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琏:统制经济残留仍旧存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00 次 更新时间:2014-06-14 08:57:59

进入专题: 统制经济  

吴敬琏 (进入专栏)  
但是就业情况并没有恶化。我认为只要能保就业,增长速度高一点、低一点关系并不大。采取放松银根增加投资的刺激政策弊大于利,好处是能够提高GDP增长,坏处是妨碍经济发展模式转型,并使债务进一步积累。流通中的货币量已经是GDP的200%了,这样是很高的比例,债务率不能够再提高,杠杆率太高就是悬在我们头上的一把剑,继续提高杠杆率的比例,对于中长期造成了更高的危险。

   有人说现在货币政策总量已经过紧,其实是不对的。比如说去年从广义货币来说增长13.1%。7.5%的增长率,再加上2个百分点的通货膨胀率就是9.5%,和13.1%比多出3.6%的货币超发。所以我觉得最正确的方针该是在保持国民经济不至于发生系统性危机的条件下着力推进改革。只有改革才能提高效率,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我们所碰到的这些困难。

    

   我们要防止发生系统性危机应该做一些什么?

   第一,要防止风险积累。尽量的释放现在存在的风险。可以做一些什么,我这里说一下设想。要停止没有回报的无效投资。有人说基础建设投资没有关系,东西反正在那,这种想法完全不符合经济学的思考方式,因为经济学的思考方式按基本的约束条件是资源是稀缺的,资源是稀缺的就有一个选择问题,这个资源应该放在哪里。应该尽量放在有效的能够有回报的部分。如果它是没有稀缺性的,是无限的,它只要东西在就往里面投了,没问题。可是因为它是有稀缺性,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有回报的,能够提高整个经济效率的投资的机会应该抓住。你要抓住机会就要避免去走无效的投资。

   第二,对僵尸企业停止输血。现在有一部分企业实际上已经是僵尸了,而且无望起死回生。但还是用银行贷款和政府补贴来维持。

   第三,动用国有资本偿还政府或有负债。所谓或有负债是说政府是有负债,但是在负债表上看不见。比如说我们的社保基金就有缺口,而且按照有些单位认为中长期都没有问题,但是也有的单位认为有缺口,并且这个缺口还不小。像这种东西现在就赶快用政府的资本去把它还了,这样就可以降低我们国家负债表的杠杆率。

   在前年上海就做了这个事,把上海家化卖了去补充社保基金,因为老的工业城市特别是养老金基金往往会有很大的缺口。另外是三中全会决议里面明确规定要拨付一部分国有资本去充实社保基金,这个我觉的并不难做,使我们国家经济稳定大有好处,而且它对于职工的社保体系的建立,和国有企业的改革都会有很大的好处。

   第四,对资不抵债的企业实施破产重组,以便释放风险,化大震为小震。对于负债率太高的企业也要进行资产重整,这样来把小的风险释放出来,不要让它积累起来。把大震变成一些小震,不至于引起整个系统的震荡。

   第五,盘活"晒太阳"的开发区等资产存量。征了地但是没有企业进来的开发区很多,8有一个省有上百个开发区,大部分都是存在这样的状态。需要盘活这些资产的存量。我们还可以想出其它的办法,但是这件事一定要做,使得一部分风险把它释放了或者消除了,使得风险不至于积累的太大然后爆发。

   第六,再辅之以灵活的宏观经济政策,就有可能避免系统性风险。当出现了某些地方资金链要锻炼,或者有可能引起系统性风险的时候,短期政策也是需要用的,但是我不认为一个全面的刺激政策是好的政策。

    

   营改增和工商登记便利化效果明显

   像这样一种方针是不是会有效?是不是对我们整个的发展和改革更有利呢?从一季度的情况可以得到一些印证。

   第一季度GDP的增速比全年来说进一步下降,下降到7.4%,但是就业的情况还是相当不错的。2013年我们就进入了一个增速下降通道,但是2013年的就业情况是相当好的。2013年政府提出的计划新增就业900万,2013年实际完成的情况是新增就业1310万,完成计划的145%。今年一季度GDP的增速继续下降,就业的情况比去年稍好,所以新增的劳动力基本上消化了,所以登记失业率维持了原来的水平的。

