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之野:“菊花诗会”大赏析[上篇]

——新世纪红学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844 次 更新时间:2014-05-04 15:36:29

进入专题: 菊花诗   史湘云   薛宝钗   林黛玉   诗与心灵   美学价值   李嫂“伪评”  

羽之野 (进入专栏)  

  

   闲暇时常琢磨,为什么各民族文学都是以“诗歌”发轫?

   无论古希腊荷马史诗、古印度吠陀咒语诗、中国的诗经、古埃及的箴言诗、还苏美尔的乌尔哀歌、日本俳句、尼布龙根之歌等等,无一不是人类最早的叙事语言。诗歌——这位“埃拉托(Erato)缪斯”,在人类精神层面处于怎样一种至尊地位?应以何语意界定?子曰:“兴于诗”;《诗大序》中说“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木心先生归纳“战歌、祷词、劳动号子”是诗的源头。不管怎么说,人类离不开诗。诗,也是我步入文学的起点,是我献身文学第一逆旅,是我生命“情结”,也是我研究《红楼梦》的启蒙师和推动者,也是我以“新世纪红学”与前辈研红者论争的激发者。此处多说一句,以往论红楼诗者,在我看来着实歉火,譬如,蔡义江先生的红楼诗评。

   缘此,我分外重视对红楼诗的研究与解读,以及我对曹雪芹“诗怀”的理解。

   只是我天生驽钝,总觉自己没能更深刻地理通曹大师那种“女奴翠袖诗怀冷”[1]的高傲的贵族心境;和他“东逝水,无复西流”[2]的茫远的哲人逸思;还有他那“鸟惊散而飞,鱼唼喋以响”[3]的至情至微的对一切生命的关怀……我知道,我只有仰趁些许的月光,沿着曹大师在遥远沉夜为我们燃点的隐约星火,缓缓在现实人生的铁岩间逡巡摸索,我们才有可能爬出这世上独有的生存厚壁——冰雪的青藏高原。

   这篇,对红楼〈菊花诗会〉的新世纪红学研究,就是我“爬行中”的一段心得。

   还要说,我之所以把这“菊花诗会”搞得稍显庞大,是受木心先生的启示,因为他说了句让我品咂不尽的话——“《红楼梦》中的诗,如水草,取出水,即不好。放在水中,好看”[4]。我想,尤其这些“菊花”诗,不放在活泛的“水”中,岂能好看?

  

【上 篇】

  

   一  诗会筹措背后/林姐选题之灵

  

   通常讲,一座大桥要有好的引桥,一台大戏要有好的开锣。红楼文本中“诗会”极多,每每花样翻新——有的是“灯谜诗会”,有的是“遵命诗会”、有的是“特邀诗会”,有的是“抢答诗会”,有的是“预订诗会”,还有“三人偶遇诗会”“个人专辑发布会”等等。像“菊花诗会”这样,作细緻的题目推敲、限韵予否的定夺、命题与个人自由的契合、场面如何安排、吃什么?请谁来?都搞得有板有眼,条条是道——尚属首例;且曹氏对这里每一步骤的描述又笔墨精细、关怀备致、有突出有概述,条理得很。

   而且就此“菊花诗会”上,作者重点的对几位主要人物的描写也下了非凡功夫——安排错落有致,内质彰显明晰;局部结构更是,开头引人、包容丰厚、结尾奇谲。

   ——形成了《红楼梦》中罕见的“菊花诗盛会盛景”之大观。

   这让我有所联想:1-这该与曹雪芹大师爱菊花懂菊花有关;2-这该与文化人常自比“竹梅菊兰”四君子有关;3-这该与陶渊明和他的“采菊东篱下”的美传有关。

   ——当然,联想归想像;而研红不能仅凭想像。

  

   (一) 薛姐“双重人格”及形象背后的主题联系

   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红楼梦》文本因有一个重大“局限”——即“只能写这一大院中的事”,因此在笔墨舒卷上有相对窘促之感。而曹氏之伟大就在于,他想出了利用或说克服这“窘促”的办法——大量使用外来者不时“楔入”,以达到写作笔墨的鲜活与阅读欣赏之翻新。该说,这是红楼作者在长篇小说结构学上的一大成功和建树。

   文本中外来“楔入”的实例如:开篇不久,黛玉从扬州“晋入”荣府;紧接着薛家“入驻”;不久,刘姥姥“拜谒”……此后,时不时就有外来“打入”者,搅起一池春水。

   而此次的“外来打入”是史湘云。而她正是这次菊花诗会的发起人。

   看,这外来僧一到即有新经念。湘云本是宝玉在袭人启发下想起邀她参加海棠诗社的,可她一来就“让我先邀一社”——这种敢为人先的大器(气),既符合史湘云性格又符合曹氏红楼符号学“史”的第二形象代言者——史湘云的“形象意指”;由此;才出现这次较之前番“遵命诗会”“海棠诗会”更自由更有情趣的——菊花诗盛会。

   是夜,湘云在院子较大、房间较多(比潇湘馆)的蘅芜院下榻,与她崇拜的宝钗姐商量如何做东拟诗题。薛姐提醒——你可不是啥大款爷,手头不宽余,回家要不来钱,省点事吧,还是姐姐我来帮你……更重要的,这位心思缜密的皇商女说了几句极能显露其“生存层面”作人原则的话——“虽然是个顽意儿(指诗会),也要瞻前顾后,又要自己便宜,又要不得了罪人,然后方大家有趣”——这听似几句随便的话,其中有三点可分析:1-这可称之普遍性日常生活做事的原则追求;2-足见薛姐基本事事按此原则来做;3-“自己便宜、不得罪人、大家有趣”是薛姐的意识追求。

   这,与红楼女一号通“灵”的黛玉小姐的意识本质有较大的差异。

   ——而薛姐这无意的几句话充分表现出“生活层面”的形象特征。这是典型的中国人的“意图伦理”。听起来合情尽理,然而做起来要达此目的却十二分的不容易。试想,这种“自便宜、不损人、大家好”的“三”全齐美之事,到哪里去找?

