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半国家”理论及其启示——《国家与革命》读后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74 次 更新时间:2014-01-03 22:15:11

进入专题: 半国家   国家与革命  

王永  

   1、“半国家”理论要求我国转变国家职能,从管理走向服务,缩小和限制公权力的行使范围。社会主义国家的职能发生了几次中大的转变,从建国初期的“镇压”到后来的“组织管理”,再到现在的“服务”,国家的强制色彩日益衰减。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和政治的日趋民主,这就要求国家必须要从一个“管理者”转变为“服务者”,将国家事务更多的交由人民和社会自行处理和消化。而我国当前的形势可能与之相悖,政府越来越加强控制和管理,公权力的范围也不断扩大,很多领域内都出现了“国进民退”的现象。在社会治理方面,“城管”这一治理模式成为当前我国治理模式的一个典型缩影,尤其对于基层政府来说,这样不仅成本很高,而且并不能取得良好的效果,受人诟病。这种自上而下的行政权力的强力干涉不仅在经济领域内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而且在社会上也促生了很多的官民矛盾以及群体性事件的发生[14][14]。这些现象也促使我们需要不断的反思我们当前的执政理念和思路,只有明确公权力的界限,逐渐回归社会,才能真正的化解当前现实中存在的矛盾。

   2、“半国家”理论要求我国精简公务员队伍,取消公务员特权,合理设置政府机构,提高行政效率。“公务员热”成为近几年我国出现的一个新现象,无论是大学生,还是有工作经验的人士,无不向往从事公务员行业,这种期望向往背后折射出了公务员行业存在的一些稳定利益,无论工资、待遇,还是住房、出行以及日常办事,公务员都有着其自身的优势[15][15]。而且很多单位存在着人员臃肿的情形,人多事少,很多单位已经形成公务员上50岁不再安排具体工作的惯例。公务人员过量跟国家机构设置有很大关系,国家机构重复设置的现象很多,不仅提高了运行成本,也大大降低了行政效能。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已经陷入了“官僚主义”的庞大体系之中,各个部门相互牵扯,为事情的简单处理人为的处理很多障碍。

   “半国家”理论提示我们必须要打破公务员的特权,保持其纯洁性,真正的成为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同时要提高行政效率,平等对待每一位群众。只有这样才能保持国家的“造血功能”,也只有这样才能获得群众拥戴和支持。

   3、“半国家”理论要求我国培育理性的“社会心态”,促生多样的社会组织,建立公民社会。“半国家”理论所展示的国家在社会主义阶段逐渐消亡的理论对我国社会的发展给予很大的启示,就当前的环境来看,国家消亡的条件远未成熟,但是有必要将国家权力逐渐转移给社会,转移给群众本身。首先要培育一种开放包容的“社会心态”,为建立一个强大的社会奠定基础,这样一种社会心态不仅要求理性的的对待“异质思维”,更要求平等的倾听“沉没的声音”[16][16]。除此之外建立广泛的社会组织,通过汶川地震、玉树地震、奥运会等等大的事件,我们意识到了建立公权力之外的社会组织的需要,它不仅能够弥补公权力的不足,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替国家机关积极行使公权力[17][17]。只有具备了开放的社会心态,广泛的社会组织,公民社会的愿望才有可能实现,也只有这样才能构建一个强大的社会本身,自下而上的维护社会稳定,构建社会和谐。

   综上所述,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提出的“半国家”理论不仅在理论上有重大的意义,也对现实中社会主义国家实践有着很大的启示,遗憾的是这一理论尚未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尚未形成一个普遍的共识,这也就要求我们理论工作者在今后的学习工作中不断宣传该理论,结合实践不断完善和发展该理论。

    

   注释:

   [1] 《列宁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21页。

   [2] 同上,第169页。

   [3] 恩格斯:《家庭、国家和私有制的起源》,转引自《列宁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13页。

   [4]同上,第133页。

   [5] 恩格斯:《反杜林论》,转引《列宁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123页。

   [6] 同上,第124页。

   [7] [德]亨利希?库诺:《马克思的历史、社会和国家学说》,赵志英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年版,第291—293页。

   [8] 朱昌宇:“列宁半国家理论与社会主义阶段国家形态”,载《苏州大学学报》(哲社版)1990年版1期。

   [9] 王子琳:“如何理解社会主义国家是半国家”,载《当代法学》1991年3期。

   [10]马克思:《法兰西内战》,转引自《列宁文选》(第三卷),第146页。

   [11] 同上,第157页。

   [12] 吕世伦主编:《马列法学原著选读教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188—189页。

   [13] 黄宗智:“改革中的国家体制:经济奇迹和社会危机的同一根源”,载《开放时代》2009年第4期。

   [14] 吴敬琏:“国企存在公权力过度介入弊端必须改革”,载2011年2月10日《南方周末》。

   [15] 相关报道,可参见2011年2月24日南方周末:“年轻人,到体制中去”。

   [16] 人民日报近期连发“心态培育,执政者的一道考题”、“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用公平正义消解弱势心态”、“追求理性从哪里起步”、“执政者要在众声喧哗中倾听沉没的声音”等五篇关注社会心态的文章,引起很社会的广大凡响,也对我国执政提出了新的要求。

   [17] 无论是人民群众还是中央政府都意识到了社会民间组织的积极意义,而且将其纳入“十二五”规划纲要中,作为今后重点发展的领域。

  

    进入专题: 半国家   国家与革命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118.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