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理财:地方财政约束下的农村基础教育问题

————湖北京山县“留守孩子”问题调查引起的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28 次 更新时间:2005-06-19 12:07:21

进入专题: 基础教育  

吴理财 (进入专栏)  

  

   引言

  

   随着农民大量外出打工,留守孩子的教育、成长问题日形凸现出来,成为当前中国农村社会转型一个独特的社会问题。这些留守子女,往往在心理上产生一定时期的不适应感,由于缺乏家庭的关爱和有效的引导、教育、管理,严重的则导致人格形成障碍,而在行为上表现出程度不同的异常、失范和越轨现象,影响他们的正常成长,给学校的教育和社会的管理带来新的困难。

  

   这一问题的严重程度,在不同的农村地区是不一样的。一般而言,在传统的生活方式尚未解体的农村地区,外出打工的农民一般都会将其子女交托给自己放心的亲友照料,如果对他们的子女没有一个比较好的安排,他们一般不会轻易外出打工;即便不得不出去打工,通常也是单亲外出。在这样的地区,留守子女较少出现性格和行为的偏差或失常。而在传统生活方式解体、社会失序的农村社会,留守孩子的性格异常、行为失范、身心安全等各种问题表现得更加突出。

  

   近日,我们[①]在湖北京山县就留守孩子的教育等相关问题进行了专题调查。通过这次调查,使我们了解到农村留守孩子问题的复杂性,有些小孩因为父母外出打工,而表现得更加独立、自主,他们认识到父母在外打工挣钱供养他们上学之艰辛,而倍加努力学习;而相当一部分的留守孩子则由于缺乏父母的管教,而任性妄为,在家中不听从爷爷奶奶、亲戚的话,在学校经常不遵守校纪班规,甚至与社会上“三无”人员[②]混迹在一起,不但学习成绩差,而且还存在比较严重的性格缺陷、行为偏差。有许多外出打工的父母认为在感情上对子女有所亏欠,想通过金钱来弥补,而这些子女则往往不珍惜父母在外辛苦赚来的钱,“花钱如流水”,进一步助长了他们养成不良的习气。总之,其原因也相当复杂,显然不能简单地将之归咎于家庭、学校乃至社会的任何一方,它往往与农村社会转型、基础教育政策的调整等纠缠在一起。本文试图从地方财政约束下的农村基础教育发展这一视角出发,对留守孩子问题的基础教育方面的原因进行初步的探讨。

  

   一、农民打工和留守孩子基本情况

  

   有关的统计资料表明,京山县2002年末人口为63.61万人,其中,农业人口40.31万人,农村外出经商人口7.8万人。乡村劳动力资源17.74万个(其中从业男劳动力8.6万人,从业女劳动力8万人)。[③]农民外出打工人数占农业人口的19.35%,占乡村劳动力的43.97%.

  

   我们在该县三阳镇蒋畈村了解到,全村有256户,1006人,450多个劳动力。其中,外出打工的农民有245人,占全村人口的24.35%,占该村劳动力的54.44%.这个村盛产板栗和袋料香菇,80%的农户每年可以因此获得五六千元的收入,显然,这个村的经济条件相对较好,农民外出打工相对较少。蒋畈村主任介绍说,今年由于农业政策的调整,农民外出打工比往年少。由此大致可以推测,京山县外出打工的农民接近农村人口的1/4,占农村劳动力的1半。

  

   以下是我们在该县三阳镇和曹武镇中、小学校了解的情况:三阳镇初中一区,共有15个班(初一和部分初二班级),1290个学生,其中,父亲外出打工的有144人,母亲外出打工的有79人,父母均外出打工的有283人,合计有506个学生家长外出打工,打工子女占在校生的39.22%.而其中双亲外出打工的占外出打工家长的55.93%,比单亲打工的高出近12个百分点。三阳镇初中二区(部分初二和初三班级)有1097个学生,其中家长外出打工的有361人,占该区在校生的32.91%.

  

   在曹武镇初中,我们随机了解了初一(2)班和初一(9)班的学生家长外出打工情况。前一个班有78名学生,其中,有20个双亲打工的,10个单亲外出打工的,打工者子女占该班学生数的38.46%;后一个班有89个学生,其中,有15个双亲外出打工的,9个单亲外出打工的,打工者子女占26.97%.

  

   从这两个镇的初中情况来看,留守子女一般占在校生的30%-40%之间,两地都是双亲外出打工比单亲外出打工的多,三阳镇的双亲打工的比单亲打工的高10余个百分点,曹武镇则高出30左右的百分点。

  

   我们在三阳镇光武岭教学点了解到,该教学点共有83个学生,其中小学一年级30名学生,家长外出打工的有19个;二年级23个学生,家长外出打工的有16个;三年级30个学生,家长外出打工的有19个。分别占本年级学生数的63.33%、69.57%和63.33%.

