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当前学运与中华民国民主困境原因之省思

——重提牟宗三政治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3 次 更新时间:2014-05-07 21:18:11

进入专题: 学运   牟宗三   中华民国   民主  

李明  

  

   台湾民主化之后,屡闻有人言牟宗三的政治学理论和时代已经过去了。然而北望沦入极权主义和权贵资本主义[1] 的大陆,南望深患「本土病和西化病综合症」[2] 的台湾,放眼宗教淡化、资本主义独大和现代病、后现代病合一的西方。牟学过时吗?没有。特别是当今出现「太阳花学运」之际,更显牟学之意义。

   要深入理解「太阳花学运」,不仅要了解其时代背景和社会政治文化之「土壤」,还要追溯其社会政治文化之历史根源。如此才能克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之局限性,然后可以「一叶知秋」、「一盏一壶知天地」。然本文限于篇幅,不能如此布局辅陈,故只能从中华民国民主化起源和当代民主困境之原因、根源谈起,最后谈中华政治文明应有之内涵和前途,以察两岸政治最终走向。由此大视野审视「太阳花学运」意义、局限性,以及其折射出的更深层的政经、文化、社会等问题。文中重提牟宗三政治学,其意「以点示面」以求重提「新儒家返本开新的文化运动」[3] 未完成的「三统并建」之使命和责任、担当。因为这才是解决中华政治文明困境和两岸紧张的终极之道。

   一、清末以降民主化成因之启示

   察乎政治制度、法律的价值基础,绝非法政领域能「自给自足」,而是本源于宗教或人文。

   开创西方自由民主宪政的思想精神首先源于宗教及其自然法理念等,复次才是源于古希腊古罗马民主和法治精神而开来的启蒙运动。是天赋人权、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云云的超越信仰起了首要作用。而启蒙运动亦以宗教为背景,休谟、洛克、孟德斯鸠等的思想知识是不离其信仰背景的。

   就中国而言,中国文化传统以儒家为主,儒家以尧舜之道、「公天下」理想为至尊。清末立宪和民国创立,中上层士人构成的立宪派及立宪改良思潮、主张革命的三民主义等皆认同儒家,特别是尊「公天下」理想。辛亥革命新军起义,实乃南方「秀才儒生兵」起义[4],其思想精神背景依然不离儒家「天下为公」理念,且吸收西方民主思想。清末立宪、民国创立、民国民主法统、民国形成的现代中国文化,皆产生于内忧外患深重、国人贫穷和文盲的历史条件,按理说是民主化、现代化的条件严重不具备,但是中国仍然超前开启了此进程,此乃世界史罕见,究其因,实因中国「白衣卿相」士人政治传统自然演进为士绅引领民主化、现代化,朝野、官民互动博弈终成就此焉。可以说:是贤能政治传统引领中国超前打开民主化、现代化进程。(由此亦可见:中国文化的贤能政治与民主政治不仅不对立,而且相辅相成)

   西方民主化之精神本源首先是其宗教信念。中国民主化之精神本源首先是儒家「公天下」理想。「公天下」理想实本源于仁道天道之合、仁心即天心、人皆可以为尧舜之超越性理念,援牟宗三之言就是道德的理想主义的。

   西方是宗教型文化,天人分立。中国乃天人合一之人文教文化,是超普通宗教的。中国人文理性不与世俗对立,与现代化、后现代化不对立,故中华政治文明不必政治与人文分离,不必学术教育与人文分离,相反可以和谐、可以合,这种「合」恰是中华政治文明与西方相比的异质之处和优越之处,有超现代化、超后现代化之「潜质」。

