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保筠:中美越关系能否实现“三赢”?——以美国亚太战略为基点的观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7 次 更新时间:2014-06-24 07:35:30

进入专题: 中美越关系   美国亚太战略  

杨保筠  

    

   【摘要】 自奥巴马政府推行亚太“再平衡”和“重返”东南亚战略以来,越南与美国的关系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这既有中国因素的影响,也有越美之间共同的或各自的利益考量。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是从保持其长远利益出发的,而越南的主旨则在于从大国之间寻找平衡并从中获取自身的利益。由于越美双方的战略需求差异,两国之间的全面伙伴关系不大可能形成同盟关系。越美关系的发展对中美、中越关系的影响有限。努力经营中美越“三赢”的局面,将更有利于东南亚和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关键词】越南  美国  越美关系  中越关系  亚太再平衡

   【中图分类号】D83/87              【文献标识码】A

    

   近年来,越南与美国的关系发展迅速,特别是2013年7月下旬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对华盛顿进行正式访问,并与奥巴马总统共同确立两国建立“全面伙伴关系”,使两国关系上了一个新台阶。人们不禁要问,一个曾经与美国打过多年恶仗,遭受了巨大生命和财产损失的国家怎么会与昔日的仇敌走得那么近?推动越美关系发展的主要因素究竟有哪些?本文拟对此做些分析和探讨。

    

   冷战后越美关系的恢复与发展

   提到越南与美国的关系,就不可避免地想起上个世纪60~70年代的那场旷日持久的越南战争。这场战争是冷战时期以美国和苏联为首的东西方两大阵营对抗的结果。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美国为了防范共产主义运动在东南亚地区的扩展,就曾不遗余力地支持法国重返印度支那,恢复其在越南、老挝和柬埔寨的殖民统治。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国被迫在日内瓦协议上签字,逐步撤离越南。随后,美国则取而代之,公然违背日内瓦协议有关实现越南南北统一的规定,扶植越南西贡政权,维持南北分治,企图以此阻止共产主义在东南亚扩展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为此,越南人民在中国、苏联等国的支持下,掀起了反抗美国侵略和实现国家统一的民族解放斗争。越美战争期间,美国大搞特种战争,并于1964年制造“东京湾事件”,把战火扩大到越南北方。战争期间,美国不仅直接向越南南方投入了数十万军队,还纠集其盟友派兵参战,使越南战争成为冷战时期规模庞大的“热战”,对地区和世界的稳定造成重大影响,而且,战争也使越南南北方及美国都蒙受了巨大的创伤和损失。

   1975年4月30日,越南人民军攻占西贡(今胡志明市),标志着越南战争的最终结束,越南实现了民族国家统一。据越南方面估计,在这场血腥恐怖的战争中,有超过200万人在战争中死亡①,如果加上越南南方的死亡者②,那么,整个越南民族的人口损失更加惨重。此外,财产损失更是难以数计。美国也为这场战争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据估计,大约57000名美国士兵在越战中死亡③,美国政府为越战而承受的财政负担也十分沉重④。美国被视为美越战争中的失败方,这对其此后的全球战略产生了重大影响。美国被迫从东南亚压缩和撤退,而苏联在东南亚乃至亚太地区的影响力上升,导致国际格局出现了许多新的变化。不仅如此,长期持续的越南战争引起国内民众,特别是青年人强烈的反战情绪,剧烈的反战运动也导致美国国内的社会裂痕,美国在越战中失败的阴影更是长期笼罩在政府和民众的心头。

   因此,越南与美国在越战结束以后的近20年里,彼此怀着深仇大恨,两国之间的关系也长期中断。在此期间,美国一直实行对越南的贸易禁运和援助,1979年越南入侵柬埔寨以后,给两国关系的改善又增添了新的障碍。越南曾声称,根据与尼克松政府达成的协议,美国必须向越南提供数十亿元的战后重建援助,⑤但遭到美方的断然拒绝。

