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泽厚:从“情本体”反思政治哲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16 次 更新时间:2014-09-12 23:02:17

进入专题: 桑德尔  

李泽厚 (进入专栏)   刘悦笛  

    

   编者按

   李泽厚先生在2014年出版新书《回应桑德尔及其他》,该书是他阅读桑德尔的《公正》及《钱不能买什么》之后所做的积极回应。桑德尔是西方政治哲学界社群主义的代表人物,在这两部新著里,他忧心(所赞同的)“市场经济”走向了(所反对的)“市场社会”,一切皆可买卖而带来了道德困境,并由此重申了自己的政治哲学观念。本对话是在探讨《回应桑德尔及其他》手稿的基础上,于2014年1月4日在美国科罗拉多州李泽厚先生寓所波斋进行的对谈。这篇对谈以桑德尔作为“药引子”,反思了西方政治哲学研究的主要缺憾,重申了李泽厚先生晚年的“情本体”思想,从而折射出中西致思方式的基本差异。

    

   一、为何选择桑德尔?

   刘悦笛(以下简称“刘”):仔仔细细地读了您的《回应桑德尔及其他》的初稿。

   李泽厚(以下简称“李”):好,你提个整个印象吧。

   刘:印象……

   李:不要客气,有什么就说什么。

   刘:我觉得,越往后看,其实还是深入到了桑德尔和自由主义、社群主义的一些核心性的问题。

   李:你感觉是不是回应了他们呢?

   刘:对。读了前面,我感觉好像没有太进入到这个,但后面却进入了。前面主要是提出问题——与西方“理性中心”不同的中国的“情理结构”的问题,您基本观点提了出来。

   李:嗯。

   刘:后面从“个体主义与关系主义”开始,深入到社群主义,慢慢地与其进行了论辩。但是,我觉得,如果我给您起个书名,一定叫作——《桑德尔错在哪?》。

   李:那太严重了……(大笑)

   刘:当然,不仅仅是对桑德尔的一个回应,而且也是对当今西方政治哲学的回应……甚至是对于西方政治哲学方法论,或者说,如何做政治哲学的methodology或做法的一个回应。

   李:对。

   刘:即使在西方哲学当中,在语言哲学之后,这的确是一个主流吧。到现在为止,就我在纽约的情况来看,大家还在不断地反思这些问题,有纽约哲学同仁也在抱怨,怎么整天谈的都是罗尔斯、罗尔斯的……

   李:对嘛。

    

   二、从“情与理”之分殊谈起

   刘:您整个还是“以我为主”吧,“六经注我”那种方式。(笑)

   李:“六经注我”……(笑)是以“我”为主,主要讲我的想法。借它这个,把桑德尔作为一个由头嘛,也可以这么说。

   刘:桑德尔是药引子。

   李:还有,我觉得这个中国那么多学者,他南北轰动,三进三出,却没有人出来多讲一讲。

   刘:因为,大部分还是西方的追随者,很难有自己的……大部分做西方政治哲学的人,没有中国的“基点”,有能力去对西方进行同一个平面的辩驳,还有批判。这也是现今中国,就是您所说的“思想淡出,学术凸显”后整个学界的一个问题。

   刘:其实,开篇您就有个很重要的观点——“正义”主要是“理”,而“和谐”是“情理”。这是一个非常核心的观点,您基本上把西方的政治哲学当作纯理性的建构。

   李:对。

   刘:但是,亚里士多德还强调“友爱”,讲friendship。

   李:他的确讲了许多友爱。友爱是平等的爱。

   刘:回到原来的问题,上面我还做个批注:这个“情理结构”,与您后来讲的“美学是第一哲学”,是不是也有一定的勾连?

   李:呵呵,我的整个东西,所有都有勾连,不是哪个跟哪个有勾连。

   刘:这就是为什么,西方如果讲“第一哲学”的话,绝对不会把感性论的东西,或者鲍姆加登的那种美学,当作第一哲学。当然,您所说的Aesthetics(美学)不是鲍姆加登意义上的那种作为“感性认知”的美学、“低级认识论”的美学。这一点也是,从更高的建构来说,您的“大美学”与西方不同的地方。

   李:那当然。与西方不同……

   刘:下面讲“情”与“欲”,我觉得,这还是“儒学四期”的观点被凸显出来了……所以,“儒学四期”就是一种能进行“转化性创造”的现代儒学。

   李:这是中国哲学传统,既重人的理性,也重人是具有本能欲求与自然需求的生物体。

   刘:这才能进行现代转化。

   李:这很可以做文章。

   刘:对呀。从这个角度出发,这是您批判桑德尔的根基嘛。后面也加入了对于金钱的思考,世上不是什么都能买的,您的意思是说,起码“情”是不可以买的,而且,“情”要符合各种situations,各种情状、情况……

   李:所以我一直让你看看,我这个批判是不是冤枉他了?他讲了没讲?我又看了一遍他的书,是否冤枉他了?发现没有。

   刘:目前我看没有。他的《公正》看得很早,在台湾讲学就买了繁体字版。

   李:那你是过去的印象了……我这个书是去年看的(拿出桑德尔的书——注),我看过就写这个的,看了后觉得挺——挺不高兴的。

   刘:呵呵。那您的儒学能起个名字吗?“情理儒学”?