   尽管20世纪中国大陆民主化终毁于苏俄、日本、中共之外患内乱。然其成因和成就依然值得当代大陆民主化之省思,更是陷于劣质民主的台湾值得省思和重新选择前途的。

   二、牟宗三政治学之意义

   牟宗三政治学主张:返本开新,儒学第三期之发扬,道统、学统、政统三统并建。究牟先生外王学的三大著作(《道德的理想主义》、《政道与治道》、《历史哲学》),其义理架构,介于道统和政统、学统之间,曲通三者,奠定有价值理性根基之政统和学统,类乎政统和学统之「自然法学」。然西方自然法是宗教性的。而中华文化天人合一之人文优性特性,是超越普通宗教的。西方人文是「神本」和「物本」[5] 及世俗功利统摄下的,远不及亦不可比中华文化天人合一之人文,西方人文不能成为政治和知识的价值根基,中华之人文则可以为政治和知识奠定价值根基。牟学返本开新「内圣外王」传统,主张理性运用表现转出理性架构表现,其人文理性与政治、知识(社会科学、自然科学)是曲通而合的,可以形成有理性理想的多元主义等,这是超越西方政教必然分离的、缺乏价值理性的、泛自由平等民主偏向的、资本和「市场」价值观侵蚀政治的、权力利益化的政统;这也是超越西方学术教育与宗教必然分隔的、科学一层论理智一元论的学统的。故理论上可以于根本处对治西方现代、后现代的「政治病」、「文化病」、「社会病」,且超越之。

   牟宗三政治学上直承道统,下曲通政统和学统,这是牟宗三政治学的特质。牟学是「立乎其大」的政治学,可以为改善和超越西方式法政制度和学说,提供深厚学理基础,换而言之,中国文化开出优质民主的学理进步和制度进步之理论根基在牟学里已经具备。

   再究牟宗三政治学的具体主张,其中有三个要点:

   1、民主建国,反对共产主义。

   2、批判西方文化及其自由主义、个人主义,更批判集体主义、共产主义,主张从中国文化开出民主,中国文化有道德人文优性特性,故必然要开出曲通道德理性的民主政治和政治学,民主政治和政治学要有理性之价值根基。此不同于学术教育与宗教分隔、政教分离之西方文化近代以降之形态,更不同于现代庸俗化的西方式民主政治。

   所以,「从中国文化开出民主」必然要求在宪政制度和文教文制上吸收、改良且转进提升西方模式的制度成果,而不是模仿和修补。如此才能有「体」有「用」,而不是「中体西用」,中、西「体」不同,「用」必然不同,中「体」高明,中「用」必然中庸改进、转化提升西「用」。这是「从中国文化开出民主」的必然的大道正途。此不可不察,不可含混。

   3、批判科学一层论理智一元论,主张良知自我坎陷、理性运用表现转出理性架构表现,道统与学统、政统「物各付物」又上下曲通。此学统不同于缺乏价值理性、工具理性独大的西方式学术和教育,此政统不同于缺乏理性的理想性、个人主义的、利益至上的「普通人政治」的西方式民主政治。

   上述第2和第3要点于当下也可以简单化解读为:对治西方现代、后现代的政治和政治学之弊端,从中国文化开出优质民主。

   我们可以就此三大要点省思当代台湾和大陆。

   我们也必须省思这样的误解:牟宗三政治学完全认同西方模式的民主,或者说牟学是「中体西用」的。许多人误解「良知坎陷」且认为:牟学以「坎陷」讲开出民主和科学,这开出的民主和科学其实是西方模式的。这种误解产生的原因是:

   1、牟学没有建立法政学统(法政学、宪政制度学),让批评者有了想象和否定的空间。这是最重要原因,学统(特别是政统之学)不立,道统不能得以发用,批评者往往由此上溯否定道统,如:老「内圣」开不出新「外王」,更有甚者主张「政治儒学」与「心性儒学」对立。但是,任何学者不可能包揽天下学问的,作为讲明道统的牟先生当然不可能再去包揽学统之建立。

   2、把牟先生认同西方模式民主所蕴含的普世性一面与「完全认同西方模式的民主」混为一谈,产生非学理性的印象性误读。这种现象不少见。

   3、不少人默认了西方民主模式是普世性的前提,所以才有此误判。

   4、难以相应理解「坎陷」理论。

   尽管牟先生没有建立学统,但是其核心理论:由理性运用表现转出理性架构表现的学统、政统,是曲通道统的。故我们不能认为学统可以「西用」化,这是割裂道统和学统的关系,置「道统」于「有体无用」之地,并且无意间默许社科领域之学统可以西化(自然科学没有「西化」或「中化」的问题,社会科学有本土性问题)。学统不明,政统必然西化或者实用主义本土化,也必然会产生「西化病」和「本土病」相混的综合性弊端。最终政治和学术教育及社会风气等皆既无西方文化之优性,又失落本土文化之优性特性,可谓「学步失步」。中华民国政治和学术教育、社会风气一百年来就是如此,民主化之后的台湾毫无改观。

