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志强:张艺谋又摊上事儿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08 次 更新时间:2014-01-11 20:15:38

进入专题: 计划生育  

白志强 (进入专栏)  

  

   张艺谋因超生被罚款748万元成了这两天的热闹新闻。

   我写了一条微博如下:

   权力?权力!权力?!张艺谋又摊上事儿了?而这样的罚款无异于抢劫。政府的各级部门全能抢劫百姓的财产?包括名人的财产?如果张艺谋想要个说法,那就复杂。只比如说一件事,他为奥运贡献了三年时间和精力,没要一分钱(而三年时间待考证,这只是一类公开的说法,存疑。),如果计算一下这样的个人奉献,现在再讨要一个说法,这三年张艺谋的个人损失如何计算钱数?恐怕张艺谋没有这样的权力更没有这样的精力。当个名人一定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么?这真是悲哀。

   之后我发现了网友们对待如此的罚款一下引发了如潮水般的议论。

   大体有三类说法,也如下:

   罚款过重,抢劫成功。

   罚款过轻,罚死他个狗日的。

   人家能养得起孩子,关你屁事?

   而三类说法的第一类,占了四成多一些;第二类,占了两成多一些;第三类,复杂一些,但总体可归纳为两成多些。

  

   古今中外全如此。

   当个名人受累也被盯着,你的一举一动全在公众视野之下,哪怕你的个人隐私也全在公众的视野之下。

   想当年吴天明当西安电影制片厂领导人的时候,张艺谋刚刚火,也刚刚拍完他的成名作《红高粱》,继尔在吴天明执导的《老井》中竟然出演了男主角,张艺谋想不火也难了。

   但有记者问吴天明的时候,有一娱记的问题是:请问张艺谋的离婚你怎么看?吴天明的回答为:这问题要是在国外,你就侵犯了人家的隐私权,你得上法庭问答。但是国内对这样的问题总是万分关注,我的回答是:人家离婚是一男一女的事情,关你屁事儿?关我屁事儿,关我们的新电影发布会的屁事儿?(大意如此,此段话是朋友转述的。)我觉得吴天明这样的回答,在今天依然有效,也说的极为机智还是老陕人的极具个性的语言。

  

   网络的言论稍稍宽松一些。于是我看到了如此的跟帖——

   ?对张艺谋的罚款数额是怎么计算出来的?请计生部门回答!

   ?如果一伙匪徒进了一位富人家里,抢劫了748万元,那是要严判的。现在一伙计生委的人们,公开抢劫了一个富人,合法?!草泥马的,我有些害怕。

   ?张艺谋此次能躲过去么?这样的罚款能交纳么?你得要个说法吧?

   ?请公布计生罚款用于什么地方了?如果计生委的罚款和红十字会的善款全不知道用在了何处,要这样的部门不如设个土匪山头,拉一杆大旗为什么寨子?何必让她成为一个公务员的藏身之地呐?

   ……

   网上的跟帖太多太丰富,说什么的全有。感兴趣的专家学者及公务员们,可以查阅一番。

  

   张艺谋此次真的又摊上事儿了。

   但总归这是个人的隐私事儿吧?

   前一段时间张艺谋被网络媒体全体一哄而上地报导他生了七个孩子。那次我写了篇极短的随笔,为《你能绕过这个弯儿吗?》-那是一次成功的商业炒作。要是花广告费,媒体也统计了一番,认为至少得花一个亿。

   而那次的炒作连官方的大报也跟风。挺有趣儿。

   现在是真的了。没有炒作的迹象,一切全是真的,他的“事迹”此次又上了最大和最小的媒体,也上了官方和民间全部电子媒体和平媒。哪怕坐地铁,乘客们也能看被强迫看这样的报导。再别说手机新闻了,这两天的热点最新词汇是——748万元;三个孩子;张艺谋……

  

   于是想到了一次饭局。

   几个朋友聚会。一位贾姓富人名贾五,他的名片也印着贾五,为总经理。贾总估计五十多岁了。应该是五零后人士。

   他几杯酒下肚,开始说他的身世。

   贾总说,我们家弟兄八个,我爸连我们的名字也省事儿,贾大贾二贾三贾四贾五……就这么一路叫下来了。

   另一朋友问,贾七真有?不叫贾日?这话问的有些调侃意味。

   贾总挺严肃地说,贾七,贾八,全是我兄弟,但是贾八不好听,舌头一打卷儿就成了骂人。但是我印象中家里的老八一直让全村人叫了JB,到了念书的年龄干脆改名叫了贾小。我们家老爷子生下来了我们弟兄八个,把他老人家累死了。我实话实说,老爷子死在大饥荒的年代,连累加饿,死了。我妈是四十五还是四十六,总归是四十六七八守了寡,把我们八个弟兄拉扯大了。

   一朋友又插话说,嘿,你妈什么时候守寡的年龄也不知道?

