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显明:世界人权的发展与中国人权的进步

——关于人权法律史的理论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91 次 更新时间:2014-08-03 12:29:00

进入专题: 人权   人权法律史  

徐显明 (进入专栏)  

  

    

   【摘要】人权是人生存、发展的基本要求和主体资格。尊重人权和保障人权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发展趋势。世界人权的发展, 是沿着由少数人到多数人再到所有人都享有并且真正实现人权的轨迹前进的。它历经以自由权为本的人权、以生存权为本的人权、以发展权为本的人权的三个发展阶段。中国人权的进步是在世界人权发展的大背景之下展开的。它在某些方面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党的十七大实现了当代中国三大类人权内容的体系化。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人权体系正在形成。

   【关键字】人权;法律;法律史人权保障;世界;中国

    

   一

   什么是人权? 人文社会科学中的各个基本学科都可以作出自己的解释, 建立起相应的内涵。政治学的研究, 涉及到人权的3 个价值: 个人权利的度量分界, 实际上反映了主体人拥有权利和实现权利的状况; 人与社会的关系尺度, 意味着己有多少人权, 彼也就有多少人权; 公共权力的评价标准, 即执政或行政是否为善政、良政, 一般要通过人权来观察。当一个政治单位的公共权力充分尊重人权的时候, 其执政或行政就一定是善政、良政。经济学的研究需要借助人权的理论。1919 年, 在德国的《魏玛宪法》总纲中出现了这样一句话: 国家组织经济生活的最终目的, 是为了人的生存。这就是经济学要研究的人权———生存权。就这样, 生存权便成为现代人权体系之首。社会学的研究当然离不开人权。一个社会的结构、一个社会的变迁、一个社会最终形成秩序, 都会表现在人权的实现程度上。社会学尤其要研究人与人的主体身份差别。而回答了行为主体的资格问题, 也就回答了人权的一半问题。法学往往从制度上研究人权。法理学回答人权的道德因素,即人为什么要有人权; 宪法学分析制度性的人权, 即怎样实现人权; 而上个世纪60 年代新兴的国际法学分支———国际人权法, 则探讨人权的国际标准和人权的普遍性问题。可见, 人权是多学科共同研究的一个基础性问题。

   人的权利本身具有3 个层次的涵义: 一是人成其为人的那些权利。中世纪存在的普遍现象是压迫、束缚、禁锢。有压迫, 有束缚, 有禁锢, 便没有人权。30当社会解决了这几个问题以后, 人就开始有条件真正叫做人了。二是人作为人的那些权利。人是由生命加权利构成的。仅仅有生命, 人还停留在动物的层面。而同时拥有一系列权利, 才能证明人真正从动物变成为人, 才能证明人具有社会主体的资格。三是人能够尊严生存的那些权利。“尊严”一词所具有的权利内涵, 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出现在国际法律范围内的。国际社会建立联合国的初衷之一,就是要恢复整个人类的尊严。人类的血与火的历史证明, 蔑视任何民族, 最后都必将蔑视整个人类。于是, “尊严”权理所当然地成为现代人权的核心。

   上述人权涵义具有共同特点: 一是不可或缺性。任何人不能够缺少成其为人、作为人和尊严生存等权利。这些被称作人权的权利, 证明他们是人。过去, 资产阶级思想家们把人权叫做“不证自明的那些权利”。现在, 有人把人权叫做“先于国家的、先天的权利”或“天赋的权利”。二是不可转让性。任何人所有的权利都可以区分为本质权利和非本质权利。财产权、继承权等民事所有权属于人的非本质权利, 可以让渡, 因为不影响人成其为人、作为人、能够尊严生存。而生命权、健康权等人权属于人的本质权利,是不能让渡的。让渡出去, 人成其为人、作为人、能够尊严生存的资格就会彻底丧失。三是不可替代性。任何人所拥有的非本质权利都不能够代替或者转换成自身所固有的本质权利。替代人权的结果, 同样也是人格的丧失。这不同于民事所有权的互转关系而带有对等的性质。四是母体性。这是人权的总括性特点。人权本身是一个母体。从人权里面, 可以衍生出一系列子权利, 还可以进一步派生出孙权利等。五是普遍性。人权的存在是针对一切人、所有人、人人而言的, 不是针对一般人、个别人的。它适用于主体和客体的双重普遍。六是共似性。不同的国家依托不同的文化背景建立起来的人权体系, 可能会有自己的特指。但是, 它们中间所蕴涵着的、反映人类某些共同需求的价值理念却是相通的, 因而存在相同或者相似。七是稳定性。非本质权利存在很大的灵活性。它们的提法可以随时修改, 种类可以经常变动。而人权处于人类的本质权利和最基础权利的地位。在现代国家, 它受到刚性法律、首先是国家宪法的规定和保护, 一般不受修改或者变动的约束。