   这种情况直到冷战结束前后才有所改变。当时,苏联的实力及其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迅速减弱,使得它对越南的支持也越来越力不从心。1989年,越南从柬埔寨撤军,扫除了越美关系中的一大障碍。当时的美国乔治·布什政府决定改善与河内的关系,与此同时,越南也表现出希望与美国改善关系的愿望。1991年4月,美国制定了与越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详细“路线图”。同年,越南允许美国在河内设立处理美在越南战争时期的战俘和失踪人员(POW/MIA)的办事处。1993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表示不再反对国际金融机构向越南提供援助。1994年2月,克林顿总统宣布取消美国对越南的贸易禁运;两个月后,美国国会通过《对外关系授权法》,表示支持与越南关系实现正常化。⑥

   1995年7月12日,越南和美国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这是越美关系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越美两国关系自建交后一直保持着较好的发展态势。根据越南方面的看法,由于越南与美国秉承“抛开过去,面向未来”的精神,因此双边关系在各个领域中都得到了发展。⑦而美国方面则认为,1995年与越南建交以后,两国之间所具有的相同的安全和经济利益促使双方要在广泛的领域扩大联系,并开始形成各种战略伙伴关系。⑧因此,在两国建交以后,尽管美国国会试图把战俘和失踪人员问题及越南的人权记录绑在一起,但克林顿总统继续推进与越南关系的发展,两国于1997年互派越战后的首任驻对方国家的大使。

   在世纪之交的2000年,越美两国签署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越美双边贸易协议。在此期间,整个正常化进程由于越南希望改善与美国的关系而继续推进。双方在寻找战俘和失踪人员方面互相合作,越南正在进行的改革,以及在解决难民问题上合作的推进等,都是越南与美国双边关系中所关注的问题。2000年11月16至20日,美国总统克林顿访问越南,受到越南民众的热烈欢迎。访越期间,克林顿总统多次在公开和私下的场合谈及人权和民主化问题,而越南领导人则敦促美国就“橙剂”受害者进行赔偿、为寻找失踪越南士兵遗骸提供援助以及增加对越南的经济援助。⑨

   在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中,越美双方都在寻求升级双边关系的新途径,双方的合作领域不断扩大,程度也逐步加深。2003年11月,越南国防部长范文茶访问美国,为双方高层军事交往开辟了道路;同月,美国军舰访问越南。在2005年两国建交10周年之际,越南总理潘文凯访美,美国表示支持越南加入世贸组织;2006年12月,在美国总统布什访问越南后1个月,美国国会通过决议,给予越南永久贸易最惠国待遇;2007年1月11日,越南成为世贸组织一员。2007年,越南前国家主席阮明哲、2008年越南总理阮晋勇先后访问美国。布什政府试图利用这些高层会晤,来鼓励越南内部的经济和政治改革。⑩

   越南通过改善和发展与美国的关系也获得了许多实实在在的利益。从政治方面来看,越南不仅打开了与美国关系的新局面,而且也由此改善了与西方世界的关系,使其所处的国际环境大为改观,为其革新开放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在经济领域,自1995年越美关系正常化后,越南一直非常重视发展与美国的经贸关系,而美国也能够从中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有利于美国公司进入越南这个资源丰富、潜力巨大的市场。因此,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越美双边贸易额从1995年的4亿多美元,上升到2010年的183.24亿美元。此外,在越美建交以后,两国之间的合作也逐渐从政治、经济向军事和安全领域拓展。特别是2003年越南国防部长访美以来,两国的军事合作关系发展迅速。根据两国的协议,从2005年开始,越南的军事人员可在美国接受英语语言培训。2007年,美国修改有关国际武器贸易条例,准许在个案审查的基础上向越南出售某些非致命性国防项目并提供相关服务。2008年,两国举行了首次高级政治军事对话,一致同意加强双边的军事与安全合作。2009年4月,美国邀请越南军人登上约翰·斯藤尼斯号航空母舰观摩其在南海的飞行演习。2009年下半年,越南国防部长到美国访问。同年,美国第一次为越南提供外国军事融资。根据美国国务院报告,美国政府许可在2007~2010财年向越南出口大约9850万美元的防务物品和370万美元的国防服务。

    

