为。笔者的数学模型已经表明这一点,以下将以具体案例来说明系统功利主义是如何运作的。

   为了便于比较,让我们把上一节的案例做一改动,即把在铁路上玩耍的小孩由三人改为一人。这样,搬道员面临的问题成为:如果让这列火车按原定计划行驶,其结果是压死一个小孩;如果立即搬道而使这列火车改行岔道,其结果是压死一位铁路工人。就行为功利而言,这两个行为是一样的,都是压死一人,即Va(不改道)=Va(改道)=-1(条人命);就准则功利而言,不改道而挽救铁路工人的依据是“按规章制度办事”,而改道来挽救小孩的依据是“照顾弱者”或“爱护儿童”。就个人价值的社会统计平均值而言,“按规章制度办事”的准则功利高于“照顾弱者”或“爱护儿童”,因为在一般情况下对后者的实行是以对前者的实行为先决条件的;这就是说,Vr(不改道)>Vr(改道)。既然如此,我们应当选择不改道而挽救铁路工人的行动方案,因为根据公式(a),Vs(不改道)>Vs(改道)。

   这是一个公德有解的问题,因而属于公德问题。按照契约论方法,我们在相冲突的道德准则之间进行排序,显然,“按照规章制度办事”的公德性强于“照顾弱者”或“爱护儿童”,因为前者是保证社会契约正常运作的基本前提。其实,社会契约在一般情况下正是反映了个人价值的社会统计平均值,因此,契约论方法和公德公式(a)是一致的。仅当相冲突的道德准则的公德性不相上下,即相冲突的两个行为的社会统计平均价值不相上下的时候,所面临的道德问题才成为公德无解因而成为私德性的。此时,对道德行为的选择取决于个人的或偶然的因素,因而没有明确的是非标准。

   让我们回到原先的那个案例。搬道员面临的问题是:如果让这列火车按原定计划行驶,其结果是压死三个小孩;如果立即搬道而使这列火车改行岔道,其结果是压死一位铁路工人。相比之下,前一结果的行为功利是负的,即多压死两个人,但准则功利是正的,即按规章制度办事;后一结果的行为功利是正的,即少压死两个人,但准则功利是负的,即违反规章制度。问题的关键在于:多压死两个小孩的直接后果和违反规章制度的间接后果哪一个危害更大?如果能够做出区分,我们将两害相权取其轻。应该说,按照社会统计平均价值来看,二者是不相上下的,这意味着,Vs(不改道)=Vs(改道);这便是公德无解,因而成为一个私德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搬道员选择了哪一个方案都是无可厚非的,只要他自己能够在心理上或道德上达到平衡。

   其实,在这种情况下,搬道员进行了一次道德上的自组织,自组织过程是很纠结的,不得不调动一些纯私人的情感因素,比如他对小孩有一种特别的偏爱,致使他选择了改道。无论如何,他毕竟做出一种道德选择,这个选择就是他的道德系统进行自组织的结果。搬道员的这种道德自组织可以用私德公式(b)来描述:搬道员最终选择了改道,这意味着他对行为功利的权重大于对准则功利的权重,即他的系数比R/A<1,这使他把多死两人的危害性看得非常严重,明显超过违反规章制度所带来的危害,其结果是:U EQ s(搬道)>Us(不搬道)。也许有人不赞成搬道员的这种选择,但不应因此而强迫搬道员改变决定或者事后对他给以严厉的谴责,至多只能对他提出建议或劝告。这就是处理私德问题不同于处理公德问题的地方。

   总之,系统功利主义是基于系统论的道德体系,它把规范组织的公德和自组织的私德统合起来,正如自然系统兼容规范组织和自组织这两种状态。系统功利主义的包容性和整体性最终体现在它对行为功利和准则功利的兼顾上,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功利主义和道义论的统一。这是因为准则功利比起行为功利含有更多的社会道义的成分。其结果是,系统功利主义对于实际道德问题的解决既避免了一般功利主义过于注重近期利益的局限性,又避免了一般道义论过于形式化因而难以应用的缺陷。进而言之,系统功利主义对行为功利和准则功利的兼顾,也在某种间接的意义上体现了物质幸福与精神幸福的统一。为道德而道德的道义论原则不过是准则功利的极端形式,也是追求精神幸福的极端形式,它必须被放入系统功利主义中才能发挥扬善的作用,否则物极必反,势必沦为伪善。 

