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锋:2013年中国十大关键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09 次 更新时间:2013-12-14 10:52:22

进入专题: 2013  

刘锋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年。拽不住时间的手,它已快马扬鞭走到2013年末,临近2014年首。回头望去,依稀有十个词--中国梦、雾霾、十八届三中全会、宪政、雅安地震、薄熙来案、网络大谣、棱镜计划、致青春、土豪,还在那倔强地站着,告诉我,时间确实路过,而且还勾勒了一幅光怪陆离的中国历史漫画。

   中国梦

   新领导人上任了,得有自己叫得响的口号。这个口号,一方面要有政治味,另一方面还要有大众味。与以往硬邦邦的政治口号相比,"中国梦"具备这两种味道。做梦,几乎每个人都有体验,把这种个人的体验与历史连接,与集体主义价值观连接,就变成了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

   在中国人的印象里,古代中国文明昌盛,比其他外国文明都好,值得骄傲。然而到了官方定义的中国近代,中国国门被外国的坚船利炮轰开,遭受了百年的耻辱,中国人活得没有了自信,很失落。在苦苦煎熬中,中国人熬到了改革开放,获得了一些宝贵的自由,创造了不菲的财富,腰杆也硬气了一些,但是与欧美人的生活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中国人还得继续做梦,继续挥洒汗水,才能赶得上或超过欧美人的生活。经济实力赶上了,还不行,还得有人文素质软实力,得懂文明、讲理性、遵法治。经济实力可量化、好到达,但人文素质就得自己评、外人评了,想得个好分数,不容易,乍看起来,确实是个梦。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梦不是霸权梦、强权梦、惟我独尊梦,它是和平梦、共赢梦、相互尊重梦。

   在官员群体的解读中,中国梦力求国家、民族、人民、个人梦想的最大公约数,但在梦想排序上是先国家、集体,后个人。在民间,大众关注更多的是个人的梦想是否实现了,因为大众的梦想排序是先个人,后国家、集体。这种认知上的差异可能会波及到对现行制度、政策认知的不一致,因而,双方都必须学会妥协、让步,才能在一起做梦、一起实现梦想。

   雾霾

   当中国梦遇到了雾霾,就有点羞愧了。当中国人刚明白PM2.5是咋回事时,雾霾又来了,"北京咳"迅速蔓延至东部中国,呼吸都成问题,中国人还能做好梦吗?2013年"两会"期间,中科院院士、全国政协委员姚檀栋当着领导人的面,朗读了一首《沁园春o霾》:"北京风光,千里朦胧,万里尘飘。望三环内外,浓雾莽莽,鸟巢上下,阴霾滔滔。车舞长蛇,烟锁跑道,欲上六环把车飙。需晴日,将车身内外,尽心洗扫。空气如此糟糕,引无数美女戴口罩。惜一罩掩面,白化妆了,唯露双眼,难判风骚。一代天骄,央视裤衩,只见后座不见腰。尘入肺,有不要命者,还做早操。"领导人听了这首词,心里想必也不舒服。当初那些大喊"中国模式"的人,是否也把"雾霾"算作其模式应有之义了?

   雾霾万里,非一日之积,想甩掉它,相当不容易,这涉及经济利益思维的调整、经济结构的校正、发展模式的更新换代。比如,当北京人呼唤一片蓝天时,周围的河北人却说,"我们的肚子也很重要"。北京要蓝天,就得淘汰落后产能,就需要河北省配合。但是河北省经济欠发达,河北人要吃饱肚子,还得靠那些不太先进的产能,因为先进的产能一时半会也引进不来。蓝天、肚子都很重要,如何取舍?

