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凯硕:侵占伊拉克给美国的三个教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82 次 更新时间:2014-07-11 09:08

进入专题: 伊拉克  

马凯硕  

 

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Colin Powell)说得直截了当:“如果是你打破了,就是你的责任(If you break it, you own it)。”美国侵占伊拉克,因此便得负起责任。世界其他地方的看法是这样的。这也是为什么世界对奥巴马-切尼(编按:小布什政府的实权副总统)当前的辩论感到不解的原因。两个阵营都在说:“是你干的。”事实上,双方应该说的是:“是我们干的。”

这个可以造成分裂的辩论的悲剧,是它让美国失去一个机会,来反思一个重大和根本的课题:为什么美国在侵略和占领其他国家这个简单的工作上如此笨拙?美国侵略和占领伊拉克的行动,无疑将成为历史上这类行动最拙劣的例子之一。美国耗费了4万亿美元,数以千计的美国人和数以百万计的伊拉克人死亡,但却没有取得任何成果。这次侵略是次灾难性的失败,那为何不从中吸取一些教训呢?有三个教训是很明显的。

首先是有良好意图的愚蠢行为。先弄清楚一件事:美国人不是坏人。他们侵占其他国家不是为了奸杀掳掠。事实上,他们的目的是帮助这些国家的人民。小布什总统的目标是建立一个稳定、民主制度有效运作的伊拉克,不是一个永久的美国殖民地。这样的良好用心,会让20世纪初伊拉克的英国殖民主义者大惑不解,而用来实现这些好意的方法,会让他们更为困惑。比如,英国人会保留当地的制度而不是摧毁它们。

美国上一次的成功占领行动是对日本的占领。睿智的麦克阿瑟将军保留了日本的制度——包括对战争有责任的裕仁天皇。相比之下,美国一开始就摧毁了萨达姆的军队和他的复兴党,让侵略行动注定要失败。

一些美国人认为他们可以管理伊拉克,因为美国在治理上本来就更优越。盟国驻伊拉克临时管理当局最高行政官员布雷默(Paul Bremer)以为,他可以用武力毫不费劲地管理伊拉克,一点也没有意识到从文化上来说,这是冒犯当地人民的行为。

美国这种在管理其他国家时有至高无上信心的特色,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我40年前(1973年至1974年)驻在金边时,便亲眼目睹一个年轻、没有经验的美国外交官,每天到柬埔寨经济部长的办公室,向他传达来自华盛顿的如何管理柬埔寨经济的指示。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柬埔寨的领导人觉得自己没有能力治理自己的国家。吊诡地是,美国文化的一个优点是赋予人们权利,但当它接管另一个国家时却会剥夺其权利。这也发生在伊拉克。因此,从管理柬埔寨、越南、阿富汗及伊拉克,美国应该吸取一个惨痛的经验:因为美国人用心良好,他们其实没有能力占领其他国家。美国应该完全停止这样做。在处理国家过渡的课题上,即便是联合国也做得比美国好。

第二个教训是避免过度依赖美国的军事力量。奥巴马说得好:“不要因为我们有最好的锤子,就认为每个问题都是钉子。”研究美国世纪的未来历史学家,将得花很多时间来思考一个问题:相对爱好和平的美国人,怎么会变得如此喜欢干涉国外事务?

伊拉克、阿富汗、柬埔寨及越南的例子显示,只靠枪杆子是行不通的。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最近就叙利亚的辩论,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原因。辩论双方只有一个问题——要不要轰炸叙利亚?但轰炸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美国单方面于2011年8月18日发表声明,表示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必须下台”,也是不智的。现在已经快三年了,但阿萨德依然在位。在美国的所有辩论最终无可避免地变成只有黑与白。阿萨德代表黑色,那反对他的人一定代表白色。因此,把坏人除掉——看来是唯一的解决方案。在中东许多地方,选择不是黑就是白(或更准确地说,是不同程度的灰色)。要带来和平,美国必须学会同不是“美国童子军”的人们交往和握手。

根据上述,第三个教训就很明显了:加强美国的外交。让我从一个对世界许多其他地方来说都很清楚的事实开始:美国外交每况愈下。我在新加坡外交部任职33年期间(1971年至2004年),可以说目睹了这个转变。其中的原因很明显。一个机构如果可以承诺雇员,在他们多年辛苦耕耘和奉献后,给他们最好的差事,就能够吸引到年轻人才。但如果一名年轻美国外交官在服务30年后,只能期待出任美国驻瓦加杜古(Ouagadougou)或喀布尔(Kabul)大使(伦敦和巴黎想都不用想),那他为什么还要留下来?

我听到的一个反驳是,美国强大的私人部门可以弥补公共部门的不足。比如,有效的智囊团可以补助无效的国务院。的确如此,但这却制造了一个更大的谜团:美国既然有最好的战略智囊团和战略人员,在侵占其他国家时,又怎么会有最糟糕的战略思维?美国人应该醒悟了:美国应该停止侵占其他国家。这种行动40年来的失败,已提供足够的证据,用心良好的美国人是不适合这项工作的。

原载美国期刊《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

叶琦保译


    进入专题: 伊拉克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76182.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