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炯华:改革开放前学术意识形态化的历史回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96 次 更新时间:2014-07-27 21:33:48

进入专题: 中国学术   意识形态化  

王炯华  
书中对唐朝永贞政变作了评价,充分肯定了二王、八司马的政治主张;从各个方面论证了柳宗元在历史上的进步性,特别是以韩柳为对比,竭力表扬了柳宗元"以民为主"的思想,驳斥了韩愈"以民为仇"的谬说。

   毛泽东也甚好柳宗元。他在得知章氏这部书稿后,便请先睹为快。1965年6月,章氏先后把100万字初稿送去。他收到后,于当月26日派人送去桃杏各五斤,并附信说:"大作收到,义正辞严,敬服之至。"7月中旬,他通读全部书稿后,又给章氏写信:"各信及指要下部,都已收到,已经读过一遍,还想读一遍。上部也还想再读一遍。另有友人也想读。大问题是唯物史观问题,即主要是阶级斗争问题。但此事不能求之于世界观已经固定之老先生们,故不必改动。嗣后历史学者可能批评你这一点,请你要有精神准备,不怕人家批评。"8月,章氏将《柳文指要》修改稿再呈毛泽东。1966年1月12日,毛又回信说:"大着《柳文指要》康生同志已读完交来,兹送上。有若干字句方面的意见,是否妥当,请酌定。"并附康生读后给他的信。

   但是,当《柳文指要》刚刚送到中华书局,文革就开始了。或许章氏感到自己的著述与已经开始的文革气氛不合,于1966年5月10日致信毛泽东:"我今日看到《中国青年报》说:我们一定不放过邓拓这一伙,一定不放过一切牛鬼蛇神,《工人日报》亦如是云。于斯世也,天下执笔之士,不能以我与邓拓原不相识,强自宽解,而须将自己之一字一句严行琢磨,是否未厕于一切牛鬼蛇神之列。""我的所谓指要,纯乎按照柳子厚观点,对本宣科,显然为一个封建社会的文艺僵尸涂脂抹粉……这一类著作,投在今日蓬勃发展的新社会中,必然促使进步奋发的农工新作者,痛加批判"而立刻体无完肤。然而,毛对《柳文指要》的态度并未因文革而改变。5月17日,即发布文革动员令"五一六通知"第二天,他在章信上批道:"此语说得过分","要痛加批判的是那些挂着共产主义羊头,卖反共狗肉的坏人,而不是并不反共的作者。批判可能是有的,但料想不是重点,不是'痛加'","何至如此"。他将自己批注的章信送刘少奇、周恩来、康生,希望再与章一商。可是在当时的形势下,《柳文指要》毕竟不可能出版了。

   1970年,年届90的章士钊又提出《柳文指要》的出版问题,但却遭到康生的刁难。康生要章氏改变观点,将全书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修改一遍出版。章氏得知,极为愤怒。他写了一封措词激烈的信给毛泽东并康生,断然拒绝按康的意见修改全书。信中说:"根据康生的意见,看来原作不加改动断不可;即为社会必须扫除的秽浊物,哪里还谈得上出版。"并嘲讽说:"夫唯物主义无他,只不过求则得之不求则不得之高贵读物。"还说:"我未信人类有不可变更的观点,亦未闻天下有走不通的道路。为此请求主席恕我违抗指挥之罪(章氏原注:指不改变原稿),并赐我三年期限补习必不可不读的马列著作以及全部的毛选,如果天假之年能达到九十六阙比时,谅已通将《指要》残本重新订正准即要求版行公之大众,不望无瑕,庶乎少过。我之此一请求出于十分真诚。临纸无任惶恐待命之至,未肃顺致崇祺。康生副委员长均此未另"。毛将章信批转康生等人研究处理,康生不能不收起他的修改意见。《柳文指要》终于1971年9月由中华书局出版。这是章士钊以其三朝元老的特殊身份和与毛泽东的特殊关系及对柳文的共同兴趣在学术荒漠的文革十年为中国学术作出的特殊贡献!

   1972年尼克松访华,周恩来在上海将章着《柳文指要》作为礼品赠给陪同尼氏访华的美国国务院官员、后任美国驻华公使弗里曼,使这位"中国通"受宠若惊。可是他并不知道,这是找遍全上海好不容易从市委宣传部"写作组"弄来的,里面还夹有一张准备批判的纸条:上面引有鲁迅的话,说要用鲁迅"痛打落水狗"的精神把《柳文指要》"批倒、批臭"。中方全程陪同兼翻译的章家小姐章含之感到庆幸的是,她拿下了这张纸条。

    进入专题: 中国学术   意识形态化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史话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6616.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