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月军:从传统帝国到民族国家——近代中国国家转型的战争逻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41 次 更新时间:2014-02-19 09:14:24

进入专题: 传统帝国   民族国家   战争   民族主义  

李月军  

  
摘   要:中国近代史主要是一部进行战争和准备进行战争的历史,国家形态从传统国家到民族国家(nation-state)的转型与战争交织在一起。本文试图从战争与国家权力结构的聚散、国家对合法使用暴力的垄断、国家汲取能力消长、民族主义兴起、国家领土边疆的边界化几个方面,勾勒国家转型的战争逻辑。

   关 键 词:传统帝国  民族国家  战争  民族主义  边界

    

   引言

   中国近代史上战争类型多样,部分战争持续时间长、规模巨大,大多数以夺取城市为目标、由农业社会战争向工业化战争,成本激增,战争频繁且分布空间广[1]。因此,我们甚至可以说近代中国的经历的主要是一部进行战争和准备进行战争的历史,也就是在战争的血与火中,国家形态开始了从传统国家到民族国家(nation-state)的转型,最终共产党以战争为主要形式型塑起了民族国家的基本架构。战争对近代欧洲国家的形成早已成为西方学术界的一个重要议题,[2]但战争对近代中国传统帝国向民族国家转型的影响仍然没有得到国内学术界明确关注,没有寻找到中国“社会权力的来源”,没有勾勒山中国“绝对主义国家的谱系”,亦没有清楚解释现代中国“民族国家的形成”。[3]反而是一些研究中国近现史的西方学者较早地注意到了这一问题,并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美国历史学者林蔚霞认为近代中国的政治格局“主要由战争所造成”。[4]英国学者方德万指出,“实际上中国历史至少和欧洲一样充满暴力,但战争如何形塑了中国仍然不完全清楚。几乎没有历史学家认真地探究这一议题”,“没有更好地理解战役和战争,我们对中国历史的理解就是不完整的”。[5]研究战争与国家形成的著名美国学者查尔斯·蒂利在《强制、资本和欧洲国家》中文版序言中提出自己希望:“中国学者做出严肃的历史比较工作将不仅刷新我们对中国历史的理解,也能刷新我们在全球时空范围内对国家深化的理解”。[6]西方学者前瞻性研究与希望对国内学界构成了压力,尽管一篇短文无力全面构建或重述战争与中国国家转型之间复杂关系的所有面向,但还是尝试利用已有研究,对这一富有学术挑战性的议题作一粗线条勾勒与讨论,期待有抛砖引玉之效。

    

   一、战争与国家权力结构的聚散

   战争是组织化暴力的直接对抗与博弈,通常由国家或政治集团主导。战争首要影响到的就是其主导者的权力结构。具体到中国近代,战争对国家权力结构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它使专制权力裂变及其重建形式的变迁,反过来,国家权力结构的聚散也影响到了战争的诸多方面。

   依靠军事征伐建立起来的清帝国的“专制权力”[7]或说是中央集权程度达到传统帝国历史上的顶峰[8],中央能从军事、人事任免、税收等方面对地方实行较为严格的监控,战时的解饷、协饷制度[9],地方文武分治分权都能得到较严格的执行,地方督抚并不能称雄一方。从这方面来说,它很类似于西欧诸多从封建等级君主制向民族国家过渡期的绝对主义国家。[10]进入近代之后,频繁且逐渐工业化的近代战争打破了中央集权的传统国家权力结构,刺激了地方主义的兴起。[11]两次鸦片战争中,面对西方以工业化为基础的暴力,尽管清王朝付出巨额军费和赔款后战败,此时中央政府的财政尚能支撑,仍然控制着军事、财政、人事等各项大权,但中央政权,特别是中央财政已经危机四伏,几近入不敷出,达到崩溃的临界点。此后的太平天国战争打开了地方主义的潘多拉魔盒,撬动了中央集权和君主专制权力的根基,成为国家绝对主义权力结构崩塌的一个“关键节点”[12],打开了传统中央集权制度变迁的“窗口”。也正是出于此种原因,费正清把太平天国战争看成是近代中国百余年间的第一次内部大变动。[13]太平天国战争时,清中央财政已无法承担军费开支,传统的八旗军队建设和绿营军也一败涂地,听任地方督抚编练军队,自辟财源,解饷、协饷制度就此解体,地方都督、巡抚逐渐集军政财权于一身。在鸦片战争前的战争动荡时期,清皇帝也被迫动员地方督抚和绅士组织民团以自卫,不过战事平息后,中央政府基于专制权力,能很快解散这些军队,能避免地方军事力量的形成。但这次,中央政府故技重施时,却发现难于驾驭他们了,要收回暂时交出去的军事权力与治安权更为困难。[14]在当时国家体制与儒学的有限约束下,晚清地方主义最极端的形式至多是“东南自保”,还不至于推翻中央政府,演变为分裂主义,自立为国[15],但中央专制权力的削弱、地方主义的兴起却是当初中央政府选择这些策略时没有预料到的后果。

