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媒体和公知不要绑架企业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7 次 更新时间:2014-01-17 21:59:54

进入专题: 企业家  

冯仑  

    

   近日,万通控股董事长,被称为“万通六君子”之一的冯仑接受了《财经天下》周刊的专访。在专访中冯仑说,他不赞成商人去做商人以外的事情,不主张企业家扮演公知的角色。企业主的核心本分是把企业经营好,这样才对社会进步、环境改善有积极作用,远比公知似的标签化语言更好。冯仑表示,媒体与公知不能绑架企业家,“企业家只受资本绑架。”

   冯仑还谈到了大家所关心的环境问题,并对2014年的中国经济和房地产业进行了预测。他坚定认为,中国房地产业的发展不会停滞,“这个行业一定是个朝阳行业”。

   以下为《财经天下》周刊对冯仑访谈实录:

    

   今年55岁的冯仑,已经人过中年。在外界看来,在开发规模上,万通在房地产界排不上前十,但其立体城市、万通台北2011、纽约的中国中心等都希望探索出一条城市与商业完美结合的道路。这些具有乌托邦意味的项目,在刚刚过去的一年依然在不断遭受质疑和挑战。对此,用冯仑自己的话来说,他已“惯看秋月春风”。只不过,作为一名企业家,对于曾引起巨大争论的“在商言商”话题,冯仑却有很多话要说。

   前段时间,小潘(潘石屹)告诉大家要过生日,结果有4个人到场,我、刘军、小易(易小迪)、小潘。我们平时单个聚会比较多,凑够6个人(万通六兄弟)的次数不多,大家在一起一定得有个事,比如相识20周年或小孩出嫁了,就跟普通朋友一样在一起聚聚。

   当然,当年的万通六兄弟都走了不同的路,我觉得这六个人就像一个家里成长起来的六个兄弟,兴趣不同、对事业的爱好不同,发力的地区也不同。首先,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现象。其次,我们也有共同点—基本的价值观是一致的。

   比如,我们在生意上都比较谨慎,负债很少,规规矩矩做生意,在商言商,把生意做好。此外,我们在金钱上没有矛盾,我们对社会和人的关注,超过了对口袋里钱的关注。这样的话我们有更多的话题,也有更开阔的视野。同时,我们对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经济的成长、人的完善与发展等有更高期待,这些共同点是维系我们友谊并长期相处快乐的秘诀。

   在小潘的生日上,我们没有提及王功权,因为当天有很多人。王功权的事情我也是在媒体上看到的,并没有持续关注,我的精力主要在生意上。总体上我对所有各方都保持理解,相信各方都能处理好这个特殊的事情,我也会对王功权的家人进行人道主义关怀。

    

   “看别人进洞房自己高潮,干嘛啊?”

   显然,我不赞成商人去做商人以外的事情。作为一名企业家,你的核心本分是把企业经营好,这样对社会进步、环境改善都是非常积极的,远比公知似的标签化语言更有实际作用。

   这相当于男人会关心女人的事,但你还得进男厕所、穿男人衣服,你不能说你关心女人的事就把衣服换了进女澡堂,这是流氓行为,会被抓起来。我信守“有本分、守期待”,关心下女人生活的改进,但我还是穿男人的衣服、说男人话、进男厕所、进男澡堂。

   我认为企业家就应该这样。再关心别人,你还是企业家,还是把角色扮演好,这是第一位的。不扮演好第一角色,其他的角色一定是错乱的。一个男人把头发留得很长,涂脂抹粉,穿女人的衣服,但只要你的小弟弟还在,你就永远不彻底。当然,你彻底了一刀两断也可以,比如像金星,一旦净根了,人家就可以把你当女人看了,女人也就认同你了。但如果你不彻底,那就成妖孽了,无论男人女人都不知道怎么跟你打交道,是爱你呢,还是躲你呢?

   所以,净根了你可以到大学当老师,也可以变成公知,但如果你没有净根,你就在企业家堆里,我不主张企业家扮演公知的角色。第一,人家公知是专业,不是律师就是社会学家或经济学家,你企业家又不专业,偶尔说点什么还挺闹心;第二,公知都是软约束,说的都是相对标准,而我们是硬约束,利润、就业、增长等报表都是绝对标准,亏损就是亏损,我觉得不能松懈,人一旦进入软约束就容易飘。另外,真理都有相对性,何必那么较真呢?

