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作翔:通过司法解决法律权利之间的冲突

——卡尔?威尔曼等美国学者及美国最高法院对典型案例的司法推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4 次 更新时间:2014-04-29 23:11:00

进入专题: 法律权利  

刘作翔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 权利冲突是法治领域中的一个世界性问题,如何解决权利冲突也就成为世界各国所要竭力面对的问题。一般来讲,通过立法和司法是解决权利冲突问题的有效手段。本文以美国学者卡尔?威尔曼的《真正的权利》一书中所列举的典型案例为据,系统地介绍威尔曼和其他美国学者以及美国最高法院“通过司法解决法律权利冲突问题”时,对这些典型案例的推理过程及其所阐发的精彩论证。这些推理过程及其论证和论点是笔者最感兴趣的部分,也是中国学术界和司法界在研究和解决权利冲突问题时较为缺乏的。通过这些推理,我们来看看他们是如何通过司法来解决有关权利冲突问题的。

   关键词: 权利冲突;法律权利;法律冲突;司法推理

    

   美国华盛顿大学哲学终身教授卡尔·威尔曼(Karl Wellman)积30年的研究,于1995年在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他的著作《真正的权利》(Real Rights),[1]该书涉及了非常广泛的道德哲学、法律哲学等问题,尤其是该书关于道德权利、法律权利以及权利冲突问题的研究,成为其后近20年间国际学术界关于权利冲突问题研究绕不开的著述和引注性观点(中国学术界在近十多年的有关权利冲突问题的研究中,对威尔曼的这本有影响的著作着墨不多。中文版译本也未见到过。这实在是一件学术上遗憾的事情。本文作者已组织翻译此书,正在商议出版事宜。)。

   威尔曼在书中说,提出“怎样解决权利冲突问题”这个问题就是造成这个复杂问题的谬误。基本逻辑可能会要求把“是否存在真正的权利冲突”作为“怎样解决权利冲突”的一个前置性问题。但是,他将调换这一研究逻辑。即将“怎样解决权利冲突”作为回答“是否存在真正的权利冲突”的答案。他认为,所有的权利冲突应该分为“真正的权利冲突、表面的权利冲突和虚假的权利冲突”。

   他认为,这一计划方法对于分析道德权利是非常有用的,对于分析法律权利也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法律的内容取决于那些被所有法律体系所接受的权威法律渊源,并且至少在那些认为司法推理中有权威渊源的法律体系中。法律权利到底是什么,很大程度上由法庭来判定;但是如果我们发现司法推理通过解释消除或者一定程度上消除法律权利的冲突,我们就可以得出法律权利冲突仅仅是表面上的。那么,司法推理又是如何解决权利冲突的呢?牛津英语词典把司法推理界定为“解决(任何类型问题)”,在这个意义上,司法推理也被用来解决权利冲突。冲突的权利何以引起某些法律问题?准确来说是因为它们是相互冲突的,即因为它们的法律含义是或者至少看似是不相容的。典型的是出庭时一个权利支持一方当事人而另一个权利为他方辩护。这明显给法庭提出一个问题,因为法庭需要在相互竞争的两方之间做出取舍。相应地,任何真正的解决权利冲突的方法首要的是判断这些权利的哪种冲突含义是真实的。当我们检验使得这一结论成立的司法推理时,我们还需要注意法庭所诉诸的根据类型以及如果冲突真正存在,又是如何重新解释冲突的权利的。[1]202

   司法具有解决权利冲突的功能。那么,司法又是通过何种方式来解决权利冲突的?根据威尔曼在《真正的权利》(Real Rights)一书第七、八章中所列举的一系列典型案例,我将它们分为以下几个类型:1.司法对法律权利之间的冲突解决;2.司法对道德权利法律权利集于一身的权利冲突的解决;3.司法对法律权利与道德权利——不同性质权利之间的“混合权利冲突”的解决;4.紧急避险制度在司法中的运用——威尔曼通过司法案例对紧急避险的阐释。

