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植荣:转基因食品纷争重重为哪般?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48 次 更新时间:2014-03-09 21:07

进入专题: 转基因  

刘植荣  


对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全世界争论不休;转基因食品事关人类命运,一旦出现问题,将会是灾难性的;64个国家立法规定,转基因食品必须标识;93%的美国人希望转基因食品标识。

前不久,知名主持人崔永元与知名打假人士方舟子就转基因的安全性展开了激烈对决,崔永元为获得真相,亲赴美国和日本调查转基因,转基因由此再次成为舆论热点。2013年,61名两院院士联名上书国家领导人,请求尽快推进转基因水稻产业化。为此,我们不妨看看国外对转基因的态度。

 

1.世界上共有27个国家种植转基因作物

1994年5月18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经过两年的审查,批准了加利福尼亚州卡尔基因公司的转基因西红柿,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允许商业化的转基因作物。

1995年,美国又批准了转基因油菜、转基因玉米、转基因棉花、转基因土豆、转基因大豆、转基因南瓜的商业应用,但真正在农场种植转基因作物是1996年。到2011年,美国批准了25种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应用。根据美国食品安全中心的统计,在美国种植的农作物中,85%的玉米、91%的大豆和88%的棉花是转基因产品。

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的报告显示,2013年世界有27个国家种植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由2012年的1.7亿公顷增加到2013年的1.752亿公顷,增加了520万公顷。

美国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和品种数量均位居世界首位,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为7010万公顷,转基因作物包括玉米、大豆、棉花、油菜、甜菜、苜蓿、木瓜和南瓜。巴西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为4030万公顷,转基因作物有大豆、玉米和棉花。阿根廷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为2440万公顷,转基因作物有大豆、玉米和棉花。印度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为1100万公顷,转基因作物只有棉花。加拿大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为1080万公顷,转基因作物有油菜、玉米、大豆和甜菜。中国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为420万公顷,名列第六,转基因作物有棉花、木瓜、白杨、西红柿和青椒。

 

2.64个国家立法规定转基因食品必须标识

在欧盟和其他一些国家,对转基因作物及转基因食品的管理建立了若干法律,和传统食品一样,规定转基因食品必须是可溯源的,一旦发生任何安全问题,可沿着食品供给链条追溯到源产地及生产者。

截止到2013年5月13日,欧盟国家、日本、印度等64个国家立法规定,转基因食品必须标识,其他国家则规定转基因食品由生产商自愿标识或强制性标识正在立法过程中。

显而易见,强制标识会损害粮食出口国的利益,因为不少消费者对转基因有抵触情绪,有的进口商不愿进口转基因粮食,所以,美国,阿根廷和加拿大都不强制标识,而采取自愿标识的措施。相反,粮食进口国基本上都立法要求转基因食品强制标识。

目前,美国至少有20个州正进行转基因食品强制标识的立法,康乃迪克州已通过法律,要求转基因食品必须标识,这是美国第一个转基因食品强制标识的州。

随着对转基因研究的不断深入,不断有研究揭示转基因食品的潜在风险,消费者特意购买非转基因食品的倾向越来越强烈。《纽约时报》2013年的一项调查显示,93%的美国人希望转基因食品标识,超市零售商WholeFoodsMarkets已经宣布,所有在北美的店铺,在2018年以前实现所有含转基因成分的食品都要在标签上注明。

支持立法强制转基因食品标识的观点很明确,消费者有权知道自己食用的食品的性质,有权不选择自己怀疑对健康有潜在风险的食品。反对立法强制转基因食品标识的观点是,如果对转基因食品标识,这就暗示这种食品的安全性有问题,而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转基因食品与传统食品有什么不同。

一些国家迟迟不出台强制转基因食品标识的法规,与利益集团的阻挠不无关系。例如,迈克尔·泰勒从1991年起任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食品安全资深顾问,他从政府部门离任后便当上了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研发企业孟山都公司的副总裁。2009年7月7日,泰勒辞掉了副总裁后又回到食品和药品管理局任资深顾问。泰勒的这一系列的工作经历,让人猜测他便是转基因种子公司的说客,设法阻止政府出台法律强制转基因食品标识。

 

