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勇:“阴谋论”在坊间的普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1 次 更新时间:2014-03-25 10:06:31

进入专题: 马航失联  

李伯勇 (进入专栏)  

  

   借助互联网,“MH370航班失联”广为人知,连坊间百姓也知道了。大家都为机上两百多个生命悲悯叹息。我家属也就知道了这么一回事,一家人议论过。我家属不懂电脑,不上网,看电视也不怎么看新闻,她有限的社交活动,就是早晚到县里小广场跳操,可她却表达了对此事的看法。她几次坚定地说:是美国劫持的,因为美国要钱。

   家属这一认知显然是来自广场跳操同伴者的议论,她认同这样的议论;她这一认知产生了自己的逻辑推理--认知结构。可见遇事就查敌情,归于敌人恧阴谋搞破坏的思维在我们的坊间十分盛行,连一般的家庭妇女也无师自通了。不妨说得更具体一些。一是广场跳操群体(分成一伙一伙)中,以中老年女性为多,其中有退休的县级(在县里称为领导干部)和科层官员(在县里叫中层干部),她们数十年在学校在单位(包括在党校在内的各种学习和培训)接受了“美国是霸道反动而腐朽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头子”这一套意识形态语言,仇美是一贯的(仇苏[俄罗斯]则几经反复)。二是广播电影电视--我们意识形态化语境充满着反美仇美气息。加上数十年坊间形成的“群众看党员、党员看干部”--党员干部就代表了官方--的思维,国民于是形成了一种狭窄简单的定势思维,而且具有无可怀疑的“政治正确”,跟着官员(官方)表态不会错,不会招惹麻烦。这么着,以官员的思维替代了自己的思维,民众以附和官员表态为能事,沿着官员思维而自我发挥,颇有“真理在握”的姿态。因而,我能揣测,广场跳操时,某些前官员率先说出自己对马航失联“罪归美国”的看法(就像他们为2001年“911”美国受到恐怖袭击而欢呼一样--美国应受到恐怖惩罚),周围的人纷纷附和。这种认定“美国破坏”的看法又是一轮新的普及,民众可以享受一番“仇美反美”的语言大餐。

   不过,像我家属者,一些居民如此表态并不是出于“附和”,而是出于他们发自心里的认知--如此认知结构起了作用。

   当然,今天把马航失联罪归美国包含两个潜在的“时代性”认知,一是美国科技强大,它可以为所欲为;二是“美国正在走下坡路,负债累累,而我们中国财大气粗,再也不怕美国了”的自信。显然,如此“时代性认知”还是自行捆绑在“仇美反美”的旧轨上。

   这些年国人喜欢讲“与时俱进”,表面上他们了解时代,也愿意赶上时代,可国人缘由既定的思维和语境,把某些如对科技的极端化认识视同为对时代的全部认识,于是“与时俱进”却导入了另一个与事实不符的方向。这种是是而非的认知像烟花礼炮一样一拨拨发散开来。因而,国人诸多与世界接轨的语言,表面上与世界打成一片,融入世界普世(普适)性,在内里却是连接我们的旧制旧轨,仍被“以前”所规约,而不是向后--向未来敞开的。

   二

   在群众广场这样的场合,是不可能探究“美国为什么科技强大”的,但在机关单位这样一些较小的场合,会有也必然有这样的“探究”,不过,也大都止于“美国人狡猾,笼络了全世界科技精英”,因为他们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如今美国受穷,只有用科技来劫机了。因而,不期然,中国坊间又成了“科技至上”的跑马场。国民当然不会知道,包括美国,全世界正在对科技带来的现代化进行反思,人类的伟大,就在于它对自己行为造成的负面后果进行反思再反思。而在我们的国度,由于官媒和“唯科技是从”(所谓师夷就是只学别人的科技来铸成自己的船坚利炮再来制夷)的合谋及其影响,坊间广泛应用科技制造毒牛奶毒瘦肉毒食品毒矿泉水毒空气(雾霾)。在“发展就是硬道理”套上意识形态旧轨,就是美其名“先发展后治理”的同时,把美国和西方对我们环境恶化的批评视为“破坏我们发展”的狼子野心,仿佛我们花力气治理环境而出现经济发展的延缓,就中了美国的奸计。数年前这类文章不是在我们的官媒频频亮相么(政治正确)!