   「政统未能建立」的问题是当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困扰台湾和大陆沉沦及两岸紧张的首要问题。政统首先需要曲通道统的法政之学、宪政制度之学为思想「支柱」,然后必须有政治运动去建立。故法政乃至整个社科领域的学统之建立也更显迫切和必要。「当代新儒家」讲明道统,而建立政统和学统是后来人不可推卸的使命和责任。

   大陆蒋庆以耶教修补儒教,其基于康有为式的儒教立场,为了造势而举旗「大陆新儒学」,有意误解和批评牟学为「变相西化」,无足道也。然其「政治儒学」和「心性儒学」分立之主张,也是基于「当代新儒家」未建立学统和政统之现状而批评。应该说,当代新儒家之后学未致力于学统之建立,更未致力于政统之建立,给人趁机批评累及先贤。

   三、「太阳花学运」折射「台湾民主之困境」

   台湾民主化后,相比于威权政治,台湾政治有本质进步,但是政治社会、「政治生态」却没有优质化却徘徊于劣质水平,教育和社会缺乏提升,经济更是如此。近来所谓「太阳花学运」显示公民社会之成长,也显示出今日社会运动时空错位接受昔日「革命激情」而误入民粹主义和反法治激进之歧途。

   民主化之前,台湾处于「非宪政」状态,为了反对非宪政之恶法和施政,社会政治运动当然可以采取革命意识的抗争。

   民主化之后,就台湾社会政治运动而言,基本维持在法治范围之内,无论神秘「3。19」枪击案引发的政治抗议浪潮,还是规模巨大的反腐红衫军运动,皆没有超出法治之外。但是,这次「太阳花学运」一开始就远远超出法治之外,占领国会是暴力冲击,警方守卫和驱离行动非常温和,当天送医的大多是警察,其中一名警官重伤开刀,接着又发生占领行政院事件和流血冲突。

   民主缺乏法治,民主也就残缺甚至于不复存在。今年反对某意见者可以如此非法表达诉求,明年支持某意见者是否可以同样非法表达诉求,不达目的不罢休呢?台湾民主有滑向泰国模式的危险。

   「公民抗命」定义概要有二:1、不服从不当之政、不义之法。2、和平非暴力行为。

   然民主社会和非民主社会的公民抗命,其性质和范围是完全不同的。

   非民主社会的公民抗命因为没有民主程序和表达自由,可以有反法治性质,有任何和平抵抗行为的正当性,如:印度甘地不合作运动。世界上许多民主国家包括中华民国皆产生于革命。然此不是公民抗命而是有正当性的革命。

   反法治的公民抗命只能适用于非民主社会,而不适用于民主社会。何谓「反法治」呢?妨碍宪政秩序和运作,违法行为足以引发政经及社会动乱和严重妨碍国家安全,就是「反法治」。这就不是「公民抗命」了。

   民主社会的公民抗命没有反法治的正当性。因为公民有表达自由和民主程序,有权利有程序去选择、更替政府和国会,可以修宪。民主社会的公民抗命只能限制于不服从不当之法、不义之政为止,而不能有妨碍宪政秩序的行为。因为从学理上讲,任何法皆有不及和有过之处,政府政策和施政更是如此,不当不义之法或之政是难免的,程度不同而已。可见「公民抗命」从来不缺乏抗命「对象」。然而「公民抗命」必然不能及乎妨碍宪法秩序,因为宪法、宪政秩序虽然难免有不及和有过之处,但却是所有良法和正当施政之制度依据,也是改良不当之法或之政之终极制度依据,故不可受非法冲击。

所以,任何妨碍宪政秩序的行为就是反法治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学运   牟宗三   中华民国   民主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57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