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佐军:中国经济进入增长速度换挡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2 次 更新时间:2014-04-27 00:49:21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李佐军 (进入专栏)  

  
1978年以来,中国连续三十多年保持了年均9.8%左右的高速增长,创造了世界史上经济长时间高速增长的奇迹。但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已连续三年下降,从2010年的10.4%,下降到2011年的9.2%、2012年的7.8%、2013年的7.7%,且还处在探底的过程中。这究竟是像前三十年曾经反复出现的“周期性下降”(下降后还会反弹到原来的高度),还是向新的增长阶段转换的“趋势性下降”(下降后不能反弹到原来的高度)?若是趋势性下降,则意味着经济增速在“换挡”,即从高速增长阶段向中高速增长阶段或中速增长阶段换挡。这是一个重大的判断,将对当前和未来的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产生很大的影响,有必要进行深入的讨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在2013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中国经济在经历30多年10%左右高增长以后,潜在增长率将会下降,进入一个中速增长阶段。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指出,“我国支撑发展的要素条件也在发生深刻变化,处于结构调整阵痛期、增长速度换挡期,经济下行压力依旧较大”。

   中国经济是否进入“增长速度换挡期”?若单从过去三十多年GDP增速数据变化规律来看,则目前还难以做出断然的结论。回顾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的增长历程,经济一直在波动中前行,表现如下:GDP增速从1980年的7.8%,下降到1981年的5.2%,再上升到1984年的15.2%,再下降到1986年的8.8%,再上升到1987年的11.6%,再下降到1990年的3.8%,再上升到1992年的14.2%,再下降到1999年的7.1%,再上升到2007年的14.2%,再下降到2009年的9.2%,再上升到2010年的10.4%,再下降到2013年的7.7%。不难看出,1980年以来,中国经济已经历过6次下降。从下降的时间长度来看,2010年以来的这次下降已持续3年,远比不上1992-1999年那次持续7年的下降,1987-1990年那次下降也持续了3年;从下降的幅度来看,2010年以来的这次下降幅度仅2.7个百分点,1992-1999年下降幅度达7.1个百分点,1987-1990年下降幅度高达7.8个百分点。可见,这次下降持续时间并非最长,下降幅度并非最大。

   但是,若考虑到这次下降还在进行中,考虑到2010年的高点是由刺激政策刺激出来的,再往前的高点是2007年的14.2%,若从2007年那次高点算下来,剔除2010年的特殊情况,则这次下降也持续了5年以上。再考虑到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则做出中国经济已进入增长速度换挡期的判断,是有较充分的依据的。

   首先,从国际经验来看,中国已进入到增速换挡的敏感期。据刘世锦等人的研究,成功转型的经济体经过高速增长以后均会出现增速回落。“日本、韩国等成功转型的经济体在经历二三十年的高速增长以后,人均GDP达到11000国际元(购买力评价指标),无一例外出现了增长速度的回落,降幅是30%-40%。中国按照相同口径计算人均收入,将在2013年也会达到一万国际元左右,这在逻辑上已经非常接近一个增长速度转折的时点” 。“最近两年是增长的转换期,潜在增长率大概是在7%-8%之间,最终可能会稳定在6%-7%之间”。同时,拉美国家和类拉美东南亚国家、前苏联和东欧国家,以及欧洲的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诸国,都在不同的历史阶段经历过明显的经济增速下台阶过程。

   其次,从经济增长的需求边动力来看,出口、投资和消费“三驾马车”面临越来越多新的约束。在国际经济危机、人民币汇率多年升值等因素的影响下,中国出口已由原来的年增长20%左右下降到年增长8%左右。由于产能过剩还需要时间消化,要素成本还将上升,发达国家对低附加值产品需求增速下降等,今后的出口再回到以前那种高速增长的局面已非常困难。制造业投资受产能过剩和投资利润率偏低制约,房地产投资受空置房较多和房价下行压力加大制约,基础设施投资受土地财政式微、地方债务风险加大、新干部考核制度制约,总之投资增速也难以回复到以前动辄增长20%以上的状态。消费则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变量,也受制于收入分配制度和福利保障制度等改革的推进情况。

   再次,从经济增长的供给边动力来看,制度变革、结构优化、要素升级“三大发动机”虽空间很大,但也难以支撑出过去三十多年那样的高增长了。改革开放还有较大的红利,但容易改的已改得差不多了,留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今后改革的阻力和难度不可小视。工业化开始进入重化工业阶段后半场,城镇化已进入加速阶段的下半阶段,粗放大发展的时期已经过去,在提高质量阶段难以释放出以前那么多的结构生产力了。

   另外,中国经济增长基数已较大,面临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自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来,国际环境有所恶化,针对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商品倾销等此起彼伏,这种情况今后还可能持续。这也制约着今后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

   经济进入“增长速度换挡期”意味着我们面临一系列新的挑战。一是市场需求增速下降,对企业和产业发展带来挑战。在经济增速下降的情况下,内需增长的速度也会相应下降。二是产能过剩凸显,面临经济结构调整的阵痛。很多行业的产能是按经济高速增长时的需求设计的,随着经济增速和需求增速下降,产能过剩就会凸显。淘汰过剩产能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三是财政金融风险有待释放和化解,此过程会有阵痛。经济在连续高速增长的同时,也积累了一些泡沫,形成了一定的财政金融风险,在增长速度换挡期风险会凸显。释放和化解风险将伴随着阵痛。

   那么该如何应对“增长速度换挡期”的挑战?首先,必须正视经济增速换挡的新现实,降低经济增长预期,适应新形势,迎接新挑战。其次,要采取正确的策略,平稳度过换挡期。最重要的是要顺应经济增速的换挡,在释放风险的过程中将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内,防止出现系统性风险。最后,要从“三大发动机”上寻找新出路。全面推进改革,释放改革红利;加快推进产业转型升级,积极稳妥推动新型城镇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实施创新驱动,培育可持续的竞争力。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进入 李佐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29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