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友渔:西方学生的1968和中国学生的1968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11 次 更新时间:2014-04-14 21:39:08

进入专题: 1968  

徐友渔 (进入专栏)  

    

   各位同学、各位朋友,大家晚上好!今天非常高兴有机会来跟大家一道,谈一下西方学生的1968跟中国学生的1968。今年是2008年,离1968年那个轰轰烈烈的日子刚好是40周年,大家都很关注这么一个日子,因为它在现代世界历史上的发展中还是留下很深刻的烙印,我们国家很多报刊都做了这种栏目,比方我随便拿一份,它上面叫做《1968——燃烧的40年》。在大家的心目中,1968年是青年学生在一种青春期的情况下,对于学校的制度、对于社会制度的一种造反。而且大家心目中的印象是中国学生在1968年跟西方学生在1968年,他们都是有同样造反的行动,在同样的心理行为支配之下,在同样的文化、社会因素的支配下造反,年轻的学生处在青春期的懵懂之中,对这也不满,对那也不满,大家都造反,而且造反的背景是所谓的资本主义制度跟资本主义社会。

   其实我今天想跟大家讲的,我不喜欢像中国的各种各样的报刊上,给人一个印象,好像是年轻人带着一种情绪性,莫名其妙地在那里造反,而且他们造反都是同样一个模式。我自己实际上也是亲历者,1968年的时候,我应该是21岁,应该也比较懂事,我自己同时也是那段历史的研究者,所以我觉得,我自己研究的结果跟我个人的体会是:首先,各种造反的类型是不一样的,中国的造反跟西方的造反有非常大的差别;第二,与其说年轻人怀着一种青春期的躁动,非常懵懂地对自己的不满,这么一个非常一般、非常不准确的说法,不如说这场运动实际上是有非常明确的、社会化教育方面的原因,他们造反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最后导致的结果也是不一样的。

   我今天讲的主题虽然都叫做1968年,但是在不同国度,尤其中国跟西方学生他们造反的行为模式和思想是不一样的。比方说法国学生在1968年的造反是跟工人阶级对社会的反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而美国学生的造反基本上可以说是追随民权运动。法国学生的造反是来得非常快,去得也非常快,基本上就体现在1968年,甚至更集中地体现在1968年的5月,法国学生造反的另外一个代名词是“五月风暴”;美国学生的造反延续的时间比较长,完全没有体现在1968年;而中国学生跟现在一般的、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中国学生到了1968年,实际上是结束了他们的造反行动,而且对自己前面一两年的造反行为有了一个很深入的批判性的反思,他们重新思考自己在1966年开始的文化革命中间的行为到底是怎么回事、文化革命是怎么回事,重新思考中国的命运跟前途,而且他们这种思考的主流已经背离了文化革命的官方的路线。实际上,这种东西各国是完全不一样的。

   基本划分一下中国学生在1968年跟西方学生的造反,能够看出这么一个特点:西方学生的造反实际上带有非常明显、非常强烈的自发性,也就是他们是根据自己的感情、根据自己的认识起来造反的,而中国学生的自发性跟主动性不强。实际上,我自己个人的体会,这种造反实际上最根本的支配心理是过度迷信和过度崇拜。因为毛主席号召我们造反,因为党中央号召我们造反,这种造反不是自发的,而是响应号召。也就是说,当初中国这一代学生的造反,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行为的动机和原因实际上是听毛主席的话、听党的话,跟西方的造反是完全不一样的。

   现在我们具体来看,第一,我要讲的是学生造反的国家在1968年的思想是什么样的;第二,讲美国学生,讲他们的思想体系是怎样的,再讲他们造成的社会后果;第三,讲中国学生的造反,我想特别要强调:中国学生在1968年的时候,他们跟西方学生处在完全不同的思想阶段;第四部分,讲中国学生跟西方学生在1968年这么一个同样的年代、同一代人,他们的思想是怎么样的,当他们这些同一代的人碰到一起,回顾和反思自己当年造反的时候,他们思想上发生了哪些碰撞,产生了哪些火花,他们之间的思想是深深的共鸣、高度的一致,还是处在非常对立的地位?他们实际上对自己造反有了完全不同的看法;第五,1968年到底给我们现在留下了什么样的影响,这一代人在现代社会起的作用,他们对社会未来的发展到底起了什么样的作用?