  

   从曹武镇中心小学六年级3班的学生登记情况来看,全班61名学生,父亲外出打工的有8人,母亲外出打工的有4人,父母均外出打工的有18人。打工者子女占49.18%,双亲打工的要比单亲打工的多20个百分点。

  

   调查显示,①无论是小学还是初中,在校生中,打工者子女所占比例平均在40%(低的约为30%,高的接近70%);②小学生家长外出打工的比初中生家长外出打工的多出许多(几乎多出10-30个百分点),而小学低年级学生的家长外出打工又比高年级家长外出打工的多(10-20个百分点)。

  

   这个调查结果,实际上反映了当前农民外出打工的一个基本的生态周期:外出打工的农民一般都是青壮年劳动力,而他们的子女这个时候正好处于小学或初中阶段;而小学生(尤其是低年级)的家长外出打工之所以比初中生多,是因为前者的年龄大致处在25-33岁之间(考虑到农村的早婚现象),一般是小家庭刚建立不久,家庭的经济基础较差,可以通过打工来巩固小家庭的经济基础。然而,随着年龄的增大,农民又会逐渐从外出打工转向回乡建设,到了35岁以后,农民外出打工的越来越少(一般有比较稳定的打工渠道、比较高的打工收入)。

  

   二、留守孩子问题

  

   1、留守孩子由于父母“缺席”,影响其人格的正常成长。

  

   但是,农民外出打工的这个生态周期却与其子女的培养形成一个“悖论”。大部分农民外出打工原本是为了支付子女的教育费用,使之尽可能地接受较多的学校教育。而教育科学、社会学的相关研究则表明,小学和初中这个年龄段的子女更需要父母的关爱、指导和家庭的早期教育的支持;如果这个时期,父、母一方甚至双方的“缺席”,都会在小孩的人格成长上形成某种障碍,影响他们今后成为一个健全的社会成员。[④]可能正是因为这个“悖论”,使现在农村的“留守孩子”问题日渐突出。

  

   在曹武镇的调查中,我们了解到不少单亲外出打工的家庭婚姻破裂的较多。曹武镇朱岭小学校长反映,因为一方外出打工而家庭破裂、离婚的占当地打工家庭的30%-40%.父母的离异又给小孩的身心成长带来阴影。曹武镇中心小学王校长介绍说,有个姓吕的学生,他爸、妈因为一方外出打工而离婚,后来他爸和后妈带着后妈的小孩一起到广州打工,把他留在家里。结果这个小孩在家里瞎闹,爷爷奶奶又管不住,学校也管不住,一批评他,他就说:“他们带着后妈的孩子出去,不要我去,我就要瞎闹,我就是不听话。”

  

   外出打工的农民一般都很年轻,加之小家庭刚建立,经济基础和感情基础都比较脆弱,一方外出打工很容易造成家庭破裂。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农村双亲打工的一般要比单亲外出打工的多。这样一来,父母亲的同时“缺席”,又进一步加剧了“留守孩子”问题的严重性。

  

   双亲外出打工的留守子女大多是交给爷爷奶奶照料。而爷爷奶奶一般都是文盲或半文盲,不可能辅导小孩的学习,加之爷爷奶奶对孙子、孙女的溺爱,他们更加放任小孩;即便是管教,也存在一个交流、沟通上的“代沟”问题。正如一些老师所反映的那样,这些留守孩子不好管,回到家里又没人管,放学后往往在外面玩,在外放任自流,没有约束力,拉帮结伙,思想方面不单纯。

  

   2、留守孩子寄养多于寄宿,管护形成“空档”。

  

   当前,对于这些留守孩子较好的管护措施是学校的寄宿制,即将他们统一安排在学校寄宿,由学校进行统一管理。学校寄宿的团体生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解留守孩子的心理问题,增强他们的自理、适应、合作的能力,对于他们的成长无疑具有积极的作用。

  

   但是,我们在调查中了解到,许多打工的家长认为学校的寄宿条件较差,不如寄养在亲戚家里好;而这些留守孩子也认为寄养在亲戚家里比在学校里自由。曹武镇初中田校长告诉我们,他们学校住校生只有60%,除了家在学校附近的学生以外,相当一部分路远的学生寄住在学校附近的亲戚家中。在这些学生中,绝大部分是留守孩子;留守子女住校的不足1半。

  

   然而,寄住在亲戚家中,亲戚一般不会像自己的子女那样管束、教导这些留守孩子。他们认为管得太严,小孩子不理解;而这些孩子自己也总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另一方面,学校认为,这些孩子不在学校不便管理,诚如田校长所言,“他们住校还好管些,不在学校反而不好管”。这样一来,这部分孩子在学校和亲戚之间形成一种管理上的失控区。在这个失控区间,留守孩子很容易沾染社会上的不良习气,例如,乱花钱、泡网吧、赌博、与社会上的小混混打成一片,等等。

  

   3、留守孩子存在较大的人身安全隐患。

  

   除了留守孩子的心理缺陷、行为偏差以外,更让我们担心的是他们的安全问题。在京山县,即便是有寄宿条件的中心完小,一般也是高年级的学生住校,低年级的学生(例如一~三年级)走读(可能是缺乏自理能力,学校不愿意接收);而一般的村庄教学点,根本没有条件提供给学生寄宿。尤其是近几年,随着农村小学布局的大幅撤并和调整,一个完小或教学点要覆盖几个村庄,甚至上十个村庄,方圆达一二十里(甚至更多)。单且不说这些小孩每天来回走读影响学习不说,由于没有专人接送,其人身安全更缺乏保障。

  

   三阳镇有30个行政村,教育布局调整以后,全镇只有6所完小和3个教学点。例如,光武岭教学点去年上半年还是1座完小,现在改成1个教学点,覆盖周围的3个村子,方圆达二三十里。这个教学点目前只有一、二、三年级,83个学生,这些小孩全部走读。

  

   曹武镇有3.3万人,28个行政村。全镇目前只有4所小学和1所初中,4500余名学生(含学前班)。朱岭小学有7个年级(含学前班)、11个班、750个学生。这个小学覆盖七八村子,一至三年级的学生全部走读。谈到他们的安全问题时,学校老师表示会加强学生的安全教育,但是,这些小孩一旦离开学校,老师仍然是无力顾及他们的安全问题。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吴理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基础教育  

本文责编:luodam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20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