   贾总说,真不知道。也没认真计算过。那时候只顾了嘴了,肚子饿的天天见了吃的眼跟狼一样,吃,是最大的问题,我妈啥时候守寡的?顾不上算了。

   朋友们听了直笑。

   贾总继续说,我小时候受的罪现在不敢想,要饭吃的岁月咱经历过好几年呐。还得说说老爷子的死,他在哪儿埋着?不知道。因为当时没火化的钱,我妈说的,是夜里偷偷埋的,没有什么薄皮儿棺材,破席一裹,埋了。现在找不着坟头,总归老爷子在地底下躺着。我有时候想我爸的时候,总是念叨一句话,啊?老人家,你躺地底下睡踏实了?俺们弟兄八个是咋活过来的,你不管了?只让我可怜的老妈受了大罪啦!

   一朋友又插话说,听贾总这语气,是对你老爷子有点儿不恭?

   贾总仍是挺严肃地说,不是不恭,是大不恭,是痛恨。啊?老爷子,你压根养活不了我们弟兄八个,把俺们生下来干嘛呐?活受罪?

   我们听了还是直乐。我笑得有些猛。我觉得贾总这样的挺严肃的叙述,要是上了哪个电视台的春晚小品,那一准让人笑得闪腰岔气。

   贾总立即说,甭笑。老白哥儿们,这也算素材吧?你要是写,就真写。我不在乎。我得说,我家的贾大,贾二,死过了。一个死的时候三十来岁,得了病没钱治,死得冤吧?另一个死的时候是四十来岁,车祸。埋老二的时候我有钱了,火化的钱我有。我出了这笔钱,但是我二嫂加上一个侄子还得加上二嫂的娘家人,五六口人,现在我一直养着,因为家里太穷。老大死的时候,当时真的连火化的钱也没有。申请了救济款才火化。我现在发了,我把我们一家兄弟们全带着跟我一块儿干,咱是老五,我现在养了我们贾家大大小小男女老少几十口子人,还得包括兄弟媳妇们的家里人。当然我得养老妈,老妈活到了八十九岁走的,我把丧事办得老家方圆几百里出了名。

   于是大家向贾总敬酒。觉得这是个顾家的汉子还是个孝子。

   但是贾总的结束语竟然是:老子三十来岁还没找到媳妇,穷,咱自个儿的日子还没过好,干嘛要拉个女人跟着咱受罪?

   于是这一晚上贾总是主宾。他买单。他喝酒。他说到了他目前的活法是:咱——找媳妇的标准是,想不想生孩子?要是想生,咱过不到一块儿去。我这辈子不要一个孩子。因为我小时候受的罪太大,我当了个丁克一族。

   当有朋友说到了“香火”一词的时候,贾总的回答是:拉倒吧,天下姓贾的全是我的兄弟哥们姐妹们。我要什么后人?还他妈香火的?我活明白了,我得把自个儿的日子过好,我要孩子干嘛?气我?啃我?操不完的闲心?现在干什么最累最苦最费钱,养孩子!

   我要事业!

  

   这位贾五——贾总,活明白了。他真是和妻子吃住全是富人水准。但他不要一个孩子,这是人家个人的选择。

   且这位贾总只要说到了这样的话题,有激情有感情,劝说让人也当丁克一族。也每每地加一段话为:还没活明白?养儿防老?不对!现在大学生们满街找不着工作,他们是啃老,一直把你啃到死。咱有钱,怕养老?

  

   归结到张艺谋,他有几个孩子是他私人的选择,他的一举一动怎么总是会引起全社会的轩然大波?

   很困惑。很不解这样的超重罚款处置。

   目前只知道他的反应是:我绝不移民。

   也关注这样的结局——如何收场?

  

   2014、1、11、写于北京

进入 白志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计划生育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37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