   整个脆弱的王朝体制被辛亥革命以暴力打碎后,革命党人选择以共和制建立民族国家,提出了近代中国民族国家成长需要实现的三大目标,即民族、民生、民权。初建的共和制民族国家的国家权力极度孱弱,在“中华民国”初期的民族国家空壳中,通过什么途径重新构建国家权力结构,构建一种什么样的国家权力结构,成为近代中国民族国家成长必须解决的一个关键问题。军事强人袁世凯图重建中央集权,并取得了部分短期效果,但选择的帝制形式却不合时宜。随着军事强人袁世凯离世,中央集权制度与权威的碎片化,中央对监控地方的专制权力结构被打破了,地方主义[16]制度化趋势日益加强,并形成一种自我实施的集体行动逻辑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实力精英共享观念。在这种丛林法则的历史场景中,能在实际政治过程中竞逐的实力政治集团,如各军阀之间、国民党与军阀之间、南京国民政府与地方实力派、共产党之间,多选择武力战争消灭对手。国民党通过北伐战争,从形式上消灭了旧军阀,并以自己的意识形态优势和军事实力把地方实力抑制在一定的地理空间中,建立起了一个“有限主权”的民族国家。之所以说是“有限主权”的,主要是因为,尽管蒋介石依靠军队建立个人独裁,但可以专制独裁的范围被限制在其治下的省份内,并受到党政军等官僚机构内派系的肘制,对在国际上代表国家的南京中央政府并没有完全统一领土,民族国家应有的对内统一最高中央集权被割据一方的地方实力派、共产党、盘据东北的日本所分割,武装冲突与战争仍然在中央政府与这些内外的“国家敌人”之间不断进行,民族国家对地方的行政监控始终被限制在治下的区域,实际上是一个具有有限合法性的区域性政权。[17]曾任民国上海市长的吴国祯回忆说,“内战、共产党的战争以及日本人的威胁,大大困扰着蒋介石,他没有时间,也没有办法对其他军阀施加权威”。[18]抗日战争的逼迫,国民党提出“当兹强邻压境,国家民族生命存亡绝续之秋,各界人士,不问其派别如何,尤应捐除成见,在一个信仰、一个领袖、一个政府之下,一致努力,抗战到底”,“当此非常时期中,行动固宜统一,理论尤贵一致。”[19]但期望的并没有如愿达成,国民党治下的“半主权”民族国家达到空前的团结,而并没有达成实质的统一与中央的绝对统制。

   面对纷繁的战争,各政治实力派别或政党,如袁世凯、桂系军阀、国民党、共产党等,都试图通过把政治、社会军事化,壮大自己,消灭对手,统一政权。不过,只有共产党在这方面取得了成功。频繁的近代工业战争迫使以农村、农业与农民为基础的中共建立起党政军社一体化的高度集权体制。与国民党的的初期对抗中,这种体制发挥了一定的优势,但最终失利。不过,八年抗战中,中共的这种体制得到完善,实力大增,成为打败抗战后成为“泥腿巨人”的国民党的关键制度因素。出于“路径依赖”这种体制也成为中共夺取全国政权后,构建中央集权制民族国家权力结构,以及政治全能主义的国家社会关系的基本前提与模板。

   概括而言之,战争点燃了传统帝国的中央集权制权力结构崩溃的引芯,而纷争的各实力派又通过武力博弈,最后是共产党以农民战争统一了国家,重新建立起了以政党为核心的集权制权力结构,国家权力结构似乎又回到了历史的起点。

    

