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监管创新可能会犯更大的错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7 次 更新时间:2014-06-07 19:25:16

进入专题: 监管创新   市场  

张维迎 (进入专栏)  

  
张维迎:监管创新或会犯更大的错

   作为中国最著名的经济学家,张维迎已经很久都不对短期的经济趋势和当下的经济现象发表观点了。互联网金融不算他的研究方向,这一次他之所以欣然接受了我们的专访,是因为在他看来,围绕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与监管产生的一系列争论,背后直指一个核心问题:市场经济中,政府的权力究竟应该如何发挥作用?这一点,是他30年来一贯关注和思考的核心问题。

   凤凰财经:大家都非常关注的监管层对于支付宝等各种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的监管这个事情,您有没有关注呢?

   互联网金融它本身是一个新现象,金融是一个老现象,互联网金融是一个新现象,那这种新现象呢,我们应该给企业家足够的创新的空间,也许有一些现在所谓的创新未来它是经不起实践的考验,那它可能被淘汰,但是由于我们事先没有办法知道哪一些是好的,哪一些是不好的,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说不要对它干预太多,让它有一个自然分展的过程。

   凤凰财经:如果说不加以监管的话,在创新的过程中会有一些试错的代价,那这个代价又谁来承担,这个成本怎么样去衡量?

   张维迎:一百多年前,当飞机发明的时候,我们怎么样去监管这个航空产业?如果那个时候就建很严格的航空业的监管标准的话,飞机是不会被制造出来的,我们人类现在没有办法飞在天上的,只有随着技术进步、产业的发展发现一些问题,我们才有可能逐步的给它一定的规制。

   张维迎:我们最需要防止的就是用人为的那样一种力量,也就是用政府的力量来去说这个事你可以做那个事你不可以做。我相信如果有这样方式的话,人类不会有创新。

   凤凰财经:但金融是不是本身就是一个相比较其他行业而言,更加需要监管的行业呢?

   张维迎:也不能够完全这么讲,我想最重要的特殊性就是经济学家讲的信息不对称。但是信息不对称其实我们忘了一点,市场本身可以创造出好多解决信息不对称的方式来,这种方式好比声誉,一个企业它要持续的存在下去,企业家要持续的发展企业的话,它必须建立一个很好的声誉。好比我们可以讲马云也好,马化腾也好,他们在做这样一些创新的时候,他必须要有一个很长远的考虑,所以他在做的过程当中,我认为他会非常的谨慎的,但是我不是说他不会犯错误。问题就是说如果你认为需要监管的,那监管可能就会犯更大的错误,因为对监管者而讲,最安全的办法就是不让新东西出现,好比如说我只要不允许任何飞行器飞上天,那绝对不会有航天事故。

   凤凰财经:那政府或者换而言之监管者你觉得他应该做的是什么,他应该怎么样去做?

   张维迎:我觉得目前这个情况下,像这个行业更多的应该是观测。

   凤凰财经:观察。

   张维迎:观察,尤其中国的金融本来就是监管过渡,甚至可以说互联网现在有一些金融产品就是你监管过渡而导致的,好比我们看阿里巴巴的支付宝,为什么支付宝会成为那么大的一个生意呢?就是由于我们中国的银行业监管太多、支付太困难,所以出现支付宝就是它用它的方式来解决买卖双方之间可能由于信息不对称导致的欺诈等等行为,而支付宝本身也要靠它的声誉来保证这一点。

   张维迎:所以改变的力量一定是新的力量。你看每一个,好比运输业,你要让原来的那些好比如说运河上的靠船的运输来的人去创办铁路,那是不可能的,你要用铁路的人去创办汽车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改变一个产业一定是一种新的力量。

   张维迎:互联网产业的企业家对中国金融体系的冲击我想对中国整个经济的改革、市场化方向的改革是一些非常好的事情。你要靠传统的几大银行去改革金融真的太难了,尤其像我们现在有利率的保护、资产金额的保护,这些企业就靠利差就可以吃得很肥,所以他把任何一种新的创新都看作对自己的一种挑战,所以这里就是说监管政策特别要注意的一点,怎么防止那些既得利益者,也就是现有的主导市场的这些企业,这些金融机构他们阻碍新的金融产品的出现。

   凤凰财经:这也是我想问您的问题,因为监管不光关乎理念还关乎背后利益的博弈,现在既有的整个金融体系银行业的利益如此强大的背景之下,有没有可能他在某种程度上裹胁监管呢?

