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焕彦:短篇小说:雪山村的第一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9 次 更新时间:2014-07-28 13:15:49

进入专题: 小说   计划生育  

邓焕彦  

  

  

  冬,已经悄然地来了。

  山上原本通红的枫树叶,也渐渐地凋零了。秋风吹过,地上的黄土连着枯叶一起被卷上半空,又骤然下落,在山坡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风,盘旋着、盘旋着,似一根巨柱一般旋转到了山脚下。

  顶风行走在崎岖山路上的王少波本来就满心的不悦,遇到这样的大风天气,更使他的心情越发地沉闷。穿着件灰色的风衣,也被山风吹得左摇右摆,不停地狂舞着。他不时地转过身,以手遮目,躲避着沙土的吹打。随行的镇林管员小姚赶忙走到他旁边,用手扶着他的胳膊。

  王少波之所以要在这样的天气急匆匆地奔向他的包村雪山村,是因为村里的“计划生育”事情。

  雪山村是黄土坡镇的一个行政村,也是一个偏僻地区的中心村,历史上曾在这里设过乡。由于这个原因,镇里历任领导都把它同附近的3个村列为一片,被称为是“雪山片”。

  王少波从县政府办公室秘书岗位调到黄土坡镇担任党委副书记后,就分管这一片。昨天下午,镇里召开了计划生育工作会议,对今冬的计划生育工作进行了部署,要求在12月中旬前,对应采取节育措施的已婚育龄妇女要全部落实节育措施。除雪山片之外的村,一律到镇卫生院做手术。雪山片则排在最后,手术安排在雪山村进行。镇党委书记郑特别强调,这次雪山片是全镇的重点,春天安排结扎的10个对象,一个都没有做,这次要尽可能完成任务。会后,郑书记还专门找王少波,告诉他这片的情况比较特殊,其中群众反映雪山村支书赵明仁有个侄子连生3胎都顶着不做手术,直接影响到计划生育工作在该村的开展。

  计划生育从1979年开始到现在,已经搞了20多年了,竟然还有生3胎的?生3胎后还顶着不做节育手术?而且还是村支书家的侄子?这让王少波顿感气愤。他知道,《省计划生育条例》规定,夫妻双方均为农业人口,只有一个女孩的;在未列入移民规划并由省人民政府确定的山区贫困自然村居住7年以上,只有一个子女的;男到只有女孩的家庭落户并赡养扶助女方父母的,才可以生育二胎。昨天夜里,他同镇计划生育助理员要来了计划生育对象的基本情况,反复地看了几遍,发现的确有个叫赵丑小的,是3胎;另外有4户是双女户,有5户的是有子有女户。这10户分散居住在4个村。

  王少波决定先到雪山村。

  尽管来的时间不长,但对于村里的情况,王少波还是了解一二的。这个赵明仁,外号“精人人”,是全镇有名的一个村干部。这不仅是因为他人精明能干,重要的是他任职时间也长。村主任药东彪,是村里的一个医生,也是一个上门女婿。也许是因为是外村来的,所以为人很是谨慎,从来也不得罪一个人,外号叫“好面人人”。所以,村里公开选举村主任,他便糊里糊涂地以高票当选。可说实在的,他根本无心村官一职,一心忙着他的药铺,村里也就是挂了个名。只是镇里来了领导,赵明仁不在,他才礼节性地过来陪陪。

  镇里就一辆吉普车,所以镇里的干部下乡,基本都是靠双腿。王少波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脚板被路上的小石块压得生疼。这也倒好,让他精神更加的振作。

  

  到了村里,赵明仁已经在家里等他。心直口快的王少波开门见山地说:“老赵,听说你家侄子是3胎?”

  “是!”赵明仁一点也未回避。

  “老赵啊,作为一个村支书,你家侄子都不带头计划生育,怪不得村里的计划生育工作进行不下去呢?”王少波毫不客气地批评。

  赵明仁没有立即作答,点着香烟吸了几口,沉吟半晌才说:“唉!王书记,咱还是先去这几家看看再说吧。”

  王少波和小姚在赵明仁的带领下,沿着村里的小巷,转过山坡的另一面,才来到赵丑小的家。一见到支书领着客人到了,赵丑小的妻子赶忙用笤帚便打扫着炕沿,便热情地让坐。

  王少波打量了一下,房屋是当地典型的土窑洞,中间一间是走道兼放杂物,东西两间是住房。房间再简单不过,地上摆放着两个独门柜,土炕上摆着一排叠得并不整齐的被子。炕上,坐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好奇地打量着他们。

  “这是咱镇新来的王副书记,今年包咱这一片。这不,冒着这么大的风,来咱村搞计划生育来了。”赵明仁向侄媳妇介绍。

  赵明仁刚说完,赵丑小的妻子便一下激动起来:“又来了,又来了,就是杀了我,我也不做!呜——呜——呜——”

  赵明仁说,他嫂子你有啥话就说嘛,这哭哭啼啼的是干啥呢?