   二、战争与国家对暴力垄断程度

   不管是对传统国家还是对现代民族国家来说,武装力量都是政权的根本护持者,对武装力量的控制关系到政治社会的稳定。正如吉登斯所说,“由谁控制着暴力工具,这种控制的完备程度如何以及实施这类控制的目标何在,在所有拥有‘武装力量’的社会中,均至关重要”。[20]韦伯则等西方学者则直接把对合法使用暴力的垄断,视作现代民族国家与传统国家的根本区别之一。

   中国秦汉以后素有文武分途、以文抑武、军权集中于中央、军事领导权与指挥权分离的传统,[21]特别是在宋朝把这一传统发挥到了极致。在近代之前的清帝国,在官僚体制设置层面,中央集权制下的军权高度集,传统帝国基本实现了对合法使用暴力的垄断,具体体现为基于以满制汉、以文制武的原则,建立了中央集权,地方巡抚和总督分权制衡的军事制度,[22]使武装力量比较牢固地控制在中央,主要是皇帝手中。同时,政治权力体制还带有一定的“封疆建制”,(所实行的制度与暴力控制的关系与状态)在社会基层仍然存在一定程度的暴力和准军事化组织。比如有组织的盗匪、教门、会党等潜在暴力、准暴力社会集团/群体,这些暴力或潜在的暴力组织,常常成为叛乱的基础,清朝前期一直为这些暴力叛乱所困扰。[23]所以,“中国一如其他地方,垄断国家机器这种暴力工具的愿望,永远只能部分地得以实现”。[24]从国家武装力量功能上讲,虽然清王朝的军队虽承担着一些抵抗外来入侵,维护内部社会秩序的公共职能,但本质上是“私属性”的(包括宗族和种族的私属性,即爱新觉罗家族和满族的私属性,[25]后者主要体现在军队领导体制上的“以满制汉”原则,当然后者是为了保证前者)。这与民族国家垄断合法使用暴力的权力的目的不同,现代国家垄断暴力的目的“不在于为国家机构自身或国家机构的成员谋求福利,而在于为一国的人民提供“公共产品”。[26]

   进入近代后,清王朝对暴力的垄断不断被削弱。美国学者研究指出,“在中国内部,外国的枪炮开始逐渐代替骑马射箭和用长矛的步兵,曾经令人生畏的清代军事上的优势慢慢丧失。到19世纪初,越来越多的农民歹徒拥有武装,有时甚至还有火枪,骑着马,许多地区建立起了围墙,有地方围练保卫和。当军队经费不足、训练很差时,要想维持住数量不断增加更为尚武的百姓的秩序就变得日益困难,中央政府对军事力量的控制一再被削弱。在转向依靠由地方精英和省级官员领导的更有效率的团练和地方军队之后,清王朝经受了19世纪中叶叛乱者震撼整个帝国的挑战而幸存下来,但它也为民国时期的军阀割据开了方便之门。”[27]可以说,晚清对暴力垄断的削弱直接源自战争,如前一节所述,太平天国战争导致了军事权力的下移至地方政府,乡绅也获得了编制团练的权力。“作为一种普遍性的趋势,地方军事化不仅深刻地改变了传统中国社会的国家结构,且对晚清基层社会的权力结构产生了深远影响”。[28]近代中国国家对暴力垄断的削弱主要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一是文武关系倒置。中央和地方政府多被作为暴力管理和控制者的军人所掌握或操纵,文官退居其次。在中央层面,执政核心皆为军人,军事强人袁世凯,轮番操纵北洋政府的各派军阀,蒋介石莫不如此。在地方政府层面,亦多是如此。[29]与文武关系倒置相伴而来的是武装力量和军权的分裂,军事主义的兴起,军事主义和地方主义结合在一起,形成军阀主义,原来统一的中央集权体制,因文武关系倒置和军阀主义兴起,而权威几乎尽失,[30]实际上形成了“划地而治”的多个统治区域,表现为向“封疆建制”意义上的封建主义回归。因为国家统一是民族国家的建设与成长的基本前提,而国家统一主要包括政权和军权的统一,而中央地方文武关系倒置所导致的政权与军权的分裂就成为中国近代民族国家成长的最大障碍。

二是社会暴力化。前近代社会以宗法原则实行自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传统帝国   民族国家   战争   民族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241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