   亚太“再平衡”战略与越美关系

   越美关系出现突飞猛进的新进展,是在2009年奥巴马任美国总统以后。奥巴马一改其前任对东南亚地区关注不足的政策,在提出重返亚太新战略的同时,把东南亚地区作为这项新战略的重点之一。在2009年7月23日举行的第16届东盟地区论坛上,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高调宣布美国重返东南亚,并表示将重新定位与东南亚的关系。美国的新战略迅速得到越南及东南亚地区相关国家的高度重视和积极呼应,越美两国关系也因此出现了异常热络的现象。2013年7月25日,到访美国的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会晤美国总统奥巴马,双方宣布建立“全面伙伴关系”,以推动双方在经贸、科技以及防务和安全等领域的合作。奥巴马在会晤后对媒体说,这次访问标志着两国关系“不断取得进展并得以巩固”,意味着越美关系走向成熟并进入下一阶段。张晋创则认为,鉴于过去18年双边关系取得的进展,现在是构建全面伙伴关系以进一步加强两国在不同领域关系的时候。越美全面伙伴关系的确立,标志着两国关系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越美两国的关系急速升温呢?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重要的还是中国因素。正如一份写给美国国会议员的报告中所说:美国与越南关系“也许最为突出的是在2010年,两国都动员多国来回应中国,明显试图提高其对南中国海有争议的水域和岛屿的要求。进行这项协调的努力至今仍在继续”。

   众所周知,中国在30多年的改革开放过程中,经济高速发展,综合国力不断提高,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的影响力也不断扩大,2010年,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认为,中国的迅速崛起势必对其在全球的主导地位构成挑战,因此,为了自身的利益处处遏制中国,以减缓甚至阻滞中国的发展进程。奥巴马出任美国总统之后,由于看到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十分广泛,而美国正陷于严重的金融风暴的打击和困扰之中,遂决定把其外交和战略重点东移至亚太地区,推行“重返亚太”的战略。在此过程中,美国也努力寻求得到当地国家的支持。

   与此同时,中国也在亚太和东南亚地区争取朋友,其外交和经济份量以及不断增强的军事实力有可能在这个地区转化成越来越大的影响力。美国认为,这将对其在该地区的主导地位构成威胁。为了联合东南亚国家共同面对中国崛起可能带来的“威胁”,美国必须在该地区寻找能够在东南亚国家与中国之间打入楔子的切入点,而中国与东南亚地区一些国家就南海岛屿及其附近海域主权的争端就成为美国能够加以利用的最佳缺口。

   在这些国家中,越南、菲律宾等国与中国在南海岛屿及其附近海域主权方面的争端尤为复杂和激烈,可以说,越南是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利益纠葛最深的国家,南海争端也是中越关系所面临的最为棘手的问题。因此,越南也就成为美国用来遏制和围堵中国的最佳选择。在美国看来,越南与中国在南海有主权之争,而且短期内难以解决,因此可以利用两国之间的争端,把越南作为遏制中国的一个棋子。同时,越南对中国的高速发展也心存戒备,两国间长期存在的海岛与海域问题的争议更加剧了越南的戒备心理。在南海问题上,越南希望将其国际化,以争取外界对其主张的支持,而美国对南海问题的关注和介入,使越南看到了契机,因为越南认为美国是最好的遏制中国的外部力量。由此来看,越南也有意在南海问题上得到美国的支持,以制衡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据美国的一份报告显示,2009年和2010年初,越南发起了一场希望美国在南海问题上采取中立政策的游说运动。一些越南人士说,虽然他们并不希望美国在双方的争端中选边站,但如果美国能够通过语言或行动来更多地强调争端各方应当遵守共同的准则,如增加透明度,遵守相关法律,避免采取单方面行动并致力于公海航行自由等,那将是有帮助的。

在这一背景之下,美国政府为了通过周边布点制衡中国,维护其在亚太地区的利益,不仅接受了越南的建议,还做了进一步的延伸。2010年7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越南首都河内出席东盟论坛会议时提出,南海问题是“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反对在争端中任何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的做法。她还提出,南中国海海洋空间的合法要求只应根据海洋地貌来确定。同时,美国无视中国通过双边协商处理争端的愿望,按照越南的期待,把南海问题列入当年多边场合的东亚峰会例

    进入专题: 中美越关系   美国亚太战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5716.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4年5月上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