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公平和正义而战——新闻人王克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257 次 更新时间:2003-11-14 11:04:00

进入专题: 燕园文摘  

李彦春  

  浸透‘中国’笔画”。

  

  12月底,《中国经济时报》将王克勤调至北京。该报欣赏他“具有改良社会的境界、悲天悯人的情怀及非凡的勇气”,王克勤对该报心存“知遇之恩”。

  

  -群众利益无小事

  

  2002年12月6日,《中国经济时报》刊登王克勤撰写的《揭开北京出租车业垄断黑幕》。它以深度、广度、力度独家披露了北京出租车业垄断黑幕。作者形容出租车管理体制弊端———“富了老板,亏了国家,苦了司机,坑了百姓”。其意义,普适全国。王克勤掀开的仅是全国黑幕的一角。该文发表在十六大闭幕不久,十六大核心内容之一是“行政体制改革”。王克勤以其力作拉开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序幕。

  

  4万字力作,王克勤采写4个月。他采访了100多位出租车司机、数十家出租车公司和众相关部门官员及专家学者,内容的扎实严谨受业内尊敬。每次采访,王克勤随身携带印泥,让对方签字画押。多年揭黑养成了他严谨的工作作风:“避免一个螺丝钉的缺损搁浅了巨轮出航。”

  

  该文发表第8天,温家宝就这篇利国利民利劳动者的文章批示:“出租车行业问题到了非管不可的程度,有关部门应该深入调查拿出具体整改意见,以北京为试点,对出租车行业的管理体制进行全面改革。”2003年大年初一,朱镕基专门慰问北京出租车司机,并指出:“这个行业管理体制存在严重问题,确实需要大力改革。”两位国家领导人的关注再次夯实王克勤信念“体现人文关怀,关注制度安排”。

  

  非典时期,新疆出租车司机代表进京,只为“见一面替他们说话的人”,他们给“替他们说话的人”一袋莫合烟丝,说是防非典。祈望王克勤身体健康,继续为他们说话。从安全区到疫区,万里捎烟,王克勤再一次“不能承受之重”。一位自称“读者”的人告知报社有出租车行业的既得利益者要整死王克勤,提醒报社保护王克勤安全。他解释提醒的理由:“因为这样的记者太少了。”

  

  非典时期,憋在家中的王克勤想到父母,想到堡子乡众乡亲。国难面前,他深知中国医疗卫生体系的不完善及倾斜对农村的打击,遂决定到甘肃最偏远、落后、贫穷之地看看非典时期的医疗现状。5月9日至14日,他在小关乡多民族贫困村大茨滩走访了40多家农户,接触了200多村民。该村有6个侏儒、9个盲人、2个痴呆者。40多岁的马哈力麦五岁患眼疾,弟弟亦有此病。家里借钱治好了弟弟的病,马哈力麦因是女娃子,遂放弃医治。大茨滩人均寿命65岁。全县农民患病率59%,婴儿死亡率2%。面对疾病,农民习惯“干背、死挨、等死”。“干背”即洋药土法结合。当地流传:“头痛感冒,阿司匹林两包,治不了病,要不了命”。许多村民家备有治感冒“黑药”———羌禾、柴胡、白矾煎熬成药。另一土法叫“收阴”。感冒不愈,将两个鸡蛋煮熟,砸一小洞,内置银耳环,以此口直对肚脐,两个鸡蛋轮换上阵,持续四五小时。死挨是“不躺倒不上医院”。在家等死是普遍现象。谢中雄母亲,37岁死于肺结核。谢说:“如果有钱的话,她死不了。”2002年,王华国死于胃癌。村文书说:“如果他有钱,至少还能活几年,但他家连饭都吃不饱,拿什么治病,只能回家等死。”

  

  在《揭开西部一贫困村的医疗卫生真相》中,王克勤披露一组数字:卫生资源的80%集中在城市。农村人所占卫生费用占卫生总费用的33%。1991年至2000年,全国新增卫生经费只有14%投入到农村。1993年至1998年,我国居民发病率上升7.3%,就诊率下降18.8%,有医保的城市居民有病尚且看不起,何况农村人呢。

  

  《揭》文中,王克勤笔落“群众利益无小事”。

  

  2003年9月,王克勤再为一起“群众利益无小事”奔赴四川绵阳。当地非法集资案将2万多群众的3亿资金洗劫一空。其中,两人以命为价,一死一疯。2002年1月18日,优秀核工业专家韩庆海从9院8楼跳下。遗书是:“我不怕癌症,但怕治病,拖累家里,拖累子女。永别!”韩庆海为治病,投进一生积蓄6万元。另一老太太得知被骗后精神分裂。王克勤脑海中,绵阳非法集资叠映兰州证券黑市。名目不同,形式异样,但内容皆为鲁迅针砭中国人的两个字“瞒”和“骗”。梳理王克勤从业14年的新闻与揭丑,他都是在与瞒和骗的较量中“以其改良社会的境界、悲天悯人的情怀及非凡的勇气”将黑暗中的瞒和骗晾晒阳光下。

  

  -当记者被视做“青天”的时候则是社会的不幸

  

  每个人的道路选择含有多种因素。王克勤的新闻选择———打黑除恶,他说出身和教育是选择的决定因素。

  