   张维迎:这有两个方面的因素,每个人有创新的权利的话,那老的这种既得利益阻碍就变得非常的难,好比如说运河非常想阻止铁路的出现,但是如果我去创造铁路,修铁路是我的权利的话,那你很难阻止了。那么在中国的情况下,市场就是由我们好多的法律政策管制了,好多人本来应有的权利他不能去行使的,那这就阻碍了我们的创新。那另一方面呢,像政府的监管部门必须有新的理念,新的理念如果能够战胜这些既得利益者的话,那这个创新我觉得更快更有可能。如果相反,监管部门为现有的既得利益本身给俘虏了,给他们绑架了,那这个创新就变得非常难,我们就回过头来想,没有互联网金融的时候,为什么九十年代中国企业有那么多的坏账,现在中国政府、地方政府积累那么多的债务,好多地方政府就没有办法支付他的利息了,这不是互联网产业。所以我就是说,我们不要只是盯着互联网可能带来的问题,我们看看我们整个金融的体制的问题。

   凤凰财经:金融业它最根本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张维迎:金融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政府管制太多,监管过多,使得这些市场的机构本身不发挥作用,或者我打一个比方,市场它不仅是一只看不见的手,也是一只隐型的眼睛,它是有记忆的,你做了好事它记下来,你做了坏事它也记下来。而政府类似于乱摸的手,它这个乱摸的手最后把市场的眼睛给挡住了,那么这样市场表现说市场出问题了,实际上本质是政府出问题了。包括美国爆发次债危机导致的全球金融危机,本身上是政府这只手出问题了,但是一般人容易把它理解为是一个市场的问题。

   创新本来就是面对一个不确定的世界,我们只能让人们去试,让人们遵守基本的产权和自由规则的情况下去试。如果我们事先就知道哪个创新好哪个创新不好,这就不可能有创新。

    

   张维迎:交易无欺诈则风险自担

   凤凰财经:那创新和防范风险永远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比如说回到您刚才举的飞机的例子,如果说最早发明飞机,把飞机变成一个主要交通工具,在最早的过程当中,第一批愿意乘坐还不成熟的飞机上天的时候,如果他发生事故,那被牺牲掉的哪些人他们的利益谁来保证? 或者咱们反过来举这个例子,假如说马云的支付宝,阿里巴巴出现问题的话,如果这个企业倒掉了,这个理财产品跨掉了,那这些投资者的利益能不能得到保证?

   张维迎:这个就是你要想到,我们要相信人本身有自由意志自由选择的权利,那在这个意义上,如果有风险出问题,他要承担一定责任的,假如飞机那个时候,如果你强迫人家坐飞机,说我要试一个飞机,我要抓几个人一定要坐上去,那你就侵害了人家的权利,但是如果有人自愿的,说我愿意冒这个险坐这个飞机,那飞机有可能掉下来了,那么这就是他自己的责任,当然了,他事先可以买一个保险,如果掉下来人死了,可以给家人留一笔钱。那现在互联网金融经济股票市场,你买股票没风险吗?有风险,那有风险你就得承担这个风险,赚了钱你的,亏了也是你的。

   那互联网金融也是这样,我觉得我们媒体也好、政府监管部门,你有责任提醒这种产品存在的风险,当然你不能任意的夸大了,妖魔化它。但是你要给他们选择的自由,所以使用互联网金融工具的这些客户,你应该明白你是有风险的,我们国家的问题,不仅我们国家,现在很多西方国家都有这个问题,由于政府把金融业管制的太多,所以一出问题,就说你政府得承担责任。

