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昌贵:关于1976年贵州牛郎追反冤案的说明和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22 次 更新时间:2013-12-26 21:28:34

进入专题: 贵州牛郎追反冤案  

麻昌贵  

    

   2013年3月7日,《南方周末》发表了笔者历经数年调查后写成的《惊天屁案--贵州牛郎追反事件始末》一文(以下简称《南》文),让文革中发生在偏远山区的致死37人、致残263人的荒诞奇案大白于天下,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引起较大反响。但因报纸篇幅所限,很多典型细节不能在文中说明,借此机会作几点补充,兼回答一些读者的质疑。

    

   一、荒诞的起因

   《南》文说横祸起因于一个响屁,有些人对此产生疑问,认为此冤案的真正起因是龙政云威胁说“要杀你们几个”这句话引起的。

   地主儿子龙政云这句杀气腾腾的话引起贫下中农的不爽固然是最直接的原因,但如果没有大家拿他开玩笑寻开心,也就没有他这句话。80后90后的人很难理解当时的年轻人业余生活的贫乏单调,就连放屁也会成为一种消遣娱乐的方式。对于玩屁,笔者是深有体会的。我们小时候玩屁有三种玩法,最常见的是“打屁仗”,就是有屁的时候赶快跑到某人的前面去放。如果仅仅是有屁互放,一般是旗鼓相当,今天你屁多我输,明天我屁多又扳回来,不会引起大的冲突。但如果好几个人集中“火力”放给某一个人,情况就大不相同了,恼羞成怒是常有的事。第二种是“抓屁”,就是快放屁时用手去抓屁,迅速放到某人的鼻孔前,自然是臭味浓浓--没有玩过的人不知道,屁是可以抓的,但动作要迅捷。第三种是用屁声开玩笑。屁声会有各种声响,可以利用其谐声胡诌出一句话来开放屁者的玩笑。总之,我们小时很少有大米饭吃,番薯是主食,所以屁就特别多,这为我们用屁来丰富业余生活创造了条件。但一般是小学初中时常玩这种游戏,成年人还在开这种玩笑比较少见。当地有一句俗语:宁可堂前失礼,不可人前放屁,龙政云的尴尬由此可见一斑。笔者初调查时,传言都说是有人抓屁给龙政云闻,但就在放屁现场的与龙政云同寨子的龙海秀说,先前大家已把龙政云说得哑口无言,他突然放一屁后,大家就说他“发气了”,当地方言把‘生气“说成”发气“放即发,屁即气,意义相通。于是大家继续利用”屁“的话题开他的玩笑,由此导致这一惨案。

    

   二、梁志根的”伤“是白癜风?

   《南》文发表的受害者梁志根照片是黑白照片,但在网上是彩色,其手脚上的疤痕看得清清楚楚,有网友质疑这是白癜风而不是外伤。由于笔者对皮肤病了解不多,身边的人未发现有白癜风,所以在访问梁志根时没有往这方面想。看到质疑后笔者想通过电话进一步确认时,听说梁志根已经于前两年以令人唏嘘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非正常死亡)。我现在仔细看图片也倾向于是白癜风,但笔者查了一下医学资料得知,外伤是可以引起白癜风的。

   杨海平、徐丽霞《白癜风病因学研究现状》(载《中国美容医学》2009年第5期):“外伤:是(白癜风)较为肯定的诱因。其主要证据为白癜风常发生在受外伤部位及活动性白癜风的Koebner现象。”①

   周晖、陈木开等《白癜风158例临床分析》(载《中山大学学报》·医学科学版,2011年第1期):“(158例中)有81例(51.3%)患者提及与发病有关的诱因,其中精神因素48例(34.4%),睡眠因素35例(22.2%),曝晒14例(8.9%),外伤10例(6.3%)……我们的资料表明约半数的白癜风患者的发病存在一定的诱因,如精神紧张、焦虑、熬夜、失眠、阳光曝晒、外伤、过于劳累或接触化学制剂,其中精神紧张、曝晒、外伤等因素已经在部分文献中有所提及,但分属不良生活方式。”②

   梁志根被抓当天就被打得昏死过去,后与吴炳富一起被关在大队社屋里。因他体格健壮,力大无穷,看守民兵怕他挣脱,就给他上自制的手铐脚镣(同关的吴炳富只用绳索捆绑),即用一根1米左右圆木锯成两半,中间锯成齿状,夹住手脚,然后用蚂蟥钉(木匠用来固定木马和需要加工的木头的粗钉子,呈订书针形)固定,还用铁丝绑几圈。时已有外村人受酷刑死亡,梁志根估计自己已被预谋搞死,就想法逃走。他利用家人送饭时暗叫儿子拿一根木棒来。儿子送饭时把木棍藏在身上,起身临走时故意掉落下来,不想木棍离梁志根有点距离,梁又被一根绳子与房屋柱子绑连在一起,他使劲挪动身子接近木棒,在此过程中手铐脚镣深深地磨破皮肉,拿到后用木棒撬开蚂蟥钉和铁丝。梁志根逃到大山中过了整整42天的野人生活。既有外伤,没有得到良好治疗,又时值盛夏,日晒雨淋,外伤后来变成白癜风,应该符合医学原理,而且梁志根的白癜风刚好生在戴手铐脚镣的位置上。

