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新生:政党政治中充斥着机会主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0 次 更新时间:2013-12-22 21:24:37

进入专题: 政党政治   机会主义  

乔新生  

    

   政党政治就是一种机会主义的存在

   任何学术研究都必须有基本假定,因为只有在假定条件下,讨论问题才有实际意义。当一个学科缺乏最起码的假定,或者,基本假定过于宽泛的时候,这个学科就会被称之为伪科学。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当然,世界上也没有缺乏基本假定的科学结论。科学结论与生活常识的区别就在于,科学结论是建立在生活常识基础之上的,而生活常识则是人类发展到一定阶段经验的积累。经验不能成为科学结论,因为经验只有在特定条件之下才能成为科学结论,而所谓特定的条件就是学术上的基本假设。

   之所以讨论这个问题,就是因为当前许多学科的学术研究缺乏最起码的学术假定。一些学科所得出的结论从表面上来看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但是,从本质上来说,则是毫无意义的空气振动。古典经济学从市场经济的媒介物入手,对商品的生产、交换、分配和消费进行了精彩的描述,试图向人们呈现出一个非常精致的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图画。但令人感到遗憾的是,亚当?斯密对市场经济进行深入分析之后,发现自己只关注市场经济的微观问题,忽视了市场经济存在的社会政治基础。因此,转而开始研究社会道德问题,试图从提高人们的道德情操出发,接近并且实现人类发展的终极目标。而新古典经济学发现了古典经济学创始人所面临的困境,因此,把“理性人”作为学术研究的基本假设。在这个假设的前提条件之下,彻底排除人类文明发展的社会道德因素,构建了一个又一个市场经济发展模型。

   正因为如此,现代经济学越来越像是数学,经济学试图用量化分析的方法来探究经济规律,但由于假设的变量越来越多,以至于现代经济学已经成为纯粹的学术游戏而不是解释或者探究经济现象的科学。政治学也是如此。在古希腊哲学家眼中,政治是一种高贵的存在,因此,在讨论政治发展规律的时候,都假定每一个政治参与者都是充满智慧的人,他们能够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建立一套政治的逻辑体系,造福于人类。然而,事实证明,这样的假设是不存在的,政治属于上层建筑的范畴,表面上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但从本质上来说,政治是人类基本的生活方式,也是不断滋生各种问题的社会现象。因此,要想了解现代政治的基本逻辑,必须抛开古希腊哲学家们对政治的想象,勇敢的面对各国政治的现实,并且重新建立基本的假设。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揭示出政治的本质,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人们真切地意识到政治发展的内在规律。

   政治首先是一个社会的概念。现代政治表现为政党政治,而政党就是利益的集合体。当我们讨论政治这个现象的时候,必须充分意识到,政治实际上就是多元化利益群体相互博弈的过程中形成的制度或者文化。所以,政治的基本假定就是整个社会存在着多元的利益主体,各个利益主体之间相互博弈,而政治就是不同利益群体相互博弈的平台和法律制度,由此形成的文化我们将其称之为政治文化。如果整个社会只有单一的利益需求,某个党派能够代替全体公民的利益,那么,关于政治的讨论就变得毫无意义。所以,当一个政治团体宣称能够代表整个人类的时候,这个政治团体要么是一个超级诈骗集团,要么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宗教组织,总之,不可能成为一个现代的政党。

   既然现代政治以多元的利益格局存在为基本假定条件,那么,我们必须了解不同利益团体的政治构成,然后才能讨论不同利益团体之间的相互博弈问题。现代政治学的魅力就在于,既关注各国政治制度的差异,同时又研究各国政治发展过程中政党政治的共同点。