3.科学界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争论激烈

联合国把2013年世界粮食奖颁给孟山都公司和先正达公司的三名转基因科学家后,“欧洲科学家社会和环境责任”组织发布声明称,目前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还没有科学上的一致结论,不应鼓励大范围推广转基因作物。该声明在第一周内就获得了200多位科学家的签名。

在科学界,支持转基因的人多于反对转基因的人。2013年9月13日,意大利佩鲁贾大学农学院应用生物学系的亚历山大·尼科里亚等四位教授发表了《过去10年转基因作物安全性研究综述》一文,2002年至2012年10年间在科学期刊正式发表的1783篇关于转基因作物和食品的文章,均没有提出对人和动物有害的明确证据,尽管存在一些激烈的争论。

2012年,美国科学促进会发表声明称,来自转基因作物的食品的潜在风险并不比来自传统作物食品的大。

但是,也有不少研究称发现了转基因食品的潜在风险。2012年,欧盟食品安全局转基因食品专家组发现,转基因食品存在普通食品不存在的“新危险”。

《自然》杂志1999年刊登了一篇文章提出,转基因玉米对蝴蝶有潜在毒性。这篇论文引起了公众对转基因食品安全的担心,认为既然能对蝴蝶有毒性,那也有可能对其他昆虫甚至是人有毒性。

匈牙利生物学和营养学家阿尔帕德·博斯坦进行了转基因土豆喂食小白鼠试验,1998年6月22日,他在格林纳达电视采访中宣布了试验结果:吃转基因土豆的小白鼠生长萎缩,免疫系统被抑制。后来,英国皇家协会认为博斯坦的试验存在缺陷,试验数据也无法支持他的结论。

在2007年、2009年和2011年,法国卡昂大学分子生物学教授吉勒斯-埃里克·瑟拉里尼进行了转基因玉米喂食小白鼠试验,并把试验结果发表在《食品毒物学》杂志2012年9月刊上,他得出的结论是,用转基因食品喂食的小白鼠,其肝脏、肾脏和心脏都受到了损害。欧洲食品安全局审查了这个研究报告,认为这种器官变化属于正常范围,并认为瑟拉里尼的统计方法有缺陷。瑟拉里尼在2012年又发布了一个研究报告称,用转基因玉米喂食的小白鼠会增加癌症发病率。该报告发布后,同样遭到不少业界的质疑。

关于转基因作物可以防止虫害的说法也颇具争议。不少研究显示,转基因棉花在几年内就会失去防虫效果,因为转基因作物对虫害的敏感度与杀虫剂一样,时间长了害虫就会产生耐药性,使转基因作物失去或减弱抗虫害效果。

被一些转基因科学家津津乐道的转基因作物除草剂抗性,让农民可放心在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农田里使用除草剂。但是,试验和事实都证明,这种转入的抗除草剂基因可以在“漂移”,与比邻田地里的植物发生“异型杂交”,使野草也产生了除草剂抗性,这就必须增加除草剂的使用量或更新换代的频率,增加种植成本。

2010年,美国环保局、阿肯色州大学、北达科他州立大学、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的科学家发布的一个研究报告也显示,83%的野生油菜被检出了除草剂抗性基因,这使目前的除草剂对一些杂草无效或者效果减弱,农民要投入更多的劳动力来清除杂草,增加农业生产成本,减少农民收入。2010年,美国国家科学院的一个报告也提出,由转基因“漂移”产生的杂草除草剂抗性会让转基因作物的效益大打折扣。

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农田总面积没增加,但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逐年增加,全国除草剂的用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也在逐年增加,从1996年到2011年,美国除草剂的使用量增加了2.39亿公斤。

有组织把转入b-胡萝卜素基因的大米即“黄金大米”在人身上试验,看是否能增加维生素A,但这个试验结论立即遭到众多批评,这个实验甚至被指不道德。20名科学家在2000年的《自然生物技术》联名发表文章,指出了“黄金大米”临床试验存在的缺陷。文章说,大量医学文献证明,由b-胡萝卜素转化来的维生素A会产生毒素和生殖缺陷,造成先天性畸形。“黄金大米”试验在世界很多国家受到抵制,2013年8月8日,菲律宾一块试验田里种植的“黄金大米”被反转基因抗议者铲除。