   本文主要对第一种类型即“通过司法解决法律权利之间的冲突”进行介绍,其目的在于对《真正的权利》一书中威尔曼以及其他美国学者以及美国最高法院通过司法解决法律权利冲突问题时,对一些典型案例的推理过程及其所阐发的精彩论点加以分析。这些推理过程及其论证和论点是笔者最感兴趣的部分,也是中国学术界和司法界在研究和解决权利冲突问题时较为缺乏的。通过这些推理,我们来看看他们是如何通过司法来解决有关的法律权利之间的冲突问题的。

    

   一、普鲁恩场商场购物中心诉罗宾斯案——财产权与言论自由权的宪法权利冲突

   案情:被告罗宾斯(Robins)是寻求支持以反对联合国禁止“犹太复国主义”决议的高中生。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他们在普鲁恩场商场购物中心(Prune Yard Shopping Center)一角落放了一张小桌……就在被告开始征求签名时,一个保安人员警告他们必须离开,原因是他们的行为违反了普鲁恩场商场的规定。[2]

   普鲁恩场商场的所有人声称这些学生有离开他们经营场所的义务,这一义务隐含在联邦宪法所规定的普鲁恩场商场的财产权以及言论自由权之中;这些学生则认为他们有不离开商场中心的自由,这一自由隐含在加利福尼亚州宪法所规定的言论自由权和请愿权之中。

   由于加利福尼亚州最高法院已经表示加利福尼亚州宪法的有关言论自由权和请愿权的条款确实隐含了学生们有在普鲁恩场商场的私有财产中征求签名的自由,美国最高法院的司法推理就集中在这些条款是否与美国宪法相一致。最后,根据学生的确没有侵害商场中心的所有人所诉求保护的宪法权利,最高法院承认了这些条款的有效性。这些权利包括美国宪法规定的征用条款和正当程序条款下的所有人财产权和第一修正案规定的言论自由权。

   这里被告行使其受国家保护的在商场中心这一私有财产中进行自由表达和请求的权利明显不构成对征用条款所保护的原告的财产权的一种违宪侵害。而原告认为被告的这种行为将会不合理地侵害作为一个购物中心的财产的价值或用途的这一主张是无理的。原告主张未经法律正当程序就否定他们的财产权是毫无意义的。在分发小册子或者为一个请愿征求签名过程中公众成员表达的意见不可能等同于财产所有人的意见。最后,原告可以明确地否认与在演讲者或者传单发放者所站的区域内张贴的标语有任何关联。[2]

   威尔曼说,这个案例说明了司法推理解决一个所谓的权利冲突时所采用的一种方法。通过引用一种或者一类权利的标准解释,可以得出这个所谓的含义——在此案中学生有离开购物中心的义务——是不真实的,因为它根本就不是根据真正的权利而是一方作为此案依据的被误解的权利。换而言之,司法推理有时候表明所谓的权利冲突甚至连表面的冲突都不是。这里,有一个建立在简单案件与复杂案件之间重要的区别技术:当司法推理明确表明不存在真正的权利冲突,我们就可以说所谓的冲突甚至连表象都没有;当所谓的权利冲突呈现为一个疑难案件由法院裁决,我们就可以说依据法院司法推理的确切性质,所谓的权利冲突或是表面上的或是真实的。

    

   二、巴里的房地产案——权利冲突源于法律冲突

   威尔曼认为,法律权利冲突的最为明显的来源是被美国人称作法律冲突的那些案件,然而可能更为清楚的是,这些案件被认为是取决于对所适用法律的选择。一个经典例子是巴里的房地产案。这个案子的争议点是一个伊利诺斯州的居民玛丽·巴里遗愿的正当性,她的遗愿表明她愿意把位于爱荷华州的一些不动产的出卖金赠予位于伊利诺斯州的第一基督长老会。正如伊利诺斯州的法院最先解释和引用的那样,按照伊利诺斯州的法律,她的遗愿是毫无根据的。因此,同她的其他不动产一样,玛丽·巴里的继承人有继承其位于爱荷华州的财产的权利。而正如爱荷华州的法院随后解释和引用的那样,根据爱荷华州的法律,这一诉求是有根据的。因此,第一基督教长老会拥有继承她的位于爱荷华州的不动产的出卖金的法律权利。