  赵丑小的妻子哭诉道:“你看,你看,这就是俺家的三胎!”说着,把炕上的孩子往起一提,一松手,孩子便倒在炕上,哇哇大哭起来。

  赵明仁说:“王书记,你别介意,村里人就是这样。他家是3胎不假,前两个是女孩子,一个已经送人了。炕上的这个虽说是个男孩子,可你看,天生就是个软骨病。你看,3岁多了,都不会站。咱山区人,落后,都想要个男孩子顶门立户。动员了多少次让她结扎,她死活不肯。说怕孩子将来有个好歹,不能再生育。可你看,唉,咋说呢?”

  “顶门立户?你看这能‘顶门’还是能‘立户’?到老了,我就怕连吃水都没人担!”赵丑小的妻子还在哭。“搞计划生育,俺们不反对,可你看看,就这样的情况,俺老了,靠谁呢?”

  王少波听着这一老一少的话,顿时无言了。原本想好的许多话,要讲的计划生育道理,都一下子泥牛入海了。他的心情瞬间变得格外沉重起来。

  赵丑小妻子的话,像把钢锤一样,敲打着王少波的心。雪山村虽然名雪山,但多少年来,吃水非常困难。村人必须到5里外的山沟里去挑。这几年县水利局帮助引水到村,可由于村里地势较高,水是时有时无。那年,不知怎么草籽串到了地下埋着的通水管道里,草疯长,硬是把个水管堵了个严严实实,害得村里人不得不到10多里外的山下去拉水吃。现在到了干旱的时候,村民也还得担着水桶,沿着那条祖祖辈辈不知走了多少年的羊肠小道去山沟里挑水。王少波刚来时,就到村里进行过调研,这些情况,他是知道的,也极为同情老百姓。这些情况是那些在城里工作、生活的人简直无法想象的。

  从赵丑小家出来,赵明仁又领着王少波跑了几家。情况大同小异,基本上都一个态度:不想做。问及原因,都是嫌孩子少,独子户想再生个女孩,双女户想再生个男孩。有两家,对立情绪还比较严重。可能是知道他们要来做工作,要么大门紧闭,要么将狗拴在门口,根本不欢迎他们,不想让他们进家。赵明仁一家一家地敲着大门或者吆喝着狗,叫着主人出来。有个媳妇一便喂猪,一便用舀猪食的大铁勺敲打着猪圈,指桑骂槐地说:“整天的喂你、喂你,喂了你个没良心的!整天的哼哼,也不怕那天叫人给杀了?”赵明仁自然知道话中的含义,朝着王少波苦笑了苦笑,还是走了进去。

  倒是赵玉明家例外,他特别想让媳妇做结扎,因为他家与女方家是换亲,他的妹子嫁给了山那头女方的哥哥,现在正在闹矛盾。媳妇说,只要你妹子敢与我哥离婚,我就坚决离开你家。虽说俩口子感情非常好,可赵玉明怕到时候身不由己,真的离了婚,所以想给媳妇早点结扎了,以便让她死了离婚的这条心。

  

  跑了多半天,总算将雪山村的几个计划生育对象家跑完了,情况也大致有了了解。回到村委办公室,王少波的腿感到憋涨,脑子却一片空白。这计划生育怎么搞呢?这“切入点”该放到哪里呢?

  王少波靠在村委办公室的椅子上,有些困乏却无睡意,脑海里不住地思量着如何去打开局面。蓦地,他想起临行前拜访一位老领导的话:“你是共产党的书记,下去以后一定要依靠党员、干部去开展工作”。

  是啊,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群众自有群众的办法。想到这,他立即与小姚来到了村里的老党员张拴柱家里,他要从这里着手,问计于民。

  这张拴柱是村里1947年的老党员,曾经在镇办企业里当过厂长,前几年因病回到村里,赋闲在家。上次下乡,他已经看望过老人。据支书说,这10个计划生育对象里面,就有他家的两个——小儿媳妇和外甥女。

  见到年轻的书记又一次登门,张拴柱颇有些激动。“你们都很忙的,又来看我。”

  “我不仅是看您,而且是想向您求教呢?”王少波没有说他家的儿媳和外甥女的结扎的事。

  “我一个老胳膊老腿的人了,能干啥呢?”

