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将成为“中国的第二块大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2 次 更新时间:2014-07-21 22:18:36

进入专题: 非洲  

ALEXIS   OKEOWO  

  
去年,我在去赞比亚的卢萨卡旅行时,一直追着一个精力充沛、局促不安的中国人不放,他在一家中国矿业公司工作,该公司陷入一系列员工(中国人和赞比亚人都有)在岗位上死去或受伤的丑闻后,他是唯一一个愿意和我谈谈的人。赞比亚有丰富的铜矿储备,是中国重要的投资地之一。他的英语很好,也很健谈。他告诉我他多么热爱这个国家和这里的人民,虽然有时也会骂粗话,抱怨赞比亚矿工酗酒,太爱钱,工作不卖力。他说,正是这种心态给他的公司带来了麻烦(他没有提及工作场所的安全措施不够,以及工人对低薪的不满)。不过,尽管赞比亚政府收回了他的公司的矿井,这个人也不想离开。现在他给政府当翻译。

   我好奇他在中国的家人,他们对这个在千里之外经营生活的年轻人会怎么想。傅好文(Howard W. French)在他精彩的新书《中国的第二块大陆》(China’s Second Continent)中深入研究了这些在非洲谋生的中国人的生活,他说,如今这样的中国移民已经有一百多万。尽管有那么多人讨论对中国在这片大陆的意图(到底是不是帝国主义?)和商业行为(到底有没有腐败?),在傅好文看来,问题的核心却被忽略了:这些离乡背井,到非洲生活工作的中国人,他们的真实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大经济体,不过根据预测,自2013年至2017年,世界上增长最快的20个经济体中有10个在非洲。傅好文写道:“这些事实渐渐紧密交错在一起。”把这些因素粘合起来的,正是近些年来这里的中国移民。傅好文讲的故事引人入胜。

   傅好文笔下的人物有的平凡,有的超绝。他在莫桑比克和郝胜利(音译)一起呆了一阵子,这是一个轻率大胆的农民企业家,来自河南省,算得上中国版的“丑陋的美国人”。傅好文曾担任《纽约时报》驻非洲和中国的分社社长,会说中文——一口流利的中文往往令采访对象们又惊又喜,他们经常请他回家做客,参与到商业场合,甚至请他参加结婚典礼。比如说郝胜利,就对他什么话都说。他讲,莫桑比克人的皮肤太“黑”了,一开始让他觉得不舒服。他对傅好文说:“我觉得他们不怎么聪明,没什么头脑,我想凭自己的本事找机会。你能想象我先到美国或者德国去会是什么样子吗?那儿的人都……太聪明了。”他接着说:“所以我们得去找贫穷落后的国家,我们在那儿能领头,能在那样的地方做生意,能把事情搞好。”

   不过,郝也并不是在非洲的中国人的代表者,但他的故事独一无二。他不信任莫桑比克的其他中国生意人,所以他独自住在乡间,从当地政府买了一块地(这个举动激怒了当地居民),种植利润颇丰的农作物,打算闷头发财。郝的宏伟计划是,让他的儿子们都娶当地女人,把自己的土地记在那些女人名下,以防政府没收,最终缔造一个小型的中莫经济王朝。他让两个儿子从中国搬来这里,大儿子已经有了同居女友,她为男人们做饭和打扫。郝是盯上了这片大陆广阔土地的中国农民之一;非洲拥有全世界60%的未耕种土地。

   和本书中的若干主人公一样,郝也说到“吃苦”,这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一个词,是忍受困难的意思。从马里的沙漠拖车到纳米比亚与安哥拉边界上的边区村落,都有非洲的中国开拓者们安家。他们努力赚钱,不怕孤独、乏味、停电和各种不便。中国政府鼓励他们的行为,乐于提供融资上的帮助。他们说,再难也比不过中国那种严厉、强烈的竞争和腐败。

   在塞内加尔的海滨首都达喀尔,傅好文结识了一位26岁的女商人,她来西非可能是为了当妓女(他从未直接问出口),但还是努力开了一家卡拉OK吧兼按摩院。“早些时候,达喀尔很乏味,什么东西都没有,我觉得中国的小县城都比这儿好玩,”她说。“但我回到家乡,又没什么事可干,所以又回来了。”正是类似这样的人物用自己的语言讲述他们的故事,成就了《中国的第二块大陆》。这本书有时略微拖沓,但傅好文是个条理清晰、深思熟虑的叙事者。

   如今中国是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向非洲提供贷款、补助和开发合同,却没有美国和欧洲在合作中附加的那些反腐败限制条款。但在傅好文旅行过的大部分国家中,非洲人都在抱怨质量低劣的中国商品和劣质的基础建设,比如中国人修的新路。我最近雇了一个塞内加尔木匠给我在达喀尔租的公寓换锁。他解释说,五金店里有各种不同的锁。“这是中国出的锁,”他告诉我。“但我觉得你应该多花点钱买把好锁。”

   在全书的最后几章里,非洲人——来自政府、民间社团与亲族社区——说到了从事傅好文所谓“匪徒资本主义”的那些官员,没有让中国的投资者承担相应的责任。因为普遍缺乏透明度,商人非法出口木材等珍贵资源,而且中国移民的涌入也没有受到限制(“他们本国有太多人了,他们想通过这样为中国减轻负担”,一个赞比亚政治家解释)。与此同时,投资者们用便宜的价格购买土地,开采矿产。中国说它与非洲的关系是“双赢”。但问题是,大多数非洲领导人对依靠自己国家的资源牟利更感兴趣,而不是致力于让人民也能获利。

   当我在赞比亚的时候,政府通过法令,对投资矿产的外国人更高效地征税。但他们是否比前任更有担当——据说官员中有人从中国投资者那里得到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回扣,目前尚不明了。

   最后,傅好文总结说,中国在这片大陆的移民应当被列入那些在非洲建立经济影响范围的外国势力传统中去,而且他相信中国对非洲的政治要求会进一步增长。或许真是这样。但如果非洲无法充分利用自己的财富让子孙后代获益,这也并不完全是中国的错。

    

   《中国的第二块大陆:百万移民如何在非洲建立新帝国》

   傅好文 著

   285页,阿尔弗莱德·A·克诺普夫出版社,27.95美元。

   本文作者Alexis Okeowo是记者,正在写一本关于非洲的原教旨主义与自由运动的书。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4年7月13日。

   翻译:董楠

  

    进入专题: 非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646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