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幼君:人民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的宪法解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33 次 更新时间:2014-06-26 07:11:47

进入专题: 司法改革   审判独立   审判权威  

王幼君  
那么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就应该和总理同等待遇在执政党的最高权力机构中央常委会有一席之地,各级地方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也必须和地方政府的负责人一并进入地方执政党的常委,经过这样的制度安排,实质控制住了地方政府对司法机关拥有的控制权,避免法院、检察院作为一个整体都受制于地方政权。法院、检察院才能在中国的政治体制下真正的和行政机关平行并独立运行。司法改革任务起草专家傅郁林教授:在中国讨论独立审判,要区分常规案件与群体性案件、带有政治色彩的敏感案件,还要区分制度性干预与违法性或腐败性干预。对于群体性案件,我能容忍政府干预,毕竟民事赔偿的救济手段有限,有些案件本身需要政府资源支持和协调。[28]笔者不能赞同这类观点,在专家的法治中国的设计思路里,难道不是树立司法权威,敏感案件、政治性案件的终结应是司法终局性的最好表现,依法治国提法到了今天,我们还要依靠行政干预,和谐平衡的人治处理方式?这不是法治中国应该有的理念,也不是依法治国的应有内涵。

   (四)法院系统内部的独立性问题

   1.就整个法院系统来说,还需根据宪法理顺各级法院之间的纵向职权关系,保障审级独立

   根据宪法第123条和127条,上下级法院之间是监督与被监督关系,而不是行政性领导与被领导关系。由此,要改革明显趋于行政化的各级法院的关系。首先,取消最高人民法院对具体案件的批复。司法解释权是最高人民法院的一个重要职能,按照规定:对高级人民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就审判工作中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请示采用“批复”的形式。[29]这些就具体案件的请示有些直接来自高级法院,有些是逐级请示到最高人民法院,学者论述其产生弊端:这种答复直接对下级法院正在审理的案件产生拘束力,因而实质上是一、二审合一,置二审程序于不顾,不利于审判组织和法官独立审理案件。[30]取消最高人民法院对具体案件的批复,同时明确其直接审理案件的范围,应是我国审判制度改革和司法解释体制改革的共同要求。其次,废除各种或明或暗的案件请示制度。不允许上级法院各级领导到下级法院指导工作,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审判活动的监督或适用法律量刑的引导,应以二审、再审或提审具体案件、作出判决的形式来予以体现。

   2.就各法院内部而言,改革审判委员会制度,完善主审法官、合议庭办案责任制,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31]

   首先,审判委员会制度应予以改革,从长远来看,审判委员会制度会被废除,但是当前审判委员会制度还有其存在的价值,我们最明智的选择应该是将其改革完善。当前,审判委员会的首要职能是讨论个案,其次才是总结审判经验等,确保审判独立,首要的就是要限制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职能,即应将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的内容限定为法律问题,尽量不涉及事实问题。[32]同时将审判会在讨论具体案件时其视为成一个大合议庭,如果裁决是由审判委员会作出的,审委会出席成员应当署名,由审委会成员对判决负责。其次,最重要的是解决办案法官、合议庭在法院内部的“独立”问题,让办案法官能够独立于其他法官特别是院长、副院长、庭长、副庭长;笔者的办案实际体会,恰恰是法院自身内部向分管院长、庭长层层汇报、层层审批,造成了审者不判、判者不审的现象常态化、制度化。《改革方案》提出的“完善主审法官、合议庭办案责任制,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总体思路是增加法官的独立性,同时也增加法官的职业责任。应废除法院内部的行政化等级,每个法官的地位和职权是平等的,办案法官应根据自己的法学素养和内心确信,而不是他人的指示、意见等,对案件进行裁判,在判决上署名,对判决负责。合议庭每名法官各自独立对案件发表意见,并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意见作出结论,少数人的意见记录在案卷内,但不出现在判决书中,合议庭成员在判决书上署名,对判决负责。最后,提供法官的职位保障和待遇保障。应将法官与公务员分开序列,给法官职位提供必要的法律保障,废除将法官行政职级,实行国家已经规定法官等级制度,提高法官的物质待遇,应比同地区的公务员待遇高出数倍,保障法官队伍的稳定。

    

   注释:

   [1]孟建柱:《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人民日报》2013年11月25日。

   [2]童之伟:《法院“依照法律’规定行使审判权释论—以我国法院与宪法之关系为重点的考察》,《中国法学》2009年第6期。

   [3]如:2004年3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谈到,在党中央提出发展是执政兴国第一要务以后,最高人民法院结合自身审判工作实际,正确处理审判工作与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的关系,及时提出了人民法院为发展这个“第一要务”服务的指导思想和具体措施。http://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04/03/id/108016.shtml,人民法院网,2013年11月22日访问。

   [4]张卫平:《司法改革论评》2001年第1辑,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年版,第185页。

   [5]王德志:《以保障法官独立为核心推进司法改革》,《法商研究》1999年第1期。

   [6]鲁明健:《中国司法制度教程》,中国政法大学1996年版,第105页。

   [7]怀效锋:《基层人民法院法官培训教材》(综合卷),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年版,第230页。

