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琏:统制经济残留仍旧存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94 次 更新时间:2014-06-14 08:57:59

进入专题: 统制经济  

吴敬琏 (进入专栏)  

   第三是竞争性,竞争性的市场是市场的灵魂,但是因为我们行政权力的干预,和各种各样有行政背景的垄断的出现,所以它就缺乏竞争性。因为跟权利的关系不同,不同的主体力量就不同。所以我们要建立一个竞争性的市场体系。

   第四是有序,因为我们市场有各种权力的干预,所以这个市场是无序的。从消极的方面来说因为有各种权力的干预,从积极的方面说就是缺乏法制。经常是红头文件来治国,而不是根据一个法律,在统一的规则的基础上进行竞争。有序的市场就是说我们这个市场体系是建立在规则的基础上,建立在法制的基础上。

   第五是市场体系,从八十年代就是这样,对于市场的理解往往局限在商品市场的范围内。商品市场有问题,最落后的还不是商品市场是要素市场。比如说我们的资本市场,它的各种缺陷,碎片化,不对所有主体开放,不能平等竞争,或者说无序。所以我们一定要紧紧怀绕这样的要求来进行我们的各项的改革。

   直接在经济方面的改革大概有一百零几项,另外一些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市场体系"有关的改革超出这个范围,比如说建立法制,司法公正,审判的独立等,跟建立这样一个市场都是有关系的。

   如果这些改革能进行的顺利,我们在2020年以前就能够形成三中全会所讲的企业自主经营,公平竞争,消费者自由选择,自主消费,商品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现代市场体系。

   三中全会的决议是非常好的决议,但是这并不等于说这个决议通过以后就万事大吉了,就会顺利实现了。我们现在在新的起点上走上了一个新的改革的征程。这个征程是有很多艰难险阻需要走的,不是能够轻而易举就能实现的。

    

   很多利益上的障碍往往是打着意识形态的旗帜来说话

   有些什么样的艰难险阻?

   大概主要是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是来自意识形态的障碍。因为我们国家是长期的实行过计划经济,是从苏联学来的一套经济体制,而反映着这一套经济社会体制的意识形态是有非常深远的影响的。我们这代人不用说了,基本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上大学的,大学从二年级开始全套换了苏联教材,主要的老师也到人民大学受苏联专家培训两年然后来教我们。我们下来的两代人,也许现在已经是第三代、第四代开始走是上舞台。他们比我们好一点,但是也好不了多少,因为这套意识形态它有它的延续性,也没有经过认真的清理。后来也接受了一些新的思想,新的思想和旧的思想往往是和平共处和不那么和平的共处,所以很容易在新的征程上继续妨碍我们的进一步改革。

   意识形态方面的苏联模式的影响应该说它还是逐渐的消退。可是现在因为有很多利益上的障碍往往是打着意识形态的旗帜来说话。

   邓小平提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的针对性是非常清楚的,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不是苏联式的社会主义。但是中国特色的针对性从邓小平说的跑到别处了。要是说中国特色的股市这就不知道是什么了,因为没有苏联特色的股市。

   总而言之,有一些人不管真是因为思想意识的原因,还是因为物质利益上的原因打着这个旗号,苏联式的意识形态还是有相当的影响力的。所以有些人讲是邓小平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是讲内容的时候讲来讲去还是苏联的那一套。当然这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还是第二类,就是来自既得利益的阻力。

    

   既得利益集团越来越强大

   应该说改革三十年来,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得到了利益。有些人认为多数人没有得到利益,只是极少数人得到利益。我不这么看。如果你熟悉我们的农民工,你可以跟他谈一谈他过去是什么生活,他现在是什么生活。有的人是在新的体制下靠他的努力,不管是勤于劳动还是善于经营,靠他的努力得到了利益,这种利益它并不会造成进一步改革的障碍。另外有一种利益因为我们体制上的缺陷,所以寻租的制度基础非常的庞大,所以有一部分人是靠权力取得的利益,叫做特殊的既得利益。这种靠权力发财致富的特殊的既得利益肯定会变成我们进一步改革的障碍。

   因为这个权力,政府在资源配置中起作用的权力正是他们发财致富的基础,他们是不愿意放弃的。而这个力量特别是在二十一世纪以来,寻租活动的制度基础变的越来越广大,所以代表这种利益的人们,他们的势力也变的非常的强大。这就使得我们进一步的改革一定会碰到这种特殊既得利益的阻力。

   还有第三个问题,就是一些实际的矛盾和困难。因为我们在带病的一个体制下运作了很多年,所以在我们经济和社会中就积累起了一系列的矛盾,造成了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和进一步改革的困难。我下面还要具体来讲这些矛盾和困难。

   总之,我们要在新的征程上能够实现全面深化改革的任务就需要攻坚克难。十八大的两句话说的很好,就是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来全面深化改革,就是要毫不动摇捍卫改革的伟大旗帜。克服意识形态的障碍,克服既得利益的障碍,另外要有大的智慧。解决这些问题,特别是第三个问题,一方面要有很高的专业素养,同时还有很巧妙的运作的艺术,因为我们面对的阻力和困难非常多。

   我们现在跟前两次改革不一样,我们的经济已经不是1984年那样整个经济处在极其困难情况之下,只要采取一点改革措施就能够马上见到解放人民的创造力,提高人们的积极性的效果。我们现在已经初步建立起来一个市场经济体系,所面临的问题都非常的复杂。像我们过去在学校里和后来自学的经济学,经常感觉到不能应付我们现在需要完成的任务。比如说我们的资本市场,怎么能够进一步发展,不断有新的东西出现,都是需要很高的专业素养。因为矛盾错综复杂,纠结在一起,所以你还需要有运作的艺术。而且要能够研究出本质的问题在什么地方,重点的问题在什么地方,能够针对这些问题很快的形成一个制度和发展之间的良性循环。

