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9.11灾难的目击、经历、思考及建议

——马航客机失踪后再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94 次 更新时间:2014-03-19 21:16:26

进入专题: 马航失联   911   恐怖袭击   文明冲突  

铁风  

   9.11灾难的目击经历和思考建议

  

   引子 ----

  

   曾经

   与自由女神遥遥相望,如姊妹婷婷伫立

   曾经

   地位崇高傲视寰宇,拥有女王般气质和魅力

   于是

   身在江湖身不由己,一出世便成为纽约、美国、和自由的象征

   于是

   红颜薄命厄运缠身,一直被魔鬼们艳羡、嫉恨、痴迷

  

   面对祸从天降的9月11

   妳处灾变不惊,临难不惧

   承受住了有史以来最疯狂惨烈的

   撞击

   然而,漫长的烈焰酷刑

   终于令妳,对地球文明彻底绝望

   毅然,以空前壮烈的,决然的

   轰然坍塌

   回敬疯魔,告别良善,自我了断

   并超度千百冤魂,从这个美丽而邪恶星球的地平线上

   绝尘消失

  

   (《双子星祭》,2001-9-12 魏碑写于新泽西 ,2002-2014数次小改)

  

  

   第一部分:目击经历

  

   2001年9月11日上午9时10分许,一个秋高气爽的清晨,我象往常一样随着人流,步出到达纽约世界贸易中心深层地下的PATH火车。从站台经过第一层电梯后,察觉了某些异样:空气中飘浮着极淡烟雾和焦煳气味,大厅里也没有了平日的熙攘。通过往日如大瀑布般流泻的十道电动楼梯,才注意到2、3个警察在向过往乘客急急招手,示意人们快速通过疏散。这时也看到了一些看来是从楼内跑下来的人, 神色略带慌张,于是私下想,也许楼上什么地方发生了个什么小火灾吧。迈出世贸中心底楼东南角大门的瞬间,赫然发现满地都是碎石灰和纸张,才意识到情况极为不妙,Shit!的咒骂语也不禁脱口而出。近处空地上的摊贩都已在急急忙忙收摊(当时世贸中心门前每逢周2、4有小型的露天市场,出售水果蔬菜和烘烤点心等),大街上也有人奔跑。赶快跑几步然后,回头向摩天大楼上面望去,看到世贸中心双子楼北塔约80多层处有三层左右的好几处豁口,正在喷出大火和浓烟!

  

   在世贸中心这种闻名世界的大楼上着这么大的火,而且地上的东西说明了很可能有爆炸在先,我本能地感觉到这事情非同小可,多年的业余摄影经验也让我立即有了应该把它拍下来的念头。于是在1、2分钟后,我就一边不时回头望望上面的火势,一边沿LIBERTY STREET向西跑,再由WASHINGTON STREET向南,沿途一店一门地看,希望能找到个小卖部,甚至有个报亭也行,因为都有可能买到那种美国人常用的一次性相机。但几十个街门看过来,不是饭馆、快餐店就是公司、住家。

  

   跑了一小圈也没看到相机的影子,转回到CEDAR街口正忍不住骂见鬼,忽然听到丛头顶上传来悚然的、如裂锦般的爆炸声!仰头望去,位于南塔70层左右约有3、4层正在发生剧烈爆炸,烈焰火光喷射而出,无数碎块正从天上劈头砸下来,于是本能的反应只能是扭头逃命!飞奔几大步之后一头扎进街边一个公司样子的大门,躲过了这阵可怕的乱石穿空雨。后来才知道,这就是第2架被劫持的767客机自世贸中心南塔楼的西面撞入造成的大爆炸,但我当时位于南塔楼的另一面,所以没有听到、看到飞机,感觉倒象是塔楼上方有3层楼装满了炸药被同时引爆。

  