   死者依法签署了遗嘱公证(在爱荷华州名为Tama的镇上)的文件,并由两个见证人进行见证。根据其中的条款,把所有的不动产变现以分配给指定的受益人,包括上诉人。死者去世以后,当发现文件上的“无效的”一词在书面文件中至少出现5处,包括公证条款中……伊利诺斯州法院发现,根据1945年伊利诺斯州的改革法令第三章第197条第6款,正如所有与之相关的,文件中“无效”这两个字的笔迹构成撤销要件。[3]204

   为了解决这个所谓的权利冲突,爱荷华州法院必须在伊利诺斯州的相关条款与爱荷华州的法律之间进行选择。在这个案件中,爱荷华州选择了适用本州的法律。这一判决的根据是在法律条款相冲突时选择和适用一般条款。正如冲突法652页最后一章第8款规定,一般条款就是“普通法明确确立的一项规则,即关于立遗嘱人的行为能力以及赋予遗愿或者遗嘱以合法的公证和效力的方式和必要形式的事项适用于财产(特指不动产)所在地的法律”。冲突法的法律解释第250条规定,“一项涉及土地财产的遗愿的预期撤销的效力取决于土地所在州的法律”。[3]205因此,法院判决第一基督教长老会有取得玛丽·巴里的爱荷华州不动产出卖金的权利。

   在这类法律冲突的案例中,司法推理通过否定一方的权利主张解决一项表面的权利冲突。尽管根据伊利诺斯州的法律,继承人对玛丽·巴里在爱荷华州的不动产有继承权,但是依据普通法所明确确立的一般条款,这个法律对于她位于爱荷华州的财产不适用。因此,继承人实际上对位于爱荷华州的不动产不具有任何法律权利。这保留了第一基督长老会所有的权利,并且排除了此项权利与所谓的但非真实的而仅仅是表面上的权利之间的任何冲突。

    

   三、舒尔茨诉美国童子军组织案——利益衡量方法

   上一案例表明,尽管依据一个确定的一般条款判决涉及法律冲突的案件简化了司法推理,并且有利于维护法律的确定性,但正如所有其他案件,这会导致出现明显不合理的判决。因此,美国法院现在通过诉诸衡量法律相冲突的州的相关利益来判决这样的案件。反映这一转变的典型的案例是舒尔茨诉美国童子军组织。[4]205

   原告雅各布斯(Richard E.)和玛格丽特·舒尔茨(Margaret Schultz)提出诉讼以弥补他们及其儿子们所遭受的人身伤害,因为这些孩子遭受了被告埃德蒙·寇克力(Edmund Coakley)施加的性侵害。寇克力是方济会一成员,是孩子们在学校的老师兼他们特鲁普童子军的首领。原告主张性侵害发生在执行这些职务时,这项起诉以不当雇佣和监管这一诉因指控被告美国童子军组织和方济会的穷人成员。

   起诉人声称在露营时(美国境内松溪),寇克力对克里斯多夫(Christopher)进行了性侵害,当克里斯多夫返回坐落于新泽西的圣升学校(Assumption School),他对其实施同样行为,并且还威胁克里斯多夫若揭发他就对其施加伤害。起诉人同时声称寇克力在1978年9月阵亡将士纪念周期间在松溪预定处对理查德· 舒尔茨施加同样的伤害,并给予其同样的威胁。[4]206原告和童子军的法律争议集中在被认定的所谓的事实是否隐含着童子军负有赔偿因其疏忽大意行为所造成的损害的任何法律义务。

   这个案件中相冲突的权利是纽约州侵权法所规定的原告获得不法侵害赔偿的诉权与新泽西州法律规定的作为一个公益组织的童子军关于不法行为的免于被诉的豁免权。前者隐含了童子军赔偿的义务;后者隐含着不存在这个义务。“反抗被告美国童子军的行为中所要面对的法律选择问题是当不法行为发生在纽约时,纽约是否应该对涉及新泽西法令的行为适用其法律。”[4]206法院通过适用新泽西州而非纽约的法律解决了这一权利冲突。因此,法院判决童子军没有赔付原告损害的法律义务。法院的判决理由来自于这一观点:比起纽约州,此案适用本州的法律对于新泽西州有更大的利益关涉性。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刘作翔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法律权利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37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