   公知有时候较劲,都是时空有限,他就活那么几十年,而且观念的争论很容易上升到意识形态,在没有法制的情况下,争论可能会演化为街头暴力。但是有法制有保障的地方,在法制比较健全的国家,无论怎么吵都不会打起来。在中国转型的过程中,我们要有耐心、更理性,期待法制更健康,也期待企业家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人的一生就那么几十年,能够做的事情很有限,要把有限的事情做好。人得受委屈,不仅是为自己受委屈,也要为社会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性不满承受委屈。民营企业当年注册个公司都不容易,今天一块钱就能注册公司;当年做公司时没人给你投资,现在那么多人给你投资;当年科长都不爱待见你,现在书记、市长都接见你。

   所以,发展都是阶段性的,要在发展过程中,使你的言行与社会转型匹配好,要守住你的本分,并抱有期待。这种期待有时候要说出来,但也不一定都说,也要分场合、分人。比如,你到哪都嚷嚷,这也不是企业家该做的。

   实际上,10年前在泰山会上,我们就解决了“在商言商”的问题。当时有一些工作人员有意无意地让企业家去讨论生意以外的事情,我们当时就制止了。柳传志表达了“一亩三分地、自己的菜园子”的观点,而当时我就说了,“不要别人进洞房,自己高潮”—就相当于别人兴奋,跟你有什么关系?把耳朵塞住,被子蒙住,自己躺床上就行了。偶尔碰到喜欢聊这个话题的人,我就调侃不要扒窗台,看别人进洞房自己高潮,干嘛啊?

   昨天(12月29日)见到王石,我还说,万科的进步让我挺惭愧的,因为万通的进步还在路上,还需要向万科学习。这种行为属于企业家的反应,你不能说看到别的企业进步时感受不到压力,而看到公知谈到公共话题就参与进去了,到处参加研讨会。那肯定有问题,企业早晚会垮掉的。社会、公知、媒体也不要绑架企业家,就像企业家也不绑架大家一定去追求利润,政府服务部门也不要绑架企业家去做福利与公益,这种事量力而行。比如,很多人看不起病,你不能绑架企业家把利润拿来给大家看病。

   科学家要追求真理,思想家要追求真知灼见,要创造对世界的看法,政治家要追求共同目标、公共服务与福利,而企业家要说对自己与股东有利的话。我们可以把赚的钱转化为基金支持他们追求对自然、太空、环境、制度文明的探索,但你们不能要求我们追求真理。

   现在,企业家的状态与想法可能更加多元化,所以我才说“守本分、有期待”,如果再加一个词,就是“尚表达”,表达要准确。

   尤其是媒体与公知不能绑架企业家,非要企业家去追求真理,企业家只受资本绑架。我们尊重科学家,尊重一切对人类文明的探讨,但我们尊重不等于我们要变成这样的人。我们尊重记者并不等于我要变成记者,尊重妇女的权利,我不能变成妇女,我还是我。

    

   “我现在就是死扛,惯看秋月春风”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变得更沉住气了,因为岁数大了。转眼间,我就55岁了,真的感觉已经人过中年。《三国演义》开篇说的,“惯看秋月春风”,真有这个感觉。20岁时是挺身而出、拔剑而斗,而我现在有点“惯看秋月春风,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所以,我很淡然,对自己未来要做的事情有更清晰的把握。

   这几年,万通在尝试转型,开发面积少了,就像之前联想转型,大家都盯着杨元庆,而老柳(柳传志)把农业、金融等都做了起来。现在万通也快变成这样了,我们有工业地产、医疗、度假,将来还会开发手游等互联网等产品。

   在转型上,我们有几个事非常坚定:第一,扮演的社会角色非常坚定;第二,没超出房地产这个圈;第三,着力于发展未来房地产,在服务与金融方面加大了创新节奏,使万通的房地产业务风险更低;另外,作为万通主要创始人,我不会选择离开,这也很坚定。

   整个2013年我一共飞行了226次,大概将近一半与立体城市有关,还有另外一半与慈善有关,在万通地产的时间相对较少。当然,立体城市也是万通事业的一部分,是一个全新的发展模式,要花的精力多一些。