   你看现在我们好多本来是正常的信托基金融资,的确获得高的收益,比银行高,那你现在亏了,亏了你就应该自己认倒霉,但我们不是,我们可能政府出面来弥补这个亏损。导致我们现在股票市场股民亏了,他也去找政府也去证监会闹,为什么?因为背后这个公司上市是你批准的,这个股票能不能发行都是你批准的,你当然得承担这个责任。

   所以就是由于我们监管本身,一大部分本来是个人的责任,分散化处理的问题,变成政府的责任,变成政府的问题,这就是我们最糟糕的一点。

   凤凰财经:我也想到市场当中另外一个,也出现之后被广泛讨论的一个案例,就是说买房的人,这个房价涨得时候他获利了,他会觉得这是我的投资眼光好,但是如果他到一个开发商那儿买了一套房子,过了几个月这个房价跌了,会出现打砸售楼处这样的情况。你觉得这个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张维迎:其实都是一个道理,就是说在中国这个情况下,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太多,个人的选择权利受到好多的限制,或者被扭曲,这样的话每个人都不愿意承担责任,你两万一平米买的,涨到四万了,开发商不能找你,说你给我补钱。同样的你买了房子,两万块钱掉下一万来,那也是你的责任。所以我们市场的基本原则就是在交易的时候我们没有欺骗没有欺诈,那么风险就是自己的。

   凤凰财经:交易的时候没有欺骗没有欺诈,风险就是自己的。

   张维迎:风险就应该是自己的,但是像我刚才讲的,因为政府一系列的监管。

   凤凰财经:但政府会不会觉得你消费者没有风险识别的能力?

   张维迎:那谁有风险识别能力?

   凤凰财经:政府有。

   张维迎:事实证明不是那样,政府既然你认为有风险识别能力,那你就承担责任,但是政府又是谁啊?政府有能力承担责任吗?好多国有企业几万亿的坏账最后哪一个政府去承担责任了?没有,还是要用印票的方式,国家财政的办法,而财政的办法、印票的方法真正影响谁的利益?就是普通老百姓这里。政府本身它没有能力承担任何责任,他是一个虚幻的,因为政府决策的人也是个人,那么你怎么能想到说,坐在政府的那个人就比在企业的那个人聪明?他比消费者更聪明?如果那样,我们干什么要市场经济,计划经济认为只有中央这些政府计划机关他知道什么应该生产,如何生产,应该定多少价格,我们现在认为这是不行的,所有的那些自以为知道的东西其实最后都很无知,我们计划经济做得时候,我们说批判市场经济造成巨大的浪费、经济危机等等,结果最后发现,计划经济比市场经济的浪费何止十倍二十倍呢?

   同样的我就是说企业、个人我们真的可能犯错误,但是交给他们责任,有错误他们就会及时的调整,这个错误就不会变成巨大的灾难,我认为如果没有政府在这干预的话,人类分散犯的错误都不会酿成巨大的灾难。

    

   张维迎:防止政府成为破坏市场的力量

   凤凰财经:刚才在我们的谈话当中,您反复提到了市场提到了政府,谈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个是不是您即将出版的新书当中详细给我们阐述的内容?

   张维迎:是,其实我这本书叫《市场与政府》,它实际上是横跨我三十年的一些文章,最早到1985年的,最晚到今年的,那么它一个核心思想就是市场经济是离不开政府的,但是政府又特容易变成市场的破坏力量,所以人类面临的一个永恒的主题就是怎么防止政府变成市场的破坏力量。

   凤凰财经:大部分当您谈到政府的时候,评价都是偏负面的,要么无知要么无耻,那么归根结底来讲,您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吗?

张维迎:不是,我刚才讲了,市场经济没有政府是不行的,为啥呢?产权需要政府保护,合同需要政府的法律需要法院,借助于法院,人类的自由本身是需要政府的,所以我们创造了政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维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监管创新   市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5295.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