2006年6月25日,美国康纳尔大学研究人员提出警告,在过去7年里,中国棉农因遭受第二代虫害损失惨重。《生物技术国际期刊》2008年刊文称,1999年以来,中国转基因棉花产区的棉籽对螟蛉虫有效,但对第二代虫害还必须用杀虫剂,这样,转基因作物带来的经济利益就被第二代虫害给吃掉了,目前还没有找到理想的替代方案。为此,作者建议中国甚至世界范围停止转基因棉花种植。

 

4.不少转基因科学家是利益当事方

根据2011年的调查,10个大型种子公司垄断了全球73%的种子市场。值得注意的是,许多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研究是由生物技术公司主导的,其目的就是通过研究得出这种转基因产品安全的结论,以便推广其花巨资研发的转基因产品,尽快收回研发成本并获得利益。

据杜邦公司2011年的年报,该公司2011年的研发资金是20亿美元,其中一半用于转基因作物研发;孟山都公司每年把销售收入的9%—10%用于研发新的转基因产品。所以,一个新的转基因品种研发出来后,如果无法获得商业应用许可,就意味着公司的巨额研发投资打了水漂。正因为研发转基因产品的公司赚钱心切,才会对一些研究环节疏忽,甚至隐瞒负面结论,因此,人们对一些转基因食品研究试验的可靠性提出质疑。

由于一些生物技术公司财大气粗,他们自己养着一批世界知名的科学家,并垄断着很多学术期刊资源,一旦有说转基因不是的文章发表,利益集团立刻调动资源,集团作战,群起而攻之,对挡了他们财路的研究人员狂轰滥炸,很快就把异己淹没。

其实,不少转基因科学家本身就是生物技术公司的老板或股东,他们是利益当事方,当然要鼓吹转基因食品无害,不然他们自己的利益就要受损。

《科学美国人》杂志2009年7月20日发表了一篇题为《种子公司控制了转基因作物的研究?》的社论,文章提出:“不幸的是,证实转基因作物有负面影响的研究是很难的,因为农业技术公司对独立研究有否决权。虽然对转基因作物的研究报告可以公开发表,但只有种子公司批准的才能发表。在很多情况下,文章虽然得到同行的高度赞扬,但如果试验结论不符合种子公司意图仍很难发表,因为试验结果对种子公司不利。所以,限制科学家从转基因食品供给链中获得样本进行试验,限制科学家从农田里获得转基因作物进行试验,这种对试验样本获得的限制本身就是很大的危险。”

另外,由于种子公司把自己研发的转基因种子申请了专利,在购买转基因种子时,必须与种子公司签订终端消费协议,根据知识产权的相关规定,这就让一些科学家无法利用转基因种子做实验,就是做了也无法发表。针对此限制,康乃尔大学科学家协会发言人艾尔森·希尔兹2010年给美国联邦环保局写信,要求解除对转基因研究人员的各种限制,不然,独立研究无法获得样本进行试验和公开发表研究成果,这就很难解开人们针对转基因食品的各种疑云。

正因为一些科学家很容易被利益集团豢养或成为利益集团的一部分,艾森豪威尔总统早就警示人们:“我们必须警惕由科技精英掌控公共政策的危险。”

 

5.对转基因食品,公众普遍认为不能禁止至少也要标识

公众对转基因食品比较普遍的认识是,转基因食品有害健康,会致癌或过敏,呼吁政府禁止转基因作物的种植,或至少在转基因食品上标识。

2013年5月25日,全球发起了反转基因食品示威行动,美国、阿根廷、波兰等52个国家436个城市的200万人走上街头,发起了抗议孟山都公司推广转基因种子和相关产品的示威。抗议者举着的标语上写着“为自然人提供自然食物”,“消费者有权让转基因食品标识”。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抗议者举着的标语上写着“孟山都滚出拉丁美洲”。该次全球反转基因示威的发起者塔米·卡纳尔对媒体称:“我们将继续抗议下去,直到孟山都公司符合消费者的要求为止。这些转基因食品在毒害着我们的孩子,也毒害着我们的地球。”

德勒在2004年进行的一项关于转基因食品的民调显示,34%的美国人对转基因食品感到恐惧,女性高于男性。2009年欧洲的一项民调显示,公众对转基因食品的恐惧有所减弱。2007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食品标准协会的一项调查显示,27%的澳大利亚人在购买食品时会看标签上是否标注有转基因成分。

