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晋如:一个人文知识分子给朱清时的公开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44 次 更新时间:2014-09-13 22:00:03

进入专题: 朱清时   南方科技大学   高教改革  

徐晋如  
而仅在智力方面超常发展的11岁的小孩招进南科大。而您之所以会不知教育为何物,我一直到看了《南方周末》的报道,才终于找到原因,这原因便是您的人文素养太差了。(您在人文问题上没有基本的判断力,这才会认南怀瑾为师,而令天下通人齿冷。)

  

   三、反中庸的性情与港科大专家的出走

   2009年冬天与吴家玮先生在东莞共进午餐,中间听他讲了很多南科大筹建期间的细节。他说自己作为南科大校长全球遴选委员会的主席,最终选定了您为南科大的筹建校长。但是从6月17日的《南方周末》报道我才知道,原来现在您和吴先生、和作为智囊的港科大三位教授在理念上已经产生了根本分歧,港科大三教授已先后退出您的团队。

   我特别注意到,港科大三教授独家授权《南方周末》发表的阐明歧见的文章中说,“南科大负责人鼓励学生‘反对参加高考’的做法,除了空洞的口号和不负责任的煽动之外,看不到有任何建设性的具体建议和做法。对教育工作者来讲,每当现有法规不适合教育改革发展要求的时候,该怎样示范和引导青年学生呢?是以尊重法治的精神推动和参与建立更为合理和更为完善的法规呢还是以藐视法规的态度冲破法治走向人治呢?‘文革’的教训难道还不够惨痛和深刻吗?!”英雄所见略同,我在6月2日针对熊丙奇先生发表的《南科大学生拒绝高考有什么后果》所作的微博评论如是说:“按照熊丙奇的意思,南科大就该做成朱清时办的私塾。一个改革,如果已经变成革命,这就不是受阻的问题,而是你死我活的死约会了。熊丙奇能否不要助长朱清时的‘骄与多欲’?”最后的“骄与多欲”四字出自《庄子》,本是老子评孔子的话,我用在这里,是表示我对您还不失尊敬,仍然希望南科大能做好。可是您的反中庸的性情,实在让我无法对您的所谓改革产生信心。

   南科大学生集体拒考,我相信没有您的意志的作用,但是您此前在媒体上的高调表态,难道没有对学生的选择产生影响?他们都是些心智尚不成熟的小孩子,最易被反体制的“英雄主义”情结所感染,不知真正做事情是要极高明而道中庸的。我不理解,如果真是人才,又何惧高考呢?这与文革中的白卷英雄张铁生有何分别?本来,谁都不反对南科大的试验,但是您根本不懂得中国教育哪些地方该改革,哪些地方又不必去改革。一位网友在我的微博下评论道:“不参加高考,可以显示优越感。同时,也是蔑视现有高考制度的最好办法。”难道这四十五位南科大拒考学生,他们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吗?

   这件事充分显示了您偏执的性情。孔子说,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即是要人讲中庸之意。中庸之中,本意是箭贯侯(箭靶)之象,中庸之可贵,便在于通贯而不执一。诚如港科大三教授所云,“高校的‘自主招生权,自授文凭权’只是‘表’,而教授质量、教育质量、管理质量才是‘里’。无论国外还是国内,从根本上能支撑高校‘自主招生权,自授文凭权’的是一个学校建基于教授质量教育质量之上的‘质量信誉’,而不是具有这些权力本身。”您执著于对“自主招生、自授文凭”的权力的追求,此即执一而非执中,我不明白,既然您有与风车作战的勇气,何不直接办一个“朱清时科技私塾”,而要绑架深圳纳税人,让包括我本人在内的人为您的大手笔梦幻巨制买单呢?

   我对您的专业领域一无所知,我愿意相信您是一位一流的科学家。但是从您履任以来的表现看,您实在难当教育家之名。您的浅薄的人文素养使您对教育的本旨甚少会心,更没能让您养成中和的性情,这些都是成大事者的大忌,希望我的这封公开信,能和港科大三位教授的出走一起,带给您一点触动。我衷心地希望您能另投明师,去学习真正的儒家之道,这样做起事来才会事半功倍。当您在明师指点下多读一点国学原典之后,您会为自己当年竟然会傻到拜南怀瑾为师而感到羞愧。也相信到那个时候,您可以真正胜任南科大校长一职。

   言尽于此,听与不听,均在阁下自处。即颂

   教安

   一个关注南科大的人文学者:徐晋如

   二〇一一年六月二十日

  

    进入专题: 朱清时   南方科技大学   高教改革  

本文责编:陈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7819.html
文章来源:徐晋如新浪博客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