   我曾多次将立体城市形容为“中年得子”,之前所有人都怀疑、打击、嘲讽,而三四月份时,成都的项目更是遇到了地方政府换届、部分领导违纪违法等难题,所以我们做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把成都放缓,加速西安与温州。尤其是西安,我们全力以赴地推进,使其成为立体城市的“标杆”。

   到2013年底,西安不仅全面提速,更重要的是已经开工后续的产业安排,其他微型城市的功能都迅速到位。这就像是登峰,虽然没有爬到山顶,但我已经到了最后一个营地—离冲刺已经很近了。这不仅对我来说是一个关键时刻,对万通整体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其实不管是立体城市,还是台湾项目以及纽约的中国中心,它们既是地产商的社会责任,也是我个人的梦想。

   我希望立体城市能真正创造一种商业模式,能够让人们感觉到新兴城镇化带来的生命力、便利性,以及社会管理与人的尊严的提升。这样多好,生意做了,客观上也帮助了一个地区城镇化的发展。立体城市相当于社区俱乐部,在里面取得业主和就业资格,就相当于取得了俱乐部会员的资格,会有很多照顾。当然,这是公共政策方面,我们一定与地方政府一起来研究推行。城镇化要摆脱过去由政府代办、操办、包办的模式,而是由政府划跑道,我们当运动员,发挥政府与市场两种积极性,而且是由企业全面主导。

   由于这些都是创新,会给我带来非常大的压力。实际上,在面对这些压力时,我并没有太多好的方法,我现在就是死扛,“惯看秋月春风”,对这个事情的必然性看得非常清楚。别人看不懂时,我能理解,理解了就没有压力了。

   如果不理解的话,就睡不着觉,很多时候是不理解把压力加大了。所以要熟知历史,历史是管长度的,从过去到未来;哲学是管宽度的,普遍性。把这两件事情都弄明白了,心就非常大,看透了所有的必然性。

   当然,即使我失败了,也不会埋怨任何人。社会没有理由为你准备好成功,等待你去享受,失败了也是社会给你的正常回报,所以才有那么多英雄人物还常湿泪襟。

   英雄成功了是一种标志,失败也是一种标志,你看看项羽,失败了也是英雄。我都理解了,就没压力,压力到我这来都被我卸掉了。最近习近平主席在说学哲学,其实哲学就是你对待世界的一种方法。

   具体解压的方法也比较简单,压力大时我就一个人待着,找一些犄角旮旯的怪书看。公司里的人知道,我更多是在公司的书房待着,看各种稀奇古怪的书,比如关于殡葬的书,弄清楚什么是殡,什么是葬。在殡葬产业里,最赚钱的不是葬,葬指的是埋、烧,这是制造业,不赚钱;殡是葬之前的事情,这个是真赚钱。你看我把这个犄角旮旯、没人注意的事研究清楚了,我觉得挺好。

   Q:你得到的最佳建议是什么?

   A:从行业里我得到的最多建议,不管是自觉的还是不自觉的,我觉得都是创新与风险。创新是踩油门,风险是踩刹车。各种圈子的企业家都在讨论这两个词,万通也是,未来要积极去面对风险与创新。

   Q:从你的专业出发,如何看雾霾问题?

   A:加大呼吸,把雾霾都吸进去,大家都得病了,这问题就解决了。我不知道是不是伟大人物讲的,有时候不一定要坚持真理,错误到头了,真理就出现了。如果大家都不吸,都躲,最后统计一看,这事没多大事啊。

   Q:怎么看2014年的中国经济?

   A:房地产仍然是一个健康发展的趋势。以前房地产就等于住宅,就相当于人类在3岁以前不分男女一样,可现在房地产发展到了青春期,人到了青春期就开始有性欲,房地产也开始分为住宅与非住宅。未来,政府对住宅的政策非常清晰:政府管保障,市场满足多层次需求。而随着城镇化的发展,物流、医疗、公共物业、商业贸易酒店物业等非住宅会越来越多释放出来。所以,未来房地产还有10到20年好光景,只不过是从住宅转到非住宅。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办法改变这样一个事实:人类80%的时间都是在人造空间里生存与发展。只要这个基本事实不改变,房地产的发展就不会停滞,这个行业一定是个朝阳行业。

   采访整理 韩牧 编辑 张厚 摄影 时会理

    进入专题: 企业家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558.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