   执政者提出"生态文明建设",志在建设"美丽中国"。但是,到底是口号大于行动,还是生态保护措施得到真正落实?这还得在中国大地上活着的人,用他们的呼吸道、他们的肺去测量、打分。这是一个不知道要付出多少生命代价、病痛折磨的评价过程。但愿各方行动得能快一点,能实在一点,让付出的生命健康代价少一点。

   十八届三中全会

   政治的力量、媒体的力量实在是大,硬是把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冬风吹向了世界。许多人在惊奇这个执政党的大尺度改革,对之充满了期待。许多国内解读的人更是赞美、吹捧,甚至言之凿凿地说它媲美十一届三中全会。媲美不媲美,目前还不知道。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发挥的效果,政府简政放权的力度,大众得到实惠的程度,都还需要长时期实践的检验。

   再好的会议,再高明的决策,它的主要成果也是得益于社会各界的努力。没有市场一次又一次地撞玻璃门、弹簧门,没有大众一次又一次地试错、付出惨重的代价,有些决策是不可能到来的。问题倒逼改革,市场与社会联手逼迫执政者作出回应,才是常态。在现有的局面下,执政者能作出起码的回应,就阿弥陀佛了。问题不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不会引起重视,也就不会有回应。执政者能回应,值得肯定、鼓励,但大众不必感激涕零,更不必感恩戴德。因为大众才是主人,主人没有必要对公仆去点头哈腰,主人只需要平等尊重公仆就好。

   会议的决策,到底能落实多少,还得看市场力量和社会力量的合作情况而定,专门指望执政者、政府的推行,不明智。因为,只有市场的作用真正发挥了,社会的力量壮大了,政府的力量缩小了,法治的精神树起来了,财富才能流入大众的口袋。藏富于民,而不是藏富于政府,才是改革的检验尺度。多数人都想过好日子,也都想靠自己的头脑、双手勤劳致富,执政者提供好公共服务、公共产品,不设置过多的行政障碍就很好了。

   宪政

   2013年,宪政,成了敏感词。从年初的"南方周末事件"到年中意识形态的整肃,一股令人恐惧的空气弥漫。这么好的一个词,因为各方过激的解释,让它越发远离了大众的认知。好的词,好的概念,在当下的氛围中不一定有好的下场--轻则被矮化、丑化,重则被扣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帽子。

   那些常年研究宪政的人一下没有了方向,因为自己的饭碗突然被踢到了垃圾桶旁边。比如,那些几十年如一日地在大学课堂上讲授宪政理论的教师,除了宪政,他们讲不了别的。如果不让他们讲,那不是人才浪费吗?他们满肚子的怨气憋着、忍着,长了,对各方都不是好事。再好的概念来到中国,中国文化都有力量去同化它、改造它,有关部门何必害怕,何必打压,何必不自信?

   真正对中国文化有研究的人,都知道宪政与中国经济发展、政治改革、国民法治素养的匹配有一个结构性的需要。没有宪政生长的前提条件,着急硬搬过来,肯定没有好的结果,反而还给宪政构想泼了脏水。小火慢炖,一步一个脚印地传播、讨论宪政构想,让宪政理念深入人心,时机成熟了,政治改革不接受都不行了,就水到渠成了。有人批评中国的宪政知识人,犯了急性病,也有一定的道理。与政治谋皮,没有点耐心、韬略,只凭一时之勇,还没有被大众认同,就先被意识形态卫道者给打压了。只有市场经济自发地演进到比较发达的阶段,法治规则、底线规则深入人心的时候,宪政的实验才有空间。

   雅安地震

   雅安地震来了,又有196人死亡,21人失踪,11470人受伤,血淋淋的事实再次让人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数千年来,人类都在研究地震,试图准确预测地震的到来,但总不如愿,以至于地震来了,只能听天由命。"人定胜天"的大话至少在预防地震方面被击破了。

   既然不能准确预测地震的到来,就只能在地震之后做点"大爱人间"的好事,以示补偿。比如,灾后救援,领导人的指示,各政府部门的应急响应,武警官兵的大量投入,民间的自发援助,国际救援队参与救援,四面八方的救援物资、捐款被运送过去,国际慰问纷至沓来,保险赔付送到灾民手中,灾后恢复重建进入日程。再如,在救援中,发掘可歌可泣的人物、事件--"最美新娘"、"最美志愿者"、"最美士兵"、"舍己救子的母亲"、"信教人士的祈福"、"民间人士的盲区救援"等,以平复人们的悲痛之情。

