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日本历来欺软怕硬——近现代与日本相关的几场战争及其评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5 次 更新时间:2013-12-05 23:27:02

进入专题: 日本   世界战争史  

张文木  

  

   1897年美国和日本在夏威夷“争议”,珍珠港东距美国本土旧金山2100海里,西距日本3420海里。当时日本想挟甲午余威恫吓美国,让美国退出夏威夷,其目的是阻止美国势力越过夏威夷并由此将日本的东部安全边界推至东西半球交界的180o经线。当时夏威夷只住了一万美国籍居民,但却有十万日本籍居民,日本想用移民的方法最终改变夏威夷的主权属性。1897年6月16日,美国和夏威夷在华盛顿签署合并条约。日本为此派舰前往,美日双方海军对峙,美国不惜武力坚守东太平洋的安全底线。由于日本在东北亚立足未稳,还受着俄国的战略压力。日本只有先西后东,将夏威夷问题留待将来总体解决,1897年12月22日,日本撤回对美国合并夏威夷的抗议,调头东向,准备与沙俄争夺东北亚的战争。1905年,俄国战败并退出东北亚。

   1939年面临北上还是南进的战略选择,5至8月,当时日本选取苏联中段突破,但斯大林在远东部署了足够的红军精锐,利用希特勒向苏联发出“求和”的空档,在诺门坎向日本发起大规模的反攻:8月20日,苏联军队集中飞机、坦克和重炮的优势兵力在诺门坎对日军发起总攻击,对日军形成大包围。日军近16000兵力,结果死伤近13000名,伤亡率达76%。

   日方和苏方对日方的损失有不同的估算,“但不可否定的是,在诺门坎事件中日军的损失非常惨重是历史事实”[1]。诺门坎事件是日军在没有德国策应的条件下独立执行“反共产国际”战略的试探,日本为此付了惨重的代价且没有得到其盟国德国的同情。这些均对日本国内北进派的信心也是沉重的打击,近卫文麿任日本首相后曾对德国驻日本大使鄂图说:“日本通过诺门坎冲突了解到苏军实力,日本要在技术、装备、机械化方面达到苏军水平至少还需要两年”。[2]1941年4月日本和苏联签订了《苏日中立条约》[3]。

   诺门坎之战大获全胜的意义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全面爆发的前夜,苏联以高超的外交艺术瞬间摆脱西东合击的危境,并从西东两面将战火远远地推向英国、法国和美国,当然还有中国。从这个意义上说,苏联在诺门坎的胜利使苏联获得全局性的主动。

   事实上,诺门坎的失败也使其盟国德国对日本看不起甚至厌恶。1939年8月22日,希特勒在上萨尔斯堡高级军事会议上告诉他的同事:

   天皇相当于末代沙皇,懦弱,胆怯,无主见,但愿他为革命所淹没。我同日本的合作决不会受到欢迎。往后我们将在远东和阿拉伯策动骚乱。我们应想到我们是主人,而这些民族充其量是一些受骗的猴子,他们想要尝尝皮鞭的滋味。[4]

   将希望寄托于德国而又不北不南的外交彷徨的恶果终于显现了。就在希特勒发表上面讲话的第二天,德国在事先没有通知日本的情况下与苏联缔结了《德苏互不侵犯条约》,这给《反共产国际协定》签字国的日本无疑是当头一棒。当年作为轴心国的德国对失败后的日本都是如此,那后来曾给日本扔下两颗原子弹的美国对其盟国日本的政策就可想而知。

   此后日本就再也不敢和斯大林交手了:直至1945年8月苏军在中国东北发起对日军的远东战役前,日苏双方再未发生大规模军事对抗行动。柿子总捡软的捏的日本人,捏不过美国人、捏不过苏联人,就捏那位“蒋总统”。

   欺软怕硬和得寸进尺,是近代日本军国主义者的本性。1938年8月20日,日本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对海军大臣将自己的“学习体会”说得明明白白:

   英国的外交并不是根据信义和感情行事,而是根据彻头彻尾的利害得失行事,因此,不管你对英国怎样客气,也不管你已加强同德意的关系,英国总得寸进尺,能捞多少就捞进多少。我退一步,它就进两步,这一点早已看穿。它过去的外交史已经告诉人们,对强者采取怀柔和妥协态度,对弱者则以恫吓获取实利。[5]

   就这样日本被西方的大炮教坏了,教得只知动粗而不知人语了。[6]1945年12月斯大林在回答蒋经国“日本有可能重新站稳脚跟”的问题时,一针见血地表示:“当然,这是可能的,日本这个国家人口多,爱报复。日本希望东山再起。”[7]对此,斯大林也以日本“狼”道还治于日本之身。1945年8月8日,斯大林单方面提前终止1941年4月签订的《苏日中立条约》,向日本宣战,最终导致日本于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就在9月2日签订投降书的第二天,斯大林发表讲演,用日本人听得懂的语言直截了当地告诉日本人苏联出兵支持雅尔塔协定的理由。他说:

   应当指出,日本侵略者不仅使我们的盟国——中国、美国和英国已受到了损失,而且也使我国遭受了极其严重的损失。因此,我们自己还单独有一笔账要同日本算清。

   日本早在1904年俄日战争时,就开始侵略我国。大家知道,在1904年2月,当日俄双方还在继续谈判的时候,日本利用沙皇政府很弱这一点,突然地、背信弃义地、不宣而战地进犯我国,攻击旅顺口一带的俄国舰队,想击毁几艘俄国军舰,从而为自己的舰队造成有利的形势。果然它击毁了俄国的三艘头等军舰。值得注意的是,经过37年后,日本又对美国丝毫不差地重用了这种背信弃义的手段,它于1941年袭击了珍珠港的美国海军基地,击毁了这个国家的若干艘战列舰。大家知道,当时俄国在对日战争中是战败了,于是日本就利用沙皇战败的机会,从俄国夺去了萨哈林南部,盘踞千岛群岛,并从而封锁了我国在东方的一切出海口——因而也封锁了通向苏联堪察加和苏联楚科特卡的各港口的一切出路。显然,日本是想把俄国的整个远东地区夺去。

   可是,日本对我国的侵略行动,并没有到此为止。1918年,当我国已建立苏维埃制度之后,日本利用当时英、法、美对苏维埃国家采取敌对态度的时机,并依靠它们又来侵略我国,占领了远东,蹂躏我国人民,掠夺苏联远东达四年之久。

   不仅如此。1938年日本又在海参崴附近哈桑湖一带侵略我国,目的是要包围海参崴,第二年日本又在另一地区,即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哈勒欣河附近进犯,企图冲进苏联领土,截断我国西伯利亚铁道干线,并把远东从俄国割裂出去。

   的确,日本在哈桑湖与哈勒欣河一带的进攻被苏军击溃了,使日本人受到很大的耻辱。1918-1922年日本的武装干涉也被顺利地肃清,日本占领者从我国远东地区被驱逐出去了。但是,1904年俄日战争时期俄军的失败,给人民留下了沉痛的回忆。那次失败是我国的一个污点。我国人民相信并在等待着总有一天日本会被打败,污点会被洗清。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等待这一天,已经等了40年。而这一天终于来到了。今天,日本承认自己已被战败,并在无条件投降书上签字了。

   这就是说,萨哈林南部和千岛群岛将归还苏联,从此以后,这些地方不再是使苏联同大洋隔绝的工具,不再是日本侵犯我国远东的基地,而是苏联同大洋直接联系的工具,是我国防御日本侵略的基地。[8]

   读斯大林这篇半个多世纪前的讲话,再看今日历史,尽管经历了苏联解体的巨大变故,今天俄国人对日本北方四岛仍牢牢在手,寸步不让。联想起同样取得抗战胜利、以仁爱之心未占日本尺寸土地的中国,今天竟还在仅距中国大陆东海岸不到400里(距浙江温州港东南约192海里、中国福建福州长乐国际机场东偏南约208海里,而与日本本岛相距约486海里)的钓鱼岛主权问题上仍在与日本人进行着说理与斗争,令人扼腕。