《俄罗斯报》2014年2月27日刊文称,俄最新民调显示,近81%的俄罗斯民众支持叫停国内转基因食品的生产,只有9%的人认为这种叫停没有必要。2月26日,《禁止转基因食品生产法案》提交俄国家杜马,法案规定,违法个人将面临1500至4000卢布的罚款(约合人民币256.77至684.73元),违法企业将面临10万至30万卢布的罚款(约合人民币1.71万至5.14万元)。俄农业部也表示会限制国内转基因食品生产以及从国外进口转基因食品。俄政府称,将加大对非法利用转基因技术的惩罚力度,并将这一行为同非法种植含麻醉剂和精神剂植物的行为等同起来。

一些宗教团体提出转基因食品不符合教义,其领袖宣布,自己的教徒不得吃转基因食品。

《生物多样性公约》(中国是签字国)也对转基因生物持谨慎态度,公约规定,对转基因生物要进行严格的风险评估、风险管理和增加决策的透明度和公众参与,应在决策过程中征求公众意见,向公众通报结果。

 

6.转基因食品召回事件

《华盛顿邮报》2000年9月18日报道称,从墨西哥玉米卷里检测出了转基因玉米StarLink,而这种转基因玉米只批准作饲料用,不可作为食品,因为它可能导致过敏。后来,在300多种食品里检出了StarLink成分,于是,规模庞大的转基因玉米召回行动开始了。

这次转基因食品召回使美国玉米价格在召回后的一年里下跌了7%。那些没有种植StarLink的农民也因此蒙受了损失,发起了对食品公司的集体诉讼,最终获得1亿多美元的赔偿。

2002年,两人声称食用含有StarLink成分的食品后过敏,也将食品公司告上法庭,最后获得了900万美元的赔偿。

2005年,联合国和美国的外援玉米也检测出了StarLink,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厄瓜多尔、危地马拉等国拒收援助的StarLink玉米。

不少国家禁止进口某种或全部转基因农产品。例如,2010年,加拿大出口到欧洲的亚麻被检测出有转基因成分后被退回。

 

7.如果没有转基因作物,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人会饿死吗?

在制定转基因作物发展战略时,我们有必要再敲敲瘦肉精的警钟。开始,从科学家到政府,都认为瘦肉精是安全的。瘦肉精的引进者、浙江大学动物科学学院教授许梓荣向媒体解释称,那时国家正力倡培育瘦肉型猪,“我们也不宜和政府唱反调。如果在论文中介绍了副作用,我们(的论文)也发不了。”许梓荣因推广瘦肉精有功,获得了包括“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的众多政府荣誉。

转基因的支持者的一个理由就是,如果没有转基因作物,世界上很多人会饿死。其实,地球上产出的粮食足够养活地球人,现在的问题不是粮食产量不足,而是粮食分配不均和粮食浪费严重。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通过对2006-2008年大、中、小三类城市2700桌不同规模的剩余饭菜中的蛋白质、脂肪进行系统分析推算出,我国每年规模以上餐馆的餐饮消费中,倒掉的食物相当于2亿-2.5亿人一年的口粮。联合国粮农组织也指出,全世界每年浪费的粮食数量达13亿吨,倘若这些粮食中有四分之一能够得以保留,就足以养活全世界目前约为9亿的饥饿人口。

 

8.转基因食品一旦出问题,将无可挽回,所以要慎之又慎

从1996年转基因作物首次商业化至今,把转基因作物用作食品仅有18年的时间,虽然对转基因食品进行了广泛的研究试验,但由于时间短,很多潜在的危险也许尚未被发现,或者因为目前科学的局限性还无法发现转基因食品潜在的一些风险。关于食物毒性和过敏性等对人体健康不利的影响,往往需要很多年才能发现。例如,猕猴桃在20世纪60年代进入欧美市场,当时并没有发现有人对猕猴桃过敏,但今天却经常发现对猕猴桃过敏的案例。

所以,对任何新研发的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一定要慎之又慎,尤其是被用作食品的转基因作物,一定要经过多年的试验,并且一定要有独立研究人员的试验结果,多方听取意见。如果转基因食品成了人类的主要食物,几十年或几代人后一旦出了问题,那必将是无可挽回的损失甚至是灾难,也许会给人类遗传繁衍带来负面影响。


    进入专题: 转基因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72852.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