   [8]江华:《江华同志谈人民法院独立审判问题》,《人民司法》1981年第5期。

   [9]法学界已经发表著作的观点几乎一边倒的提出重新定位改革审判委员会、甚至取消审判委员会。陈光中,严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改建议稿与论证》,中国方正出版社1995年版,第283~288页;王棋国、张狄秋:《论审判独立的双重属性》,《法律科学》1989年第3期;谭世贵,《论司法独立》,《政法论坛》1997年第1期;贺卫方:《中国司法管理制度的两个问题》,(中国社会科学》1997年第6期;陈瑞华:《正义的误区——评法院审判委员会制度》,《北大法律评论》(1998)第1卷?第2辑;岳礼玲、陈瑞华,《刑事程序公正的国际标准与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上),《政法论坛》1997年第3期。然目前公开发表的著作中仅见苏力教授在《基层法院审判委员会制度的考察及思考》,《北大法律评论》(1998)第1卷第2辑一文中,对审判委员会制度作“一个强有力的然而又是温和”的辩护,强调审判委员会在目前中国社会条件下,特别是在基层法院中的相对合理性。

   [10]孙国华、方林:《法院审判只服从法律—董必武独立审判思想与我国宪法的规定》,引自孙琬钟、杨瑞广:《董必武法学思想研究文集》(第11辑,上册),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年版,第223页。

   [11]欧宁:《董必武司法独立思想解读》,《贵州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第4期。

   [12]张友渔:《论健全社会主义法制》,《中国社会科学》1981年第6期。

   [13]对于政法委协调案件的做法,法学界讨论较多,一致认为应该取消政法委对个案的干预,严励:《地方政法委“冤案协调会”的潜规则应该予以废除》,《法学》2010年第6期。殷啸虎:《党委政法委在我国政法关系中的功能审视》,《法学》2012年第6期。吕智霞:《法律社会学视野下的政法委员会——对我国“政法委”的几点法理思考》,《前言》2010年第8期等。人大的个案监督争议较大,总体而言从事司法制度研究的学者从司法独立、司法公正、宪法规定的人大与法院的关系等方面论述,贬多褒少。蔡定剑:《人大个案监督的基本情况》,《人大研究》2004年第3期;卞建林,姜涛:《个案监督研究——兼论人大审判监督的合理取向》,《政法论坛》2002年03期;刘旺洪:《论人大对司法的个案监督》《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04期;于晓青,李永红:《论人大对司法机关进行个案监督的必要性与可行性》,《法学》1999年第01期;黎国智,冯小琴:《人大对法院个案监督的反向思考》,载《法学》2000年5期;沈庆中:《对地方人大开展个案监督的反思》,《政治与法律》2000年第2期;蒋文:《把“个案监督”的“钥匙”交给公民——人大监督司法个案之构想》,《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第4期;夏正林:《也论人大对司法的个案监督与审判独立》,《法商研究》(中南政法学院学报)2002年第1期;罗玥、强世功:《人大的监督权与法院的审判权》,《人大研究》2004年第3期。

   [14]蔡定剑:《宪法精解》,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441页。

   [15]张友渔:《宪政论丛》(下),群众出版社1986年版,369页。

   [16]张泽涛:《法院向人大汇报工作与司法权的行政化》,《法学评论》2002年第6期。

   [17]焦洪昌、姚国建:《人民法院对人民代表大报告工作的宪法分析》,《法大评论》第466页;童之伟:《顺应时势变迁更新人大制度理念》,《法学》2009年第12期等。

   [18]童之伟:《法权与宪政》山东人民出版社2001版,第625~627页。

   [19]傅林:《宪法对质询制度规定的疏漏及其完善》,《法学》2001年第2期。

   [20]童之伟:《人大代表如何依法监督法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8baa340101em6n.html,新浪博客,2013年11月20日访问。

   [21]韩大元:《认真对待我国宪法文本》,《清华法学》2012年第6期。

   [22]蔡定剑:《加强人大监督亟需程序支持》,《人民论坛》2006年第5期。

   [23]童之伟:《人大代表如何依法监督法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8baa340101em6n.html,新浪博客,2013年11月20日访问。

   [24]《独立审判,准备好了吗──专访十八届三中全会司法改革任务起草专家傅郁林》,http://www.nfpeople.com/story_view.php?id=5032,南方人物周刊,2013年12月15日访问。

   [25]《马怀德教授:政法委不再介入个案是司法体制改革重要举措》,http://law.china.cn/features/2013-11/30/content_6500605.htm,法治新闻网,2013年12月18日访问;《详解政法委协调个案:主要有两种方式》,载http://politics.inewsweek.cn/20131128/detail-75623-all.html,中国新闻周刊,2013年12月18日访问。

   [26]《独立审判,准备好了吗──专访十八届三中全会司法改革任务起草专家傅郁林》,http://www.nfpeople.com/story_view.php?id=5032,南方人物周刊网,2013年12月15日访问。

   [27]《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深化改革决定),2013年11月12日。

   [28]《独立审判,准备好了吗──专访十八届三中全会司法改革任务起草专家傅郁林》,http://www.nfpeople.com/story_view.php?id=5032,《南方人物周刊》网,2013年12月15日访问。

   [29]《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解释工作的规定》第6条,法发(2007)12号。

   [30]董皞:《司法解释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227页。

   [31]《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3年11月12日。

   [32]关于审判委员会制度的各种观点总结及改革完善建言参见付少军:《审判委员会制度研究》,中共中央党校博士学位论文,2012年6月。

    

   王幼君,作者单位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检察院。

   来源:《上海政法学院学报》2014年第3期。

  

    进入专题: 司法改革   审判独立   审判权威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577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