  王克勤出生于甘肃省永登县。父亲是某小学校长,母亲种地。在国家级贫困县长大的王克勤至今记得———“吃过三次有毒土豆,三次晕倒”。为了吃到土豆之外的粮食,母亲经常带着他携鸡蛋到200里外的兰州市区换包谷面。城里人呵斥的声音、鄙夷的眼神……犹如昨日。如今,60多岁的母亲仍然下地干活。王克勤每次下乡,恍惚向他诉说的长辈就是自己父母。“老百姓=父母”,王克勤心中的算式。王父是乡村知识分子,熟读鲁迅。一个传统文人对儿子的教育是精忠报国、建功立业、马革裹尸。蔑视“猪栏的理想”———“纯粹兽性方面欲望的满足———威福、子女、玉帛”(鲁迅《热风》)。

  

  1991年,26岁的王克勤首次揭黑源于偶然。他的同学传授他一个发财秘诀:盗卖国有资产。只要认识厂领导,少则数百元,多则数万元就能把工厂几十万元的设备从领导那里“收购”出来,然后卖给乡镇企业。同学指望“路子广”的王克勤介绍领导。王克勤请同学带他进入“废旧钢铁回收圈”。半个月,他与圈内人混在一起。“把哪个企业拿下来了,把哪个领导拿下来了。”此话,是圈内人口头禅。4月27日,回收市场老大在饭桌上摔了杯子,接着王克勤前后出现两把匕首,“你是公家(公安人员)”。王克勤一笑:“我不是。大哥,你这么做真没劲。”“不是公家,为啥一笔也不活(买卖)?”“大哥,我最近算了一卦,破财,不敢做,怕打水漂。”老大将信将疑,一混得不错的兄弟打圆场:“我兄弟是个亮话(爽快)人,没麻达(问题),我担保。”王克勤庆幸:“暴露前夕,采访基本完成。”之后,《甘肃回收市场黑幕———对甘肃废旧金属市场的调查与对策》将回收黑市晒在太阳下。

  

  7月16日、7月29日,王克勤应省政府邀请详告非法回收市场黑幕种种并提出五条建议。省长握着他的手说:“你为甘肃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之后,全省展开为期半年的回收市场整顿,挽回经济损失一两个亿。王克勤的五条建议被采纳。王克勤有感:“新闻的力量。它既可改变人,也可改变不合理的制度。”自此。他将“体现人文关怀,关注制度安排”作为从业理想。

  

  兰州证券黑市曝光之后,王克勤清晰了他的职业价值观:“微观上,拯救一个农民的生命,一个家庭的美满。中观上,督促政府改革不良政策。如孙志刚事件经媒体报道后,扭曲滞后时代的收容遣送制度即被废除。宏观上,以新闻的方式进行思想启蒙。李大钊、邵飘萍、谭嗣同即是。”王克勤形成文字的新闻理想是:“记者的职责就在于深刻地关注、忠实地记录正在发生的历史;揭示历史进程中的瓶颈因素;反映制度、政策弊端,以新闻的力量建设公平、文明、进步的民主社会。”纸上理想落在笔下便是博弈。红与黑较量中,王克勤有“圣战”之感。挽救上亿兰州股民财产,上百堡子乡农民生命之后,王克勤明确了他的生命价值观:“我一个人能救两个人的命,乃至更多人的命,我的命就值!”两个价值观使他赢得“青天”之名,但他悲哀:“当记者被视做‘青天’的时候则是社会的不幸。一个记者的正常言行被当做非常壮举,记者本人及社会要付出多大的成本。”他直言不讳:“记者队伍中的官虫、钱虫是使社会付出成本的蛀虫。多一个蛀虫即是给正直、清廉的人增添一笔成本。”“做揭黑记者,成本太高。”这点,王克勤体会深刻。2001年,他的笔将黑恶分子168人送进监狱。据他了解,现有二三十人“通过各种关系先后出来”。置身兰州的妻儿会否被报复?他悲戚:“他们就像人质一般放在兰州。”王克勤执意将妻儿接到北京,但妻子工作问题、儿子入学问题都是现实的棘手问题。妻子不愿进京,她分析:“我们过来后,如果我找不到工作,儿子高昂的学费必然会使你为我们的生计操心,会想方设法搞钱,那你还会写出有分量的东西吗?《中国经济时报》调你来是看中了你的资本,你走到这一步不容易,如果你为我们丢失了资本,得不偿失?”王克勤认同,但不完全接受,电话中与妻争吵多次。一次争吵后,11岁的儿子给王克勤发来短信,“老爸:诺曼底登陆是靠盟军强大的后勤补给才成功的。”王克勤内心流泪,暂时放弃执著。

  

  1981年,17岁的王克勤报考兰州商业学校。“如果考不上的话就回家当农民。”当时,家有3亩地正等他开垦。该年,正在地头干活的王克勤收到录取通知。自此,他在中国土地上劲铲毒草,力拔腐根。人评王克勤三篇力作的成功“都踩到点上了”。对此说,王克勤不以为然,“你只要心里装着人民利益,永远踩在点上。”

    进入专题: 燕园文摘  

本文责编:jiangxiangl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传播学实务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39.html
文章来源:北京青年报11.9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