   为什么会发生这个情况?就是我刚才说的,跟增长的结构有变化,这个最显著的变化就是第三产业开始起来了。我们在2005年,2006年的时候总结十五计划的经济增长方式转变没有取得效果的时候,就提出了十一五要促进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所需要采取的措施。一共四个主要的措施,第一个是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市民的转化。第二个是制造业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第三个是大力发展服务业,特别是伸展性服务业。第四个是用信息化改造整个国民经济。这四条中间有两条都是讲的服务业。第二条讲的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是讲的制造业里面的服务部分,要提高它的比重。现在制造业和传统的制造业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它服务化了,就是说它的产业链拉长了,它的前后两端变成它最有活力的,附加值最高,盈利性最强的部分,这两段前端是研发、设计,后端是渠道管理、售后服务,前后两端都是在传统意义上是服务业。制造业因为到了现代产业链拉长了。第三项是独立出来的服务业,我们计算的服务业,第三产业在整个GDP中所占的比重是独立的服务业,没有计算进制造业内的服务内容。

   当时制定十一五的时候提出来怎么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怎么提高效率的途径里面,很重要的就是发展服务业。呼吁了很多年,从这个计划来看,从2006年开始强调要发展服务业,但是七、八年了都没有起来。前年开始起来了,去年就有明显的变化,在我们的历史上第一次第三产业的比重超过了第二产业,这是个历史性的变化。

   因为服务业它吸纳就业的能力比起制造业要强得多,所以因为这个结构的变化,所以虽然GDP的增速下降了,但是就业的情况不但没有恶化还有改善。为什么我们从2005年就开始强调第三产业服务业发展的重要性,呼吁了很多年,为什么到了这两年发生了变化?其实在我看来,这就是因为改革。最重要的促成服务业开始加速,是两个很小的改革。一个改革是从2012年1月开始的上海的营改增,营业税改增值税,后来到了7月,国务院决定在全国推广。2013年就是大面积的推广了。当时国务院做出的决定说放在一个企业减负的项下,上海改了以后,别的城市都纷纷响应,有人说没有什么效果,看减负减的不多,而且有的行业税负增加了。所以有人觉得没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很多城市都认为这个事情值得做,要求都参加这个试点,后来很快在全国铺开呢?有些看到了短期的好处,因为财政部和国税总局主持这个改革,国家税务总局[微博]为了支持这个改革让了税,其实有些地方积极于这个改革是从更长远的看,更本质的看,更动态的看。

   那种说营改增其实没有减少多少,有的行业还增加了,需要进一步调整增值税税率,这种是从静态看的。为什么经济学界的人非常支持这个营改增呢?它是从动态看。营业税的问题在什么地方?营业税是对营业额全额征税。它有一个问题是重复征税。重复征税从动态看它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它阻碍分工的深化。

   亚当斯密说经济发展效率提高的最主要的推动力量就是分工深化,这一点其实在服务业里面表现的最明显。我们看网购,网购分化出来多少个产业,容纳了多少人就业。有快递、结算、广告等等。所以营改增它的重要好处就是促进分工。分工深化了,一个企业一个环节变成了五个环节,税并没有增加,如果是营业税的话,分化成五个环节就是五次了。

   另外一个是2012年开始叫做工商登记的简化,便利化。在这届政府简政放权是很重要的一个内容,就是工商登记的便利化,降低登记的门槛。从去年的统计,很多地方新登记的工商数目,许多地方都增加了70%,当然有些只是登记了不见得有营业,比如上海是增加了70%多,有一部分是为了自贸区先拿这个牌照。这个时候它才开始活跃起来,主要是一些服务业的小企业。这个只是我们改革的前奏曲,三中全会以前就开始了,这一届的领导进行了一些改革。这是很小的改革,这种小的改革就能起这样的作用。

   我认为像这样的例子增加我们对于改革能够根本解决问题的信心。当然我们现在改革的推进,三中全会到现在已经一个多季度了,我们需要来总结怎么能够把最重要的建立一个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把必要的把它认定,然后由政府和大众合力把改革推着前进。我认为政府总是说现在困难是可控的,应该承认是可控的,但是我们要利用在可控的时间里面把体制尽量完善起来,从根本上消除,使得我们的经济和社会存在这么多困难和矛盾的根源性的东西,这样我们就可以走出一条路来。我要讲的就是这些。

进入 吴敬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统制经济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5459.html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