   慌不择门蹿入的看起来是个大公司,门外的警察往里赶人,里面的警卫却仍在试图阻止外人进入里面的房间。我问了一下警卫能不能从大楼另外一面的门出去,他回以大摇其头。这种时候我自然不会去管他的意思是没有或是不行,趁他没注意径自相里走去。东闯西钻之间,看到许多类似股票交易所的设备装置,意识到大概是闯到AMERICAN STOCK EXCHANGE(美国股票交易所)的大楼里来了。之后居然看到了另一面的出口,而且更巧的是,众里寻她千百度募然回首那店却在面前---眼前居然出现了一个内部的小买部,而且我一眼就看到了货架最上面摆着两三架简易相机!我马上凑上去,不露声色地问了价,用10元买了其中的一个,立即撕掉包装,很容易就看出了它的简单用法。这种从来不屑一顾也没用过的垃圾相机,现在居然让我兴奋莫名,马上逆纷纷向里面躲避的人流而行,一头又蹿回到了大街上---因为我现在在好奇心之外,还有了可以记录历史的工具。后来我庆幸我做对了,正是这简单的烂相机,使我亲手记下了这对美丽的孪生姊妹大厦在永别人间之前最后的惊鸿照影。

  

   其后,我便在GREENWICH STREET、BROADWAY等街道附近看热闹的人群中窜来窜去,拍了20多张世贸中心坍塌前拖着滚滚浓烟的照片。在一处抬头仰望拖着滚滚浓烟的塔楼时,面前忽然扑啦啦飞起一群惊恐的鸽子,一时和平与恐怖的象征出现在同一画面,展现了十分强烈的对比。我连忙举起相机,等了一阵才抓住了另外两只鸽子进入画面的拍摄时机。

  

   从百老汇街和华尔街口举目西望,原是一幅纽约市典型的景象:深重的纯尼惕教堂(TRENITY CHURCH)作为传统文化的标志,衬以明媚巍峨的世贸中心双塔展示着朝气蓬勃、后来居上的现代文明。这个我每天经过,欣赏了上千回的经典画面,今天却是触目惊心:古董般的的传统文明安然无恙,但高高在上的现代文明标志却狼狈不堪,烽烟四起。

  

   大约9:45AM,我走进了位于百老汇街的我上班的公司大楼,这里距世贸中心仅4、5个短街区(BLOCK),直线距离不到半哩(MILE)。进入办公室,同事们正聚在一起议论纷纷,他们有的听了广播,有的与家人通过电话。这时我才听说,世贸中心的大火是被两架劫持飞机撞击导致,顿时感到事态空前严重。打开电脑,进入电子邮箱,见到一位在新泽西哈德逊对岸上班的朋友已向大家E来了中文即时报道:纽约市贸中心大厦起火,有直升飞机在盘旋。我于是立即用英文加入自己的报道,简述了

   我的刚才的目击和经历,最后加上一句:这应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然后给在新州上班的家人打了报安电话。

  

   气氛越来越紧张,因为交口相传的最新广播和传言在不断升级:8架客机被劫持、尚有数架去向不明;五角大楼被炸、白宫被炸、匹兹堡被炸;知家哥被毁、落山姬被袭。。。一时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其中一半后来知道不实)。看来到了丧魂落魄之时,人不分贵贱,国无论东西,都可轻易沦为轻信之辈和夸大、传谣、造谣的嫌犯。

  

   刚过十点不久,忽然外面隐约传来了一阵低沉的轰鸣,大地微微颤了一下,所有灯光也眨了一下眼睛。大部分人并没有感觉任何异样,但我产生了不妙的预感。果然,随之而来的广播和EMIL都证实了一个惊人消息:世贸中心南塔楼刚刚已经完全坍塌!曾经世界号称最高最结实的大厦坍塌?而且完全彻底?不可思议!大楼都可能失火,也曾听说双子楼、帝国大厦都被乌龙飞机撞上过,结果不过是造成一个窟窿而已。摩天大楼失火后完全坍塌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现在却真实发生在全球最漂亮的、也是我最熟悉的双子星大厦,这消息与世界末日的到来也差不多了。事实上,地狱果真很快降临:随着一声喊“IT‘S DARK OUTSIDE(外面变暗了)”!?我立即走到临街的窗口向外看,刚才阳光普照的明亮世界,现在上下远近,竟然都如午夜般一片漆黑!如非身临其境,绝对令人难以置信。香消玉殒,黑烟四起,日月无光!