   梁志根挣脱后动员吴炳富一起逃走,吴炳富自认为不是反革命,熬过几次酷刑就能同家人团聚,一逃跑就有理说不清,拒绝了梁志根的好意。他估摸梁志根已经逃远才大呼“梁志根逃跑了”,没想到他当晚就被支书吴炳亮指挥民兵用火药枪“枪决”。

    

   三、残酷的刑罚

   牛郎追反事件中所施用的刑罚之残酷,真是世间罕见。愚昧并没有影响这些底层的老百姓发挥超凡的虐人想象力。

   专案组所用的酷刑主要有破头尖、扑地虎、旋迷迷、跪木马、压滚筒、上咬牙棒、吊半边猪、坐老虎凳、活麻草抽、碱水淋伤、空中弹木、弯弓射箭、猩猩背柱、猴子爬树、猴子搬桩、猴子推磨、野猪啃地、悬梁打秋、竹筒断指、飞锤打油、烟熏老鼠、火苗烤肚、鸭子扑水、飞蛾巴壁等54种,很多是这次“追反”运动的独创。③(见中共铜仁地委文件,地发〔1978〕43号,《中共铜仁地委关于松桃苗族自治县牛郎区“追反”冤案平反昭雪情况的报告》)

   试举几例:

   鸭子扑水:把人反剪双手悬吊在路边树枝上拷打逼问,结束时突然放下绳索,受刑者突然从悬空中迎面扑到地上。地上往往有耕牛长期踩过而形成的泥路洼地,有积水和牛粪。人突然扑到积水里,粪水四溅,所以叫做鸭子扑水。四茶大队龙先云遭受此刑,时值盛夏,被折磨数小时的他大汗淋淋,饥渴难忍,扑到地下时他还乘机喝了几口粪水,打手还在一边说:“喝死我不负责!”

   飞锤打油:这是模仿农村榨油的土办法。把人反剪双手悬吊在屋梁上,两个民兵抓起受刑者如打秋千,一次一次地猛推受刑者往木板墙上撞。

   吊半边猪:把受刑人的左手拇指和右脚拇指或者右手拇指和左脚拇指捆在一起,悬吊起来。大河沙大队毛豆坪生产队的田应炳受此刑时,打手还在他的肚皮上放石头以增加重量。

   压滚筒:把受刑者绑在长凳上,用一根一两百斤重的圆木压在受刑者的胸口上,然后从胸滚到脚,又从脚滚到胸,如此反复,直到受刑者屎尿并出,昏死过去。受过此刑的人都终身残废。

   飞蛾巴壁:把受刑者的两手伸直,两掌撑开,贴墙而立,然后用两颗大铁钉把受刑者的手掌钉在木板墙上。

   牛郎公社红卫大队中农社员杨伯银,时年27岁,被抓进“交待班”备受折磨。1978年平反时对他的身体进行检查,时隔两年后他的身上依然留有外伤疤痕38处,最长的伤口15厘米×0.8厘米,最大的伤口5厘米×4厘米,双手肌肉萎缩,痛感热感迟钝,常感肩痛、胸痛、腰痛,常咳嗽咳血,基本丧失劳动能力。④(中共贵州省委、铜仁地委、松桃县委牛郎工作组编,《情况简报》(第十期),1978年9月14日。)

   让我们摘录一下1978年省地县沙坝公社调查组对沙坝公社桐木大队莫家坪生产队吴秀宽死亡情况的调查材料,就可以大致知道专案组酷刑之烈:

   吴秀宽在交待班22天时间里,曾受到大队副支书龚××和民兵连长陈××等专案人员的长期关押和多次审问、捆绑、吊半边猪、坐老虎凳等,四肢肿胀、溃烂,行走受限,吴秀宽受刑不过多次自杀未遂。约在8月15日下午,吴秀宽被捆绑悬打了一天后,实在难以忍受,在被关押的禾梨坪生产队社屋上吊自杀,后经群众发现,砍断绳子,自杀未死。约8月28日,专案人员杨××等4人将吴秀宽押去莫家坪寨子附近的一个岩山上找所谓的“喝鸡血酒”的证据时,找了一天,没有找着鸡毛和破碗,就进行捆绑毒打。在这种逼迫下,吴秀宽跳岩自杀,被杨××一把拉住自杀未成,接着被捆押回交待班。后在8月30日上午约6点多钟,吴秀宽要求上厕所,到厕所后就跑了出去,被看守发现,看守立即喊“吴秀宽逃跑了!” 听到喊声,大队副支书龚××立即吹哨子,叫喊“吴秀宽逃跑了!凡是附近的民兵听到我喊的都要立即出动去抓吴秀宽!”于是龚××和民兵连长陈××等专案人员和附近的几十个民兵迅速出动追抓吴秀宽。当追到莫家坪对面半山时,陆××(民兵排长)等人看见吴秀宽仰靠在山腰老坎边的荒草上,陆××就用扦担打了吴秀宽一扦担,吴秀宽又往半山前跑去,随后在山脚的龚××朝天打了一土枪,并喊吴秀宽投案自首。这时吴秀宽站住了,随后就自己下山来。

   吴秀宽下到山脚,全部民兵从各处围拢过来。有的喊“用树藤把他捆住!”有的对吴秀宽拳打脚踢。站在傍边的龚××  骂道:“妈那个×  ,叫你跑。”就用土枪枪管打了吴秀宽的后脑壳,当时就打出了血。随后龚××就和民兵押着吴秀宽从大路走回。走到莫家坪屋坎脚桥边时,吴秀宽就从路旁深沟跳下去(约一丈多高),接着向竹林山方向跑去。龚××、陈××就给民兵下令说:“他要跑,就打死他!”说后,民兵就用土枪打了十多枪未中。陈××杨×军杨×秋吴××四人就从桥上走向莫家屋坎脚竹林里去拦吴秀宽,并分别下山寻找。当追到离吴秀宽一丈多远时,杨×军打了一土枪未响。这时站在山脚外边的吴××听到龚××在对面喊:“妈的,兴娃(吴××的奶名),你怎么不开枪打?”于是吴××就瞄准吴秀宽的背部开了一枪,把吴秀宽打到在地。这时追在后边的杨×军杨×秋来到吴秀宽身边,杨×军就抓住吴秀宽的一只脚,杨×秋便说:“你使劲拖。”杨×秋就向前抓住吴秀宽的手,用尖刀杀了吴秀宽一刀。随后两人就将吴秀宽推滚下斜坡,当滚下一丈多远时被树草挡住,吴秀宽俯倒在地,这时陈×× 又拉着吴秀宽的脚滚下来,拖到水沟边的一个岩板上。这时,吴秀宽的腹部还在呼吸,口唇吐了很多白沫,尚未死亡。陈××便用一个六、七斤重的岩石砸了吴秀宽的腹部,吴秀宽不见动了。吴秀宽死后,站在陈××后面的宋××又用土枪打了吴秀宽的上腹部一枪。

   大家回家后,吴秀宽的母亲杨桂秀从家里出来发现儿子死后,便一个人翻动吴秀宽的尸体,看见吴秀宽的上腹部有一核桃大的枪眼,左肋下又有一个拇指大的枪眼,左额上有两处小孔。身上旧伤溃烂结痂。其他地方因她一个人翻不动没看到。随后就有民兵小分队两人看守,不准任何人来看,然后叫四类分子抬走埋了。⑤(省地县沙坝公社工作组《关于对吴秀宽被打死情况的调查综合报告》,一九七八年十月十二日)

   施刑者中以沙坝公社党委委员、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吴××最为凶狠。他亲手打死3人,打残7人,打伤6人。沙坝公社沙坝大队新庄寨的熊××被关52天,被吊捆48夜。熊××在一次受刑后回仓,发现仓角落有瓶农药敌敌畏,此时熊的双手已不能动弹,他爬过去,用嘴咬开瓶盖,高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之后喝敌敌畏自杀,民兵赶过来才没有死成。一次他被吴××等人施用酷刑后,因大热天出汗过多,熊口渴难耐,向吴××讨口水喝,吴××竟然脱下裤子,屙尿淋熊的嘴。

   据受害者曾汉祥回忆,那段时间,每当他们在山上生产队的庄稼地里劳动时,远远地看见一队民兵背着枪朝庄稼地里走来,社员们就停止劳动,两手握着锄头把撑着下巴,木呆呆地看着民兵由远而近,每个人都担心来抓的是自己。等到民兵叫某某人到土坎边,噼里啪啦一阵捆绑踢打声过后民兵扭着“反革命”离去,其余的人确认这次不是自己,这才无精打采地继续劳作。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贵州牛郎追反冤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文革研究专题 > 文革历史事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87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