   应对地震,中国人要做的功课还很多,如地震的检测、预报技术水平还需要提高,各地官员的救灾、防灾意识还需要加强,房屋建筑质量的抗震等级需要严格达标,地震预防、救急知识的认知和演练还需要实在地开展,理性救灾的案例分析和注意事项还需要广泛的传播等等。

   薄熙来案

   看明白了薄熙来案的前因后果,也就看明白了中国政治、法治的现实状况。跨越两任领导层任期的薄熙来案,给世人造成的冲击不亚于一次8.0级的地震。围绕此案展开的各种议论,充斥于大街小巷之间。

   权力、财富、美色,人性的三大现实需要。当这三样东西遇到官员时,会产生什么样的剧情?位高权重的薄熙来,对于权力的向往没有止境,以至于触犯政治权力规则的底线,成为落马的流寇。以权力为条件,把各种非法的财富具于一身,薄熙来让世人长了见识。尽管这种政治定调的非法财富问罪的审判,只通过微博暴露了一些可以暴露的部分,但是,世人还是看明白了一个极权官员布局国内外的财富地图。权力、财富都有了,美色肯定是不能缺席的。长期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关系,不仅是一个生理需要的满足,也是权力、财富地位的现实证明和自我炫耀的满足。

   当个人的德性和所谓的思想道德修养,都不管用了,还有什么东西能控制住那脱缰的权力、财富、美色欲望汇聚一身的野马?有人说,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怎么关?有人说,财富于我如浮云,是真的吗?有人说,官员拒绝美女必须柳下惠下凡,真的有柳下惠吗?连"锤子、剪刀、布"的游戏都没有玩好的中国政治,能把权力、财富、美色这三样东西烹饪成什么样的大菜呢?

   在人性需要满足的同时,走一条"唱红打黑"的破坏法治的道路,也成了许多人欢呼的方向、模式。贫富差距的缩小、不公平现象的消除、弱势群体的帮扶、黑恶势力的打压,能用非法的手段、民粹主义的手段去实现吗?以恶制恶,到底是现实需要,还是投机取巧、急功近利的恶性循环呢?

   网络大谣

   网络大V,摇身一变成了网络大谣,让人大跌眼镜。不管是大V,还是大谣,在网络平台和现实世界中都有一定的影响力。正是这种影响力在网络空间中抢了反应慢半拍的执政者的风头,才给他们的境遇带来了不可预测的结果。

   在网络新媒体技术背景下,政治话语权向市场、社会分权成为不可阻挡的潮流,这给那些死守意识形态统治权的人带来了深刻的不安。因为手中还有监管权,所以借着监管的名义去打压、整肃,就成了逆潮流而动的必然选择。要去监管,还得名正言顺,那网络大谣的典型就成了可利用的靶子。当然,网络大V被打成网络大谣,也有自己的责任,这就是自己的屁股不干净,还被抓了个正着。网络大V仅凭短平快、碎片化、情绪化、不分真假的话语,就想长期占据意见领袖的地位,事实上不可能。不按法治规则出牌的大V,被不按法治规则出牌的监管者抓个现行,这就是大谣现形的脉络。

   话语权的博弈,相互拉锯,有时前行,有时后退,但历史潮流终不可逆。因为在拉锯战中,各方都会逐渐明白法治规则的重要性,有了法治规则,也就有了底线,各方才能在底线基础上获得比较均衡的权力份额、利益份额。这个过程可能会比较漫长,但终究会有一个各方相互妥协后形成的均衡局面出现,这也是文明潮流。

   棱镜计划

   借助技术革命撒下的漫天馅饼,世人在疯狂地享受它的滋味。然而,免费的馅饼是没有的,付出代价也是正常的。可是付出的代价超越了人的可承受范围,它就会被指责和揭露。

美国人斯诺登显然受不了了,他认为自己成了美国政府手中的一张牌,一个可以被政府授权侵入别人私人领域的技术黑客。许多人的隐私权在反恐、保证国家安全的面纱遮掩下被秘密地侵犯,斯诺登显然在人权理念、法治理念的正当护卫下开始了他的反戈一击。当然,有人也猜测他的其他可能性动机,比如是别国的间谍、巨大的经济利益、个人想出风头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2013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453.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