   ——这也正是薛姐这位聪明过人、才华出众的俗世间的“完美女性”,最终落个守活寡下场的必然;也是曹氏通过薛姐形象表达的“中国意图伦理行不通”的红楼潜主题。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亦所谓“人类一思索,上帝就发笑”(犹太谚语)。

   然而若仅此,曹氏艺术的高超也大打折扣——紧接着薛姐说出另一番话。

   “诗题也不要过于新巧了。你看古人中,那(哪)里有那些刁钻古怪的题目和那极险的韵?若题过于新巧,韵过于险,再不得有好诗,终是小家气。诗固然怕说熟话,更不可过于求生,只要头一件立意清新,措词就不俗了”。

   ——该说,此番“诗论”是极到位的。

   这是深懂诗道之言。这说明红楼塑造的女二号,既非不学无术的附庸风雅者,更不是挑拨离间的情势小人,而是有貌有才有修维的大家闺秀。她与黛玉小姐所不同的,一位是“不教泥淖陷渠沟”“质本洁来还洁去”的灵魂追求者,一位是“好风凭借,送我上青云”的现实乐生派的追求者。就人的“生存本能”,薛姐无可厚非。

   ——然而,她们的差异恰恰就是曹氏要告诉读众的“人”的灵魂质值的迥别。而这一“生命质值”之异也正是红楼全书隐约中要“”的人心里有空洞的那层“”。

   ——说来,这一点不仅一般读众须注意,我们的老红学家亦当深思。否则,还会有人喊“作者尽管有‘补天’思想,却没有把《红楼梦》里正面的主要人物贾宝玉林黛玉写成补天式的人物”(洪广思[冯其庸]语)[5]的这种活报剧演员似的高调。

   看,薛姐高论完“诗题与限韵”后马上又说“究竟这也算不得什么,还是纺绩针黹,是我们的本等。一时闲了,倒是于身心有益的书,看几章是正经”——这几句话,无形中把她刚刚充满才气的诗论,降格;回归皇道统乖乖女本色。难怪第36回宝玉骂她“一个清净洁白的女子,也学的吊名沽誉,入了国贼禄鬼之流……琼闺绣阁亦染此风,真真有负天地钟灵毓秀”。其实,这是曹氏对薛性格的“辩证展示”。

   ——此处因联系到薛姐“为人处事”,又是她自家言论,所以多剖析几句。

   接着便是“议定明日取螃蟹”“商定请老太太等人”,最后才拟定12则诗题来。

  

   (二)林黛玉“选题”中隐现的仙姝文化灵气

   说到林姐选题,自然是第二天诗题张榜后的事。

   此前写到湘云先请贾母来“赏桂花”;贾母如何带王夫人、凤姐、薛姨妈来到藕香榭。作者趁机对“藕香榭”做一番较细的描绘——这是红楼中不可能再重复的笔墨;接着写众人(包括仆人在内)的“大蟹餐”热闹场面;其有趣的、也是作者故意搞的与写诗的寡淡气氛有对比意义的“凤姐逗贾母高兴”啦“鸳鸯凤姐平儿戏闹”等情节。

   尔后,才取诗题,湘云“用针绾在墙上”;众人都说“新奇”。

   这里,作者对黛玉选题前做了“无意识铺垫”——所谓小说中“无意识铺垫”是区别于“有意识铺垫”的——不多解释,大家也能想到;即“不直逼本质”的描述。

   书中写黛玉对此次诗会的一些特殊规定没做评议,而是先“倚栏……钩鱼”,而后又自斟自饮一小杯;后来果断地选第8题“问菊”,接着是第11题“菊梦”。此前仅宝钗选第1题“忆菊”;而宝玉怕她选第二题,提醒她“第二个,我已有了四句”。

   这说明两个问题:1-通“灵”的黛玉小姐一向把写诗当回事——她钩鱼与饮酒显然是“心有所思而行为无意”的旁顾,是不动声色甚至专心致志地默默斟酌选题与创作的——所以她取题快而果断。2-自然也说明黛玉“诗”成形得很快,已胸有成竹。

   那么,我们不妨深研一下,黛玉在此“菊花诗选题”上有无奥妙?

   ——我以为,有的。

   细析之:                                                                                    

首先说,作者写黛玉先抢的是8题“问菊”11题“菊梦”,而她的第一首夺魁诗是6题“咏菊”——这显然说明通“灵”的黛玉小姐,“咏菊”早已心中有数,她是怕“问菊”“菊梦”被人抢了去,她略加思索就尽快收入囊中。而她选的这三题与其余九题——忆菊、访菊、种菊、对菊、供菊、画菊、簪菊、菊影、残菊;比较而言有哪些特殊性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羽之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菊花诗   史湘云   薛宝钗   林黛玉   诗与心灵   美学价值   李嫂“伪评”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48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1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