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山:认真对待“阶级斗争条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8 次 更新时间:2013-12-23 00:01:16

进入专题: 阶级斗争  

陈玉山  

    

   摘要:  作为我国实定宪法之组成部分的宪法序言第八自然段,即“阶级斗争条款”,在我国宪法学中面临两种截然相反的境遇,要么被贬低为“宪法死亡条款”,要么被讴歌为宪法的根本性规定。然而观点鲜明与论证稀少的学说状况并没有改变该条款在宪法学研究中长期被忽视的命运。秉承法教义学的研究方法,从规范内涵、规范目的、宪法界限以及效力表现形式等方面对该条款进行一种体系化的思考,有助于我们确切地把握其在我国宪法规范体系内所承载的真正意涵。以此精细化作业为基础,对“阶级斗争条款”进行限缩解释,不仅可以缓解其与立宪主义的紧张关系,而且可使我国宪法作为一个内部融贯的整体更具有时代适应性。

   关键词:  阶级斗争条款;社会主义根本政治制度;法教义学

   在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日渐成熟以及公民的权利意识沛然兴起的历史情境下,如果有谁还讨论阶级斗争问题,那就极容易被斥责为严重地背离时代潮流了。然而,作为一个法学者,且不论其政治见解如何,也不管其脑海里还残存着多少与阶级斗争相关联的痛苦记忆,如果还尊重本国宪法,那么我们就必须认真对待那个仍然作为我国实定宪法之组成部分的“阶级斗争条款”。我国宪法序言第八自然段将该条款表述如下:“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中国人民对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必须进行斗争。”与法律条文相比,虽然该段文字在语句构成上较为复杂,但其蕴含的“禁止敌视和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的行为”的规范性内涵却是非常明晰的,以法律条款的形式对其展开法律言说在法理上亦是可以成立的。[1]

    

   一、两种对立性解读及存在的问题

   时下,与我国宪法学对基本权利研究的“繁荣”景象相比,“阶级斗争条款”这个颇具政治意蕴的宪法规定似乎被学界有意无意回避了,如果是刻意回避,内中的考量究竟为何,甚难揣测。然而,该条款遭受冷遇的事实并不意味着学者们对其缺少观点。更为发人深省的是,关于该条款的现有观点呈现出极端分野的情形,几乎不存在调和的可能性。以下分而述之,并在此基础上提出笔者探讨该问题的基本思路。

   (一)一个已经死亡的条款

   “宪法死亡条款”一语出自著名的宪法学者蔡定剑教授。他认为,我国宪法序言第八自然段的“写法基本上是按中国共产党‘若干历史问题决议’的内容写的。这段反映了1982年宪法仍有一定的时代局限,带着‘文化大革命’后阶级斗争的某些痕迹,由于意识形态的政治原因,几次修改宪法很少有人要修改这些内容。其实各国宪法都有这样一些条款,虽然社会历史变迁而不起作用。这在宪法中叫死亡条款”。[2] 依蔡教授之见,我国宪法序言关于阶级斗争的规定是对‘文化大革命’之错误行为的某种肯定,其之所以在几次宪法修改中没有被废除,主要是因为人们不敢碰这个政治意识形态的高压线;最重要的是,这个条款在我国法秩序内已经失去意义,已经死亡。对于一个宪法学者来说,断然宣称实在宪法的某个规定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令人信服的法学意义上的论证。很遗憾,于此,我们没有看到关于“阶级斗争条款”之内涵的界定,亦未发现关于该条款在宪法体系内与其他宪法条款之间在意义脉络上存在何种关联以及在我国法律体系内其对各部门法是否存在法效力上的辐射作用。况且,蔡教授亦不认同我国现行宪法序言中言及的阶级斗争仍然是过去意义上的阶级斗争,而仅仅是对敌视和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主要是指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严重经济犯罪和其他严重的刑事犯罪分子的斗争。[3] 显然,含义转换后阶级斗争已经不可能在我国法秩序内消失或死亡,因为,它表达的乃是一个维护社会主义国家秩序的条款,它实际上已经成为我国刑法的宪法依据之一。总之,蔡定剑教授对“阶级斗争条款“所下的已经死亡的恳切断语,不仅在法学论证上很不充分,而且内中亦存在逻辑上的矛盾。是故,此种见解应毫不踌躇地予以排斥。