   为了完善国家的人权体系, 用科学的人权理论指导人权事业的发展, 有必要区分人权类型。

   第一, 按照人权与国家是否有关系进行划分。如果人不与国家发生关系, 也能够享有的那些人权, 叫做“自然人的权利”。例如, 人的人格、健康、生命、信仰等。它们不依赖国家而存在。如果人与国家发生关系, 才能够享有的那些人权, 就叫做“公民的权利”。例如, 选举、言论、批评、控告、检举等诸如此类的人权行为。实际上, 法国《人权宣言》的全称———《人和公民的权利宣言》, 就已经作出了区分。

   第二, 按照宣告人权还是推定人权进行划分。人权需要国家的法律法规给予界定和公布。通过这样的宣示, 人们就会知道自己应该拥有哪些权利和自己能够享有哪些权利。然而, 社会的发展往往产生有关人的权利的新问题, 迫切需要作出解释和规定, 以便开展立法司法执法的工作。可是, 现行的法律法规却没有相应的界定和公布。在这种情况下, 国家的司法机构和立法机构, 就必须根据新的情况, 在已有的法律法规和司法判例的基础上, 推定出新的人权。在当代, 许多新的人权, 最初就是推定出来的。例如, 环境权就是从发展权中、隐私权就是从尊严权中推定的结果。

   第三, 按照人权形态进行划分。在这里, 首先是人的应然权利。这类人权具有广泛的道德涵义, 因而适用范围最为宽泛。其次是人的法定权利。这类人权是由法律法规一项一项地规定出来和宣示出来的。再次是人的实有权利。这类人权是最为真实的和现实的, 即正在实现的或者已经实现的。国家人权体系的内部构成, 就其实现数量而言, 这三类人权形态呈现倒三角关系。观察一个国家的人权状况, 不是看人们应当享有多少权利, 也不是看法律规定人们享有多少权利, 而是要看人们在实际生活中能够实现多少权利。

   第四, 按照国家责任介入人权进行划分。在这里, 首先是国家对人权抑制消极作为, 即国家自己不去侵犯人权, 进而保障人的自由。其次是国家对人权开展积极作为, 即国家自己创造条件促成实现人权,进而保护人的利益。国家促进人权发展的这两类方式, 有时会作用于同一事物。例如, 在住宅问题上, 公权力既不能侵害公民的居住自由, 不能非法进入公民住宅, 又要帮助公民实现居住权利, 有责任给公民提供住宅。一句话, 国家不能滥用公权力, 政府必须31谨慎行使公共权力, 通过优质的公共产品和优良的公共服务, 捍卫人权和发展人权。

   第五, 按照人权作用于国家进行划分。在这里,国民或者公民通过国家生活彰显自己的人权地位,形成与国家的人权关系。一是服从国家依法管理的人权关系。国民或者公民从中获得的是义务。二是排拒国家非法干预的人权关系。国民或者公民从中获得的是自由。公权力与私权利由此明确分开。三是参与国家政治生活和政府公共管理的人权关系。它更多地表现为公民权。四是请求国家服务和援助的人权关系。国民或者公民有权利要求国家满足自己的合法要求, 国家有义务满足国民或者公民的合法要求。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二