   (本文主要内容以《日本历来欺软怕硬》为题发表在2013年12月3日《中国国防报》第11版。)

   [1] 李凡著:《日苏关系史(1917~1991)》,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99页。

   [2] 李凡著:《日苏关系史(1917-1991)》,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108页。

   [3] 《苏日中立条约》,1941年4月13日,日苏两国在莫斯科订立。1940年7月,日本大本营与政府联席会议通过《时局处理要纲》,欲乘纳粹德国横扫欧洲、英、法败退之机,武力南进,为避免南北两线作战,决定大幅度调整对苏关系。苏联为加强西线战备,也希望改善日苏关系。1940年12月日本驻苏大使建川美次奉命向苏联表明订立日苏互不侵犯条约的意图,但苏联只同意订立日苏中立条约。1941年3月外务大臣松冈洋右访问德国,4月归国途经莫斯科,7日与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展开缔约谈判。13日双方订立《日苏中立条约》,规定:相互尊重领土完整,互不侵犯;缔约一方若受到第三国攻击时,另一方保持中立;条约有效期为5年等。作为该条约附件,附加日苏分别承认蒙古与伪“满洲国”领土完整、不可侵犯的共同声明。《苏日中立条约》的订立,解除了日本大举南进的后顾之忧,加快其发动太平洋战争的步伐。条约内容参见王绳祖等编选:《国际关系史资料选编》,法律出版社1988年版,第812-813页。

   [4] “希特勒在上萨尔斯堡高级军事会议上的讲话”(1939年8月22日),李巨廉、王斯德主编:《第二次世界大战起源历史文件资料集(1937.7~1939.8)》,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5年版,第830页。

   [5] 引自“日本陆军大臣同海军大臣的会谈”,李巨廉、王斯德主编:《第二次世界大战起源历史文件资料集(1937.7-1939.8)》,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5年版,第246页。

   [6] 如果有人认为战后日本右翼的狼式思维有了很大的进化,那就大错特错了。1993年8月10日,细川护熙在就任首相后的第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就20世纪40年代发生的那场战争表态说:“我本人认为,这是侵略战争,是错误的战争。”日本遗族会马上回应说:“细川的讲话让阵亡者的遗族难以忍受,我们要重建被东京审判歪曲了的历史观。”此后日本自民党内成立了所谓的“历史研究委员会”,并由19名日本政界、舆论界和学术界的“主讲人”进行了20场讲演,并汇集成册题为《大东亚战争的总结》。在这本书中第一章“大东亚战争的起因”说:“日本的战争责任常常被人们提起,但是弱国也应该为自己的弱小而对历史负责。国家衰弱未必是好事。有时,弱国应该为自己弱小而对历史有重要责任。当时的清国和朝鲜就是这样。”“朝鲜和中国也有相当的责任。由于自身的衰弱,从而招来了俄罗斯的侵略,也招来此后的动荡。这是朝鲜和中国应对历史负有的责任。”([日]历史研究委员会编,东英译:《大东亚战争的总结》,新华出版社1997年版,第6页。)这是典型的狼式逻辑和语言:狼吃小羊是羊的过错,谁让你这么弱。如此推论,美国向日本投放原子弹也是正确的,谁让你打不过美国。日本右翼打了100年,战败后经过50多年,狼语一点不改。

   [7] “斯大林同志同蒋介石的私人代表蒋经国的会谈记录(1945年12月30日21时)”,参见[俄]A . M . 列多夫斯基著,陈春华、刘存宽等译:《斯大林与中国》,新华出版社2001年版,第28页。

   [8] “告人民书”,《斯大林文选》,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第437-439页。

    进入专题: 日本   世界战争史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17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