   与蔡定剑教授对“阶级斗争条款”的明确论断相比,有些学者虽然也对该条款持否定态度,但其论点主要蕴含在对宪法序言或总纲的论述中。比如,翟小波博士认为:“宪法首先是法律文件,它不是宣传册。法律就应该有法律的样子,宪法的每个条文都必须由行为模式和法律后果构成。序言不是法律条文,所以,宪法不该有序言。序言只能给宪法添乱。”[4] 显然,翟小波博士是以极为确定性的语句表达了对整个宪法序言的否定思想。虽然立论依据有所不同,但关于作为宪法序言之一部分的“阶级斗争条款”没有存在必要的结论,与蔡定剑教授是一样的。张千帆教授从宪法实施的角度讨论我国宪法部分内容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性。他认为:“中国1982年宪法规定了大量的政策取向的条款。除了‘序言’之外,‘总纲’集中规定了国家的基本政策,尤其是经济制度取向……现行宪法对这些事项的规定体现了宪法观念上的混乱,而引起这种混乱的根本原因在于宪法一直未能有效实施……这些都不是宪法应该规定的事项”。[5]的确,宪法不能有效实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宪法本身的规范性则是影响宪法实施的因素之一。[6] 但是,从宪法实施的必要性出发逆推出作为宪法之组成部分的序言与总纲无须存在的论点,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法律实践上均难以成立。翟小波博士与张千帆教授的立论前提基本一致,即:宪法是法律,法律的标准必须是明确的或可操作的。凡是满足这个条件的宪法规定才是可以实施的,而宪法必须是可以实施的。因而,凡是宪法中规定不明确的或难以操作的内容统统应该删掉。于此可见,宪法学这门极为艰难的学问被简化到这样的程度:即只要有一个公式,所有的问题比照它一套,任何疑难均迎刃而解。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宪法是一个由多种意涵编织在一起的整体性的规范存在,其中不仅仅包含体现立宪主义精神的基本权利原理以及保障基本权利得以实现的统治机构原理,同时,也包含着统治机构以何种方式实现基本权利的规定。就我国宪法序言与总纲而言,其中所表达的无非就是统治机构实现宪法基本权利的方式而已。将这些体现立宪者意志的重要决定予以全盘冷彻的排除,对法学者而言已经是盲目地肩负起不能承受之重了。关于何谓实现基本权利的途径,并不是将美国模式或德国模式拿来直接套用中国就能行得通的。虽然立宪者原意并没有穷尽真理,但对其保持尊重,乃是法学的基本工作态度。另外,张千帆教授所言的宪法实施也只限于司法意义上的实施。通过司法机关或具有司法性质的专门机关实施宪法,尽管极为重要且也十分可欲,但它只是宪法实施的一种方式。尤其是在我国当下司法意义上的违宪审查制度或宪法诉讼制度尚未形具的情况下,对以其他方式实施宪法的制度与实践视而不见,无疑也是极为不妥的。总之,以上翟张二位学者在论证中所体现的是极为教条化的法律思维,按照这种逻辑,一定会把所有与具有完整结构的法律规范不相同的宪法规定排除在宪法之外。

