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剑:我所知道的“傅崇碧”冲击“中央文革”事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29 次 更新时间:2013-12-26 21:23:59

进入专题: 傅崇碧  

秦剑  

    

   ◇ 3月23日,凌晨的突然任命

   1968年3月23日的凌晨,北京卫戍区司令办公室接到傅崇碧司令员冯秘书的电话,他转达第一政委谢富治的指示说,卫戍区团以上干部要在1小时之内赶到人民大会堂北京厅,林彪、周总理、中央文革的同志要接见大家。

   卫戍区团以上干部很快集中到了人民大会堂北京厅,整整齐齐地坐在那里,总参、总政的几位领导坐在卫戍区队伍的前面。傅崇碧走进北京厅后,和几位领导打了招呼,又走了出去。从此,我们这些在卫戍区的工作人员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傅崇碧司令员。

   等了很久,终于等来了林彪和中央文革的成员。他们刚刚坐好,大家的鼓掌声还在继续,林彪站起来,伸出两臂做了个向下按的动作,示意让人们静下来,接着他说道:

   "现在,我向大家宣布中央的决定:为了加强沈阳军区的领导,任命傅崇碧为沈阳军区第一副司令员。副总参谋长温玉成同志兼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主要负责北京卫戍区,接替傅崇碧的工作。"

   林彪宣布完命令之后,会议草草地结束了。

    

   ◇ 3月24日,毛主席的接见

   3月24日傍晚,离下班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在卫戍区机关大院里,传来了"今天晚上,毛主席接见卫戍区机关干部"的好消息。晚上11点多钟,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的干部整队进入大会堂,这时,驻京部队的团以上干部早已坐好,静静地等待着毛主席的接见。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大会堂的工作人员开始出现在主席台上,人们认为毛主席快来了。可是,事情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服务员们撤走了几把座椅,令大家十分不解。10分钟左右,服务员又把椅子搬了回来,摆放到原处。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服务员上来又把椅子搬走了。这时大会堂里静得如同真空,空气好像凝固了,个个静观事态的演变。

   领导们终于来了,首先出现的是李富春、李先念、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但他们没有出现在主席台上,而是走在主席台下通道上,坐在了台下的第一排。接着,主席台上,林彪带头,拿着《毛主席语录》出现在主席台上,紧跟其后的有周恩来总理,还有陈伯达、康生、江青、姚文元等人。他们在主席台落座后,林彪开始讲话:

   "今天这个会,要向同志们宣布中央最近的一个重要决定,最近我们党的生活中间,又出现了新问题,发生了新矛盾,出现了阶级斗争的新情况。这个问题,虽然没有像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彭、罗、陆、杨那么大,但是,也比其他问题大一些。主席说,就是这样一个不大也不很小的问题。这就是最近从空军里面发生了杨成武同余立金勾结要篡夺空军领导权,要打倒吴法宪;杨成武同傅崇碧勾结,要打倒谢富治。杨成武的个人野心,还想排挤许世友、韩先楚、黄永胜以及和他的地位不相上下的人。中央在主席那里最近接连开了四次会,主席亲自主持的。会议决定撤销杨成武的代总长职务,把余立金逮捕起来法办,撤销傅崇碧北京卫戍区司令的职务。……杨成武的错误,主要是山头主义、两面派和曲解马列主义……傅崇碧前一个时期,带了几辆汽车,全副武装冲进中央文革去抓人。"

   林彪讲话中,用了很大篇幅讲了哲学上的相对真理与绝对真理、内因与外因的关系。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讲了一个例子:"受精的鸡蛋,具备了孵出小鸡的内因,但没有适当的温度,也孵不出来。温度低了不成,温度高了也不成。低到了零度以下,成了冻鸡蛋,高到了一百度以上,成了熟鸡蛋。在这种情况下,能否孵出小鸡,外因起着主导作用……"