   第一部分,法国学生在1968年造反的情况。

   法国学生这种造反像狂飙突进运动一样,来得非常快,去得也非常快,完全像法国的浪漫、热情。法国学生造反有一个很重要的标志性日子,就是1968年的5月3日。从这一天开始,法国左翼学生运动就大规模爆发了。任何事情都是这样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法国学生也不是突然之间从5月3号就产生了学生造反的运动,这个运动从1968年的年初就开始了。当时很多大学发生了很多骚动,各种各样零零碎碎的学生骚动,法国政府就派警察到学校调查学生的活动、监视学生的行动。

   在这种情况下,在1968年3月22号,这是一个标志性的时间,在巴黎大学南泰尔学院,开了一个学生组织的会议,就是讨论当前的形势,考虑学生怎么对付派到学校的警察,反抗他们的监视跟调查。也就在这一天,1968年3月22号,在南泰尔学院,学生就造反了,他们占领了学校的行政大楼,而且学生也组织起来,形成核心的队伍,散发传单。这种革命的意向表现得非常清楚,因为他们模仿了古巴的卡斯特罗。卡斯特罗在革命的时候,把自己的运动命名为“7?26革命运动”,就是7月26号那天起事的。法国的学生就把自己这一天的运动称为是“3?22运动”,就是1968年3月22号作为标志,法国的学生运动从南泰尔学院开始爆发。

   到了5月3号,在南泰尔学院,几百名学生聚会,抗议大学当局跟法国政府对他们的这种监视,他们就在学校举行这种抗议活动。这时候警察开进了学校,开始抓捕学生领袖,抓捕了好几百学生,大规模的造反运动一下子就触发了:警察就用警棍殴打学生,学生就捡地上的砖头向警察扔。到了晚上,这种革命形势一目了然。法国有这么个传统:一出事,大家就都在大街上筑监狱。这让我想起1848年的那种情况,那个时候,书里面描写到欧洲那段时间的风潮时都有这种情况。法国有这么一个传统,一出事就在大街上修监狱,修一座比较坚固的堡垒,为了阻止警察跟军队的争斗。实际上在1968年的条件下,那只具有革命的象征意义,它的军事意义是不存在的。你可以设想一下,现在要是在大街上修一座监狱,那一点用处都没有,但当时就是有一个强烈的革命象征意义。

   谈到这里,我们就要说“五月风暴”的出现是有必然原因的,就是学生对学校的教育制度非常不满。还有很多很复杂的情况,首先一个情况,说到这里,跟中国现代的情况有一点相似,就是刚好碰到二战之后的“婴儿潮”,就是人口大量出生的时代,那时候正好23岁,碰到1968年,导致那时候学校的学生人数急剧增长,但是教学设备、老师的数量跟不上,这是一个原因。另外还有很多原因,比如学校的功课、生活太难,学生疲于应付。

   对于法国学生来说还有一个因素,那时候法国虽然是欧洲国家,禁欲主义思想是很严重的,对男女之间的交往是有非常严格的界限的,男同学不能到女同学的寝室里面去,女同学不能到男同学的寝室里面去。阻碍他们交往,学生对这方面非常在意,好像这是对他们人性跟自由的极大压制。所以综合所有的因素,造反就这么出现了。当然还有一个直接的因素,法国的警察跟政府当局对形势估计错误,古今中外这种形势是非常之多的,年轻人对很多事情表示不满,感到有压力,他想发泄,有的时候是比较正常的事情。但从政府和警察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像政府统治一样,他们把敌情估计得非常严重,总是觉得要出大乱子,或者有人要出阴谋诡计,有预谋,要干什么事情。就派警察到校园里去。实际上是政府当局和警察的行为激发了这种矛盾。如果警察和政府不是采取这种高压过激的行为还会不会这样?这确实是非常难说的。

   但对于学生来说,尤其对于法国这种有着自由传统的学生来说,大学绝对是一个思想和精神独立的场所,把警察派到学校里来,学生感到受不了,他们觉得不能容忍,警察和军队是不能开到大学里来的,破坏了这种思想自由和精神独立的东西,所以他们就要起来斗争。本来学生之间有很多不同的派别,而且学生个人之间思想取向也是不同的,学生跟老师之间的看法也是不一样的。但是,就是因为政府的这种高压的态度跟警察开到学校去这一点,把所有的学生都激怒了,所有学生之间、派别之间、还有学生跟老师之间,他们的差异就显得非常不重要了,他们马上齐心在一起,战争就爆发了。