  

   参考文献:

   [1] 颜泽贤、范冬萍、张华夏:《系统科学导论——复杂性探索》,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年。

   [2] 普里戈金、斯唐热:《从混沌到有序——人与自然的新对话》,曾庆宏、沈小峰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7年。

   [3] 张华夏、叶侨健:《现代自然哲学与科学哲学》,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1996年。

   [4] 拉兹洛:《系统哲学引论》,钱兆华、熊继宁、刘俊生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年。

   [5] 张华夏:《现代科学与伦理世界》(第2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

   [6] 盛庆琜:《功利主义新论——统合效用主义理论及其在公平分配上的应用》,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1996年。该书原著为英文版:A New

   Approach to Utilitarianism: A Unified Utilitarian Theory and Its Application to

   Distributive Justice,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1991.

   [7] 陈晓平:《面对道德冲突》,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2年。

   [8] 陈晓平:《关于“还原”和“突现”的概念分析》,《哲学研究》2006年第9期。

  

   注释:

   [1] 据笔者所知,“系统功利主义”的提法最早由张华夏教授在其《现代科学与伦理世界》第1版(1999年)中给出,并在其第3章给以讨论,但在第5章又予以放弃。对此,笔者在为该书所写的“序”中加以评论。

   [2] 关于“系统”的定义是颇有争议的,并未达成严格的共识,在此给出的只是笔者所采纳的一种定义。参见颜泽贤等:《系统科学导论——复杂性探索》,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69-71页。

   [3] 参见陈晓平:《关于“还原”和“突现”的概念分析》,《哲学研究》2006年第9期。

   [4] 在有关文献中还提到“封闭系统”,封闭系统是介于开放系统和孤立系统之间的,即与环境没有物质交换但有能量交换的系统。(参阅张华夏、叶侨健:《现代自然哲学与科学哲学》,中山大学出版社,1996年,第149页)不过,从现代科学来看,物质和能量之间是可以相互转化的,因此,这样定义的封闭系统实际上接近于开放系统。但是,笔者更倾向于把“封闭系统”看作“孤立系统”的同义词。

   [5] 普里戈金、斯唐热:《从混沌到有序——人与自然的新对话》,曾庆宏、沈小峰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7年,第228页。

   [6] 这里所说的“常规组织”也就是所谓的 “他组织”或“被组织”(见张华夏和叶侨健:《现代自然哲学与科学哲学》,第134页)。笔者以为“他组织”和“被组织”这个称谓不太确切,因为一个系统在正常情况下也是按照自身的秩序而运作的,而不是或不仅仅是被外部环境所强迫的。

   [7]拉兹洛:《系统哲学引论》,钱兆华、熊继宁、刘俊生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年,第35页。

   [8]拉兹洛:《系统哲学引论》,第263页。

   [9] 参阅陈晓平:《面对道德冲突》,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2年,第103-104页。

   [10] 张华夏:《现代科学与伦理世界》(第2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82页。在此,公式中的下标和系数的字母有所改变。

   [11]参阅盛庆琜:《功利主义新论——统合效用主义理论及其在公平分配上的应用》,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1996年。该书原著为英文版:A New Approach to Utilitarianism: A Unified Utilitarian Theory and Its Application to Distributive Justice,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1991.

   [12]盛庆琜:《功利主义新论——统合效用主义理论及其在公平分配上的应用》,第210页。

   [13]盛庆琜:《功利主义新论——统合效用主义理论及其在公平分配上的应用》,第199页。

   [14]参阅盛庆琜:《功利主义新论——统合效用主义理论及其在公平分配上的应用》,第6章。在此,下标字母有所改变。对此模型的详细讨论参见陈晓平:《面对道德冲突》,第3章第2节。

   [15]参阅陈晓平:《面对道德冲突》,第3章第3节。这里的模型有所简化,由原来的三个公式改为两个。

  

进入 陈晓平(华南师大)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系统功利主义   行为功利   准则功利   公德   私德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伦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06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