   以国家意志出现,认定一个国家为仇敌是容易的,其实也是内政--进行方便统治的需要。客观上,在国内如何丑化和仇视美国,如何培植仇美的种子,对西半球的美国可以说是毫无影响,在国内的“作用”就大了,把一切政治和政策的失误所造成的巨大灾难(人民生命财产蒙受巨大损失)归于“美帝的破坏”,这方面的“逻辑”关系被我们的意识形态梳理得有板有眼,琅琅上口,表面上我们的人民同仇敌忾,增强了凝聚力,我们的真实处境是途穷末路,而我们却能高姿态地认为“我们走在大路上”--仇美反美就是继续“走在大路上”的显现。

   这里,把美国视为一切向钱看的头号超级资本家、中国的仇人的思维是明显的,而且现在美国很穷,欠中国很多钱,所以他们耍花招,靠劫机来搞钱。明眼人一看“此说”太离谱,堂堂一个大国岂会操起绿林剪径的伎俩?可坊间就是这么认定。这只能归于我们的意识形态长期引导和熏陶的结果。这不能怪坊间百姓,连我们国家不少高端智囊和精英一直是持这种思维和观点的,官媒也参与营造这样的舆论环境,因为“政治正确”。几年前央视某记者分析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穿着朴素车行从简是因为美国欠了中国很多钱,这样设问既挖苦和打击了美国,又显现了中国强大。在“政治正确”之下,思维可以懒惰,思维可以固化,“社会稳定”也就实现了。

   三

   恰好在中国热播的美国电视剧《纸牌屋》佐证了我这一思索。

   为叙述方便,我还是引用杨恒均《〈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2014/03/20共识网)的分析。“《纸牌屋》的主角是影帝凯文?史派西扮演的国会山民主党”党鞭“弗兰克。身为党鞭的他在剧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操纵国会政治,利用、控制媒体,威胁、玩弄同事。《纸牌屋》是这样安排副总统杀人的故事情节:弗兰克带上口罩亲自下到华盛顿地铁,同小情人见面,在发现小情人正在追查他杀害议员一事,威逼利诱不成功后,亲手把这位情人推进铁轨……”

   把此片引进中国的审查官其意识形态着眼点即在于此,这里有两层含义:一是高举人权自由民主普世价值大旗的美国有着令人不齿的现实,甚至比中国黑暗百倍;二是中国民众不必为自己的官与商腐败大惊小怪,美国建国二百多年情形尚如此糟糕,而我们的的贪腐只是“个别”,非“本质”,看看我们的影视、书报和文学作品,正式发表的各类采访,我们的“现实”一派光明,所谓成就与差错只是“九个手指与一个手指”的关系,我们的主流--本质是好的,而美国的“黑暗”是其本质所决定的。

   其实,中国的读者看得过瘾,正是以自己官场商场充满权谋奸计的体验,从而断定美国的现实之黑。这说明我们生活充斥“同样黑”只是没充分地见诸报刊媒体罢了。请看杨文的继续分析:“弗兰克从议员到副总统再到总统,没有一次是经过选举的,给人在美国只要会玩权术就可以当总统的感觉。其实,美国除了总统暴毙后副总统代替他(副总统也是同总统一起经过选举产生的),从来没有一位总统是不经过民主选举而上台的。至于《纸牌屋》中描写副总统级别的美国高官谋杀情妇,暗杀议员,唆使自己的助手杀人等等,同样没有发生过。”就是说,《纸牌屋》只是虚构而不是美国的实情,其作者目的是揭露民主制度弊端本身。

   美国就能够允许《纸牌屋》这样的影视,它不怕坐实如中国读者所认定的“美国黑暗得如此不可收拾”。中国能容许这样揭示自己“高级黑”的影视和作品吗?

   话说回来,《纸牌屋》满足了许多国人对美国“黑暗”的窥视欲。美国现实是否会因《纸牌屋》有所改观?我们不能让《纸牌屋》担负如此政治重任,因为它只是一个普通的影视作品。至少美国允许这样“高级黑”的作品,见证了它的体制有自我反省自我更新的胸怀和能力。而满足了这一窥视欲的我们中国民众,又当何为?我们的现实已给出答案:就是本文开头说的,继续认定美国坏,美国搞劫机,美国日暮途穷;中国民众对贪腐的心理现实是,一个官员因贪腐被治罪,往往不是归咎为“不应和不能贪腐”,而是归结为其“不会做人”、“不懂策略”和“得罪了某人”。这也印证中国的另一种现实:有多少贪腐官员由于低调、善结人缘而安然,“前腐后继”乃成生活常态。我们习惯阴谋(权谋),睁眼所见,世界无“大道”,别人别国无不耍阴谋。

   以如此心理基质建“中国模式”大厦,能接通“世界大道”吗?

   2014年3月23日

  

进入 李伯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马航失联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3278.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