   首先,政治是不同团体之间的利益博弈。为了更好地实现自己的政治利益,人们自发的形成不同的政治团体,而政党就是各个阶层相互博弈的产物。政党之所以有存在的必要,就是因为不同的阶层需要凝聚共识,并且与其他的政治阶层相互交流,在交流的过程中维护自己的利益。所以,政党本身就是一种机会主义的产物。政党不是一种高贵的存在,而是利益相互妥协的组织。在各个政党的内部,每个党员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他们之所以走到一起,就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目标或者共同的战略利益。为了实现共同目标和共同的战略利益,他们可以放弃个人恩怨,甚至可以放弃个人的既得利益。现代政党具有组织动员的力量,他们可以把某个阶层的利益扩大化,甚至可以把某个阶层的利益凌驾于整个国家利益之上。如果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没有政党的存在,那么,每个人都必须独自面对其他阶层的挑战。正是由于政党的存在,才使得某些阶层的人们可以通过他们的政党以及政党领袖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从而使自己的利益受到保护,在与其他阶层交流的过程中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任何美化政党的政治学论述都是不可接受的,因为现代政治就是政党政治,党同伐异是现代政党政治的基本特征。假如一个国家只有一个政党,或者一个国家只允许一个政党合法存在,那么,这个国家要么是独裁专制的国家,要么就是一个宗教统治的国家。

   政党是政治机会主义的产物,而加入某个政党则是一种机会主义的选择。假如某个政党的政治纲领能够吸引更多的群众,或者某个政党取得了执政地位,那么,加入这个政党或许就能获得更多的利益(当然情况也不尽然,在一些国家反对党能够得到外国政府和非政府团体的资助,因此,加入反对党同样可以获得巨大的利益)。所以,衡量一个国家政党的执政能力,不仅要看这个国家政党的基本党员人数,同时也要看这个政党是否具有高度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如果执政党中存在着非常普遍的“搭便车”现象,许多党员加入执政党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资源,那么,这个国家的执政党人数越多,这个党分崩离析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其中的道理非常简单,绝大多数党员加入执政党不是因为高度认同执政党的政治理念,而是为了获取执政党的政治利益。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执政党的高层出现了危机,那么,执政党就会在很短的时间轰然倒塌。

   苏联共产党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苏联共产党是苏联的执政党,这个政党掌握着国家的所有资源,正因为如此,普通苏联人以加入苏联共产党为荣耀,因为只有加入苏联共产党才能获得更多的资源。然而,当苏联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反思共产党的执政理念,宣布取消执政党各项特权的时候,苏联共产党很快就出现了分化现象,当叶利钦宣布解散苏联共产党的时候,这个历史最为悠久的共产党居然在一夜之间失去执政地位。这是苏联共产党的悲剧,同时也是现代各国执政党所面临的机会主义风险。

   所以,执政党在发展过程中一定要考虑到政党的规模效益,尽可能地减少机会主义所带来的损失。各国的政党不可能没有自身的政治利益,但是,这些政治利益如果吸引越来越多的搭便车者,他们让执政党变得臃肿不堪,甚至让执政党迅速腐化堕落,那么,这个执政党就失去活力,失去先进性,在民主选举的过程中一定会失去自己的执政地位。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些长期执政的执政党,在党员的规模迅速扩大之后,反而不敢采取普遍选举的方式巩固自己的执政地位,因为庞大的执政团队以及党员内部的腐败现象,会让更多的人作出机会主义的选择,当执政党能够继续保留自己执政地位的时候,一些人就会选择加入执政党;可是当反对执政党的浪潮汹涌,执政党的地位发生动摇的时候,一些人就会摇身一变,作出相反的选择,成为推翻执政党政权的重要力量。

   可以这样说,机会主义是现代政党政治的一种普遍存在,在所有国家的执政党内,都存在着非常明显的机会主义。只不过在民主宪政国家,由于执政党必须接受选民的选择,并且受到宪法规制的约束,所以,他们在维护政党根本利益的同时,必须经常吐故纳新,必须及时纠错,唯有如此,才能巩固自己的执政地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政党政治就是一种机会主义的存在。不同政党的政治领袖基于政治利益的考虑,会在国家的政治舞台上不断寻求政党政治利益与国家利益的平衡点。如果为了在短时期内获得丰厚的政治回报,而贪婪地汲取政治利益,那么,这样的政治领袖一定会被选民抛弃。指出这一点多少有些残酷,一些政党宣称自己代表人类,除了人民的利益之外没有自身的利益。然而,执政地位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资源,或者说是一个巨大的政治利益。取得执政地位之后,政治领袖可以充分利用合法权力进行政治上的酬谢,无论是周天子实行的封建制度,还是现代政党实行的选举制度,实际上都是政党政治机会主义的表现。换句话说,政党政治就好像是一个划船比赛,某个政党取得执政地位之后,可以把国家权力赏赐给那些作出贡献的党员。党员掌握国家权力之后,既改变了自己的政治地位,同时也改变自己亲朋好友的生存环境。