  

   再次向朋友们发了E-MAIL报道、打了电话之后,开始发扬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安下心来干一个老板交代的急活儿,一边与同事调侃:“WHAT‘S CAN BE WORSE?THE OTHER ONE COLLAPSE?”  不想仅仅20多分钟之后,这个调侃成为事实---随着再一次震颤,刚刚得以“曙光初照”的大地,再度陷入18层昏暗地狱!由于窗户密封得不够完美,这时连室内都笼罩着一片灰雾,加上所有收音机都拧到最大音量,哇啦哇啦宣布着各种消息,办公楼警报系统也反复广播着“目前不宜疏散、大家原地待命”,人们六神无主,焦躁不安,互相讨论谋划着脱身之计,各自想象着最坏的可能。。。 好一幅现代都市的末世降临图!

  

   临近正午,我们公司大楼的管理人员开始通知大家,根据市长办公室的安排,楼内员工可以开始有秩序地撤离大楼,并给出了步行撤离的路线、方向和区域(CANAL ST),但说明只是”可以撤离”,不是强制性的。我感觉市委最高指示目的地不够明确,安排也不周到(如应调动大巴士,分别接应家住纽约、长岛、或新泽西等不同方位的员工之类),说服同住在新州的几位同事坚守阵地,等待更好的安排。然而等了近一小时,更加完美的撤退计划没有出现,撤离大楼的选择却变成了必须执行:整个大楼即将关闭。于是只好向朋友们发出了最后信息,并向太座预告,午夜前能到家就算不错。然后草草收拾,落荒而逃。

  

   步出龟缩了不到3个小时的公司大楼,外面确实已经变得如鬼蜮一般。这世界首屈一指、往日盛气凌人的金融区,现在真个变得空前的灰头土脸,地上到处是烂纸和杂物之外,火山灰似的白色粉尘竟然有1-3厘米厚,脚踩烟起,一但有警车开过,附近立刻成为云深不知处的所在。灰雾仍然无处不飞,我们每个人必须用大楼管理人员提供的湿布巾遮掩口鼻才敢喘气。那情形,大概可以和当年火山喷发下的庞培城、或2战大空袭过后的柏林相提并论。

  

   我们一行人如同残兵败将从曼哈顿下城向东北方向撤退,越聚越多,形成了一只浩浩荡荡的逃难大军,经华尔街、霉遁街(MAIDEN)、福吞街(FULTON)、珍珠(港)街(PEARL)、剩姐妹死街(ST JAMES)、爆畏街(BOWERY),直到砍脑街(CANAL,----街名全不吉利),然后横穿远远溜长的曼哈顿引桥和大桥,长途跋涉20来迈(对我们这些老爷兵来说感觉跟两万五千里也差不多),纵横几十条街,终于到达对岸布鲁克林。一路上后面虽没有追兵,天上却有赤日炎炎的爆晒。当然令人感激的是路旁也不时有临时义工递上纸巾和饮水,并有全副武装的警察大员们沿途护卫。

  

但西辕东辙,我们撤离的方向却与我们的目的地---新泽西恰恰相反。而当我们频频向警察们打听如何才能绕回我们的家时,得到的答案却是五花八门莫衷一是。我们到布鲁克林对岸之后,又被个别警察指向据说可能有去史呆顿巴士的地方,到地方一问,那里的车只去相反的方向。精疲力竭之际找到一个临时接待难民的小学,聊天时一个女警察告诉我们,她十几年第一次被告知几天之内将不能回家。她还听说,我们伟大的布什总统当时还如无头苍蝇般呆在天上的空军1号飞机上,因为“他们不知到把他放在哪儿”。我开玩笑说,就把它老人家空降在咱曼哈顿双塔楼的废墟上,一来可以鼓舞弟兄们的士气,二来那里再没什么可炸所以最安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马航失联   911   恐怖袭击   文明冲突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314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