    

   国有企业负债和地方政府负债率过高

   下面我来讲一下存在的实际困难。

   因为多年的体制缺陷和粗放增长,这种增长模式就使得我们经济和社会中积累了很多实际的矛盾和困难。只能在经济继续发展的条件下推进我们的改革,所以要善于处理这些实际困难,才使得我们的改革能够进行的比较顺利。

   有几个大家都能够直接感觉到的,第一是因为粗放的增长方式大量的耗费资源,所以就造成了我们现在资源的严重短缺。我们现在很多重要的能源和原材料的依存度都变得非常的高。

   另外因为这种粗放的增长模式,高耗能也造成了高污染,使得环境变的越来越恶化。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受到了破坏。人类要生存有三个最基本的条件,现在都发生了问题,就是土地、空气、水。统计局的经济学家前两天做了一个报告讲到污染说了一个段子。有个北京人发一个短信给哈尔滨的人,说霾让我都看不清楚天安门上的毛爷爷的相,哈尔滨回他一个缎子,说我们这里的霾比你们北京还严重,钞票上头毛爷爷的相我都看不清了。

   另外是最近出现的需求乏力、增速下降,一方面我们的货币流通总量过大,2001年的时候我们的货币流通总量才十几万亿,现在一百一十万亿了。但是在很多环节上都表现为需求不足,总体来说是需求很大,但是在很多环节上都表现为需求不足,增速下降。

   第三是产能过剩,企业经营困难。因为大量投资的结果造成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的问题是大量投资造成了产能增加的很快。另外一方面因为投资率太高消费率太低,所以最终需求不足。那么就出现了一个现象,我们现在主要的产品几乎找不到哪一种产品产能不过剩的。

   1958年大炼钢铁,要从535万吨一年增长到1070万吨,现在我们钢的生产能力是10亿吨。一个唐山钢厂的生产能力超过了欧洲各国加总的总量,但是销不掉,所以钢厂普遍变的亏损,经营很困难。这不仅是一个产品,有人说找不到什么产品不过剩。

   在宏观经济上最突出的问题就是这个国家资产负债表的负债率(杠杆率)太高了。主要是国有企业负债和地方政府负债,这个负债率根据去年的统计,国民的资产负债表或者国家负债表的负债率就超过了GDP的200%。一般认为200%是一个警戒线,所以它就存在一种可能性,出现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所谓系统性风险就是市场的突然崩溃,就是因为某些环节上的困难传导到比较大的领域造成整个系统的崩溃。如果你在网上看讨论的最多的就是应该怎么处理当前的困难。

    

   刺激政策弊大于利

   应当采取什么样的方针?

   现在网上有不相同的意见。两种主要的意见,一种意见是说应该采取救市的政策,就是说刺激经济的增长。但是也有另外一种意见,就是认为不应该采取像2009年那样的强刺激政策。因为2009年的4万亿的投资和10万亿贷款所造成的负面的影响到现在还没有能够消化到。所以很多人认为不应该采取类似于2009年那样的刺激政策。

   一方面是因为2009年刺激造成的后果到现在还有待于消化。另外一方面是2009年以后也采取过几次全面的刺激政策,强度没有2009年强,比如说2012年的5月也曾经进行了刺激。但是从2012年的刺激。去年也有很短的时期主要是靠城建投资希望拉升经济增长速度,但是从2012年的刺激和2013年的刺激看起来,刺激的效果越来越衰退。在我们经济学上,1956年讨论增长模式的时候,诺贝尔奖学金获得者索洛所提出来的,如果是靠投资来拉动增长的话,投资的回报一定是递减的。他根据他对于美国二十世纪前49年的数据的回归,他发现美国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它不是靠投资来支撑增长的,所以没有出现递减的问题。从我们2009年、2012年、2013年的刺激政策来看,确实它的投资刺激的效果是衰退的。

   2012年的刺激只维持了几个季度,2009年的这一次刺激正面的效应维持了好几年,在8%以上的增长。2013年这一次就没有刺激起来,增长率继续下降。所以有一种意见是不赞成。但是现在看起来主张采取刺激政策的呼声越来越高,我认为这个问题还需要认真的考虑。

   为什么这个刺激政策的副作用很大,而且它的正面的作用也在衰减?这是应该研究的,到底为什么要努力的保持GDP的增长速度。

   今年在两会以前有过一个争论,到底应该把今年预期的增长速度定在7.5%还是7%?后来吸收了两边的意见定在7.5%左右。第一季度是低于7.5%,是7.4%,主流的舆论认为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有一种预计是还有可能继续下降。那么继续下降是不是可以接受?就有很大的争论了。

   李克强总理在两会期间说"稳增长"的目的是保就业。因为增长速度高低对于大众来说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影响,有影响的是就业。那么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就业跟增长是什么关系?保增长速度是为了保就业。就业和增长之间是什么关系?通常好像有这种看法,就是就业和增长之间是一种现性的关系。就是说增长速度增长一个百分点,就业增长多少个百分点,有一种固定的比例关系。实际上情况并不是这样。因为增长有一个结构问题,什么样的产业增长的快,增长里面不同产业的贡献是不一样的。结构不一样对就业的影响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在旧的增长模式下,投资主要投在哪里?投在重化工业,就业弹性是很低的。从各个产业来说,什么样的产业它的就业的弹性高?总体来说是服务业。

我们现在就出现了这个情况,虽然我们的增长速度下降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吴敬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统制经济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5459.html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