   接着,周恩来总理作了一个拥护毛主席的决定的、表态式的简短发言。接下来是江青发言,她除了表示拥护毛主席的英明决定外,又制造了一个杨成武三次指示傅崇碧"武装冲击中央文革"的谎言,说什么"傅崇碧带着两汽车人,全副武装冲进中央文革,数道岗卡都拦不住。我接到警卫的报告后,立即走出办公室迎了上去,当我质问傅崇碧为什么不经请示冲击中央文革时,傅崇碧的秘书用公文包向我袭击,公文包内装的是手枪……"

   陈伯达的讲话着重阐述了"文革"中取得的五次"伟大胜利",并就发表杨成武的"大树特树"文章作了一点"自我批评":"由于杨成武'不断催',也就让它发表了。"1974年"杨、余、傅"事件平反后,杨成武说,"大树特树"文章不是他写的,是林彪、陈伯达等人决定用他的名字发表的。

   康生说:在揭露"杨、余、傅事件"过程中,"江青同志起了巨大的作用,建立了特殊的功绩",他在肆意攻击污蔑所谓"二月逆流"之后说,"我相信杨成武的背后还有后台的,还有黑后台的!"

   最后姚文元也讲了话,表示"完全拥护毛主席的决策和各项命令" 。

   登上主席台的人,除了谢富治、叶群没有讲话外,每个人都说了一遍。之后,毛主席从休息室走上主席台,接见了全体与会者。此时,会场沸腾,长时间高唿:"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并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

   在会议的全过程中,江青、康生、叶群总是抓住讲话人喘气、喝水,甚至大家鼓掌的瞬间,带领大家高呼所谓"揪出杨余傅的'黑后台'!谁反对毛主席就打倒谁!谁反对林副主席就打倒谁!"的口号。这时,周总理从来不张嘴、不举臂,只是静静地立在那里,丝毫不动,只有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等口号时,他才跟着喊,胳膊也举得高高的。

   "3·24"大会自始至终,我都没有看到聂荣臻元帅。杨成武、傅崇碧在抗日和解放战争时期都在晋察冀工作,林彪所说的杨成武的错误主要是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意思是说杨成武在搞晋察冀的"山头";康生说"我相信杨成武的背后还有后台的,还有黑后台的";再加上江青、叶群和康生"揪出杨成武的黑后台!""打倒杨成武的黑后台!"的口号,他们一唱一和,配合"默契",不就是要挖出所谓晋察冀的"黑后台"聂荣臻元帅吗?

    

   ◇ 全国掀起粉碎"杨余傅"事件的高潮

   紧接着"3·24"大会之后,3月26日夜里,天安门广场出现了巨幅标语:"打倒杨余傅!""打倒二月逆流的新反扑!"

   3月27日下午,中央文革在工人体育场召开了"彻底粉碎'二月逆流'新反扑,夺取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誓师大会"。在这个大会上,除了宣布经毛主席、林彪批准的免除杨、余、傅职务的中央文件外,主要是江青、康生、陈伯达继续污蔑、诽谤杨、余、傅,并声称:打完这第五个回合,便可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

   会议中,在康生、江青、叶群等人的带领下,被他们的谎言愚弄了的学生、工人及人民群众,呼喊着口号,高唱着《大海航行靠舵手》。

   在"3·27"大会的带动下,全国各大城市效仿北京的形式,召开了声讨批判"杨余傅"大会,有的城市会后还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武装游行,庆祝粉碎"杨余傅"事件的伟大"胜利"。

    

   ◇ "不了了之"的卫戍区党委扩大会

   就在全国紧锣密鼓"庆祝打倒'二月逆流'新反扑,粉碎'杨余傅'事件伟大胜利"的"大好形势"下,卫戍区在新任司令员温玉成的主持下,召开了党委扩大会议,扩大到了卫戍部队的师长、政委、参谋长、主任和卫戍区机关处以上干部。当时我参加了大会秘书处简报组的工作。

