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 不仅要学中国的“用”,还要学中国的“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9 次 更新时间:2013-12-11 12:29:56

进入专题: 中国模式  

黄仁伟  

    

   12月9日下午,复旦大学“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成立仪式在复旦大学举行,这是全球第一个以“中国模式”命名的研究中心。本文是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黄仁伟教授在随后的“中国模式与中国未来”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首先祝贺复旦大学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成立,祝贺张维为教授能够率领一个新的团队,研究世界共同关注的核心概念。

   中国模式存在已经很长时间了,从1949年开始,中国模式一直在酝酿,一直在发展,有好几次转型,转了好几次,在文革前转过几次。从完全仿照苏联模式,到不完全仿造苏联模式,到完全准备打仗的模式,都有过。中国在1949年以后有好几次转,改革开放以来也转了好几次,每一次转都有继承关系和发展关系,所以我们不能把中国模式太孤立地限定在一个时间段里,这是一点。

   过去不讲,讲未来。现在中国模式到了从来没有过的转折点,从来没有过是什么意思呢?指的是中国模式第一次到了世界舞台上,被所有的国家审视、判断、借鉴、学习,到了这个阶段。最近我连续跟很多国际上的高层打交道,几乎发出了同一个声音:要向中国学习!要学习中国!学习中国什么?实际上美国人在偷偷摸摸地学习,奥巴马零零碎碎地讲过不少,他说要学习中国基础设施,要学中国再工业化,要学中国出口导向,要学中国普通教育等等,但是他没讲一个问题,学中国制度,他不讲。

   但是现在我看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学者,特别是欧洲和亚洲学者、高官和政要已经公开提出学中国制度。学中国制度现在已经成为世界潮流,向中国学什么?我刚才讲了,“体”“用”关系啊,过去只学中国的“用”,不学中国的“体”,但是现在到了学中国“体”的时候了,这个让我很吃惊,这么快!特别最近这两周内,十八届三中决定出来之后,学中国制度问题已经更多地在世界上展开了,所以我们真的不能太自卑了,到了我们自己都说不清我们自己有哪些优势啊,或者人家在学什么,都说不清。

   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我想提我们模式转变的几个方向。

   一个是经济模式。三十年来劳动密集、出口导向的经济模式向三个要素综合优势的转变。劳动、资本、技术这三个要素在中国全部成为优势的模式。最典型的就是高铁,以及全世界所有的基础设施我们都能做,所有的重型装备我们都能做,这个东西就是劳动、资本、技术三合一的。我们到了这种高度结合的竞争力,我们可以把全世界的高铁、发电站,不一定是水电站,包括核电站和其他火力电站,通通包下来,地铁也可以包下来,而且不一定是包工程,而是包投资,还可以包技术输出和管理,这个真是了不起,短短不到十年时间。

   现在全世界搞基础设施都要问问中国,中国有人投标吗?中国有人投标就放弃。因为你什么优势都有,还便宜,比欧洲美国便宜一半多,质量高出一倍,还领先。所以这个阶段到了,美国基础设施,他们全部的高压线是我们县一级高压线的水平。中国的高压线水平已经到了世界标准,中国高压线远距离输送水平已经被全世界接纳。美国还有很多木头电柱,到处都是,我们已经看不到了。美国的铁路70年前的速度,到现在没提高过。美国现在要修基础设施,大概要3倍的GDP。哪来钱呢?债务这么大。所以劳动力、资本、技术三合一的优势在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就是中国!再找一个都不可能!很多人说印度年轻劳动力多,要超过中国了,我说将来中国的大学生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学生来源。谁能超过?

   第二个是政治模式转型。这是历来我们最忌讳讲的,但是我们一定要大讲特讲。我们现在转变为党、人民和法律三结合的政治模式。实际上我们政治模式已经讲了三句话: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法治。但是把这三条能很好结合起来的国家没有,我们也在探索。但是我们已经很明确了,我们的政治模式就是这三要素。但是也不是他们讲的所谓的民主这一种,也不是所谓的法治这一种,我们是三合一。这样一个模式,既能解决面前老百姓的关切,又能解决长期的发展规划,还能解决各种利益的协调,所以这样一个模式,就像我们将来看到的经济竞争力一样,我们的政治竞争力也是独一无二的。我们抓住这个机会稿法治,把我们法治整个系统好好搞一搞。

   第三个就是,我们从软硬实力失衡的模式,向软硬实力平衡的模式转变。软硬实力失衡是现在中国最大的结构失衡。硬实力也是失衡的,经济实力也是失衡的。硬实力包括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经济实力包括金融实力和一般商品实力。我们向硬实力平衡,向软硬实力平衡,这是一个国力模式。

   最后一个就是从发展中国家向强国转型,这个转型才刚刚开始。实际上我们已经开始创造,或者参与创造世界的规则体系。我们自己还没有这个意识。世界上国际组织里,除了发达国家,最多的人是哪个国家?是印度人。很少有中国人,中国人装装样子放几个,至少我们应该向印度人那样参与国际组织。现在的外交官可以到大使馆去,但是去不了国际组织,能够去国际组织的外交官很少。学者也很少能在所有大的场合和各种人打交道,所以世界强国这个概念的转型还很艰苦,但是已经开始了,把我们推到前面。

   西方模式,现在他们进入了一个由于过于成熟带来的大量不可跨越的矛盾,就是民主绑架了西方的发展,他们所有的事情做不成,只要一搞民主。我们再也不能走这个民主绑架发展的道路,所以中国的模式一定不是民主绑架发展的模式,这个是让我们可以自信的。所以如果我们把中国模式转变的方向和西方模式的本质区别讲清楚,我们在世界上的话语权完全可以确立起来。我对这点有信心,因为我自己已经尝试过无数遍,任何人跟我争论这个问题,我几句话就把他驳到,他没有话说,美国人包括基辛格,我说你们这么多战略家,为什么美国战略总是失误,给我一个回答,我们没有战略家,中国邓小平死了以后就没有战略家,但是我们没有犯过大的战略错误,什么原因?制度问题!

   好,谢谢。

   (文字稿未经作者审核,来源:观察者)

    进入专题: 中国模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35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