   用世界历史的眼光考察人权的发展, 我们可以发现, 人权作为人生存、发展的基本要求和主体资格, 是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演进、特别是阶级社会的出现而提出和表达的; 人权作为系统化的思想理论,是在近代西方国家初露端倪的; 人权作为付诸政权实践的制度体系, 则最早发轫于中世纪的英国。

   人类第一份不严格的人权文件, 是1215 年诞生在英国的《自由大宪章》。它开启了用法律束缚王权的先河。从此, 人类缓慢地步入法制时代。但是, 这份文件所规定的权利, 只限于贵族享有, 不能人人享有。严格地讲, 这样的权利, 无非是特权, 不能视作人权。此后, 经过400 多年的法制实践, 特别是受到资产阶级革命的推动, 到了1689 年, 英国议会终于制定了所有人( 仅指男人, 不包括女人) 都能够享有权利的《权利典章》。这是人类第一份系统化的、却不构成完整意义的权利文件。

   1789 年是人类真正进入法制时代的标志性年份。在法国诞生的《人权宣言》, 第一次建立了具有完整意义的古典人权体系。两年之后, 这个宣言被写进法国的第一部宪法, 被赋予人权实践的根本指导价值, 也为后人竞相效法。

   又过了100 年, 到了1889 年, 西方国家的人权观念开始在东方国家制度化。《大日本帝国宪法》的出台, 是明治维新的最高成果。它用国家根本大法的形式, 第一次把西方国家的权利体系搬到了东方国家, 第一次规定了东方封建主义背景下的臣民, 应该享有的权利和应该履行的义务。而近代日本历经半个世纪进行的观念更新和制度引进, 在很大程度上是借助中华文化的发展成果和吸取中国社会的发展教训。鸦片战争使一大批日本知识分子受到震动,得到觉醒。他们感到, 中国战败的根源在于汉学已经没落, 步中国灭亡之后尘者, 一定是日本。于是, 他们形成了共识: “与其做殖民国, 不如做宗主国。”日本必须行动起来, 脱亚入欧, 加入到西方列强的行列中, 共同灭亡中国。因此, 日本需要学习西方国家的先进文化。这其中的代表人物, 就是福泽谕吉。他不仅奠定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思想基础, 而且借助中国人的“天”的观念, 引进了西方人的权利观。卢梭讲:“人人生而平等。”他说: “天不造人上之人, 也不造人下之人。”这样一来, 在整个日本社会, 从权贵到平民, 同时接受了西方国家的人权观。

   又过了100 年, 到了1989 年前后, 亚洲一些国家, 如韩国、菲律宾、泰国等, 陆续出现了人权风潮。这些国家的独裁者因此而纷纷下台, 并且受到审判或者受到驱逐。同一时期, 欧洲一些国家则出现了改宪风潮。这些国家因此而纷纷建立起自己的、新的人权体系。古典人权体系逐渐被现代人权体系所取代。像英国这样一个非成文法的传统国家, 也在起草《人权法案》。至于改变了社会制度的东欧国家, 更是参照《世界人权宣言》, 重新起草本国宪法。

   从1689- 1989 年, 人类社会在短短的300 年里, 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集中到一点就是, 人类从束缚走向自由, 从专制走向民主, 从王权走向法制。而人权就是自由、民主、法制的精髓。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 人类社会加快了文明发展的脚步。在世界人权领域, 1945 年, 诞生了以捍卫人权和促进人的基本自由为宗旨的全球化国际组织———联合国。《联合国宪章》第一条就谈到了人权。为了用国际立法的形式强化人权发展的成果,1948年12 月, 联合国通过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世界人权宣言》。这份划时代的人权文件, 超越了以英国、法国、日本为代表的古典人权体系, 规划和提出了现代人权的新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 起草和制定《世界人权宣言》所发生的争论, 为日后的世界人权发展埋下了伏笔。当时, 以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国家主张, 用生存观统32领这份《宣言》; 而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国家主张, 用自由观统领这份《宣言》。就在意见争执不下的时候, 中国人的“中庸”政治智慧发挥了作用。参加起草的一位中国专家提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徐显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权   人权法律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6782.html
文章来源:《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08年02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