   在会议期间,军委办事组的成员黄永胜等人到会"祝贺",并做了反击"右倾翻案风"和"清理阶级队伍"的动员报告。

   "扩大会"刚开始,大家发言都是一些表态性的,什么拥护毛主席的决定,打倒杨、余、傅等等。两三天之后,人们自然把重点放在了"傅崇碧带着两汽车人全副武装,冲击中央文革"的问题上。各师长、政委都负责任地说:他们既没有"出车",更没有"出兵",当然也就谈不到"全副武装"了。难道说,两汽车全副武装的兵是傅崇碧"变"出来的?接着又"查"了傅崇碧秘书的枪。冯秘书是2月底才调到卫戍区任傅的秘书,到3月8日,所谓"冲击中央文革"时,仅仅14天,卫戍区机关干部都没有配枪,他也未例外。但是有的人就说:江青讲了,袭击她的公文包内有手枪,那肯定是有!冯秘书没有配枪,是不是包里的枪是傅崇碧的?

   人们搜遍了傅的办公室和宿舍,最后在傅家里的保险柜中找到了一支手枪。但是,这支手枪依然包在油纸内,枪的各个机件上都覆盖着厚厚的一层黄油。就是说:这支枪配给傅崇碧后,连封存的黄油都没有擦掉,这样的枪是不能使用的。

   在与会人员无法弄清"冲击中央文革"的情况下,把已被"隔离审查"的卫戍区两位领导叫到大会"讲清问题"。这一"讲清",使党委扩大会来了个"不了了之"。

   会议结束当天,白副政委问我:"你参加这次扩大会,有什么收获?"我不假思索地说:"收获大大的,我懂得了什么叫'莫须有'!"

    

   ◇ "冲击"中央文革的真相

   在那天党委扩大会上被要求"讲清问题"的卫戍区两位领导全盘道出了所谓"冲击中央文革"事件的真相:

   1968年3月初,鲁迅夫人许广平写信给毛主席,说存放在鲁迅博物馆的鲁迅手稿不见了,毛主席当即让周总理去找。周恩来当着陈伯达的面,把此任务交给了杨成武。经历了一年多"文革"的杨成武感到此事不好办,就说:"这不是大海捞针吗?怎么个找法?"

   周总理说:"叫卫戍区去查,你们可以去秦城提审戚本禹,他知道一些情况。"

   杨成武接受完任务,已经是凌晨3点多钟了,他打电话给傅崇碧,要傅带几个人马上到他家里等他,说有紧急任务要办。于是,傅崇碧带了卫戍区的那两位领导和秘书很快到了杨家。

   杨成武到家后,他们便驱车直奔秦城,到监狱后,他们说要提审戚本禹。监狱工作人员说:"我们不知道犯人的姓名,犯人是按编号收监的。"杨成武等就把戚本禹的长相和大概入狱的时间讲了一遍,这才见到了戚本禹。戚说:"鲁迅的手稿是江青让我们去取的,她说怕它丢失了,她可能知道放在什么地方。你们还可以问问中央文革的工作人员韩书信,他也应该知道。"杨、傅心照不宣:江青让人取走的,就放在中央文革,怎么还让人们到处找呢?

   他们驱车返回北京向周总理汇报,恰好江青也在场。他们汇报说中央文革的韩书信知道手稿放在哪里。江青听后很恼火,怒吼道:"把韩书信叫来!"很不巧,韩书信休假回四川老家了。江青让傅崇碧马上打电话给成都军区张国华找到韩书信,由空军派飞机去接。傅崇碧说:"我是卫戍区的司令,打这个电话不合适吧。要打,还是请总理或江青同志打。"江青很不高兴,高声喊着:"叫你打,你就打,就说是我们说的!"傅只好打了电话。成都军区很快找到了韩书信,让空军连夜派专机接韩回到北京。

韩书信不知为何这样紧急地把他找回北京,下机后,又是专车把他送到北京卫戍区西单招待所,心里十分紧张。当他见到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时,身子几乎颤抖起来,说话也结巴了。当傅崇碧问他"鲁迅的手稿存放在什么地方"时,他反而平静了:"手稿是我跟着戚本禹取的,取回来后交给了何先伦同志,至于放在什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他调到周总理的联络组工作去了,可能在西苑旅社。"傅崇碧等见到何先伦,何说:"这件事,问中央文革保密员卜信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傅崇碧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文革研究专题 > 文革历史事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869.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