    

   如何克服克服现代政党政治所带来的机会主义

   为了克服现代政党政治所带来的裙带主义和机会主义,各国的立法者煞费苦心,首先通过宪法将一个国家的基本政治制度固定下来,无论哪个政党取得执政地位,都必须依照宪法的规定从事活动,如果政党攫取国家权力之后,肆无忌惮,损害公民的利益,那么,公民可以通过合法的方式推翻执政党,重新选择执政的党派。

   政治选举制度与其说是一个展现公民权利的制度,不如说是公民实现权利救济的制度。选民在投票的时候,除了政党的政治纲领和政治领袖的竞选演说之外,他们无法深入了解各个政党执政之后的表现。当他们把自己的选票投给某个党派,从而使这个政党获得执政地位之后,他们可能面临两种后果:一种是政党实现自己的承诺,把自己的利益与国家的利益和选民的利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通过维护国家的法律,保护选民的利益,进而巩固执政党的利益;另一种则是政党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和选民的利益之上,为了巩固自己的执政地位而损害选民的利益。现代民主政治的常态就是,允许执政党保护自己的利益,但是,如果执政党把自己的利益与选民的利益对立起来,人为地制造紧张关系,那么,在政治选举的过程中执政党一定会失去自己的执政地位。

   所以,不要害怕现代政党政治中存在机会主义,因为正是由于机会主义的存在,才使得某些政党跃跃欲试,努力通过政治选举取得执政地位。他们获得执政权力之后,如果把政党的利益凌驾于选民的利益之上,那么,他们必然会在下一次选举中失去自己的执政地位。机会主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彻底剥夺选民的选择权。如果选民不能通过选举的方式重新选择执政党,那么,这个执政党一定把机会主义表现得淋漓尽致。当执政党的倒行逆施已经严重损害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时候,执政党必然会遭到选民的鄙视。人民要么采用暴力革命的方式从执政党的手中夺取政权,要么采用消极抵抗的方式,不断地消解执政党的执政效率。在一些国家执政党之所以步履维艰,就是因为他们遭到了人民的“联合抵制”。选民通过加入执政党的方式,从内部削弱执政党的地位。

   执政党内的腐败现象实际上是一种特殊的机会主义。当执政党内的腐败已经天怒人怨,依靠执政党自身根本无法解决腐败问题的时候,这个政党的合法性就不复存在了。世界各国政党政治的历史表明,腐败从来都不是执政党的专利,但是,执政党的腐败必然会导致执政党的垮台。这是因为执政党在分享国家资源的过程中,以腐败的方式侵蚀了公民的权利,而当公民不能通过选举重新选择执政党的时候,他们一定会通过各种方式进入执政党的内部,以机会主义的策略彻底腐蚀执政党。

现代各国政党为了吐故纳新,取得或者巩固执政地位,努力保持党的开放性,通过减少党内的纪律约束,开放党的纲领,让更多的人自由选择政党。这样做既可以避免背上腐败历史包袱,同时又可以随时改变自己的政治纲领,从而吸引更多志同道合者。可以这样说,开放已经成为现代政党政治的基本原则,也是克服现代政党政治机会主义的一个重要手段。当一个政党不再有严密的组织和封闭的系统,不再用严格的组织纪律惩罚党员的时候,这个政党就会无往而不胜。相反地,如果政党强化自己的组织纪律性,建立相对封闭的组织系统,要求每一个党员都必须效忠于党的领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政党政治   机会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72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