   到了5月6号的时候,事态越来越大,上万名学生在巴黎举行大游行,到下午和晚上的时候,这种学生的集会跟示威活动受到了警察的镇压,发生了冲突,很多很多冲突。法国学生有这种革命的传统,学生就向工人散发传单,说明事情的真相、说明到底怎么回事,然后富裕工人对学生加以支持。大学里面,大学教师跟教授也参加到游行队伍里面去,甚至中学生也站出来支持大学的学生进行造反活动。

   法国有这么一个特点:它的革命跟造反的传统是渊远流长的。所以,大学生聚集起来上万人在大街上游行以后,就得到了巴黎各阶层的支持。比方有些著名的左翼支持分子,法国的知识分子完全有这么一个特点。当时最著名的哲学家萨特,和他的女伴波伏娃就组织了一个组织来支持学生,这个组织名字叫做“支持压制受害学生委员会”,对学生表示致敬、表示支持。另外有五名法国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给政府写公开信,表示对学生的支持和同情。法国的工人也有这种反抗的传统,马上就响应法国学生,马上站出来,大规模地在大街上游行,表示支持学生。工人的诉求有两点,第一点,他们是支持学生的,所以工人的标语是警察要撤出学校,反对处罚学生;另外也提出自己利益上的诉求,就是要结束失业,要增加我们的工资。所以工人运动一下子也起来了。

   这种斗争发生到高潮、最尖锐的时候是5月10号,因为警察不断地往大学开,学生就下定了决心。就跟我们现在的海淀区一样,法国塞纳河的左岸,是学校、大学、教育文化中心集中的地方,是法国整个文化精华之所在的一个地方。警察开到那个地方,学生们就不干了,这块是我们高等学府集中的地方,这是我们文化荟萃的地方。他们下定决心,这个地方绝对不能给警察占了。所以学生就要保卫塞纳湖畔的左岸,警察就蜂拥而至,一大批一大批,接着警察就镇压学生,用警棍殴打学生,学生就用石块来还击,把小汽车也砸了,路上的大树也被砍下来,这种冲突非常厉害。整个晚上,巴黎整个就是火光冲天,空气中弥漫着催泪瓦斯的烟雾。受伤的学生超过上千人,而且有接近500人被抓,事情越来越大。

   在这个时候,法国政府就非常理性地退出了,他们开始妥协。这次的法国学生运动是一个很幸运的短暂的胜利。当时法国的总理蓬皮杜是一个有着非常高文化修养的人,他自己也写诗、写小说。当时法国的总统是戴高乐,他的态度应该说更强硬一点,但是戴高乐当时故意处在第二线,让总理蓬皮杜来处理这个事。5月10号,学生跟警察之间的这种对立和斗争爆发到了一个不可收拾的地步,过了半天,5月11号晚上,法国总理蓬皮杜发表电视讲话,他宣布:所有大学要重新开放,而且提出不要惩罚学生,他们接受了学生的诉求,让法院来判决对学生的处理是不是应该撤销。他还许诺:政府要跟学生、教师一道,对大学进行调查,要进行认认真真的大学的制度改革。这一讲话就被理解成是政府对学生的让步,学生兴高采烈地庆祝各自的胜利;警察就垂头丧气,觉得他们正在替政府卖命的时候,结果政府自己妥协了。这个时候,警察马上接到政府的命令,马上从学校里撤出去,学生重新占领了整个校园。

过了20天,就是到了5月30号,具有非常高的政治威信的总统——戴高乐出面了,他首先召集内部开会,他也在电视台上发表讲话。他认为学生运动是不对的,他认为学生运动是受到一些操纵、支持的,他说整个法国已经受到集权主义的威胁,要求这些爱国的人们要站出来,不应该采取袖手旁观的态度,要支持政府。在戴高乐的呼吁之下,法国的那些倾向于比较保守、比较右倾的力量展现了他们的力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徐友渔 的专栏     进入专题: 1968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3943.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