   (二)一种分享根本法荣光的规定

   2001年12月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李鹏委员长在法制宣传日座谈会上提到:“宪法序言,最集中体现了党的基本主张和人民的根本意志,是宪法的灵魂,同宪法条文一样,具有最高法律效力。违反宪法序言,就是在最重要的问题上违反了宪法。”[7] 李鹏的讲话比较明晰地表达了官方关于宪法序言的见解,即宪法序言不仅是宪法的有效组成部分,而且它还蕴含着宪法的核心价值诉求,构成整个宪法的灵魂。毫无疑问,构成宪法序言之一部分的第八自然段,即所谓“阶级斗争条款”亦分享了这种令人炫目的荣光。我国老一辈资深宪法学家对上述官方观点表示高度赞同。许崇德教授认为:“现行宪法序言的草稿出自多位高人之手……无论从序言的严谨构思或者是深刻的内容、精确的文辞等诸多方面来评价,它都是高水平的,无愧为旷世的佳作”。[8]吴家麟、肖蔚云、王叔文、何华辉等宪法学家均持同样的观点。[9]虽然许崇德教授没有直接论及“阶级斗争条款”的极端重要性,但是,他认肯宪法序言第七自然段关于“国家根本任务”的规定在整个宪法中的核心地位,[10] 也就必然无法忽视“阶级斗争条款”在宪法中的地位,因为体系化思考一定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在充分地人肯老一辈宪法学家为我国宪法学的建立与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同时,我们也应清醒地看到,已经取得的成就并没有改变如下事实:宪法学作为一门法学科的学科独立品格尚未真正具形。宪法学虽然在内容上涉及政治性问题,但它探讨的主题在本质上是规范问题,或者说虽然它不可避免地涉及政治问题,然而它是以法的方式研究具有政治意涵的问题的。其存在的理由并不在于对官方的观点简单复制,也不在于与官方观点当然的对立。法学说上的任何观点必须提供法学上可以证立的理由,在理由终止之处,法律和法学也就不复存在。当宪法序言是宪法的核心或灵魂之论断呈现于世时,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是这样的?尤其是当近代宪法以来,将基本人权的保障视为宪法之核心价值诉求的观念被世界各国人民普遍接受时,我国宪法序言中所蕴含的价值诉求在何种意义上可以称得上是最根本性的或最高级的?以包括“阶级斗争条款”在内的诸多规定与宪法上的价值原理之间存在怎样的意义关联?这些问题均需以法的解释与体系化为其工作内容的法教义学提供答案。

   (三)本文的研究方法与思路

   以上两种对包括“阶级斗争条款”在内的宪法序言所持有的两种极端对立的观点也反映了我国宪法学研究在方法上的某些特点。上述前者以西方国家的宪法与宪政模式为样板,对我国宪法部分内容进行否定性的解释;后者将官方的论点作为当然正当的前提予以全盘接受,而且其学术观点大于论证的情形较为严重,缺少学术与学科的独立性。[11] 笔者认为,以上两种研究宪法的方法对待我国宪法均存在明显的缺陷。本文秉承的乃是法教义学的研究进路。具体地说,法教义学对本国实在法持信仰态度,也就是法教义学以本国实在法作为其展开工作的前提和范围。尽管其议论的触角有时会延伸到实在法之外,但其落脚点一定在实在法规范上;法教义学以对实在法的解释与体系化为其工作内容,也就说对作为研究对象的条款的规范内涵的解释及对其与其他条款之间的脉络关联的把握作为其核心的或者最终的工作。关于“阶级斗争条款”这个宪法上的规定,也许很难界定,但是它位于我国实在宪法之内,这是不容回避的制度性事实,法教义学有责任厘清其在我国法秩序内的涵义。虽然关于这个条款讨论的结果与法律实践之间可能会有一定的距离,但是法教义学通过其不懈地解释与体系化的建构性工作对于人们理解一个内部和谐统一的法律体系而言是必不可少的,而且,随着法律人共识的不断扩大,法教义学的工作成果终究会对立法、行政与司法方面的法律实践产生直接的影响。

   本文摒弃宏大叙事之路径,力图从微观入手,尝试对“阶级斗争条款”的规范内涵与立法目的、宪法界限与效力效力的表现形式进行一种体系化的思考,以厘清其在我国法秩序内所承载的意涵。在此分析基础上,本文认为,“阶级斗争条款”的立法原意已经与我国社会在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多年发生的社会变迁的现实之间产生不相适应的情况,因而主张对该条款进行限缩解释,如此不仅可以缓解其与立宪主义的紧张关系,而且可使我国宪法文本在整体上更具有涵括性和适应性。

    

   二、规范内涵与立法目的

   (一)规范内涵

我国宪法序言第八自然段,即“阶级斗争条款”,与单纯的规范性语句所构成的法律条款之间是有区别的,它表现为一个由两种不同性质的陈述语句所构成的复合结构。这与宪法序言在语句构成上的特点——事实性陈述语句与规范性陈述语句并存甚至相互交错——是相一致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阶级斗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73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