   李:我向来不喜欢打招牌。(笑)那个所谓“实践美学”,我从来没打过“实践美学”招牌,我不喜欢打招牌。

   刘:那这里面有个倾向,似乎强调,孔子的思想不是“观念性”的,而是“生活性”的……

   李:对呀。这个我早就讲过。这是继承梁漱溟嘛,梁漱溟也这样讲过。

     

   三、实践的普遍性与多样性

   刘:我觉得这是立论吧。这里面您又强调使用制造工具这一块,您以前没有这样表述过:使用与制造工具的“普遍性”与“多样性”,然后,您把普遍性当作了必要条件,多样性当作了充分条件。这个好像您以前讲“实践论”没这么说过……

   李:对。我以前有这个意思,就是用的不同的表达方式。

   刘:对呀,那普遍性就是universalism,多样性则指向diversity,是吧?

   李:Necessary,necessity,就是必然性、必要性。

   刘:多样性呢?

   李:多样性,因为使用工具不止一种工具嘛。

   刘:嗯,指的是不止一种工具,从根上来说。

   李:不止一种工具,动物有时也使用工具,所有的动物用的工具不多,人使用工具太多了,从一开始就很多,慢慢越来越多。

   刘:所以有青铜时代、铁器时代呀……

   李:现在什么都是工具,那太多了。

   刘:这就是您的“工具本体”吧。

   李:这个我以前讲过,意思早有过,你发现这个不错。

   刘:而且,您把这两个都归到“理性”,有这两性,“理性”才能产生出来。

   李:有这个普遍与多样性,这个“理性”才可能出现。这个问题属于“认识论”的问题,这里只是提一下。以前我讲过,但没这么讲。

   刘:是,第一次强调普遍是必要的,多样是充分的,这个表述还是很有趣。但又把这两个归到理性……

   李:那当然。

   刘:就是“实践理性”。

   李:对。我还有一个地方没有讲,就是你发现的那个残稿①里面讲的,首先是“实践中的理性”,然后才有“实践理性”。

   刘:太对了。

   李:这个还没有展开,这我很早就有了,60年代就有了。

   刘:这个很有趣。我一直没有想好,我想把您“六○年代手稿”与您对《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批注放到一块,来探讨实践论的源起。

     

   四、“情—礼—理—情”结构

   刘:关于人性的论述,您的“由外而内”的论述非常精彩!

   李:对,由外而内,就是由“礼”而“仁”。

   刘:这就是荀学!

   李:对,“礼”本于“情”而成“理”。但主宰个体道德行为,是此“理”而非“情”。

   刘:但我的问题是,什么叫就群体而言,“礼”来自“情”,伦理来自情境、情感?什么叫就个体来说,“理”主宰“情”?

   李:这就是我讲的一个重点,我画了一张表就是讲这个问题,我在《读书》上发的文章主要也是讲这个问题,我现在展开一点而已。

   刘:好,您讲。

   李:这个“礼”是哪来的?这个“礼”就包含很多喽,包括中国的伦理,也包括西方的伦理,它从哪来的?它是从“情境”出发的,是人类的情境。还是刚才讲的,不是上帝的给予嘛,也不是动物本身就有的嘛,来自人类的“生存情境”嘛。

   刘:嗯。

   李:什么是“生存情境”?首先就是以制造和使用工具为特点的社会生活,我为什么从那么远讲起呢,是人独有的生活形式、生活状态中展现出来的,所以,这个伦理就是从这个“情”出来的,这个情境就是situation。但不是西方的情境主义、Situationism,不是Situation Ethics。

   刘:Situation!

   李:Situation是个很具体的,不是抽象的,它是一个人群……人群都是个体组成的嘛。个体首先要吃饭,吃饭他就有“情欲”,吃饭就是人的欲望嘛,是不是?他也有情感呐。所以,这个伦理,外在伦理,是由人的生存状况来决定。

   刘:对。

   李:所以呢,这就叫第一个“礼”出自这个“情”。

   刘:所以,人类生存状况,就是“情”。Situation,情况、情境的“情”,西方的情没有此义。

   李:第二个,个体要符合这个伦理这样去做,好像我规定你必须要尊重长辈,这就是“礼”嘛,是不是?礼貌嘛……

   刘:对,最基本的“礼”。

   李:小孩子就不知道呀,你三四岁、四五岁,他也不知道尊敬长辈。所以你必须教化他,必须这样做,给他一个观念,他用他的观念来主宰他自己这种行为。这就是我一再讲的,小孩在幼儿园不要抢别人的东西,如糖果……

   刘:这就是“礼”嘛……

   李:从那个“礼”变成内在的“理”,理性、观念嘛,于是,理性主宰你的行为。你的欲望是想抢他的嘛,想多吃一点嘛,不去抢,以理控欲,这就是“道德”。

   刘:那道德与伦理怎么分的?

   李:前面那个是“伦理”,后面那个是“道德”。

刘:对,这就很清楚很清楚了。从“情”到“礼”,是伦理;从“理”到“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李泽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桑德尔  

本文责编:陈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7802.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