  “您看,咱村的计划生育工作,已经成了镇里的难点了,想求您老给支个招。”

  人就怕尊重。王少波的一句话,让张拴柱感到了一种莫大的满足,说,是啊,听说都拉了镇里的后腿了。王少波问,你老说难点在哪里呢?张拴柱说,主要是大家对计划生育政策还不理解。你想,自古以来,多子多福的观念已经在人们心里扎下了根,现在让生一个,大家一时想不通也是正常的。另外,就是村干部。俗话说,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得是干部,你说村支书家的侄媳妇都不做手术,他能够说服得了其他人。如果他家做了,大家也就没啥可说的了。

  王少波说,您看,他家虽说是三胎,可老三生下就是个残废。您说,如果要让他媳妇做了,以后在村里怎么生活呀?咱这山区比不得城里,吃水是自来水,做饭有煤气。如果没个小子,将来就连水都没人给挑、柴都没人给扛呀!咱人心比自心,如果咱是这样的情况,该如何办呢?

  一席推心置腹的话,打开了老人的心扉。是啊,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咱遇到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呢。在咱这山村,确实是个现实的问题。让人家结扎,于法,行得通;于理,的确有点不通。其实,大家都是用这理由顶呢、拖呢?你看这样行不,就让丑小家媳妇先上个环,这样既暂时不会生养,带了头,也不会怕以后放开,影响再生育。咱原则性与灵活性统一统一好不好?

  王少波故意问道,您说,如果他家带了头,工作就能够顺利进行下去吗?张拴柱说,支书家亲戚带了头、干部带了头,群众就没说得了,还怕进行不下去?

  张拴柱老人的话,让王少波心情豁然开朗。姜,还是老的辣啊!

  

  晚上,村里召集“两委”班子开了个短会,专题研究计划生育问题。王少波语重心长地与大家就村里的计划生育工作进行了交谈,认真地讲解了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分析了镇里的计划生育形势。同时,也把关于村支书侄媳妇的问题公开拿到了会上,提出了张拴柱老人的“智囊”。没想到,这一办法基本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山里人的通情达理,让王少波很是感激。支书把6名计划生育对象分给了村里的干部,让大家分头去做工作。

  会后,王少波又乘着夜色,随村干部,一一走访了这6户对象。他知道,晚上村里人都在,到谁家能够见着人。一到白天,各忙各的,寻人不是妻子不在,就是丈夫不在。说这样的事情,最好是夫妻双方都在为好。

  史根生是村里的一个拖拉机手,也是个双女户,日子过得不错,特别想再生个儿子。王少波到他家的时候,他刚刚喝了罢酒。村里人爱喝酒,吃饭的时候咬个胡萝卜、炒个土豆丝就能喝半斤酒。当得知王少波的来意后,史根生带着醉意说,让我再生个儿子,我就做;要不,就不做。王少波说,计划生育是国家的基本国策,作为公民来讲,这是必须遵守的。史根生说,扯淡,不就是罚点款吗?我出。咋?难道还能够把我枪毙了不成?

  王少波见与他一时说不成个啥,说,你累了一天,先歇着吧,就带着村干部退了出来。史根生送出他们,随脚“乓”的一声关住大门。

  王根儿家的情况,那的确是糟糕。家里连件好点的家具都没有。土炕上铺着席子,已烂掉了一大片。不知是从哪里找了一块塑料布,拿针线别在了上面。他媳妇虽然也就是30多岁,可很是邋遢,低垂着头默默地站在一旁,憨憨地笑着,一气不啃。村干部说,媳妇有点傻。两个小子,已经困得不行,躺在炕上休息了。村干部说,根儿啊,你家这条件,你还要生啊?王根儿笑笑,我也没想要生,可不知不觉就生了。村干部说,那你还不赶快让媳妇做了手术?王根儿说,做手术留下个好歹,你管啊?王少波说,这样的手术咱镇里卫生院已经做过许多例,技术是没问题的。村干部也说,你到方园百里打听一下,其它村做手术有做出问题的没?王根儿说,反正肚子上白拉一刀,不是什么好事。

  最要命的是任虎儿家,他与前妻离婚后,女儿让女方带走了。自己打了好多年光棍,好不容易娶了个寡妇老婆,却带着两个孩子。按照计划生育的规定,这样的再婚夫妇是绝对限制再生育的。村里干部动员他让媳妇做结扎手术,他把眼睛一瞪:“娶媳妇为了啥?不就是生儿育女吗?我这还没生一个呢,你倒让做手术?你安的是啥心?”。村干部说,你媳妇不是带过两个孩子来吗?那不算你的孩子啊?任虎儿说,那不能算。如果让我媳妇做了,你给我当儿子呀?说得村干部气呼呼地走了。

  随后,王少波又跑了其它几个村,情况大同小异。

  

  离计划到雪山村进行手术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可还没一个痛痛快快地答应做手术的。虽然王少波每家都跑了不下10回,与村里的这些计划生育对象也都熟悉了。

  这天晚上,王少波又与赵明仁谈起了他侄媳妇的事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计划生育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短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663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